第二卷 第九十五章 野心太大,终成空……

  遮天布下,一片黑暗,心眼也看不出四周的环境来。唐凌峰这是想磨死我啊,不过面对这种消耗战术,我却一边笑一边摇头道:“你要打败我,靠这种手段,可没用。什么遮天布,消耗战术对我没用。”

  左手之上白鱼飘出,慢慢地向着空中游去,我抬起头喝道:“破开遮天布!”

  白鱼一点点裂开嘴巴,就像是吃巧克力一般,一点点在我的头顶上吞噬出了一片光明,微弱的光明从遮天布外照了进来,可是就在这时候,我却看见唐凌峰从被白鱼咬出的这个洞外跳了进来,手中高举一把战斧,赫然是唐门的镇门之宝——太昊神符。

  身体强化之后的唐凌峰速度极快,力量也不弱,人在空中嘴里已经发出一声爆喝,巨大的战斧发出夺目的金光,从空中直劈我的脑袋。

  我往后撤了半步,正想举起破魔长剑迎战,右手上的破魔长剑竟然一下子变的异常称重,我竟然没能举起来,心中顿时一沉,肯定是因为遮天布的缘故,虽然我在遮天布里所处的时间不长,可是影响还是有的。

  就在这空闲的分秒时间内,唐凌峰已经落了下来,这一斧头看起来是没办法躲避了!我只能来得及往后面退了小半步,斧头划过我的身子,在我的胸口砍出了一道大口子,从肩部一直延伸到肚脐附近,鲜血喷溅而出,我吃痛发出一声惨哼,张开嘴的时候从嘴里吐出一口鲜血。

  “哈哈,中计了吧?你以为遮天布真的是为了磨死你吗?不过只是分散你的注意力,太昊神符才是真正的必杀一击。不过你倒是很机敏,躲过去了。可是受了这么重的一击,加上你背后的伤势,端木森,你还怎么和我斗?你输定了!”

  唐凌峰果然老谋深算,就算是在这么激烈的战斗中,竟然还有如此心机。

  我解开了胸前的衣服,伤口还在往外涌出鲜血,此时白鱼已经将所有的遮天布都吞噬掉,光明缓缓照进来,身后的周易和李迅看见我受了伤,正要冲上前来援手,却被我阻止了。

  “你们别过来,我说过这是我和唐凌峰一对一的交战,你们不要插手!”

  我的执拗让周易和李迅退后了,脱掉了上衣,我赤裸着上半身,伸出手指摸了摸伤口,真是疼的要命,只是这点伤我还能受得了,无论是过去在仙墓内,还是对抗救亡者的时候,我都受过比这更重的伤,现在战斗才刚刚开始!

  破魔长剑不能用了,不然放出来的剑气只会被唐凌峰封印,伸手拿出了南火权杖,这件巫器也好久不用了,两只手捏住南火权杖的头骨,狠狠一拉,我将南火权杖上的头骨给拔了下来,此时整个头骨立马开始着起火来。

  我将头骨往地上一扔,念了一句巫咒,头骨内飘出来一片绿色的光芒,缓缓围绕住了我们。唐凌峰看着四周的绿色光芒,谨慎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地面开始燃烧,只是这大火却没有外窜,而是在这绿光之中燃烧,团团包裹住了我和唐凌峰。火焰也渐渐变成了绿色,我望着这绿色的火焰,轻声说道:“这是巫族一种特殊的火焰,在火焰到达了极高的温度后,可以淬炼出来,绿色的火焰只有一个好处,提高我的灵觉强度。你既然用了能够释放潜能的晶体,我自然要有回应才好。”

  唐凌峰皱着眉头,反问道:“单纯的灵觉提高,根本就没用,没有相应的法术释放,灵觉再高也没用。”

  我点了点头,嘴角的冷笑更盛了,冷漠地说道:“你也只是井底之蛙而已,刚刚你以遮天布封住了我头顶的天空,如今,我也让你感受一下,天空被封的感觉!”

  我抬起右手,天机眼瞬间彻底化作黑色,黑光遮蔽了整个天空,缓缓往下压,唐凌峰显得有一些惊慌,挥动手上的战斧,想要劈开这一片乌光,然而,乌光无比浓稠,战斧落入其中竟然被某种怪力吸住,根本就落不下来。

  “这是什么怪力?”

  唐凌峰双手发力,可是战斧还是被乌光整个吞没了。随着我右手一点点压下,乌光也在下落,最后彻底落在了唐凌峰的头顶上,他想要用双手撑住乌光,可是这一次被吞噬的却是他的双手,几秒钟后,他面色大变,爆发出了激烈的惨叫声,想要将双手抽回来,可是就和刚刚的战斧一样,他的双手竟然也被怪力给吸住了。

  “不,不,我的手,痛,好痛啊!别落下来了,端木森,求求你,快停手。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我死了唐门就没落了,我死了我建立的事业就消失了,端木森,放过我!”

  唐凌峰说话断断续续,不仅惊慌失措,而且浑身颤抖不停。此时乌光已经彻底吞没了他的手臂,正在向他的头部压下来,我只是看着他,眼神如同刀子一般,无视了他的求饶,更没有停手。就在乌光吞噬他头部的一刻,我最后对他说道:“你的灵魂也会消散,唐凌峰,你不该杀了那十一个孩子,他们的命比你珍贵太多了。”

  “端木森,放过我,以后我可以做你的奴仆,我可以将唐门的宝物都献给你。端木森……”

  他凄惨地大喊我的名字,但是乌光已经彻底吞没了他的脑袋,片刻之后,连他的身子都被乌光覆盖,我点了一下额头,天机眼收回,乌光消失,留在地上的只有一具白色的骷髅,魂魄,血肉,皮肤,唐凌峰的肉体和灵魂,伴随着他的野心和残忍,被天机眼毁灭。

  只留下了这一具骨架,我将地上的头骨捡起来,插回了木棒之上,然后对着唐凌峰的骨架喷了一把火,我听见他的骨架在火焰里燃烧后发出“兹兹……”的响声。

  所有人走到了我的身边,看着在火焰里慢慢变黑的骨架,木梁纯子忽然心有感悟地说道:“老大,在你们汉语里,这样的下场应该叫做多行不义必自毙吧?”

  我点了点头回答道:“每个人都有正邪两面,不可能有完全的好人,也不可能有完全的坏人。但是,如果一个人坏的一面太多,人性就会扭曲。唐凌峰就是这样的人,无论在那个世界,还是在这个世界,他被野心支配,总是希望能够成为大人物,可是,他坏的太过头了,而且,两个世界里,他都惹了不该惹的人。”

  说完之后,我捡起衣服,一群人向着另一边的森林出口走去。断情人站在树枝上,眼睛一直看着我,我一边往前走,一边举起了一个大拇指喊道:“前辈,多谢你了。”

  唐凌峰的戒指也被天机眼乌光吞噬了,不过章飞飞还是接管了整个唐门,并且在我的控制下,唐门彻底成为了轩辕家族手下的一个门派。

  回到北京之后,看起来一切都是老样子,我在医院里休养了半个月后,还有一周就要圣诞节了,北京也已经很冷了,不过过节的气氛还是很浓的,一方面是圣诞节,一方面是跨年,还有一方面是元旦节,连医院里都是一派热闹的气氛。

  大家说说笑笑,就算来给我换药的护士脸上都多了几分笑意,有的还和我说,过节的时候要和男朋友好好开个派对。

  在医院疗养的时候,我也在想该给这些家伙送什么礼物。往年都不怎么过,不过今年还是想给他们买点礼物,两年之后重聚,虽然黑蛋还在方诸山上,可是其他人都在,应该热热闹闹起来。

  只是,当我离开医院回到四合院后,一个不好的消息,摆在了我的面前。

  恋心儿不辞而别了,没有和任何人提起,甚至没有告诉我,没有留下任何简讯或者是消息,突然拎着行礼消失了,离开的时候只有门口的保安看见了,不过保安也不敢多问她什么,见到她叫了个出租车,于凌晨3点出了门。

  我给恋心儿的手机打了电话,没人接,现在整个轩辕家族和国字号第五组的情报网络都开始寻找她,我问了索尔,老法师也没看出恋心儿的不同。

  倒是一直留在北京的小骗子忽然说道:“我前两天晚上看见恋心儿大姐姐一个人对着镜子说话,样子很可怕,第二天我问她,她说是在减压,让我不要管。不过,我感觉不像是在做减压,反而好像是对另一个自己谩骂……”

  听了小骗子的话,我点了点头,长长呼出一口气后说道:“她的第二个魂魄回来了,肯定是的,该死,她怎么没告诉我!”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