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九十一章 章飞飞的提点

  血皇兽?

  看见短信里这名字,我心里往下猛地一沉,听名字很霸气,其实这是一种非常恶心的妖兽。外形就是放大了数千倍的蚂蝗,一样嗜血,一样无脑,而且黏黏糊糊,柔软无骨。

  这东西如今也是有的,在一些无人的雨林里,有时候能够看见这种妖兽的踪迹,过去曾经有人见到过一条,还以为是蛇,结果差一点就被黏上吸干了。

  难怪周易会说所有死人流出来的血都没有往外扩散,而是沉入地下汇聚到了一起。但是血皇兽一般性子都很胆怯,虽然无脑不过非常胆小,就算真有血皇兽,我也不怕。

  带着队伍继续往前走,迟迟没有遇到第三重机关,一共走了将近2公里,才终于见到了第三重机关。没错,是肉眼看见的,因为第三重机关,赫然是一条围绕着整个核心的黄泉分支!

  不得不说,唐门手段真是够狠的,黄泉水乃是阴间唯一的大河,其内阴魂厉鬼无数,沉沉浮浮,普通人别说取水了,就算是靠近都不敢,生怕被阴魂厉鬼拉下去。

  可是唐门竟然引了一条黄泉分支到地表上来,四周以龙虎大阵阻挡,我们想要通过,就要穿过这黄权分支,可是其内无数的冤魂,顷刻间就会将我们拉入水中,永世不得超生。

  “老大,我看这黄泉分支并不宽,我们倒是可以跳过去。”

  玉罕出注意道,我却摇了摇头说道:“不行,如果我们落地之后触碰到其他机关,那就真是防不胜防,而且,你知道阴间为什么有摆渡船吗?就是因为过黄泉大河你就算是飞的再高也没用,一样会被拉下来,这和高度无关,关键是这黄泉河内的冤魂太厉害了。不过也不是完全没办法,你们等一等。”

  我压了压手,接着往前迈了一步,踏在地上后,伸手按了按地面,这里的地面不深,如果其内真的有血皇兽的话,我倒是可以利用一下,这个胆小的怪物。

  右手按在地上,对准了地面后,微微抬起,额头上五重天机眼浮现出来,我狠狠地将右手拍在地上,整个地面微微一震,接着我面前的地上刹那间裂开了一道大口子。我将自己的气劲打入了地下,果然从裂缝中看见下方是一片黑乎乎,黏腻腻的玩意儿,受到我气劲的刺激后,下方这个应该在沉睡的妖兽一下子颤抖起来。

  我站起身来,转头说道:“血皇兽受到了惊吓,一定会到处乱窜,可能会打破黄泉水,我们到时候看准机会,借助这妖兽的身体冲过去!”

  我这边才刚刚说完,地面就开始快速龟裂,接着一个庞然大物从地下冲了出来,这头血皇兽竟然比我想象的还要巨大,身体直径竟然有数米粗,两头都有巨大的嘴巴,露出锋利还带着口水的牙齿,张开之后,散发出一股臭气。

  只是,和之前我见到过的血皇兽不同,这个特别巨大的血皇兽,从地下冲出来之后,竟然没有因为胆小而四散逃离,反而从地上直起了身子,对着我来回扭动身躯,我皱着眉头,低声说道:“你们后退,这头血皇兽好像有点问题。”

  血皇兽的身子渐渐变成了红色,有白色的液体从它的嘴里流出来,看的我非常恶心,下一秒,它整个头重重地落在了地上,然后发疯一般向我冲了过来,这头血皇兽竟然主动攻击我!

  我不能后退,不然的话如果触动了机关,可能会害了大家,关键时刻,我手持破魔长剑,将剑锋横于我的面前,在血皇兽的大嘴吞向我的一刻,我的右手微微张开,五重天机眼的力量爆发出来,将面前这头血皇兽的大嘴给炸烂了,同时我长剑狠狠挥出,数道剑气贴地狂飞,顺着这头血皇兽的身子,将其切成了两半。

  血皇兽整个身体被剑气切开,向着两边倒下,落地之后还颤抖扭曲个不停。然而,当我以为它已经死定了的时候,这被切成两半的血皇兽身体,竟然一左一右又直立了起来,这可是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两半的血皇兽尸体,开始扭动,弯曲,皮肤鼓胀后收缩,最后化作两头小一号的血皇兽,盯上了我!

  “我靠,断肢重塑!”

  我骂了一声,也难怪我骂人,因为眼前血皇兽发生的情况是低级生物才有的技能。因为身体构造简单,所以身体断裂后,断掉的部分都会变成新的生命体,比如细菌或者病毒,它们都是低级生物,却能够分裂出数个新生命。

  眼前这两头血皇兽也和刚刚一样,对着我不依不饶,从两边对我发动猛攻,我在原地不能动弹,将破魔长剑插回背后,然后以南火权杖和天机眼烈焰为攻,顷刻间两头血皇兽被烤成了焦炭。这一次,是真正的死亡,不可能再生。

  “老大,黄权分支还是过不去啊!”

  木梁纯子提醒道,我却看着刚刚血皇兽蹦出来的那个大洞看个不停,摸了摸下巴后我说道:“我们是不是能够从这个洞里钻进去呢?”

  结果可想而知,血皇兽虽然是个麻烦,可是它的出现却给我们提供了另一条路,一条避过机关,冲进天绝堂内部的道路。

  当然,饲养血皇兽的地方,这味道可不是一般的难闻,我差一点没被熏死过去,要不是玉罕给了一些清香型的粉末,我们几个估计肯定昏过去。

  走出血皇兽的地洞之后,果然和我所想的一样,进入了天绝堂的核心区域,此时的核心区域戒备森严,到处都是巡逻兵和看守,不过核心区域的地形我很熟悉,当初在里面待过不少时间。远处,那座雕像上有灯光亮起,就是唐凌峰所住之处。

  我带着人从地洞内爬出来,没想到刚一出来,就被一队卫兵给看见了,顷刻间铃声大作,等我们干掉了这几个卫兵,已经彻底暴露了。

  “我们一起行动目标太大,大家分开走。记住,最后的目的地是那座雕像。一旦被发现了,不要慌,保护好自己,我会去救你们的。”

  吩咐好了之后,诸人开始向四面八方逃窜。而我则钻进了一条小巷子里,利用黒木的鬼手掉在高处,追踪我的卫兵没有发现我,离开了。

  落地之后,身后却有一只手伸了过来,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往后拽。我一惊,被拽进了一件小房子里,正要转身对拉我的人出手,却看见拉我的竟然是章飞飞。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暴露了吗?既然暴露了,为什么没有被抓起来?”

  我疑惑地问道,她却微微一笑说道:“我暴露了这句话是骗你的,要是真暴露了,怎么可能还会用手机给你发消息。通知你血皇兽的事情,其实就是希望你借助血皇兽的地洞进入核心区域。没想到,你还真的这么做了。刚刚我闻到了一股臭味,看来你没少遭罪啊。”

  我白了她一眼,将外套脱了下来,扔在了地上,开口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们唐门现在戒备森严,唐凌峰的实力不算弱,我要杀他还是可以的。就怕你们人多,我靠近不了他的身子就被暗算了,你要是能让我近他的身,我有八成把握,能够打败他。”

  章飞飞似乎一点都不惊讶于我夸下的海口,平静地说道:“我知道你的本事现在在他之上,但是你别忘了,他可是唐凌峰,他会不清楚和你之间绝对实力的差距?别说是我帮你,就算是我帮你了,也未必能近得了他的身。一旦被整个唐门的卫兵发现,数千上万人,加上一些从外面雇佣来的散客和灵异佣兵团,人数不下万人。你就算杀也杀的手软了,而且,这些人有一些有妻有儿,你下的去手?”

  章飞飞这分析没错,我正要说话,她却丢给我一条毛巾说道:“先洗个澡,臭味洗掉后,我带你去见几个我的干将,我们有一个对付唐凌峰的计划。”

  接过毛巾,走进了浴室,数分钟后我走了出来,章飞飞扫了一眼我的身材,摇摇头说道:“太瘦了,男人没有八块腹肌,简直就不算男人。”

  我没理她,穿上了她准备好的练功服后,跟着她走进了这幢房子的地道,一路往下,走了大约20多米后,看见了亮光,接着我看见地下室里,站着十来个人,都是唐门的弟子,此时看见章飞飞全都站立起来行礼。

  而在他们的中间架子上,放着一件金色的外套,看起来金碧辉煌的,我注意到其上的羽毛,不禁说道:“这不是当年我帮你弄来的凤凰火羽吗?”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