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九十章 天下第一机关城!

  天绝堂黑色的大门再一次关闭,李迅他们正想往前走,我却伸手将他们挡住,接着一转身,对着背后的密林喊道:“诸位躲在暗处的朋友,有件事情我端木森可以告诉你们,你们手上拿到的天绝堂布防图,是正确无误的。诸位不用跟在我们的身后,还请自己行动。”

  我话音才落,密林中就传来一连串的说话声,随后我看见两道黑影从大树背后蹿了出来,冲到了天绝堂黑色的大门前,推开大门,冲了进去。

  “看看结果……”

  我这边才说完,天绝堂内就传来两声惨叫,接着两具尸体被抛了出来,我放眼看去,就是刚刚冲进去的两个人影,此时已经浑身粉碎,死了!

  “老大,这,难道是章飞飞骗了我们?”

  周易紧张地问道,不仅是他紧张,身后密林内的这一群家伙也全都很紧张,树丛内发出沙沙的响声,应该是有人打道回府了。

  我想了想后说道:“应该不是章飞飞骗了我们,你想,如果你是章飞飞,你精心绘制了布防图后拿出来贩卖,甚至还亲自登门来和我做交易。难道就是为了骗我们?更何况,天绝堂四重机关,我们只要在第一重机关的时候就发现不对劲,不一定会有生命危险。所以,可能是昨晚天绝堂内换了布防。这图看来是没用了,不过我们还是要闯一闯。”

  说完之后,我抬脚向着天绝堂的方向走了过去。身后跟来的灵异人士倒是没有动,一个个全都处于观望状态,我们走到天绝堂的大门口,往里面看去,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楚。依稀能够看见面前有一条路通向前方。

  周易放出蝙蝠,往两边探了探,接着对我说道:“老大,一共有五条路,全部并排着,空气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遮蔽了蝙蝠的声波。所以,内部的情况还不清楚。”

  我点点头,放出黒木,让它往里面飘了一点,结果很快它就退了回来,它也就往里面探了十来米的距离,非常近,接着我看见空气里有一团黑气飘来,黑气在空中化作了一只只鬼手,我嘴角冷冷一笑说道:“看来还针对我的鬼纹做了一些防备。这些都是鬼魂,隐没在黑暗之中。是将黄泉水打捞上来,然后喷在空气里,其内的怨气化作鬼魅之物,连厉鬼看了都要退避三舍。”

  说话间,无数黑色的鬼手抓向了我们的脑袋,我抬起右手,白光狠狠一扫,面前的黑气立刻往后退了回去,接着整个天绝堂的鬼气都往后退了好几十米,露出了一段白色的路。

  “走吧,大家小心一点。”

  我出言提醒道,自己先一步跨入了天绝堂的门槛内。往前走了几米之后,正式站在了路边上,放出暴天符,匕首倾泻而下,落在我面前的道路上,可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难道这一段路没有机关?我们这么走运?”

  李迅皱着眉头说道,我却摇摇头道:“虽然章飞飞的布防图没什么用了,不过其上的一些建筑位置和距离还是正确的,从门口开始,一直到天绝堂深处,一共是三公里,分成四重机关,至于怎么分的,我不清楚,不过制造机关也需要占地空间。拿最简单的弓箭类机关来说,你必须要在地面上布置20米左右的弓箭密布群,不然一个人一跃跳过去了这不就没用了吗?另外,我们这一次来的人多,所以机关的布置占地更加宽广。我感觉,第一道和第二道机关肯定占地更大,因为我们背后的这一群跟屁虫,唐门也需要清理,不是吗?”

  我的分析听着没什么逻辑,但是,很快就被证实了,我们走在道路上,我带头,一个个排成一列,走我走过的地方,当走到400多米的时候,第一道机关启动了!

  我落地之后,整个地面上首先爆发出密集的暴天符匕首,当然,这些不是普通的暴天符匕首,其上还涂了毒,匕首的刃上闪着紫光。我放出黒木,将我往空中一甩,刚刚躲过这密集的暴天符匕首群,还没落地,空中又有机关触发。

  从斜对面的墙角上喷出一道液体,这液体在空中弥散,劈头盖脸地就冲着我洒了下来。我表情凝重,右手烈焰喷出,将这些透明的液体烧化,然后还有第三重杀招,我落地之后,正好落在了刚刚触发陷阱的地方旁边一点,才站稳,地面下方猛地伸出来一只血红色的大手,接着地面上裂开了一道长长的缺口,一头血红色僵尸从地下跳了出来,将我整个人倒提起来。

  我倒吊在空中,木梁纯子他们紧张地想要冲过来,我却挥了挥手,扭头腰部,立刻腰腹力量一下子将上半身抬了起来,背后的破魔长剑出鞘,我一剑刺穿了这僵尸的头颅,将它钉在了地面上。

  其在地面上扑腾个不停,浑身流出黑色的液体,不过被我右手的圣光一照,这才彻底没了动静。

  仅仅是遇到的第一重机关,就是一个连锁陷阱,地面上的涂毒暗器,空中的毒液飚射,落地之后还有僵尸的攻击,果然,唐门机关打开后,不简单啊!

  但是第一重机关破开之后,整个天绝堂内传来“咔咔……”的声音,天绝堂的地下裂开了一道道缺口,我们脚下的路也在变化,整个天绝堂就好像是多重罗盘一般来回转动,我们所站的原本是正对大门的这条路,此时竟然慢慢地转到了9点钟方向的那条路。

  而看见我们打开了第一重机关的这群跟屁虫,正准备跟随在我们身后,没想到此时机关变化,他们硬生生地卡在了门口。

  “还真是小心啊,天绝堂,号称天下第一机关城,果然名不虚传。我们继续前进吧。”

  我感叹了一句,带着众人继续前进,然而,第二关机关竟然来的特别快,我们才走出了100多米,第二重机关就被触发,而且似乎还不是我们自己触发的,是自己从地下弹出来的。

  很有可能是被躲藏在暗处的唐门弟子观察到后自己启动,这第二重机关,非同反响,和第一重三层连锁机关相比,这第二重机关,手段高明了不是一点点!

  我们面前的道路断开一道缺口,里面慢慢地有黑色的虫子爬了出来,这些毒虫密密麻麻,一个叠着一个,往我们这边爬,发出一些甲克碰撞的声音,还有触角碰撞和嘴巴里发出的怪叫声。我这边还没有发命令,玉罕已经行动了,手中拿出三个黄色的鸡蛋模样的东西,丢在了地面上,这三个鸡蛋落地后立刻爆发出一股子臭味,很像是臭鸡蛋的臭味。

  “老大,这个叫丹毒,这三个看起来像是鸡蛋的玩意儿,其实是有毒妖兽产下的卵,我拿来之后重新炼制,散发出来的气味对人类无害,可是对毒虫毒蛇之类的东西非常有杀伤力。就算是厉害的黑魔蝎,或者是人脸蜘蛛闻到也会立刻毙命……”

  然而,我们却看见地面上的这些毒虫并没有死,而是继续向我们这里爬了过来,玉罕立刻皱着眉头说道:“这不可能,我的丹毒不可能出问题!”

  我却摇摇头,喊道:“大家小心,这是幻术不是真的毒虫。可能就是想要消耗我们的意志和法宝,大家跟在我的身后,我破了这幻术!”

  以幻术作为机关,这在其他地方还真没出现过,但是在天绝堂中,我却见识到了,闭上肉眼打开心眼,果然在心眼世界内,地上的这些毒虫全都不见了,路上干干净净,甚至连之前打开的缺口都是平整的。

  我缓缓往前走,步伐不快,生怕有连锁机关,不过,在走出了十多米后,并没有其他的连锁机关触发,我这才睁开了眼睛。

  就在此时,隔壁的五条路上不断地有人发出痛苦的嚎叫声,还是有一些胆子大的亡命之徒,为了盗取唐门的宝物而铤而走险。

  只是周易嗅了嗅鼻子,却说道:“老大,有些不对劲。他们这些人死后,鲜血没有外溢,而是沉入了地下,我刚刚闻到这些鲜血里带着一股子土味。而且,血液还在地下流动,似乎是被特意引导在了一处……”

  周易对鲜血的敏锐度极高,他说的这个情况立刻引起了我的注意,所有人死后的鲜血全都汇聚到了地下的一个地方,这是为什么?启动一些邪派的阵纹,还是地下有什么怪物?

  就在此时,我口袋里的手机微微一震,拿出来一看竟然是章飞飞给我发来的消息,上面写着:我已暴露,冒死通知你。地下有血皇兽,千万小心!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