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八十九章 天绝堂布防图

  唐门有三样东西,是最出名的,奇毒,武器灵符以及机关之术。

  我去过唐门,但是当时没有见识到他们的机关术,很显然也是因为内斗的缘故,所以唐门内一片混乱。不过如今的唐门,已经被唐凌峰整顿的上下一心,铁板一块。

  三日之后,依然留下索尔和恋心儿看家,其他人都跟着我去了唐门,断情人虽说会陪我,不过却来去无影,看起来不愿意和我们同行。

  进了蜀中,我先不急着上门叫板,而是在唐门附近的几个小镇里住了下来。这种地方,靠近唐门总部这么近,肯定遍布唐门耳目,我贸贸然冲进去,绝对会暴露自己的行踪,所以先稳住阵脚才是正道,而且,说不定还有机会逮住几个唐门内部的高层,然后弄到唐门的布防图。

  首先,唐门天绝堂的布置,肯定不会像我上次来的时候一样,还是开放式的。根据我这些年对唐门的研究,和轩辕家族搜集到的情报,天绝堂被称为天下机关之城,开启之后,分成四重,每一重的机关都各不相同,变幻莫测,将整个天绝堂包裹在其核心部分,闯入者,还没进到核心,就已经被外围的机关撕成碎片了。

  再配合奇毒,武器灵符,就算是我们防住了机关,还是有可能受伤和送命。

  在小镇里住了两天之后,一个意外倒是发生了,周易上街买东西的时候,偶然间遇见了一个小贩,竟然像他兜售唐门天绝堂的机关分布图。

  虽然要价很高,卖家更是说的神乎其神,可是在周易看来,这肯定是假的,天绝堂的布防图百年来从未公布过,怎么可能我们才到唐门,就立刻遇上这等好事。再说了,唐门法规严明,这种偷偷将情报泄露出去的事情,不可能发生。

  然而,兜售天绝堂布防图的小贩越来越多,而且不少都是生面孔,我让玉罕从不同的小贩那里买了好几份回来,比较了一下,全都是一个版本。

  “老大,这肯定是假的。一定是有哪个不良的商贩见到我们和唐门交战,所以想要捞一笔,胡编乱造出来的。还是别相信了。”

  木梁纯子分析的不是没有道理,可是我对比了几张布防图,发现做工都很细致,虽然是拓印的版本,可是依然能够看出这些布防图的原稿一定非常精致。

  “如果是造假,绝对不可能花这么大力气来弄。而且,虽然这几天陆陆续续有别的门派的人进入小镇,来看看热闹,可是真正会买布防图的要么趁乱就是想深入唐门捞一笔的高手,要么就是我们。买的人不多,赚不到钱,这个造假的家伙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力气呢?”

  我刚分析完,就有一阵拍手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随后我看见一个身穿红色旗袍,身材婀娜多姿的女人走进了我们的房间。

  阿呆条件反射地挡住了她的路,问道:“姑娘,这是私人房间,你可能走错了。”

  我却挥了挥手说道:“放她进来吧,她是章飞飞。”

  众人都是一惊,唯有章飞飞轻轻一笑,说道:“你的眼力还真不差。不过你不好奇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为什么要来找你吗?明明过两天,我们两帮人就要开战了哦。”

  我却摇摇头说道:“我猜,这份布防图应该也是你画的吧。至于动机,无非就是想扳倒唐凌峰,然后自己做大,或者是为了我帮你拿到唐凌峰的某件宝贝,对吗?”

  章飞飞捂着嘴又是一阵媚笑,点点头说道:“你果然很聪明,这布防图是我画的,其上的机关布置都是正确的。当然,你可以不相信我,也可以自己去摸索,不过整个天绝堂机关阵已经改良了数百年,只要走错一步,就有可能丧命。不过你本事这么大,自己摸索进去,倒是也可以。”

  我将手上的布防图放下,然后挑明了问道:“你想要什么?唐门的统治权,还是又要让我帮你找个宝贝之类的?”

  章飞飞却收起了笑脸,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纸,放在了我的面前,我一看,这张纸上画着的是一枚戒指,不过画的比较粗糙,而且有些模糊了,不过我还是认的出来,这是之前唐凌峰用来将我的意识脱离身体的戒指,章飞飞开口说道:“你应该不陌生,就是之前唐凌峰戴着的戒指,我要它。你杀掉唐凌峰后戒指记得交给我,当然,如果你没能杀掉唐凌峰,那我只能等下一个有能力杀他的人出现了。”

  她说完之后将画纸收了回去,站起身来就往门外走,我忽然开口问道:“有时候光靠意识是回不到过去的,章飞飞,你应该明白这一点。”

  她身体微微一顿,却还是坚定地走了出去。她离开之后,我们立刻着手开始研究这些机关图,不仅如此,小镇上来的灵异人士越来越多。

  而且,我还看见了几个邪道中人的身影,若是说他们都来看热闹,未免太过牵强,我感觉,有人在利用我们家族和唐门的大战设计阴谋。

  两天后,我带着众人出发正式前往唐门,在驱车2个多小时候,进入了密林深处。之所以没有走上次的暗道,也是因为这一次我们是正式宣战,若是走暗道,那也太掉了我们轩辕家族的脸。

  唐门天绝堂的大门是一水的黑色,隐没在密林之中,看起来阴森森的感觉。在距离大门100米的地方,竖着一块石碑,已经有一些残缺了,上面写着:唐门重地,闲人免入。

  周易在我耳边低声说道:“老大,看来我们有不少尾巴,都躲在暗处,想要跟着我们一起进去,要不要我和李迅去将这些尾巴清理掉。”

  我摇了摇头说道:“等一下,让他们做我们的先锋队。”

  此时李迅走到石碑之前,一运气大喊道:“轩辕家族,家主端木森,登门拆馆,唐门大长老速速相见,难道是怕了我们不成?”

  李迅在做的事情被称为叫门,和过去打仗武将叫阵是差不多的,不过就是甩两句狠话,然后互相照个脸,一方面是涨涨气势,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探探虚实。

  不一会儿,天绝堂黑色的大门缓缓打开,唐凌峰从里面走了出来,还是那副病怏怏,弯着身子的老样子,身后跟着章飞飞和几个精英弟子,站在门前白色的石台子上,他咳嗽了一声说道:“叫门这法子不好使,端木森,你扬言要灭掉我们唐门。如今我大门便为你打开,你若是有胆子进来,我自然会好好招呼你的。”

  唐凌峰这话说的也是相当嚣张,而且,说完之后,他身后的几个精英弟子还拿出几包白色的粉包,扬扬洒洒地往前一抛,从里面抖搂出来一些白色的粉末,落在地上之后,整个地面微微颤抖,地表在上下鼓动,最后我看见原本结实的地面,竟然变成了一片沼泽,而且其内还冒出一丝丝的白气,看着相当渗人的样子。

  “老大,这粉包叫做白沼包,是用尸王的骨粉做成,将尸气祛除,只留下其内的腐蚀功效,落地之后,瞬间杀死所有的地底生物,并且软化土地,刚刚那几个人洒出去差不多5包,那已经腐蚀了地面下方5米左右的深度,寻常人掉下去便无法脱身,只会被吞没。而且散发出来的白气也有剧毒,闻了之后浑身先是出红色的小疹子,接着奇痒难耐,手脚慢慢开始不听使唤,最后落入沼泽内死亡。”

  玉罕是用毒专家,这时候解释的相当清楚,我点了点头,笑着问道:“能破吗?”

  却看见玉罕调皮地微微一笑,接着点了点头道:“小意思,不算什么厉害的毒。我也想给我们南疆北疆争争脸面。”

  玉罕从腰间拿出一个竹筒,然后走到石碑旁边,高声说道:“在下南疆一个小小的制毒师,久闻你们唐门用毒奇凶,便想要会上一会。”

  说话间,她打开了手上的竹筒,从里面倒出一杯蓝色的液体来,接着用这杯蓝色的液体往前一洒,落在了沼泽之中,沼泽内立刻有剧烈的鼓动,接着突然爆炸,白气大量释放冲上天空,等白气消散之后,沼泽已经不复存在,地面上多了一个坑洞,可是四周的地面全都变的结实坚硬起来。

  玉罕笑着拱了拱手,站回了我的身边,而对面的唐凌峰却缓缓转身,走进了天绝堂内,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在天绝堂里等你,端木森。”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