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七十六章 血脉来由!

  老子是圣人还是普通人,这个问题一直争论了很久,其实从封神演义这种类神话的小说出来之前,就已经存在了道教三清,作为道教的至高存在,三清的地位就像是神佛一般。

  可是,三清却不像是佛祖那样让人笃信他们的存在,当然这也和道教的流传并不广有关系。

  不过,当我走进这间小阁楼,看见里面一片漆黑的时候,我心里依然是一片肃穆和庄严。

  “在下端木森,求见老子祖师。”

  我用了祖师这个词来突出我对老子的尊敬。可是,里面却没有任何的声音。我直愣愣地站在原地,是退出去也不是,走进去也不合适!

  “小子端木森,求见道教圣人老子祖师!”

  我这一次拜见更加庄重,果然,里面有了反应。一个空幽的声音徐徐而来,在我耳边徘徊,说道:“将你左手上的黑白双鱼放出来,让我看看。”

  我不敢怠慢,伸出左手将黑白双鱼放出,这两条游鱼这一次出现后,却没有一丝停留,直接飘进了小阁楼里。我想跟着过去,可是一抬脚,竟然发现眼前有一堵无形的墙,将我前进的路给挡住了。

  我皱着眉头,又不敢发力将墙打碎,只能开口问道:“祖师爷,您找我只是为了看一看这黑白双鱼吗?”

  听到我的问话,里面的人才开口道:“我只是想看一看你。当年,罗焱和许佛意图逆天,我不忍生灵涂炭,劝他们收手,他们却不肯。如今到了这一世,还想逆天,诶……”

  都说圣人一声叹,世间万物皆悲,我听到这一声叹息,心中竟然也渐渐产生了莫名地难过。此时我感觉面前的无形之墙消失不见,试着迈开步子,果然能够往前走,我心中情感难明,因为这无形之墙消失,就代表他允许我来见他。

  小阁楼内部依然一片黑暗,但是却点了一支蜡烛,微微映照出一张苍老的脸。我走到老子面前,对其深深鞠躬一拜,然后盘膝坐了下来,和他之间也就半米距离,望着这位传说中的圣人,第一个感触便是苍老。

  无与伦比的苍老,我见过很多百年老人的面容,皮肤褶皱松弛,皱纹无数。可是都不及眼前老子的面容,很难想象,这就是三清之一老子的脸,却更像是一个历经磨难的老人的面庞。

  都说相由心生,可见,这位人教至尊,神话中的传奇大人物,心有多悲凉。

  “你是不是觉得方诸山的这天看起来和你见过的天不同?”

  他低声问我,我看见黑白双鱼落在他的手边,乖巧的就仿佛是他的宠物。

  “是的,祖师爷,这方诸山有何玄机?为何我感觉一直在排斥我们?”

  我开口问道,心中的焦急溢于言表。

  “方诸山本不存于任何一世,此处乃是我的道场,我清修之地。然而,如今诸世混乱,我索性让方诸山落于你这一世,也来见一见罗焱选择之人。只是,孩子,你为何要逆天?你想逆天吗?”

  老子的问题,我一时间无法回答,这是我的心结。

  见我不语,老子再一叹息,伸出手来放在了我的面前,然后轻声说道:“你想知道你的过去吗?你想知道你的来历吗?今日,我便解开你的心结。将你的手放在我的手上,我让你看见,你为何存在?”

  我一愣,我不知道自己的过去,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更不知道为何我的命运会有如此多的磨难。但是今天,我有了这个机会,了解一切的机会!

  我微微颤抖着将自己的左手伸了出来,放在了老子的手心之中,这一刻,我看见他的手心里有剧烈的白光闪烁,一刹那间照亮了整个房间。

  我猛地抬起头,这一次所有的白光落进了我的眼睛里,我的脑海中开始出现一些画面。我看见一个巨大的古老宫殿内,站着一个身穿白袍的男子,黑色的长发,修长的身材,还有一张陌生的脸。我看见地面上有一大盘棋,他站在棋盘对面,而罗焱站在棋盘这边。

  接着,白光再次闪烁,我又看见新的画面,我看见这个身穿白袍的男子被黑色的物质封印,他的手上落下一本书,罗焱化身白雾落进书中。

  白光第三次闪烁,我看见司马天和一些我从没见过的人落在书本旁边,书本之中落下一页纸来,这一页纸上写着一个名字,我看的清清楚楚,真真切切,这上面的名字是:端木森。

  我不知道这本书是什么来历,不知道那个身穿白袍被封印在黑色物质内的男人是谁,不知道罗焱为何落在了书里,但是我却有一种感觉,我也许,真的不是一个普通人。

  “端木森……”

  老子空幽的声音飘来,落进我的耳朵里,我眼前的白光猛然间第四次闪烁!我看见司马天带着这一页书,拜访一个又一个人,让他们将血滴落在这书页之上,我甚至看见了断情人,看见了白凡,他们的血都落在了这一页书中……

  接着,白光终于消散了,我精疲力竭地低下头,双手捂着眼睛,眼睛火辣辣的痛,非常非常难受,我的脑袋就好像要炸掉了一般,让我感觉自己似乎随时随地会用脑袋去撞墙!

  “这就是我的来历吗?我居然只是一页纸!”

  我的头点在地上,我其实是一页纸,一页来历不明的纸张所化的,这算什么?孙悟空都是灵石所化,它的来历都比我神秘比我玄奥!

  只是老子却摇着头说道:“不,你看见的那一页纸,便是这个世界,罗焱创造了这个世界,而他和司马天找来的所有人的血脉都落在了你的身上。当时的你,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可是因为他们的血脉,才将你彻底改变了!”

  我缓缓抬起头,喘着粗气问道:“那我的父母到底是谁?我到底是谁生出来的!我想知道我的爸妈是谁?我想知道我父母的名字!”

  老子沉默了,这位传奇圣人竟然没有开口,或者说是欲言又止,他看着我,眼神异常的深邃,最后却将手收了回来,轻声说道:“你走吧,谁创造了你的血肉,这件事情是天大的秘密。我不能说,将来会有人告诉你的。我只能告诉你,你血脉的来源……”

  接着老子挥了挥手袖子,将我整个人送了出去,落在了雪地上,不一会儿一黑一白两条游鱼也飘了出来,回到了我的右手之上。

  我看着方诸山的天空,心里一片悲凉。依然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难道就没有人能够告诉我谁生了我吗?难道我真的是一张纸变的吗?

  我一动不动地躺着,唇齿之间呵出来的白气,让我渐渐有了自己还活着的感觉。身边庄子慢慢地飘到了我的身边,看了看小阁楼又看了看我,轻声说道:“有时,该发生的会发生,有时,不该发生的强求不来。起来吧,有人来找你的麻烦了。”

  我从雪地上爬起来,看见牛帅带着几个妖怪也来了主峰,牛帅远远地就看见了我,鼻子里立刻喷出白气,吼道:“你个该死的人类,敢杀我的手下!今天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牛帅正要冲过来,它身边一个妖怪却抢先一步说道:“牛帅莫气,对付这种人类,还是末将出马,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

  说话的妖怪,个子只有牛帅的一半,不过身上的皮肤看着很是奇怪,如同岩石一般,走起路来双脚深深陷入雪中,还真是一副石头模样。一边的慕容飞鸟想阻止,结果被牛帅给挡住了,这大青牛喝道:“我们方诸山的事情,你们这些外人管什么,别以为在方诸山住了几日,和主人有了几分交情就敢在方诸山上出头!”

  我拍了拍身上的白雪,一招手,破魔长剑出现在了我的右手上,望着对面越走越近的石头妖怪,我主动迎了上去,低声说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老子正不爽呢,就拿你来撒气!想教训我,看我不打碎了你!”

  石头妖怪一见我主动迎上来,也立刻就感觉到了我身上的杀气,我还没靠近它,远远地就狠狠劈出剑气,剑气撞击在它的身上,只看见这家伙身上的石头就像是切菜一般一块块落下,根本就挡不住破魔长剑的剑气!

  只是,这些石头刚刚落地,很快就又长回了它的身体上,就好像是吸铁石一般,而且,长回去后,这个石头妖怪全身散发出黑色的光芒,片刻后,它嘴角露出一丝邪笑低声说道:“你释放出来剑气的威力已经被我记住了,再也伤不了我了!”

1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七十六章 血脉来由!”

  1. 回复 2016/12/10

    端木森

    我在就是这么牛逼,我说你们有罪就有罪,你个小小妖怪想杀就杀,但是一个普通人类你们不能杀,因为我是人。众生平等动?我说了算,我是主角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