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七十四章 一山四季

  我说的它,自然指的是狼皇!

  同样是上古狼妖,狼皇明显比黑蛋要强的太多,此时释放出来的妖气,黑蛋是不可能形成的,因此,能够和这大青牛打的难分难解的,估计也就只有狼皇了。

  大量的妖怪被震飞了出来,整个房子都在剧烈摇晃。能够住着妖怪的房子,那绝对比普通房子要结实的多,可想而知这俩妖怪的战斗力真是强的惊人。

  不过,狼皇在这里,至少说明黑蛋有人保护,我心里多少笃定了一些。

  放了狗妖之后,我和阿呆慢慢地向房子的大门口挪移了过去,还好因为场面比较混乱,这群小妖们都忙着自救,而且很多都化作了人形,所以根本就没有人察觉到我和阿呆的出现。

  走进大门口后,房子里面的装饰模样果然和人类的不同,地面上铺着兽皮,墙壁上都是一些我看不懂的奇怪刻纹,而且桌子上还放着一些古里古怪的装饰品,比如爪子,妖兽的头,当然也挂着一些兵器,只是这些兵器的尺寸都大的惊人,可想而知,重量肯定也是非常夸张。

  随着我俩走进房子里,里面的打斗声听的越发清晰起来,我绕过墙壁,看见里面的主厅内,仅有的几件家具都被砸了个稀烂,地上还躺着好几个被震死的妖怪,有两个大汉站在大厅里,其中一个是我见过的狼皇,依然是黑色背心,迷彩裤子和军靴,高高竖起的头发和一张英气逼人的脸。狼皇的牙齿此时变的非常尖利,双手也变成狼爪的模样。

  而站在他对面的则是一个比狼皇更加高大的男子,身高我目测了一下怎么也要2米5吧,手臂比我的腰还粗,穿着兽皮做成的衣服,国字脸,鼻子特别大而且鼻子上还套这个鼻环,脑袋上保留了两个黑色的角,浑身的皮肤发青。这个一看模样就是所谓的牛帅!

  两个家伙散发出来的都是超级大妖的气息,而且都动用了妖气,一看就知道是打出了真火。不过估计都还有所保留,不然的话,就不是人形碰撞,而是本命妖型地大对决了。

  “老狼,我好心好意放你上山来看徒弟。你竟然让你徒弟杀了我的青蛟,你什么意思?以为我好欺负?这里是方诸山,说起来也算是我的地头,你真以为你在外面闯了几千年,就比我牛了?”

  这牛帅说话的声音很低沉,一边说话一边动鼻子,两个耳朵也会微微摇动,这模样,堪称憨态可掬,和普通的牛还真像。

  狼皇却眼中绿芒微微闪烁说道:“我徒弟的病需要饮下高浓度的妖兽之血,这方诸山内妖兽众多,蛟类更是不少,但是唯独你的这条青蛟快要化龙,吸了它的血,能让我徒弟身体内沸腾的血脉平息下来,我之前问你要过,你非但不给还放走了青蛟。我才会让我的徒弟外出猎杀,你自己不肯放血,害死了青蛟,如今还来怪我?”

  狼皇这话变相证实了那一天青蛟被杀的时候,我看见的妖影,绝对就是黑蛋,但是为什么它看见我却不相认呢?

  “放屁,老子养的青蛟,为什么要放血给你?你这痞子狼在外面厉害也就算了,敢到我的地盘撒野,今天看我不好好教教你怎么做妖!”

  牛帅也被狼皇说的怒了,两边妖气同时一爆,妖气竟然化作锋利的无形刀刃砍在了我面前的墙壁上,墙壁瞬间被切了个粉碎,我还没来得及躲避,更没来得及释放散仙印,就赤裸裸地暴露了!

  狼皇和牛帅同时停下了战斗,一起看向了我们,我尴尬地笑了笑,傻乎乎地说道:“这个,两位大妖前辈,我就是来打个酱油的,你们归你们打,我看着就行。”

  结果当然不可能因为我一句解释就放过我,两个大妖一下子将我和阿呆包围在了中间,特别是牛帅压根就没看见过我,对我的戒备更加严重。

  “你们是谁,怎么上来的?你们好像是人类吧,该死的,最近来方诸山的人类真是太多了!”

  牛帅似乎不怎么喜欢人类,一开口就表达出了它的不满。

  而狼皇则一言不发地看着我,我以为它至少会帮我解个围,没想到,它竟然对我低声说道:“端木森,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我本来还打算等黑蛋伤好后去杀你,如今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哼!”

  狼皇要杀我?我一下子就懵了,我和它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难道是因为我带着黑蛋冒了一次险,害的黑蛋如今生死未知,所以爱惜自己的徒弟,狼皇才想杀我?

  我正要解释,狼皇和牛帅这两个超级大妖竟然就对我和阿呆动手了,面对两个超级大妖的攻击,就算我有三头六臂,那也是一个死字!

  我和阿呆正准备迎战之际,一片白色的匹练从另一边的门口冲了进来,裹住了我和阿呆的身子,将我们两个往后一拉,躲过了攻击。

  狼皇和牛帅扑了个空,立刻抬起头看向我们这边,我也顺势回头,看见慕容飞鸟站在我的身后,虽然依然倾国倾城,但是今日看她却多少有了几分憔悴,狼皇眼中冷芒闪烁个不停,低声说道:“慕容飞鸟,你别以为救了我徒弟我就会感谢你,要是你保护我想杀的人,那也就是和我作对!我绝对不会允许任何想要和我作对的人还活着!将端木森交给我!”

  狼皇对我的杀机之大,让我着实吃惊了一把,慕容飞鸟却开口说道:“方诸山的主人要见他。”

  听见此话的狼皇紧紧皱眉,不过身上的杀意还是慢慢消退了,冷哼一声后说道:“总有机会杀掉你的,端木森!”

  我还没弄清楚个大概原因,就被慕容飞鸟给带走了,我看着慕容飞鸟开口问道:“方诸山的主人是谁?狼皇为什么要杀我?黑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时慕容飞鸟将我拉到铁索边上,整个人轻轻一跃落在了铁索之上,然后双手上的白色匹练再一次裹住了我和阿呆的身子,她则从容地在铁索上行走,我和阿呆却被吊着,虽然掉下去我也死不了,可是这种倒挂的感觉,真是让人很不舒服。

  走过铁索后,慕容飞鸟解开了我们两个身上的束缚,她看着我,轻轻叹息道:“你的好心办了一件大坏事,你知道吗?”

  我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开口问道:“我办了什么大坏事?是不是和黑蛋有关系?它是不是有生命危险?我不应该带它去巫族的,该死的,我不应该让它卷入这件事里的。”

  可是,慕容飞鸟接下来的话却是我一点都没想到的,她开口说道:“不是这个原因。狼皇之所以要杀你,是因为有可能因为你的原因,而将黑蛋身上狼妖的血脉给毁掉了!”

  这话我一点都没听明白,慕容飞鸟看出了我的疑惑,拽着我的手,往方诸山主峰的深处走去,方诸山三个山峰,远看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当我身处其中,才发现这里面的差别真是大了去了!

  庄子所在的山峰我还没去过,但是遥遥一望,一片红花绿树,仿若春天一般。而牛帅所在的山峰,却是一片红枫成林,恍若秋天一般!

  这么大的季节反差居然发生在一座山上,已经非常神奇了,但是和主峰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方诸山的主峰之上,我现在所站的位置,热气逼人,虽然天上下着雨,可是空气却非常压抑沉闷,我的背后竟然有汗珠子往下落,热的够呛。

  而慕容飞鸟带着我们往深处走去后,却变成了一片冰天雪地,地上竟然渐渐的有积雪,天空中本来是下雨的,可是到了这里竟然变成了雪花。

  一个主峰,虽然地方不小,可是却也一眼能够望到边,和个小县城差不多大,居然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气候,这已经不是自然现象所能形成的,一定是因为某些不为人知的灵异法术造成。

  而慕容飞鸟带着我走到了方诸山主峰深处之后,忽然停下了脚步,指着身后说道:“你自己过来看吧,我相信,你会明白的。”

  我一愣,走了过去,站在慕容飞鸟身边后,探头往后方一望,却看见在她的后方是一个大池子,池子里面全是红色的液体,不过已经被冰冻了起来,看着像是鲜血的样子!

  而在这被冰冻的血池中央,被挖开了一个圆形的洞,里面浸泡着一个人,不过等我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个人赫然就是黑蛋!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