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七十一章 不一样的世界

  山洞就这么大的一点地方,我和阿呆找了一圈,也没发现玉佩的踪迹,更没有其他妖怪进来过的痕迹。只能怪我太大意了,让它给逃走了,不过还好,我已经进了方诸山,用到这女鬼的地方并不多。

  在山洞里休息了小半天,等到我的衣服完全干透了之后,外面的雨水也渐渐地停了下来,难得地露出了太阳,一道长长的彩虹挂在空中,我和阿呆重新出发。

  已经走了三天,这森林就算再大也应该有个尽头才是,我怀疑并不是森林太大的缘故,而是一些其他的原因,比如我和阿呆都中了幻术或者是地面下有一个大阵,将我们的道路都掩饰了起来。

  我看着外面的天空,深深呼吸了一下后对着阿呆说道:“阿呆,这一次我们就朝着一个方向走,我坐在你的肩膀上,这样勉强能够看见方诸山的位置,就认准方诸山的方向!”

  然而,一个时辰之后,我就发现我的推测是正确的,这片森林的确有问题!因为我一直看着前方的方诸山,让阿呆扛着我前进,可是原本一直出现在我视线里的大山,却在一个时辰后消失了!

  接着,我左右四顾,竟然发现方诸山的位置从我的正前方转换到了我的左后方,这就好像是变戏法一般,或者说的夸张一点,就好像是这三座山峰瞬移了一般!

  我从阿呆的肩膀上跳下来,右手托着下巴,顺手将破魔长剑插在了地面上,挥了挥手将四周的树木全都给劈断了,让阳光能够照进来,阳光落在了破魔长剑的剑身上,我想用这种比较原始的方法来确定方向,可是这一次我又失望了,因为我明明看见破魔长剑没有动,就这么直挺挺地竖立在地面上。可是阳光照在其上的影子,竟然在慢慢地转动,影子居然在转动,本体没有动,影子却在动!

  这奇异的一幕让我很是吃惊,身边的阿呆忽然低声说道:“难道是我们脚下的大地在转动?”

  听了这话,我顿时一怔,地球本身是在转动的,但是i因为我们的大脑习惯了它的转动速度,所以不会有头晕的感觉,更不会有不适。

  我进入方诸山后,一方面是天气原因无法确定方向,另一方面是我能感觉到此地的磁场很乱,所以指南针和罗盘之类的玩意儿都没用,然而,我万万没想到,地面会转动!

  “不对啊,刚刚我们走过来的一个时辰里,方诸山的位置根本没有动啊,而且我们也站在地上,就算是地面在转动的话,我们应该也会跟着转才对。”

  我很快就提出了异议,阿呆也陷入了沉默,我将破魔长剑给拔了出来,接着提在手上,这一刻,阳光再一次照射在剑身上,黑色的影子一部分落在了我的身上,另一部分落在地上。

  这一刻,我又看见了更加让我吃惊的一幕,因为我看见留在我身上的那一部分黑影是停滞不同的,可是落在地上的那一部分黑影,竟然和刚刚一样在转动。

  我和阿呆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情况?阿呆沉思了一会儿后开口道:“难道是因为,我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其实和这个世界是格格不入的。但是我们却闯了进来,虽然能够触摸到大地,树木和妖兽,但是却无法感受到地面的转动。”

  阿呆的解释有一点牵强,不过也不失为一种可能性,我缓缓抬起头看着天空,难道我们俩真的是因为没有方诸山的邀请,所以成了这个世界的奇怪存在?

  白云从我眼前飘过,蓝色的天空看着让人心醉,我忽然一把拉住阿呆的手说道:“阿呆,你看天空,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

  阿呆望着天空摇摇了头,但是此刻的我心里就好似翻江倒海一般,我的心里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虽然我知道这种感觉很奇葩,非常不真实,但是这种感觉在我看见这一片天空的时候,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

  “阿呆,这不是我们的世界!”

  我这话说的很突兀,阿呆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迷惑地反问道:“我知道啊,这是方诸山,和我们原来的世界并不一样。”

  我却一个劲地摇头喊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过去我们也曾经闯进过很多的秘境,比如阴间,比如失乐园,比如茅山的洞天福地,这些地方虽然和外界格格不入,可是我的心里明白,这些奇特的地方是包括在我们的世界里的。但是,此时此刻,我们所在的方诸山,和这些秘境福地不同,这是另一个世界。所以,你刚刚的推论可能是对的!这里是方诸山没错,但是这里不是我们原来所在的华夏大地,这是一种感觉!”

  阿呆被我的话给说晕了,一时间也接不上我的话,然而,就在此刻我们身后的林子里传来一阵摇铃的声音,“叮铃,叮铃,叮铃……”铃铛的声音,由远及近,渐渐靠近了我们!

  “有人来了!”

  阿呆颇为惊讶地喊道,我们立刻做出了防备的姿势,很快我就看见一个身穿黄色道袍,留着一头乱糟糟的白色长发的老头,晃晃悠悠地从森林里走了出来,他的手上拿着一个小铃铛,好像是喝醉了,走路不稳所以手上的铃铛会发出清脆的响声。

  在这方诸山的森林里,遇见妖怪不稀奇,但是遇见人,对我来说是大大的惊讶!而且还是一个看起来像是道门中人,但是一身酒气,上了年纪的老道士。

  我可不认为他是附近某个道观里喝醉酒跑出来的普通老道士,能在这里出现的,都是高手!

  他一步步向我们走来,我举起破魔长剑对着前方的地面狠狠一劈,剑气在地上打出了一个浅坑,然后我一拱手说道:“在下端木森,敢问前辈大名!”

  然而,我这话刚刚说完,就双眼发直地看见这老道士一步踏在了我刚刚劈出的浅坑之上,虽说是浅坑,可是也有30多厘米的深,将近半米宽,以老道士这样的醉酒状态,竟然没有摔下去,而是如履平地一般地走了过来,也不回答我的话,身子在浅坑上慢慢腾浮,我的眼睛里似乎看见一片紫气在其脚下飘过,不过却没看清楚。

  他掏了掏耳朵,走到我的面前,一双又小又浑浊的眼睛瞅了瞅我,又看了看我身边的阿呆,醉醺醺地笑了笑说道:“一个少典后人,一个赢勾后裔,你们来这方诸山干什么啊?游玩吗?哈哈!”

  我和阿呆都是大惊,我俩血脉乃是大秘密,虽然外面的灵异世界里都有情报在传,可是很显然这老家伙是通过眼睛看出来的,居然可以一眼就看穿我和阿呆的血脉,光这份眼力,就绝非常人。

  “还望前辈表明身份,在这方诸山内,危机重重,您这么神秘会让我担心的。”

  我这话虽然说的有一些挑衅,可是也不得不说。老道士倒是不生气,哈哈一笑说道:“怎么?害怕我是坏人?哈哈,我在方诸山内住了好久好久了,也没看见过几个人类。你们倒是有趣,居然自己闯了进来。还问我是谁,哈哈!”

  他有一些胡言乱语,不过我倒是能听出来,这话里的意思似乎表明了他是这里的常住民,紧接着,我没看清他的动作,他就一步跨到了我的身边,拉着我的手,一指远处高大的方诸山说道:“你看见没有?那里就是我的家!”

  我大吃一惊,方诸山是他家,他难道就是方诸山的主人?可是这货看起来既不像是老子,也不像是东华帝君,老子的话基本不会喝酒,圣人的风度不可能如此,东华帝君的话,乃是传说中的仙人,更是顶级仙帝,怎么可能醉醺醺地在森林里走呢?

  “你到底是谁?”

  我皱着眉头,有些不客气地问道。他却又哈哈大笑道:“方诸山左边那个山峰是我的,中间那个是我老师的,右边那个是头老牛的,哈哈!”

  他越说越没边了,听的我有些不爽起来,一把甩掉了他抓住我的手,低喝道:“还请前辈报上名来,我们俩正要去前方的方诸山,还请带路。”

  他却摇了摇手指说道:“你们去不了,因为这不是你们的那个世界,你们没有老师的邀请,可是登不上方诸山的。当然了,如果我愿意帮你的话,倒是也可以。你一直问我名字,是不是觉得我是个骗子?曾经世人也多有说我是骗子的,我都听惯了,数千年前,他们唤我南华真人,或者称我为庄子……”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