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四章 仙族英烈之魂!

  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战斗都是需要理由的。因为愤怒,复仇,嫉妒,理由太多太多了……

  然而,这一次我原本就想要抽身而出,但是仅仅因为大叔的一句话,我有了不得不战斗的理由。

  挂断电话之后,我一转头看见徐桃站在房门口看着我,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而我则摊了摊手说道:“是故意让我听到大叔电话的吧?”

  徐桃却耸了耸肩说道:“不知道啊,不过梅越和那个二号仙使怎么处理?难道就这么放了他们?”

  我将徐桃的手机放了下来,摇摇头说道:“放了他们?当然不会,他们走不了。”

  大叔的计划我明白了,五位仙使都不能死,只有开启聚仙楼的时候才是百里长风最虚弱的时候。但是大叔一个人应该是没有把握对付百里长风的,可是我的加入就不同了,只要没有其他的救亡者长老出手相救,这一次百里长风绝对活不成!

  在洛阳的路上穿梭,远远地看见梅越老头和二号仙使在路上争吵,我微微一笑,从空中落下,直接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落地的一刻,天空中的星图已经打开了,对准了面前的两个人。

  “端木森!”

  梅越没想到我这么快就杀了回来,二号仙使竟然抬起手,招呼都不打,对着我就是一拳冲了过来。我身形一闪,避开他这一拳之后,一把捏住了二号仙使的手,将其往地上狠狠一拖,二号仙使脸朝下,摔在了地上,不过其身上的仙气还想反击,我一挥手,星辰落下砸在二号仙使的身上,只听见二号仙使一声惨叫,背部被星辰击中,一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后面的梅越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此时也没有和我交手的勇气,双手垂下,轻声说道:“你想怎么样?”

  我左手一挥,阴阳双鱼图落在了二号仙使的身上,二号仙使虽然好勇斗狠,但是此刻也无力回天。我走到梅越面前,看着这个光头的老家伙,低声说道:“我要干什么并不重要。不过五位仙使我不会杀,只是希望以后你不要隐瞒我任何事情。将来你是不是能成为仙族的大长老,或者你们仙族是不是能崛起,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你的野心,我也不会阻挡,但是这一次,你要全力配合我,找出剩下的两个仙使,明白吗?”

  我如同命令式的口气没有让梅越有任何的不爽,他用力点了点头,接着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那么,这样的话就简单了。”

  将二号仙使封印起来后,梅越告诉了我为什么仙使都会沉眠于黄沙之中的原因。

  “楼兰古城,曾经是一个非常兴盛的国度。当然,对于普通的考古学家,或者是不相信仙族的人来说,楼兰古城只是一个衰落的文明。但是真正的楼兰古城是一处连接仙族和其他种族的地方。我们仙族并非一直都生活在仙界之中,当然也会在人间走动。楼兰古城就是我们在人间建立的古城之一。只是后来,仙界遭遇大危机,百里长风逃跑,我们五个仙使全部重伤,从仙界之中落下,最后还是跌入了楼兰古城内。这一次浩劫,直接引起楼兰古城的陨落,而随之陨落的还有我们这些仙使。”

  我了个去,听了梅越的解释,我感觉自己对于华夏文明简直是重新被定义了一下。如果说中国古文明是建立在上古百族的共同治理下的话,那么,的的确确是能够解释很多未解之谜。可是,对于我们这个圈子以外的人来说,这是非常难以理解的。

  就像是,如果有人告诉你,早在人类出现之前就有了文字和语言,那肯定会被普通人嘲笑。

  “不过,因为地壳变动,加上后来楼兰古城沉入地下后,天气气候变化,我们几个的石棺也分隔地越来越远。第四号和第五号仙使,他们两个人是一对兄弟,如果苏醒的话,肯定是一起苏醒,并且两个人的性子极端不同,第四号仙使非常的平静,就算是泰山崩于眼前他也面不改色,但是第五号仙使却非常激动,任何的小事情,他都会担心。两个人当年闹出过不少糗事,不过两个人的实力都不弱,联起手来,还是很厉害的。”

  听完之后,我点了点头。瞥了一眼徐桃,他从前两天开始就一直在看一些古籍,甚至是一些兽皮,此时我叫了他一声,他随口应了一句,连头都不抬。

  “喂喂,你看什么呢?看的这么专注?”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徐桃将手上的竹简一摊,然后指着上面的一段话,我看不懂这种太古老的文字,不过徐桃翻译给我听,这句话的意思是:仙魂所藏之地,乃是仙宝最多之处。

  “这句话很普通啊,很多古籍里都有这种话,怎么了?”

  我这边刚一问出去,徐桃还没回答,梅越却开口说道:“博学者果然是博学者,再小的细节也逃不过你的眼睛。你看的这一卷应该是闲云卷中对聚仙楼的描述吧。的确,聚仙楼内最珍贵的,不是那些强悍的仙宝,仙宝毕竟是工具,如果被别人夺走了,就不是自己的力量了。真正最珍贵的,是历年来深藏于聚仙楼中的仙族英烈之魂。简单的来说,聚仙楼的顶层设计和端木森你的流火葫芦相似。可以封住那些被吸收进去的魂魄。我们仙族存在这么久,英雄层出不穷,它们的魂魄凝而不散,而且战斗力依然惊人,我们将这些英烈之魂收集起来,封印在聚仙楼内。不过却没有在任何一处提到过这一点,只有闲云卷中有这么一句话,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佩服!”

  仙族英烈之魂,我听了这个词,想了想后问道:“一共有多少英烈之魂?还有,百里长风是直接控制它们战斗,还是可以将其吸收?”

  这一次梅越只是耸了耸肩,说道:“这是第四和第五号才知道的秘密,我并不清楚。找到他们的话,或许就能明白了。”

  在洛阳休整了两天后,我们一群人出发前往台湾,一路上二号仙使一直被我封印着,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没有了力量,但是她一直不说话,甚至也不和我们有眼神的交流,保持自己的沉默。

  “我有时候在想,仙族和天庭有什么关系?”

  我问身边的梅越,他只是带着嘲讽地一笑说道:“天庭的那群人,不过就是一群小偷,偷偷使用我们控制仙气的方法。”

  只是他这话还没说完,飞机邻座边上的一个男人忽然冲过来说道:“那可不一定,在我看来,天庭和仙界,还是各有所长的。”

  我一愣,这人怎么自说自话的,结果再仔细一看,顿时吃了好大一惊!这不是师傅吗?居然还和我们坐一班飞机,不过这造型和过去大不相同。

  今天的大叔,大背头,金丝边眼镜,干净的白衬衫加上昂贵的西装,脸还修过了,甚至连身上的痞气似乎都收敛了不少,看着就像是个绅士,我上一次看见他这么打扮,还是见到轩辕家老太太的时候,难道今天他又要去见什么大人物不成?

  正在我疑惑的时候,他却一边笑着一边故弄玄虚地说道:“等下了飞机,带你去见一个大人物,记得不要失了礼数啊,他虽然不是灵异人士,不过在台湾,乃至整个世界灵异圈都很有说话的份量,这一次台湾之行,我有很多事情要拜托他。”

  下了飞机后,我就被大叔拉走了,直接坐车去了台中,然后在一间小小的纹身店门口停了下来,我看见一个老头子,叼着根烟,坐在纹身店的门口,里面有几个人在纹身,他却一副老板的样子,悠哉悠哉地看报纸。

  “阿贵叔,好久不见啊!”

  师傅笑呵呵地打了个电话,此时对面的老头子将报纸一叠,放在了身边的桌子上,看了一眼师傅后说道:“你小子,穿的这么像样,肯定是来找我帮忙的。不然永远见不到你个臭小子!”

  不过数落归数落,这个阿贵叔还是一脸笑意地站起身来,给了大叔一个拥抱,接着看向了我,我点了点头,叫了一声:“阿贵公!”

  他挥挥手说道:“进来吧,外面碍眼,有事情进来说。”

  进了里屋之后,完全就是很简陋的小房子,我根本就看不出这个老家伙厉害在哪里。但是师傅这么说肯定有他的原因,果然两个人小声嘀咕了一阵后,却听见阿贵叔激动地站起来,一边挥手一边喊道:“不行不行,那东西不能给你用,会要了你的命的!”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