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七章 诅咒成真!

  夜深,月明,徐飞的要挟在我看来,就是找死。只是,赵云倾对我的记忆不能恢复,不能让她记起我!

  “端木森,我的人偶呢?快点交出来!”

  徐飞厉声催促,眼睛却在向四周看,很显然,他虽然嘴上说的厉害,可是心里却还是在打鼓,毕竟他要挟的人是我,而我如今也算是灵异圈里的顶层人物。

  我一挥手,黒木飘了出来从房子里拉出了人偶,我则看着徐飞说道:“人偶就在这里,放开赵云倾,你就能带走。”

  徐飞看了看地上的人偶,嘴唇微微颤动,念了个咒后,地上的人偶慢慢爬了起来,缓缓向他走过去,不过却被黒木给一把抓住了。

  “我给你三秒钟时间放开赵云倾,你可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我的声音里充满了如同寒冬一般冷酷的声音,徐飞看了看赵云倾,又看了看我,低声说道:“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你这么厉害,要杀我的话,没有赵云倾做挡箭牌,我必死无疑。你先将人偶给拿过来,不然我绝对不会放人的!”

  然而,这一次,我却不会再给他机会了,冷冷地说道:“你有一点说错了,我要杀你,即便你用赵云倾当挡箭牌我也没用,依然是必死无疑!”

  话音刚落,白起从空中落下,飘然出现在了徐飞的身后,徐飞猛然间感到背后的杀气,转头的时候,看见白起已经举起了手中的长剑以及白起那一双杀人如麻的眼睛。

  “哼。”

  白起只是冷哼一声,杀神剑出手,徐飞的头颅在空中飘飞,带着一片血光以及那一张满是惊讶的脸。徐飞死了,没有任何悬念的死了,其实从他踏入我这大门的一刻就已经注定了他要身亡的命运。白起和黒木飘回了我的手臂上,我则走到赵云倾面前,伸手撕下了她脸上的胶带,解开了她双手上的绳子,我以为她会非常惊恐地大哭大叫,但是,让我吃惊的是,赵云倾只是怔怔地看着我,甚至久久没有说话。

  “你安全了,快点回家吧。”

  我平静地说道,没有一点关心的语气,只是让她早点离开这里。

  “刚刚这个人说我们认识,我们还有过一段恋情,是真的吗?你,你不是聋哑人,你叫端木森是吗?我们过去是不是很熟悉?”

  赵云倾果然问了这样的问题,也是我预料中的追问,只是看着她那双澄澈的眼睛里透出的疑惑,我心里忽然微微被触动了,背在身后的双手狠狠地捏在一起,只是不让她看见。

  “我们,不认识,徐飞以为你和我认识,其实他搞错人了。”

  这是我这一刻能够想出最好的解释,不要怪我说这么卑劣的谎话,不要怪我不愿意承认我们曾经相爱,只是因为,我们不能相认,因为这是让她平静活下去的唯一途径。

  “是吗?原来是搞错人了,我还以为我们过去认识的。”

  赵云倾忽然有些失望地低下了头,我慢慢转过身,背对着她,同时也背对着天上的那一轮明月,眼睛有一些湿润,不过我终究没有让自己的声音变的沙哑,依然平静地说道:“请你回去吧,我马上要报警,让刑警大队来处理徐飞的尸体。你一个女孩子在这里,不方便。”

  接着我听见赵云倾缓缓转身,不知为何,我明明松了口气,可是心里的难过却那么深,我听见铁门拉开的声音,听见赵云倾对我说:“那今天谢谢你救了我,我告辞了。”

  微风吹过我的脸,却吹不走我心里的难过,月光那么的明亮却无法驱散我灵魂中的阴霾,我深深地呼吸,因为我曾经听人说,一个人难过的时候只要深呼吸,一切就会过去的。

  说这句话的人是喜剧《天下无双》里的梁朝伟,我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用,但是我知道,今夜我做了一件正确的事。

  没有激情地相拥,没有誓死不悔地相认,更没有海枯石烂的爱情。

  她忘了我,这是最好的结局,我慢慢转身,赵云倾已经走远了,铁门还开着。我走过去,准备将铁门关上却看见在铁门上有一些白色的字迹,好像是用石头画出来的。

  铁门上写着:那以后我们做朋友吧,聋哑怪人!

  这句话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徘徊,就好像无法驱散的法术,我伸出手摸着铁门上的字迹,嘴角微微往下拉,不过,终究没有哭,当心中的悲伤变的越来越深之后,眼泪就不会再流了,因为,心灵已经被击碎!

  这样的我,站了很久才将铁门关上,走到了徐飞的尸体旁边,看见有一本薄薄的本子从他的口袋里露出一个角,我将本子抽出来一看,竟然是类似日记本的东西。

  我翻开一看,顿时吃了一惊,这上面居然是易成子整理的观命术秘籍,后半本则是这些年他碰到的一些奇特的天机。

  我翻到最后,看见最后居然写着我的天机,原本易成子没有说出我掌纹消失的原因就死了,这让我心里非常疑惑也有一些内疚。

  如今一看到他的记述,我立刻眼前一亮,仔细读了起来。

  “端木森,命格惊奇异常,世所罕见。我观命数十载从未见过如此奇特之天机。以望火法试之,天机不显,后我思前想后,终得真谛。其命中大劫以初露端倪,天机所显,其活不过三十,故而消去其寿元之纹。若想破此大劫,难难难!”

  写到这里结束了,我整个人则真正被惊呆了,特别是最后的三个“难”字,活不过三十这个诅咒,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了,当时完全没有当一回事,但是如今竟然被易成子算了出来,似乎还真不是假的,而且从这些话里,说明了一点,那就是似乎天都认定我必死无疑,在这大劫之中无法逃生,因此已经将我判为死人。

  听上去真的是很扯淡,但是真真实实发生在我身上后,我不得不相信,看着自己左手上没有了生命线的掌纹,我心里沉甸甸的。

  猛然间回忆起在巫族大地的时候,那个神秘人说我的命是他的了,许佛说他是敌人,也许就是他将我的生命线抹去的!

  一大堆疑问又涌入了我的脑子里,这感觉就和你打游戏却提前被告知必定会“gameover”,你还会玩吗?肯定不会啊,但是我的人生不是游戏。

  将本子塞进了口袋里后,我打电话报了警,金亮很快就带着人赶到了我家,问了问经过之后派人将尸体弄走了,我刻意隐瞒了赵云倾的事情,她今天肯定也不好受,再被警察盘问绝对不是好事。

  金亮走后,我回到房子里,刚刚洗好澡准备休息,却接到了徐桃的电话。这家伙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我,如今竟然会打电话给我,我猜测,多半是因为楼兰古城挖古尸的事情。

  “喂,你深更半夜地打我电话干什么啊?老子要睡觉了!”

  我没好气地问道,今天我心情极度糟糕,对他说话的态度也很差!

  徐桃却不动气,在电话里嘿嘿笑了两声后说道:“你明天早上10点来一次我的办公室,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认识。别迟到哦,不然下一次你找我问事情我可不搭理你啊。”

  第二天一早,我到了徐桃办公室的时候,看见这货穿着西装一副正正经经地打扮,办公室的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金发碧眼,身材魁梧,看着不像是善类。女的则染了个亚麻色的长发,穿着黑色的皮衣,化着浓妆,一边抽烟一边瞟了瞟我。

  “哈哈,你来了啊,快坐下来。”

  徐桃一见到我来了,立刻招呼我坐下,我则疑惑地问道:“找我来有什么事情?我还要想办法去方诸山呢!”

  徐桃却微微一笑,在我耳边说道:“这两个都是国外杀手组织的成员,我欠他们一点东西,所以找你来撑撑场子。”

  我靠,合着这家伙是让我过来假装帮手的啊!原本想一下子站起来离开,没想到对面的一男一女却盯上了我,我感觉的出来,似乎是有杀机锁定了我的身形。

  “你就是端木森先生吧?”

  这个女的开口问道,倒是个中国人,我点了点头,她吐了口烟说道:“徐桃先生帮我们挖古尸,没想到古尸最后被他的一个队员偷走了,我们组织损失了一大笔,所以来找他理论。不过他说,你本事很大,能够帮我们再找一具古尸回来,是吗?”

  这话问的我一愣,我一转头看见徐桃对着我尴尬地缩了缩头!

1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四十七章 诅咒成真!”

  1. 回复 2016/12/17

    端木森

    我不是聋哑吗怎么说话的。。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