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六章 命中有劫!

  我在审讯室里见到了罗梅,如今审讯室要求都是开着门,据说是讲究人权,不过也分场合,对付像罗梅这种需要保存隐私的普通老百姓,这门还是关着的,不过有摄像头拍着,也算是一种监管。

  “为什么自首?”

  我开口问道,金亮坐在我旁边,充当了一回书记员的工作。

  “我,我扛不住了,我也是读过书的,杀人是大罪。现在我被全城通缉,可能还会被全国通缉,要是被我的父母和亲戚看见的话,我就完了。我没有杀人,只是帮他配了一把房子的钥匙。”

  罗梅果然还是因为胆子小的原因才来自首,毕竟对于普通人而言,我们的世界和圈子太混乱了,这种没有法律可以管束的世界,让普通人难以接受。

  “那么就把你和徐飞的事情说一说吧,详细一点。”

  我开口问道,罗梅立刻点了点头,擦掉了眼泪之后,开口说道:“我们两个是今年上半年认识的,他也已经60多岁了,我也40多岁了,我早些年有过一个丈夫,可惜丈夫不孕不育就一直没有孩子,不过我们夫妻感情很好。但是后来我丈夫出车祸死了,我伤心的时候,徐飞说可以帮我把丈夫的魂魄招回来,让我们还能在一起。不过他说需要很高的费用,我一个做家政服务的哪里有那么多钱。他后来提出,说让我去他朋友的家里做保姆,就算是抵债了。我没多考虑,就答应了,之后他就通过关系,让我应聘做了易先生的保姆。”

  罗梅说着说着,又开始掉眼泪,这些情况和我们猜测的差不多,罗梅抹了抹眼泪继续说道:“后来我求他,让他赶快把我丈夫的魂魄给招回来,他不肯,我就开始怀疑他是不是骗我。没想到,他还真的将我哦丈夫的魂魄给召回来了一次,不过之后就被他收走了。他说,我要是想要和丈夫永远在一起,就要把易先生家里的钥匙配一把给他。我知道他肯定要干坏事,就问他想干什么,他说要杀人。我吓坏了,想不干,但是他威胁我,说会把我丈夫的魂魄给捏碎了,让我丈夫永远不能超生。那时候,我被逼无奈只能配了钥匙给他。我没想到,他真的会杀易先生,我以为他就是偷偷东西之类的,我没想到真的会死人,警察同志,我就是一时鬼迷心窍了,我不想帮他杀人的。”

  罗梅说着说着就开始求饶,我和金亮对望了一样,我一拍桌子,厉声问道:“那你告诉我徐飞藏在哪里?坦白从宽!”

  罗梅却摇摇头道:“我不知道,那天他带着我逃出去后,就和我分开走了,我不知道他的下落。真的不知道……”

  看来,罗梅是一枚弃子,徐飞如今拿到了想要的秘法,肯定不会露面,要找这么一个有头脑的观命师,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罗梅被带了下去,我和金亮坐在办公室里,咱俩都没有什么好的想法,不过很快我就站起来说道:“之前金亮控制的那个人偶呢?还在你们这里吧?”

  金亮点了点头道:“在证物科,怎么了?要看看?”

  我点点头,在小王的带领下去了证物科,一眼就看见了放在角落里的人偶,我将人偶的头部拆了下来,接着从里面挑出了一个小小的黑色瓶子,顿时脸上露出了笑意。

  “原来如此,我知道怎么找徐飞了。这个黑色的瓶子是一种模仿阴间魂匣做的简易版,人偶这种东西,说白了不是正统的法术,没有达到力士的程度都上不了台面。不过一些人偶还是能做一些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或者是代替本人去一些危险的地方探索。有点类似机器人,不过机器人的造假太高,高科技的成分太大,而且局限性强,特别是动作和控制力度。但是人偶不同,这个人偶昨天和真人跑动样子一样,甚至速度也不慢,就是因为它的内部有这个玩意儿。炼制的主人将一丝自己的魂魄放入其中,进行远程操控,但是坏处是,如果人偶被控制起来了,这一丝魂魄也回不了本人的身边。本人想要找回这一丝魂魄,就必须要将人偶拿回去。”

  小王听后,立刻问道:“那一个人少了一丝魂魄会怎么样?”

  我哈哈一笑道:“可轻可重,比如我自己,我的魂魄比较特殊,可以分割,所以我不怕这种细小的魂魄丢失。或者是一些阳气足,命硬的大汉,他们的魂魄少了一丝也不要紧。但是对于一些虚弱的女孩子,或者是八字比较轻的人,他们的魂魄一旦少了哪怕一丝,都可能变成白痴,甚至是有性命之忧。之前我就在想,为什么易成子死的时候什么外伤都没有?你们看着人偶的眼睛。”

  说到这里我指着人偶的眼睛,众人也都看了过去,却看见人偶的眼睛上是两片很像红宝石的晶片,小王又发问道:“这是宝石吗?和易成子的死有关系吗?”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检查过易成子的尸体,除了眼睛似乎有一些黑色的斑块,其他的地方没有任何问题。那么致命的原因就是这黑色的斑块,看起来类似烧伤,其实不是的,是徐飞控制人偶进入了易成子的家,然后趁着易成子睡觉的时候,通过自己那一丝魂魄施法,而施法的出口应该就是这一双红色的晶石眼睛。这不是红宝石,是一种很像是宝石,不过更加稀有一些的东西,叫做红云晶,是一种远程施法的时候很多道士的首选。这就解释了易成子的死因。不过,易成子这一次为什么没有躲过劫数,我说不上来,这一点我很困扰。”

  说到这里,金亮忽然插话道:“这一点我能解释,原因是你!”

  金亮指着我,我一愣,奇怪地看着他,易成子没躲过劫数和我有什么关系?金亮则解释道:“你在易成子出事的那天去找他观命,如果我了解的情况没错的话,易成子一天只会观命两次,一次是留给客人的,一次是留给自己的。观命就是观天机,不过那一天,他先是给赵云倾观了命,窥伺了天机之后,你又找上门来,你是他的老朋友,他不好意思驳你的面子,而且肯定是你有比较严重的问题,因此他才会在你身上用了第二次窥伺天机的机会。他心里应该也有侥幸想法,认为难得一天不会出事,没想到,就真的出事了。只能说,这就是命中有劫,想躲太难啊。”

  听了金亮的话,我顿时一愣,易成子的这个习惯我是不知道的,如果我知道的话,或许也不会在意,我不是易成子,无法体会那种靠窥伺天机度日的感觉,但是这么看来,易成子的死亡和我有直接关系,他是为了帮我才动用了第二次窥伺天机的机会,算是对我有恩,虽然结果我还没看到。不过于心难安,我是不能提早抽身了。

  “既然如此,他的死我也有原因,那就这样。这个人偶我带回家,今晚徐飞肯定来取人偶,为的是取回他那一丝魂魄,观命师本来命薄,他不会希望损耗一丝魂魄的,因此,他一定会想办法来拿,我就等着他来拿,帮你们抓住他!”

  金亮也许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对我点了点头,然后让几个刑警帮我将人偶抬上了车。

  回到家后,其实也不需要准备太多,徐飞本事不高,就是比较狡猾,不过进了我家,他还想飞出去,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时间到了晚上8点左右,铁门外有脚步声传来,我一听,似乎不止一个脚步声,接着我听见外面有人敲响了铁门,我一按开关,铁门打开了,可是,走进来的却是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短发老头,看起来60多岁,身材不高面相犯凶,手上拿着匕首,另一只手押着一个姑娘,而这个姑娘竟然是赵云倾!

  我顿时吃了一惊,赵云倾嘴巴被封着,双手被绑住,不过眼睛里带泪,表情露出深深的恐惧。

  “端木森,没想到吧?你以为我会一个人来?不抓住一点你的把柄,我怎么可能上门?我的人偶呢?快点叫出来!”

  徐飞狠戾地对我吼道,却看见我脸色冰冷,眼睛里有杀气闪烁,冷冷地说道:“你敢抓她来要挟我?徐飞,看来你不是找死,你是想万劫不复!”

  听到我说话,对面的赵云倾顿时吃了一惊,傻傻地望着我,而徐飞则哈哈大笑道:“我知道你厉害,可是我手上有你的老情人,你能奈我何?哦哦,对了,赵云倾已经忘记了你们之间的事情吧,哈哈,要不要我告诉她呢?告诉她,你们那些震惊整个灵异圈的爱情故事?”

  此话一出,赵云倾彻底惊呆了,双眼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一直看着我,深深地看着我……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