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五章 同门相残!

  “我只是拿回了我应得的东西,当年我和他都拜在一个人的门下,为什么只有他能够获得本门的秘法,而我去不能?师傅明显就是偏心,所以,如今我只能靠自己将秘法取回来。怪只能怪易成子这个家伙太一根筋,这些年只研习观命法术,根本不会一丝法术,不然的话,我怎么可能这么轻轻松松就杀死他?”

  听到这个男人的话,我心里多半知道了事情的原因,同门相残,听起来挺可怕的,不过在我们这个圈子里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很多小门小派或者是灵异家族都会发生内斗,这样鲜血淋漓的事件,不是少数了。

  “对了,你说之前有个年轻警察问你话?那个年轻警察长什么样?”

  这男人还真小心,此刻居然问起了我。

  “个子1米8左右,长相普普通通,说话还是挺客气的,不过似乎眼神挺厉害的,不过他也没有多问什么就放我回来了,我想他应该没发现什么吧?对了,他的手臂上有一些纹身,看着挺吓人的。”

  罗梅描述了一下我的样子后,里面忽然一阵沉默,接着我看见手上的顺风耳子符,竟然一下子自己燃烧起来,我立刻明白过来,里面的这个家伙发现了我暗藏在罗梅行李里的顺风耳主符。

  事不宜迟,为了不放走他,我正要破门而入,却没想到大门却自己打开了,接着我看见一个身穿黑衣的人影从里面冲了出来,快步向楼下奔去。

  我一愣,好家伙竟然敢从正门跑,还真翻天了!

  我一怒,立刻追了上去,这身穿黑衣的家伙背影看着挺瘦的,而且跑步不快,没一会儿就被我追上了,一把扑倒在地,引起了四周很多人的围观,不过将其扑倒之后,我立刻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因为被我抓住的这个人身上摸起来很坚硬,不像是人类的身体,接着我将黑色的大衣一扯,露出了里面人影的真身,居然是一具木头人偶,我顿时吃了一惊,暗道:中计了!

  接着我一转身向着楼房里面狂奔而去,不过回到楼上后,房子里已经人去楼空,一个人都没有了,真是狡猾,被他们给跑了。

  我立刻通知了金亮,让他派人过来,同时将情况和他一说,通缉令立刻全城贴满。就算那个男人是灵异人士,但是那个罗梅可是普通人,不难查出她的背景资料,更何况,我如今还知道这个凶手和易成子是师兄弟。

  易成子所修习的观命师之术是一个神秘高人所传,他虽然一直不说,不过查起来也不困难,很快北京方面就有了消息过来,是一个叫做王荀子的道士,也算是非常有资历的观命师了,他年轻的时候走过不少地方,看起来据说最远的时候,曾经是去过西藏的,这就和易成子年轻时候在西藏当兵,并且有了奇遇的事情说的通了。

  只是这个王荀子25年前就寿终正寝了,本来观命师就不长命,能活个70多岁算是很好了,王荀子死的时候只有55岁,因为窥伺天机太多,自然折寿。也因此,观命师这个行当的人一直不多,谁愿意为了看看天机而少活几年。

  王荀子一生有两个徒弟,一个就是易成子,另一个是在易成子之后一年收的,叫做徐飞,贵州人,据说灵觉不弱,天赋也有一些,比易成子要强。原本是一个小门派的精英弟子,之后因为心术不正,擅自将门派内的宝物拿出去变卖被发现了,所以赶出了石门。遇到王荀子后,王荀子似乎是因为徐飞天赋不错的原因,收了他为徒。

  不过和很多电影武侠片里的桥段一样,在师傅临死时,总是会将自己最得意的秘籍传给正直的徒弟,因此,易成子得到了王荀子的正统传承,而当时已经忿忿不平的徐飞碍于灵异圈子里方方面面的原因,不敢当时就对易成子出手。

  之后易成子东躲西藏不和徐飞见面,更是依靠自己精湛的观命术,一次次窥伺天机,避过了一件件祸事,只是这一次他为什么没有躲过徐飞的追杀,我还没弄明白。

  不过知道了犯人的身份,接下来就是追缉的事情了,这我就不搀和了,徐桃也提前回来,我自然还是先问问方诸山的事情比较重要。

  虽然黑蛋被慕容飞鸟带走,我心里是放心的,但是不亲自去一去,见证黑的那的死而复生,我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疑虑。

  徐桃显得有一些风尘仆仆,皮肤也被晒黑了,整个人很疲惫的样子,见到我后,我还没开口他就直接说道:“巫族的事情是你引起的吧,真是不得了,你这一次可是在我们灵异圈里弄了个核弹啊,这威力,如今各大门派全都警惕起来,好几个门派都准备派人去龙三角考察,巫族很快就会暴露了。你居然活着回来了,也算是奇迹。”

  我尴尬地笑了笑,这中间很多事情是不方便告诉他的,不过我还是问道:“对了,我最近想去一次方诸山,你知道方诸山的位置吗?”

  正在喝水的徐桃,一口将嘴里的水喷了出来,然后一边擦嘴巴一边说道:“你在逗我?你想去方诸山?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它不是上海的佘山,不是安徽的黄山,更不是五岳这些名胜古迹,方诸山是三清之一老子的道场,老子是不是存在都还两说,方诸山怎么可能真的存在呢?”

  看徐桃这个样子,应该是不知道了,我正准备告辞,不过徐桃却招了招手又开口道:“不过,古籍之中记载,方诸山辽阔无边,却可大可小。这地方也可以随意转换位置,若是主人不开门,谁也见不到,也就是说,你需要邀请才能够进去。”

  我一愣,居然这么麻烦,当时慕容飞鸟走的急,我也不知道还需要邀请,这不就等于说,方诸山就算在我的面前,我也看不见摸不着,更进不去嘛!

  “好吧,受教了,对了你这是从哪里回来?怎么看起来你好像很累的样子。”

  听到我的问话,对面的徐桃忽然走过去将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然后慢慢移动到我身边,低声说道:“我和两个朋友去了一次楼兰古城,不是遗迹,而是地下的楼兰古城,我们去找一些东西,你知道的,楼兰古城内有千年古尸,据说非常值钱哦。”

  我晕,这家伙原来去挖尸体了啊,我无奈地说道:“这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再说了,楼兰古城早就空了,政府考察了这么多年,早就没有我们的份了。等等,你刚刚说真正的楼兰古城,地下世界,什么意思?”

  我忽然反问道,徐桃这才笑嘻嘻地说道:“嘿嘿,注意到了吧,我说的不是那些被发下你的楼兰古城遗迹,而是真正的地下楼兰古城。而且,我们去挖的可不是普通的古尸,上一周在洛阳最大的高级坊市‘洛阳之奇’里展出了一具古尸,当时真是艳惊四座。这具古尸不是电视上吹捧的那些,千年不腐,万年不坏的那些干尸,都已经变成黑色了,还叫万年不坏?那就是噱头。这一次洛阳拍卖的干尸,是真正的和真人一模一样,非常神奇。我去看了,连皮肤的弹性,甚至眉毛,头发都一模一样,是一具男性干尸,长相很俊美,而且最奇特的地方,你知道是什么吗?”

  我一愣,摇了摇头,徐桃更加低声地说道:“这个古尸的身上还有体温!”

  此话一出,连我都大吃一惊,居然有体温,我就见到过小阿呆一个特殊僵尸是有体温的,其他都是冰冷的尸体,我不禁问道:“那你挖到了吗?有收获吗?”

  徐桃无奈地摇摇头说道:“没有,真是悲剧,我们发现了一些线索,不过遇到了沙暴,结果还死了一个人,我也算是死里逃生。不过很奇怪的是,明明我们观测过,不会有沙暴,但是却突然刮了过来,一点准备都没有!”

  徐桃说的这么神奇,连我都有了几分好奇!不过我的目的还是为了方诸山之行,既然徐桃没有线索,我自然告辞,离开了徐桃家后,我接到了金亮的电话。

  “罗梅自首了,你来一下刑警大队。”

  我一愣,这个保姆居然自首了,不是之前还和徐飞一起逃了吗?难道是因为害怕承担法律责任?等我赶到刑警大队的时候,看见罗梅已经满脸泪水,吓的脸色发白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