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四章 可疑的保姆

  我将手从玻璃器皿里抽了出来,身边的易成子看着玻璃器皿里的黑烟散去,想了想后说道:“你明天再来找我,我需要查不少资料,你这事情太不寻常了。”

  我一愣,被易成子说的玄乎乎的,让我自己都有一些摸不着头脑了,约定了时间之后,我走了出去,回到家里,一边处理来自恋心儿方面的消息,一边想着刚刚黑烟内的那个字。

  真是奇怪啊,我的身上总是出现这种奇特的情况。

  然而,第二天一早,金亮却登门拜访,或者说是直接带我去刑警大队问话,我莫名其妙地被带入了警车里,疑惑地问道:“什么情况?我才刚回来两天,你们干什么啊?”

  金亮却说道:“今天一早,易成子被发现死在了家里,昨天只有两个人登过他家的门,一个是你,另一个是赵云倾,我当然要带你会队里问话。”

  我一愣,易成子居然死了!我昨天才去,今天怎么就死了呢?心中焦急我立刻问道:“易成子怎么死的?尸体能不能让我看一看?”

  金亮瞧了我一眼,我以为他会拒绝,不过这家伙却对着司机说道:“先掉个头,我们去易成子家的案发现场。”

  等到了易成子家,附近围着不少居民,警察已经将整个302都封闭了,我走进去后,首先看见房间里非常乱,家具倒了一地,而且有几个古董花瓶还被打碎了,这当然不可能是警察干的。

  “你们进来的时候这地方就这么乱了?有撬锁或者是入室抢劫的痕迹吗?”

  我开口问道,易成子的家不大,转悠了两圈后没发现什么线索,金亮却直接回答道:“没有任何痕迹,你别看室内这么乱,门窗都是完好的,而且锁也没坏,我们还在茶几上发现了一杯没有倒掉的茶水,显然可能是熟人作案。不过隔壁邻居反应,易成子很少见客,昨天有印象的客人只有你和赵云倾。”

  我点了点头,没有在房间里发现鬼气,也就是说不是厉鬼所谓,也没有发现妖气,这说明凶手也不是妖怪,难道还真是普通的谋杀案,但是观命师一般都能算出自己命中劫数,为什么易成子没有算出来他有血光之灾?

  而且,如果真是熟人作案,易成子的交际圈比较广,很多都是有钱人,也没有杀他的理由。我发现现场没有什么线索后便开口说道:“带我去看一看尸体吧。”

  金亮点了点头,警车再一次向着刑警大队的方向开了过去,不过在进入刑警大队之后,我也看见另一队的刑警竟然已经将赵云倾和赵峰给带回来了,此时我赶忙对金亮说道:“那个,等一下你们见到赵云倾,就说我是聋哑人。不要和我说话,我和她不能见面。”

  金亮一愣,不过他多少也从上头听说了一些我和赵云倾的事情,此时也不追问。我们从刑警大队的侧门进入,直接到了停尸房,在那里我看见了易成子的尸体。

  浑身上下没有任何一处外伤,易成子平时处事小心,就连修建一下指甲都是算日子的。翻开了他的眼皮我看了一眼,这里倒是有一些奇怪,首先是眼白四周发黑,这不是因为人死后变成尸体造成的,而是因为外力。

  法医检查下来的死因是心脏病突发,当然这种可能性并不大。离开了停尸房后,金亮象征性地问了我几句,我看他的意思并不是来带我问话的,而是要找我帮忙调查这个案子,不过他可不是李大山,还是比较看重自己的面子,所以才会用这种特殊的方法让我介入调查中。

  “我回去以后试着招一下魂,问问情况,我在这里的时间并不充裕,过几天就要走。”

  说完后,我又从后门溜出去,避开了和赵氏父女的见面,回到家里后,拉上窗帘和大门,为我招魂做准备,易成子才死了一天不到,此时魂魄若还存在的话,那会比较方便找回来。

  一炷香后,我没有将易成子的魂魄招回来,事情已经很明了了,易成子的魂魄都被人给灭掉了,很显然,是圈子里的人干的。

  不过,观命师一般不会和人起冲突,他们偶然间能够洞察天机,所以说话的时候都不会说满话,更不会乱说话,如果对方不爱听,他们就不说,所以人缘都不差。

  谁会下手杀了易成子呢?我心中有一些疑惑,让北京四合院总部帮忙收罗了一些消息,自己则回到了案发现场,此时围观的群众已经都被劝回去了,我进了易成子家后,又细细的搜查了一遍,凶手的确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只是,我经过书橱的时候,却偶然间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这些书橱里的书,排的太松了,简单的来说,看着就像是被人刻意地排列过一般。

  我打开书橱,重新排列了一下后,发现,和我的猜测是一样的,的确是少了一本书,应该是被凶手给带走了。

  就在这时候,门口传来了几句说话的声音。

  “我是这家的保姆,这是怎么了?易先生到哪里去了啊?”

  我转身走了出去,看见门口有一个微微发胖的中年妇女,一个劲地嚷嚷,看起来像是刚刚从乡下回来的样子。

  警察将她挡在了门外面,我走过去疑惑地问道:“你是易成子的保姆?”

  她立刻点了点头,说道:“我是易先生请的保姆,我叫罗梅,上一个礼拜我请了假回老家探亲,先生,这里怎么这么多警察啊?易先生呢?”

  我随口回答道:“易先生死了。”

  她一听顿时大吃一惊,叫了一声:“哎呦,真的死了,要命了,他真的死了!”

  听到这话,其他警员没什么反应,不过我却感觉不是滋味,如果一个保姆知道自己的雇主死了,或者是一个正常人知道自己的熟人死了,怎么可能会说“真的死了”这种话,会说这种话,就代表她肯定早就知道这个人要死,这个罗梅一定有问题。

  “那,警察同志我就不打扰了,我,我先回去了。”

  保姆想走,不过刚转身就被我叫住了:“你别走,进来一下,有些事情要问问你。”

  罗梅立刻身体一僵,然后转身冲我尴尬地笑了笑,点点头走了进来,她跟着我进了易成子的书房后,我指着书架说道:“你平时帮他收拾房间,这书架里少了一本书,你知道是什么书吗?”

  罗梅立刻摇摇头说道:“不知道,我,我才来做了一个多月,很多事情我还不熟悉。这书架他不让我碰,所以我不清楚。”

  罗梅一口就否认了,我点了点头,接着又问道:“你走之前,易成子有什么变化吗?或者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或者是说过什么奇怪的话吗?”

  这一回,罗梅犹豫了一下,接着摇摇手说道:“没说过,我不知道,我平时和他不怎么说话。每一次他就是告诉我最近要买什么菜,东西怎么放,说有忌讳。其他的我不知道,我就是一个保姆,警察同志你让我走吧。”

  罗梅似乎很着急想要离开,这更引起了我的怀疑,我微微一笑说道:“那是自然,问完话就能走了,对了,你老家是哪里的啊?”

  罗梅一愣,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是福建那边的,警察同志我真的有急事,我想先走了。”

  这一回,我没拦她,让她离开了房子,她一走,我立刻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罗梅走的很急,离开了房子之后,一路走出小区,接着到路边叫了个出租车。我则让司机跟上了出租车,一路开到了一个老式小区里,罗梅下车后,进了三号楼,我跟着她和她保持一个楼层的距离,她不是直接自己开门,而是敲了敲门,打开门的是一个男人,还警觉地向四周看了看,低声说道:“快进来,没被人跟踪吧?”

  铁门在此时关闭,我则顺势走了过去,之前我在罗梅的行礼中塞了一张顺风耳符,此时能听见里面说话的声音。

  “易成子死了,他怎么会死了?”

  罗梅紧张地问道,似乎很害怕的样子,此时那个男声说道:“这不是很好吗?我们早就想杀他了,现在没人知道是我们动手的。”

  罗梅则立刻惊慌地说道:“是你想杀他,是你不是我!我只是帮你的忙,给你配了一把他家里的钥匙而已!今天我回去,有一个年轻的警察问了我好多话,还问我是不是书架被动过了?你是不是从易成子家里拿了什么出来?”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