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二章 掌纹大变!

  所谓契约,这个概念其实应该算是欧洲人提出来的,当然在巫族之中,这种灵魂层面上的契约,准确地应该叫做灵魂分裂,也就是用繁复的手段,将魂魄上的一丝分离出来,这样,一旦握有这一丝灵魂的人受到伤害,那么灵魂原本的主人也会受伤,算是一种变相的要挟。

  新月女巫肯定是不愿意的,但是此刻不愿意也不成,我以剩下的巫族作为筹码要挟,她很快便就范了,分离出了一丝灵魂给我之后,新月女巫勉强算是我这方的人。

  找到了躲藏起来的恋心儿众人,确定大家平安无事后,玉罕问起黑蛋的去向,我想了想后,为了让他们不要担心,我随口扯了一个谎话,告诉他们黑蛋被狼皇救走了。

  没有人认为我在说谎,甚至连恋心儿都没有怀疑我。

  有了新月女巫的开路,我们很快就离开了巫族大陆,到了现代社会后,我让众人回北京等我,随后将新月女巫的那一丝灵魂交给恋心儿保管,自己声称有事要办,便出发去了方诸山。

  说实话,方诸山在哪里我一点头绪都没有,而且,这个地方是不是真的存在我也不知道。传说中,方诸山乃是道教三清之一老子的道场,是比仙家之地还要神秘的所在,我不确定自己能找到。

  离开的时候,恋心儿看出我满腹心事,却没有多问,她总是那么聪明,每一次都不会因为问题而让我尴尬。

  离开了海边城市后,我坐着火车先回了上海,还是需要收集一些情报,首先想到的还是徐桃。只是到了上海后,徐桃的办公室里竟然没人,难得这家伙没有在办公室里打游戏。

  有些失望地回了自己家,看着空荡荡的房子,我有一些恍惚。

  造这栋房子的是赵云倾,可是她已经不认识我了。而那时候陪着我看电视,吃零食的恋心儿如今奔赴在另一条铁路上,我唯一的师傅,如今下落不明,我最好的兄弟,如今生死未知。

  我忽然露出了一丝苦笑,心里满是悲伤,那个神秘人曾经说过我注定一生孤独,我从来就没有当一回事,因为在我看来,孤独之类的不过都是矫情的词汇,而且只要我能够保护大家,就不会让大家离开我。

  然而,事实一次又一次无情地打击,让我真正明白了一件事,命运并非能够掌控的事物,若你还年轻,你或许会说,我的命运由我掌握。然而,若你已经经历沧海桑田,沉沉浮浮,你就会明白,命运两字,并非玩笑。

  我打开铁门走了进去,打扫了一些灰尘后给自己做了一顿饭,接着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上一次我这样悠闲地看电视时,恋心儿和黑蛋坐在我的身边,如今,这长长的沙发上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电视里在播放的节目有一些无聊,口袋里的手机震了震,拿出来一看,是恋心儿发来的短消息:早点休息,知道你很累了。

  我回了一个:哦。

  不是不想和她说话,只是感觉说不出太多的话来。我倒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左手手心,忽然皱了皱眉头,接着我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有一些不对劲,我看出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我的手掌掌纹,变了!

  一个人的手掌掌纹是与生俱来的,不是不会改变,而是不会大变。普通人根本就不会去注意哪些细小的掌纹,总是看几天主线,类似生命线,财运线或者是爱情线之类的。

  而此时我的左手掌纹,发生了惊天的变化!

  我的左手掌纹,少了生命线!我虽然不是专业看手相的,但是这里面的一些玄机我还是看的懂的,几条主线不可能改变,这是上天注定好的。

  可是,这一次我清清楚楚地看见,自己原本一直有的生命线不见了!我的左手掌纹里少了一条!

  原因不明,难道是因为我活化了一半身体内的血脉,但是为什么我的手掌掌纹会变?而且还是生命线,其中含义我弄不明白。

  纠结了一夜之后,第二天一早,我还是去了一次徐桃的办公室,这家伙依然不在,问了问前台的小姐,她告知我,可能要三天后才回来。也就是说,我又要在上海逗留三天,趁这个机会,我可以去找一个圈子里的人,是一位观命师。

  所谓观命师,并不是简单的看手相的术士,而是一些放弃研究法术,灵符和炼器,而是专攻看相的高手,这些高手一般性不会在路上摆摊子,也很少接客,但是他们能通过手相,面相甚至是头顶的云气,看出一个人的命运。

  我认识的这个人叫易成子,年龄60有余,做了40年的观命师,年轻的时候去西藏当过兵,过去他曾经告诉我,他看相的本事,是一位神秘高人所传授的,过去他曾经对我说过,我命中劫数多,而且多为血光之劫,同时,我命里的贵人也多,还说我未来一片迷蒙,难以看出是福是祸。

  反正说的是挺玄乎的,不过我很少当真,但是如今不当真也不行了。我的掌纹发生变化,还需他来指点。

  到他住的小区里时,却没想到看见了一辆黑色的跑车停着,我多看了一眼,却意外地发现,这个车牌号竟然是过去赵云倾那辆跑车的车牌。

  赵峰为了给赵云倾治病,将全部家产都捐给了国字号第五组,不过后来妖姬告诉我,国字号第五组将部分股份还给了赵峰,让他继续管理企业,并且将他们家原来的个人财产都还给了他们,毕竟这么大一个集团公司,让一群灵异人士去经营管理,肯定弄不好。

  所以,看见这辆跑车的时候,我下意识地一愣,心里不禁打鼓道:“不会这么巧吧?”

  走上了楼,在302的门口停了下来,这是易成子所住的房子,不过今天门口挂了个木牌,上面写着:“有客。”

  我心中那种不好的预感更强烈了,在门口等了5分钟后,房门被打开了,里面传出来一个好听的女孩子声音,说道:“易成子大师,多谢您为我指点迷津,这是小小意思不成敬意,之后还会再来拜访您的。”

  我站在楼梯边上,看着熟悉的女孩子从里面走了出来,长发飘飘,一件天蓝色的T恤,一条修身的牛仔裤,看着很普通的打扮,但是穿在这个女孩子身上,却感觉格外的好看。

  果然是赵云倾,我微微苦笑了一下,她一走出来看见我后微微一愣,不过很快就善意地说道:“你久等了吧,我已经问好了,你进去吧。”

  然后她从我身边走过,下了楼,很陌生的感觉,就像是两个不认识的人。只是,这样的擦身而过对我来说是一次心灵的考验。

  其实我很想和她多说几句话,然而,终究没有开口,因为她的世界里已经没有了我的影子。

  我微微叹了口气,走进了易成子的家,里面坐着一个穿马甲的小老头,乍一看有一点像是山德士上校,当然只是像,易成子可不会做肯德基。

  他一边整理桌子,一边头也不抬地说道:“真是没想到你会来啊,门口遇见了吧,诶,你们这一对苦命鸳鸯,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如今灵异圈里的人都不敢在她面前提起你,命运多舛啊。”

  我只是微微一笑,坐在了案台对面,然后伸出手摊开左手手掌说道:“您看看,我的手掌掌纹有大变化。”

  易成子一愣,推了推眼镜,拿起我的手仔细一端详,顿时面露惊讶之色。

  “你的生命线不见了?什么时候发现的?”

  他紧张地问道,我苦笑着摸了摸头,说道:“昨天晚上,一发现生命线没了就来找你了。怎么会发生这种情况?”

  易成子握着我的手,过了半响后才说道:“诶,我不能确定,不过有两种可能性,第一,你可能最近会遇到大难,十死无生,所以掌纹已然消失。第二,便是你已超脱五行,所以你的掌纹自然消失,你最近一定有过大的奇遇或者是变化,对不对?”

  不愧是观命师,易成子这么一说几乎全中,我无奈地笑了笑说道:“也许,我真的已经超脱五行了吧。那对我有什么影响吗?”

  易成子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想了想后说道:“影响说不上来,因为天机不是我能三言两语说清楚的,不过有个方法倒是可以试一试你的前途,叫望火之法。不过我需要准备一下,你先离开我家,三个小时后再回来。”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