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一章 以自己的意志活着!

  许佛来了,他的话我没听明白,但是只要他不阻挡慕容飞鸟带走黑蛋,就算他废了我我也不会还手。

  轻轻落地,许佛满脸震怒,散发出来的气场强大无比。慕容飞鸟和断情人都被逼的往后退了好几步,慕容飞鸟看准机会准备带黑蛋离开,但是却被许佛察觉了,手上的双色长锤一挥,重重地落在了地面上,我看见对面的慕容飞鸟虽然没有被打中,不过还是被震飞了出去。

  断情人一看见慕容飞鸟被震飞,顿时暴怒,身上竟然涌现出我从未见过的强悍道力,身上长袍一晃,竟然到了许佛的身边,两个人狠狠地拼了一下,但是很明显断情人不是许佛的对手,同样被打飞了出去。

  我心中焦急,看着黑蛋冰冷的尸体,慕容飞鸟说过,只有一丝机会,我不能让黑蛋死!

  快步冲向对面的许佛,速度比我想象的要快的多,这和刚刚对战巫咸时候的感觉是一样的,许佛似乎也有一丝惊讶于我的速度,我双手同时按在许佛的肩膀上,一使劲将他整个人给抓住了!

  “快走,我控制住他了!”

  我对着慕容飞鸟大喊道,断情人伸出手太极图托起地上的慕容飞鸟,两个人向着空中冲了出去,许佛想要追击但是却被我死死地按住。

  看着黑蛋的身影消失在空中,我心里多少安定了一些,然而我的这个举动却让许佛更加暴怒,他猛地拍出一掌,我的胸口吃了这一下后,横飞而出,一边往后退一边咳血。

  “端木森,你不仅接受来自敌人的帮忙,如今还敢忤逆我,你该死!我决定了,既然你无法变成我期望变成的人,那么你和你身边所有的人都要死,全部都将被毁灭!”

  许佛的愤怒来的太快也太猛烈,我从地上爬起来,擦掉嘴边的鲜血,右手上无冲天机眼融合之后的攻击打向对面的许佛,他只是挥了挥双色大锤,就将这攻击全部都挡开了。

  趁着我攻击转换的机会,他栖身上来,站在了我的面前,一把捏住了我的脸,我身上一半血脉活化后竟然还不是他的对手,远远不是!

  这就是绝对实力的差距吗?许佛到底有多强?

  然而,这一刻,一缕青烟从我的背后飘来,我心里一惊,这个世界上在这一刻会出现在我身后,而且还叼着烟的男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大叔,但是他每一次叼着烟都不会点。另一个则是早该消失的罗焱!

  下一刻我看见许佛的表情微微一变,松开手往后退了十来米,眼睛冰冷不过开口说话的语气却并不生硬。

  “你不是已经彻底消失了吗?为什么又出现了?”

  许佛握着双色大锤的手柄,我还没抬头,就看见一只大手放在了我的头顶上,接着露出了罗焱那一张平凡的脸,和那一双有一些懒散的表情。

  “前辈,我们在这一世还没见过吧,不过能再见到你,我还是很开心的。”

  罗焱笑着说道,不过一步跨在了我的身前,将我护在了身后。

  “我明白了,这个世界是你创造的,所以你的意志可以随时出现,不过现在的你仅仅只是意志,没有任何的实力,你信不信我分分钟灭掉你?”

  许佛虽然这么说,但是却没有一丝动手的意思。罗焱却哈哈一笑说道:“我相信,上一世中,如果不是最后关头你为了成全司马天师祖的话,或许我连一丝机会都没有。老实说,靠我自己的力量,即便在上一世也不一定是你的对手。不过,我是我,端木森是端木森。当年我们没成功,不代表这一世的他不会成功。”

  许佛冷冷一笑说道:“就凭他?真是笑话,我不是一个喜欢找借口的人,如果他的实力不够强,或许还有的救,但是他竟然接受敌人的施舍,今天他身上半数血脉活化,是他自己办到的吗?连战胜对手的决心都没有,这样的男人,只能是窝囊废。我已经不会将希望放在他身上了,还有一段时间,也许还有别的人选,端木森不是能够委托如此重任的人。”

  许佛将我说的一文不值,我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然而罗焱却一点都不动气,更没有来责备我,只是笑着说道:“这有什么不好的吗?接受敌人的施舍也好,没有决心也罢。端木森就是端木森,他不会变成我,更不会变成你,他只是以自己的意志活着。这说明,端木森是一个独立的人。我知道你一直对我这种放任自流的做法很不赞同,所以才会成立救亡者组织,是想以另一种方式来救赎所有人,不过端木森是不是那个人,不是我说了算的,也不是你说了算的。是他自己决定的。”

  我脸上一片震惊,以我自己的意志活着,从来没有人这样告诉我。所有人都希望我变成他们希望的人,只是,我真的能够自由吗?

  “哼,说的好听,那我问你,如果将来他失败了,是不是我们所有人都要陪葬?”

  许佛虽然这么说,但是身上的杀气却在一点点消失。

  “恋心儿有一句话说的是对的,当年的你和我失败了,我们那么拼,还是失败了。既然我们失败了,就没有资格说他们不能成功。你认为端木森不够强大,一次次逼迫他,甚至想要用他朋友的生死来威胁和刺激他,但是这样的成长,真的能成功吗?你怎么能确定,端木森自由的成长不会成为那个伟大的人呢?”

  罗焱依然微笑着,许佛却没有再说话,片刻之后,他身子缓缓飘浮起来,冷冷地丢下一句话:“端木森我不认可,我会自己再组建逆天的队伍,等我组建好了队伍后,端木森会是我们的第一个目标,今天我放过他,但是将来他会变成我们逆天队伍的磨刀石!”

  许佛走了,我其实一点都不怪他,我隐隐明白许佛的处境,上一世他和罗焱还有数个强悍的存在,这么拼还是失败了。如今,我的实力这么微弱,他们的时间这么紧张,许佛的压力比我更大,他想要逆天,可是这个被选中的人是我,不是他。

  罗焱此时一屁股坐了下来,一只手放在我的肩膀上,一边抽烟一边说道:“刚刚我说的话,一半意思是说给许佛听的,一半是说给你听的。其实你很辛苦,我明白。我们灵异人士说到底也是人,普通人为了生计奔波,为了学业发愁,在很多人看来这些都是小事。但是在本人看来,却是天大的事情。我们似乎是在救世,其实不过是在拯救我们自己。”

  我没有说话,只是听着罗焱这样说着,就好像是轻轻地诉说,他吐了一口青烟后再次开口道:“他们老的一批人都认为我比你厉害,比你霸道,其实说实话,我觉得你比我厉害。我是七岁那年跟着师傅出山的,七岁之前我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但是你十岁之前一个人住在孤儿院里。我经历了通天会的兴衰,我也有过很多奇遇,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告诉我,将来我需要拯救世界,但是你不同,如今你肩膀上的担子比我沉的多,不过,咱们不都是男人嘛,天塌下来,总要有人来顶,我们就是那些顶着天的人。”

  我一愣,看见罗焱慢慢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屁股,然后说道:“自由地活着吧,我知道你不是一个胆怯的人,将来你一定会明白自己的宿命,如今这天还是我来撑着,但是总有一天,会换成你来撑着。”

  罗焱的身影化作一阵清风消失了,巫族大陆的天空渐渐放晴,我看着海浪般的天空,微微发愣,没有说话。

  过了片刻,我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新月女巫的面前,她目睹了整个过程,此时脸上的恐惧还是很深,不过还算镇定,见到我之后,新月女巫惊慌地问道:“你,你想怎么样?”

  我看着新月女巫,想了想后说道:“你想让巫族继续存在下去,还是让巫族彻底消亡?”

  新月女巫一愣,抬起头看着我,似乎没听明白我这话里的意思,不过她还是开口说道:“我要让巫族存在下去,我就是为了这一点回来的,端木森你什么意思?”

  我慢慢蹲下来,我们四目对视,我冷冷地说道:“大巫级别的巫咒中我记得有一种魂魄契约是吗?就是一个巫族彻底成为另一个巫族奴仆的契约,你应该是会的吧?”

  听到这话,新月女巫一愣,艰难地点了点头!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