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章 寒冰之心,无敌之姿!

  也许是因为半数血脉活化的缘故,我看见的世界忽然就变成了黑色和白色,就好像是一切的光芒都被夺走了一般。

  心中一片冰冷,就好像是心灵在这一刻被冰封起来了一般。

  和我所有看见的小说和电视里那些冰冷的人不一样,他们深藏自己的感情,那么的痛苦。然而此刻的我,心中一片冰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感觉非常的舒服,前所未有的舒服。

  巫咸的身子变成了黑色,脸上的惊骇表情根本就收不住,不断地变化手诀,就好像是看见了无法理解的事物,随着手诀的变化,放出一个个我根本就不认识的巫术。

  不过,我却明确地知道,现在的巫咸伤不了我。

  因为,我知道自己已经比他强了!

  没有多余的动作,我就这么一步步向前走,只伸出了一根手指,却挡住了之前还非常可怕的巫咸的法术,根本就伤不了我,根本就拿我没办法,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这样的巫咸,我一点都不觉得强大,这样的巫咸,让我感觉太弱了!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你会变的这么强?刚刚那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巫咸露出了绝望的表情,开始往后退,但是没退出去几步,我仰着头,身子一晃,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他的面前,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手臂发力,将其一把从地上举了起来,巫咸伸出手按在了我的肩膀上,艰难地喊道:“巫力凝聚,爆!”

  然后,我看见一阵强光在我的身边亮起,片刻之后,巫咸落在了地上向后爆退。我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上面有一片血迹,但是很快血迹就自己止住了。

  巫咸则扭动着自己的脖子,惊慌失措地表情告诉我,他很害怕,非常非常害怕这样的我。

  巫族的天空一片黑暗,狂风吹过辽阔的大地,就好像是末日的景象。我慢慢举起手,仰着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忽然笑了,很诡异的笑了,一边笑一边说道:“这就是强大的感觉吗?这就是凌驾于别人之上的感觉吗?真是,很舒服呢……”

  过去,每一次我暴走,或者是被黑渊控制,我自己的意识都会被挤开,我一直被强敌压着打,要么就是依靠身边人的帮忙,要么就是依靠奇遇,我从来没有过像今天一样的舒畅感觉,一切都在我的控制中,我能够掌控万物,即便是强如巫咸这样的顶级大巫,也一样不是我的对手。

  新月飞到巫咸的身边,低声说道:“你看出来了吗?他的状态很像是传说中的那个境界……”

  巫咸皱着眉头,露出惊讶的表情,反问道:“你确定吗?可是,这个世界里是没有天的,这是罗焱创造的世界,罗焱消失不见,就等于是天消失不见,许佛所谓的逆天也不是逆罗焱,而是逆那个被封印的家伙。”

  新月表情凝重地点点头回答道:“你说的这一切我都知道,但是你不觉得奇怪吗?端木森现在的状态,不是入魔,因为入魔之后他应该表现的非常疯狂才对,我们还没弄清楚他的血脉到底有哪些,所以我建议,今天还是先撤退比较好。”

  新月和巫咸竟然想要逃走,我哈哈一笑,就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我脚步微微一动,竟然一刹那就到了远在我对面上百米地方的两人面前,接着左右手同时伸出,掐住了两个人的脖子,狠狠一捏,冷漠地说道:“我听的到哦,想逃走吗?你们办不到的。”

  接着我的额头上,原本一次只会出现一个的天机眼阵纹,这一次连续出现了五个,叠加在一起,红白蓝红黑,五重天机眼一起发动!

  同时,这一黑一白两条道法本源的游鱼从我身后游出,一向淡定的两条游鱼,这一次在我身边的时候,竟然非常害怕的样子,恐惧的当然是我,而不是对面的两个大巫!

  新月女巫和巫咸此时的表情如出一辙,全是恐惧,非常非常的恐惧,而我一声低吼,手掌一爆,两个人同时惨哼,左边的新月女巫在黑白两条游鱼的冲击下,倒飞出去,人在空中的时候,就口吐鲜血,轰然落地之后,更是被道法本源镇着,动弹不得。

  而另一边的巫咸更惨,被五重天机眼打中,最后更是在鲜血天机眼和黑色的天机眼的冲击之下,干枯的身体竟然有了碎裂的痕迹,落在地上的时候,整个头骨都裂开了一大块。

  我慢慢地放下双手,此时新月女巫已经彻底动不了了,而巫咸则紧握鸣泣刀从地上爬了起来,大喝道:“我还有一招,这一招不管你是不是进入了那个境界,都一样有用。”

  他张开嘴喷出一口浑浊的鲜血,鲜血落在了刀上,整把鸣泣刀竟然发出了一声刺耳的鸣叫,接着墨绿色的气息疯狂地涌出,将我的四周团团包围。

  “鸣泣刀,乃是上古魔刀,能有裂天之威,今日,我以我的鲜血唤醒其中魔威,让其为我一战,端木森,你或许有了奇遇,或许身上的血脉强悍,不过无论如何,你今天都要死在这里!”

  墨绿色的气息之中,一把大刀当头劈下,很准确地砍向我的脑袋,接着我看见巫咸脸上露出兴奋的喜悦表情,可是大刀落下了,也准确地劈在了我的头上,只听见“铛”的一声,我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巫咸愣住了,接着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双眼此时猛睁,看见自己的这一刀竟然是劈在了地上,在大地上劈出了一道巨大的裂口,然而我的身影却站在他的身边。

  “差不多,我玩腻了,你可以去死了!”

  缓缓抬起手,左手呈手刀状,落在了巫咸的头上,巫咸全身巨震,接着惨叫一声,从头顶开始裂开,很快蔓延到了胸口,接着蔓延到了腿部,片刻之后,他干枯的身子全部粉碎,落在地上后,连个渣渣都不剩。

  我一挥手,墨绿色的气息纷纷散开,露出了惊慌所措的新月女巫,以及满是缺口的巫族大地。

  九黎部落不在了,巫咸被我灭杀,新月女巫已经在我面前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我深深呼吸,冷风让我的头脑一片清明。

  巫族的天空还是黑暗的,我忽然不那么害怕黑暗了,过去我总是逃避黑暗,总是喜欢站在有光的地方,身边也总是需要朋友来陪。

  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感觉黑暗好安全,不需要将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阳光之下,不需要将一切都展示给别人看,黑暗,有时候并不是邪恶,而是一种隐藏。

  转过身,走到了碎裂的巨石旁边,右手微微一弹,碎石全都分开了,里面露出一个冰冷的身影,一头狼妖的尸体。

  我跪在地上,将黑蛋的尸体抱在怀里,这家伙死后,变的这么巨大,变的这么冰冷,抱着它的尸体,心中寒冰一点点化去了,也许是因为悲伤,也许是因为这一次真正尝到了孤寂的滋味。

  脸上没有表情,可是却有泪水流下来,滴落在黑蛋黑白两色的毛皮上,我曾经有很多次一个人瞎想,或许有一天大叔和黑蛋都会离开我,是真正的离开我。

  就好像所有的孩子一样,每个孩子都会在童年的时候自己瞎想,自己的父母死了会怎么样?但是,当这一刻真正来临的时候,又有几个人能够承受住离别的痛苦。

  眼泪已经止不住了,心中的寒冰彻底消散了,我听见耳边有一个奇怪的声音说道:“咦,心灵自我净化了?”

  接着声音消失了,原本没有那么强烈的悲伤的情绪,一瞬间充满了整个灵魂,痛苦就好像是爆发的洪水,一瞬间冲垮了我整个人。

  “不,不,还是死了,怎么会死?”

  我开始神经质地碎碎念,开始出现一连串让人听了痛苦的话,只是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心口越来越痛,越来越呼吸不过来。

  却在此时,有一男一女缓缓走来,模糊的眼睛里我看见是断情人和慕容飞鸟,慕容飞鸟皱着眉头说道:“还是来晚一步。”

  接着她飘然落在了黑蛋的身边,伸手一探,焦急地喊道:“它还有一丝希望,你不要放弃,让我带它回方诸山,方诸山的主人有可能能够将黑蛋救回来。”

  这一刻,我就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福音一般,猛地点了点头,吃惊地问道:“真的吗?有希望吗?”

  慕容飞鸟对我坚定地点了点头,我立马松开了手,慕容飞鸟散开两道丝带捆住黑蛋的尸体,正要带走,断情人却忽然喊道:“当心!”

  一道极光划过我们的头顶,许佛缓缓从空中落下,一边下落一边冷冷地说道:“端木森,你让我失望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