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七章 寸草不生!

  传奇,如何来定义?

  活的够久吗?还是在活着的时候做出了一些伟大的事情?

  这样的定义在灵异圈里太多太多了,有些人认为我是传奇,认为我做到了很多他们做不到的事情。然而,无论如何,有一个最贴切地标准,可以定义为传奇。

  那就是死而复生!

  在灵异圈里,无论是什么生物,只要死去了,都会化作魂体,而当这个人可以从死者的世界回到这个世界来,那么,他就是传奇。

  很显然,我的前方,那个站在墨绿色气息里,手持鸣泣刀,看着像是木乃伊一样的大巫,就是传奇。

  他叫巫咸,在他活着的时候,尧帝称他为神巫,而在他死后,巫族彻底陷入没落。但是如今他又回来了,虽然回来的方式牺牲如此之大,但是他终究还是再一次站在了这个生者的世界里。

  新月女巫的脸色很难看,从我认识这个大巫的第一天开始,她带给我的只有一个概念,那就是神秘莫测的实力,以及无法探知的巫族世界。

  大巫,或许对于现代人来说,只有一个概念,那就是“厉害”!

  然而,真正的大巫不能用厉害来形容,只能用恐怖这个词才能表达他们的强大。巫咸立身于天空之中,活动着自己的身体,看的出来他对于现在的身体很不满意。

  “太虚弱了,真是太虚弱了,没有力量,和我当年的身体无法相比。不过,还好我有这把鸣泣刀,不然或许我真的会畏惧你,新月。”

  巫咸长刀直指新月女巫,而新月女巫却一言不发,同时她身边的不死人一跃而起,惊人的弹跳力爆发,直冲空中的巫咸,不过这一次不死人却没能靠近巫咸,却已经被鸣泣刀给刺穿了身体!

  按照常理来说,不死人被刀刺穿身体并不是什么大事,因为他的再生能力太可怕了,可是这一回,却大不一样,因为这一回刺穿他身体的是鸣泣刀,这是一把从上古开始就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刀。

  四周的墨绿色气息一瞬间就覆盖在了不死人的身上,我吃惊地看着这一幕发生,接着我看见巫咸干枯的身体正在渐渐变的饱满起来,就好像是从一个气球里夺来了足够的空气,然后冲入了自己身体内一样!

  四肢,身体,都在不断地变粗壮,最后甚至连他如同骷髅一般的脸上也长出了肉来,而不死人却无声无息,我知道,巫咸在吸收不死人的精气。

  “真是太棒了,新月,你炼制的巫卫真是太棒了,这么强大的精气,甚至比我吸收一百个巫族的普通民众都要多,我的身体感受到了能量,我都有一点舍不得杀掉他了,如果让他活着,或许能给我提供更多的精气,只是可惜,他是你的巫卫,我不能留着他!”

  巫咸刚刚说完,墨绿色的气息就渐渐散开了,这一秒,我看见的是一具枯骨挂在鸣泣刀的刀身上,那么的瘦弱,甚至连皮肤都变成了黑色,一块一块地往下脱落,掉在了地上。

  不死人,这一次,再也无法重生,彻彻底底地死去了!因为,我看见他身体内的那一条金色的线,此时也变成了黑色,这代表了,不死人彻底陨落了。

  有时候,我们身边会有这样的朋友,我们和他结交的时间很短,关系说不上很铁,也许只是泛泛之辈,但是这样的人却给你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和他们分开之后,你每次想起他还是会说:“当年我有一个朋友……”

  这就是不死人给我的感觉,恍如一次萍水相逢般的遇见,我们不是兄弟,更称不上生死之交,但是他在这一刻,彻彻底底地死去,我还是会在一瞬间发愣,还是会感觉,一个朋友就这么死了!

  还是会有悲伤在心中流过……

  我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如果说杀掉一个寒星,我可以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毕竟这是我一次无能为力的违约,但是当不死人死去的时候,我却已经无法容忍心中的怒意。

  虽然不死人不记得我了,虽然我刚刚在血台之上也想杀掉他,但是我杀了他是为了解脱他的痛苦,而不是和巫咸一样,吞噬了他的一切,连灵魂都没有留下!

  只是,就在我站起来的一刻,肩膀却被人硬生生地按了下来,我猛地回头,却看见黑蛋趴在了我的身边,我低声说道:“黑蛋你怎么来了?”

  黑蛋看了看前面的形式,低声说道:“你刚刚想冲出去是吗?又冲动了,你现在冲出去准备做什么?和对面的巫咸拼个你死我活,还是准备依靠发生什么奇迹。你这人,有时候聪明,有时候真是笨死了,他们这俩大巫肯定要打,一打肯定是两败俱伤,到时候不会坐收渔翁之利吗?”

  被黑蛋这一通骂,给我骂醒了,我顿时叹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子说道:“又冲动上头了,我错了。”

  不过我刚刚这一露头,似乎还是引起了巫咸的注意,他往我这边扫了一眼,就在此时,新月女巫忽然发飙了!

  这小小的身躯往前走了几步,每走一步,我看见地面上就出现一个红色的巫文,一开始我没看懂,不过等她连续走了十来步后,我发现,这一个个巫文合起来竟然是一句巫族的巫咒。

  同时,空中又有红色的雷霆落下,不过这一次的红色雷霆可不是单单的闪电模样,而是化作一条红色的大蛇,张开大口想要吞了巫咸。

  巫咸却微微一笑,并不惊慌,手中的鸣泣刀高高举起对着空中一劈,只看见红色的电光和墨绿色的气息相互碰撞在一起,两边都有剧烈的冲撞,接着,新月女巫脚下的巫咒顷刻间消散,新月女巫倒走了好几步,似乎是被震退了。

  “数千年没交手,你的本事似乎退步了。当年你也算是奢比尸祖巫这一脉传下来的后裔,你的天赋很高,成为大巫之后,很多人认为你有希望振兴巫族。不过如今在我看来,这数千年你算是白白荒废了,早些年就听说你玩心极重,不愿意刻苦修习巫术,如今一见,果然如此。天赋再高,不刻苦修炼,终究是没用的。”

  此时巫咸从空中慢慢走了下来,踏在墨绿色的气息之中就好像是踏在了阶梯上一般,而新月女巫却一步步往后退,和她身边的女巫卫一起倒退,拉开和巫咸之间的距离,显然是有了惧意。

  “同为大巫,实力的差距一样巨大,你虽然成了大巫,不过在我看来,还是太弱小了。巫术的奥妙,可不是靠一句我有天赋,就能掌握的!”

  这一刻巫咸举起左手,手作托天之姿,这巫族的大地之上,竟然渐渐有狂风汇聚而来,风力越来越强,我和黑蛋扒住地上的石头,整个人却还是快要飞出去了。

  而巫咸却站在风暴中央,我隐隐约约看见他左手手心里有一个灰色的圆球正在急速旋转,我心中震惊,难道这灰色的圆球就是这些风暴的凝聚点吗?

  数秒之后,他手心微微一抬,灰色的圆球一边高速旋转一边升到了空中,这一刻,新月女巫竟然脸色大变,往后急退,不过却跑不出几步,因为四周的风力实在是太强了,下一刻,灰色的圆球突然间停止旋转,这一停之间产生了巨大的震动,我用肉眼就能够看见一片,有一圈灰色的光波慢慢地扩散开来,虽然看起来缓慢,但是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我和黑蛋猛地低下头,灰色光圈从我们的头顶上吹过,这一刻,有爆裂的飓风吹来,将我们俩猛地刮了出去,远远地落在了地面上。

  尘土埋在了我们头顶上,等到四周平静下来后,我微微摇了摇头,抬起来往外一看,这一看,我整个人瞬间呆住了,不仅仅是我,黑蛋也和我的表情一样,瞬间惊呆!

  前方,原本巨大的九黎部落,此时此刻竟然什么都没有了,没有爆炸,没有巨响,我和黑蛋刚刚什么都没听见,只有呼啸的狂风之声,但是这一刻,我看见的却是一片平地,所有的建筑,所有的人,所有的一切,全都化作了尘土,真正的毁灭一切,唯有一个人站在原地,那就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巫咸。

  而此刻的他甚至还不满意地说道:“威力果然比不上过去了。”

  只是,当他转过头时,却看见了趴在地上的我和黑蛋,他的脸上猛然间露出了狰狞的表情,喃喃道:“原来你在这里啊,我找你好久了,少典血脉的继承者,我一直想杀了你呢!”

4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三十七章 寸草不生!”

  1. 回复 2015/10/28

    端木森

    死而复生?我也有过啊!

  2. 回复 2016/12/05

    佩恩

    妈的,盗版老子的神罗天征?!

  3. 回复 2017/01/08

    螺旋丸?

  4. 回复 2017/03/06

    作者脑残

    泣鸣刀第一次出绿雾说的话是 我乃魔尊 我要重生,这又给写成巫咸了。真是驴唇不对马嘴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