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五章 鸣泣刀出世!

  超强的再生能力,如风一般的速度加上恐怖的怪力,这就是不死人的全部能力,他不会什么厉害的法术,更没有强悍的法宝,但是,当这三种能力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不死人,就变成了一个恐怖的杀戮机器,也是目前为止最符合大巫级别金级巫卫的标准。

  不死人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说实话,要灭掉他如今我还找不出何时的方法,首先,按照之前我和不死人接触下来的结果看,就算是将他的头给砍掉,他也不会死,还是会再生。除非切断他和主人之间的联系,也就是巫卫身上的那根金线,可惜,重新炼制之后,不死人的那根金线在身体的什么地方,我无法察觉。

  所以,现在的不死人对我来说就是一个不死的怪物。

  之前的两个巫卫还是比较容易解决的,但是要对付不死人,我需要一些别的支持,至少要先封住他的行动!

  右手烈焰往外一喷,地面上顿时变成一片火海,同时从腰包里拿出好长时间没用的南火权杖,往地上一插,转了转其上的头骨,喷出烈焰后,两种火焰组合成火墙,围绕着不死人,而我则站在火墙边缘,仔细地观察了起来。

  那根金线在哪里呢?我绕着不死人一边打转,一边仔细观察着,过了好一会儿后,我好像看出了一些门道,他总是刻意地摸一摸肚子,我开启心眼,仔细观察,果然,在他腹部,靠近丹田的位置上有一根金色的丝线微微晃动,这是用右眼看不见的。

  有了这一个发现,我顿时底气十足,拔出南火权杖,接着绕到了不死人的背后,脚下发力直冲他而去,站在他背后的一刻,我以破魔长剑狠狠地从背后捅入,心眼之内,我精准地控制破魔长剑,将不死人腹部的那一根金线给割开了!

  这一刻,新月女巫第一次微微皱起了眉头,脸色有一丝变化,不死人体内的金线被切断后,他顿时失去了所有活力,倒在了地面上。

  我拔出破魔长剑,看着倒地的不死人,轻声说道:“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和自己的朋友交战,虽然我知道,这样的选择很困难,然而,我必须这么做。”

  我往后退了几步,正准备迎接下一个金级巫卫,却在此时,背后倒地的不死人竟然慢慢地爬起来了,我吃惊地转头,在场的所有巫族也和我一样震惊,身为巫卫,身体内的金线被我挑断了,失去了和主人的联系,它应该已经彻底死了,怎么还会站起来?

  立马打开心眼,心眼观察之下,我惊讶地看见,刚刚被我挑断的金线,竟然在此时被修复了,难道不死人的再生能力强大到连身体内的金线都能修复了吗?这怎么可能,难道这就是真正的大巫级别的金级巫卫,可是我之前在兽皮上并没有看见大巫拥有修复金线的能力!

  心眼顺着金线往旁边看去,终于找到了修复金线的源头,赫然就是那个站在新月女巫身边戴着眼镜的巫卫,这个女人手上拉着一根肉眼无法察觉的金线,就是它刚刚出手帮了不死人!

  “我靠,这不是开挂了嘛!”

  我骂了一句,不死人从地上站起来后,活动了一下筋骨,随后又一次向我猛冲过来,这一次的他显然是不想再给我任何机会,速度竟然比前一次要快了一倍!

  然而,就在我俩短兵相接的一瞬间,九黎部落内部忽然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嘭”的一声,接着是墨绿色的气息冲天而起,我和不死人的战斗在此刻被打断。

  新月女巫脸色这一次是真变了,而魔勋则一拍椅子,哈哈大笑道:“终于炼成了,我等了这么久,终于炼成了,鸣泣刀,可怕的鸣泣刀炼成了!”

  他也不管血台上的战斗,向着后方狂奔,新月女巫同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挥挥手,不死人竟然放弃了对我的进攻,回到了新月女巫的身边,追着魔勋的身影向鸣泣刀的后方跑去。

  这对我来说,可以算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很显然,魔勋安排我一个人对付新月女巫的四大金级巫卫,就是为了给炼制鸣泣刀争取时间,如今我的任务完成了,鸣泣刀出世,接着就是祭刀仪式,魔勋得到彻底苏醒的鸣泣刀便会和新月女巫一战,而我此时已经没了利用价值,他当然不会管我。

  所有在场的巫族都快步向九黎部落的后方冲去,没有一个人理会我,我转身,想要一走了之,但是脚步却没迈出去。

  因为,实在是无法踏出这一步,寒星应该还没死,虽然只是在牢里认识的狱友,但是我和他联合计划了逃生方案,如今我有几乎可以溜走,只要不去救他,自然没人拦我。

  然而,这样的我,如同背信弃义,这种事情,我端木森,做不出来!

  “诶,都说现代社会好人不长命,看来我天生就是个短命鬼啊!”

  我自言自语地叹了口气,但是身子已经转了个方向,朝着九黎部落的内部奔去,我的速度不快,等我跑到九黎部落的内部,看见魔勋举着已经炼成的鸣泣刀欢呼之时,我的眼睛却在人群里搜索,很快就看见了跪在地上,满脸死灰的寒星。

  而此时的鸣泣刀释放出来的墨绿色气息,就好像汪洋大海一般,整个九黎部落的天空都被这一股墨绿色的气息覆盖,黑色的刀身,黑色的刀柄,这刀柄的样式像是龙头,非金非木看不出什么材料,只是这刀柄上镶着两块宝石,此时却闪闪发光。

  整把鸣泣刀散发出来的魔威一点都不辱没了它的赫赫威名,在场的所有巫族,甚至连新月女巫都在面对这把魔刀的时候跪拜了下来。

  “哈哈,我有了这把鸣泣刀,便能重现我巫族荣光,就能让我九黎部落再次东山再起。祷祝,你准备好祭刀仪式了吗?”

  魔勋冷冷地问道,祷祝连忙点头,招招手,两个巫族守卫将寒星给押了上来,寒星倒在了地上,吓的浑身发抖,本来就奇特的双眼此时更是恐惧的不停眨眼。

  “为了魔刀的真正觉醒,需要你的付出,我们整个巫族都会记住你的,准备祭刀!”

  魔勋一声大喊,巫族守卫将寒星的头给压了下去,露出了他光滑的脖颈,魔勋举起鸣泣刀,就在他准备砍下去的一刻,就在我准备现身救人的这个瞬间,新月女巫却忽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冷峻地喊道:“祭刀也轮不到你来祭,你的身份在我之下,鸣泣刀应该由我来使用!”

  已经吓傻了的寒星发现自己还没死,顿时双眼露出激动,想要挣脱巫族守卫的束缚,却没有办法,魔勋看着新月女巫,冷笑道:“怎么?这个时候跳出来和我抢鸣泣刀?你认为你有资格吗?祷祝,将她拿下,按照叛族大罪处死!”

  但是,随着魔勋一声令下,却没有一个巫族的守卫执行命令,祷祝更是缓缓走到了新月女巫的身边,脸上勾勒出了一丝嘲讽的冷笑。

  魔勋脸色大变,吃惊地看着祷祝,又看了看四周的巫族守卫,喊道:“你们,敢造反!”

  祷祝却摇摇头,指着魔勋说道:“你才是叛徒!”

  同一时刻,四周所有的巫族守卫都将自己手上的武器对准了对面的魔勋,魔勋吃惊地说不出话来,往后退了几步,握着鸣泣刀的手都在微微发抖。

  “明白了吗?巫族是一个讲究等级的地方,我是大巫而你再怎么闭关都只是高级巫师,你成不了大巫就无法获得所有人的信任。我早在回来的第一天就告诉你,这里是九黎部落,我是这里唯一的大巫,我的话,才是真正的最高命令。现在,将鸣泣刀交给我,或许,我还能放你一条生路。毕竟,部落现在人才凋零,你还有用处。”

  新月女巫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手,这样的惊天转变让我都看的非常意外,原本占据绝对优势的魔勋,居然转眼间就被新月女巫逼到了绝境之中。

  “不可能!我还有鸣泣刀,我还有这把上古魔刀,我能翻身,杀掉你我还是这里的统治者!”

  此时,魔勋说话间举起了鸣泣刀,将还没有完成祭刀仪式的鸣泣刀紧紧握住,正要砍下,这一刻,意外发生了,我看见鸣泣刀四周的墨绿色气息中又一次出现了之前我见到的那一双干枯的手,这双手拉住了魔勋的手臂,魔勋大吃一惊想要挣脱,可是却来不及了,我看着魔勋惨哼一声,跪倒在地,十来秒后,竟然露出了深深的疲态,浑身上下的精气好像都被吸走了一般!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