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四章 车轮战(2)

  灭龙道,久远的名字,久远到让很多灵异人士都认为,这只是一个出现在武侠小说里的流派。

  如果不是当年一个男人使出了灭龙道的功夫,或许根本就不会有人认为,功夫能和法术相比!而这个人,就是李岩。

  年少时候的李岩独自行走于灵异圈中,性格孤傲,并不是因为他天生难以相处,而是因为他需要证明一件事,武功并不简单,也可以比法术更厉害。

  而他所继承的流派,便是灭龙道!

  这是一门可以追溯到上古时候的流派,开创者不明,但是创立之初只是帮助还在茹毛饮血的人类免遭妖兽和其他种族的侵害,是一种模仿真龙的攻击方式而创造出来的武功。

  当初李岩曾经想传授给我,不过这个修习的方式实在是太变态了,因此我直接给放弃了。

  如今李岩已经离世很久,我以为天下再无人会灭龙道的功夫,却未曾想,面前的这个巫卫,竟然一露面使出的便是龙吼,我心中也不知道是惊讶更多,还是敬畏更多。

  从地上爬起来,胸口阵痛,刚刚硬吃了这一招对我的伤害不小,对方的身法诡异而且速度奇怪,我猝不及防才会中招,当然,我也不确定自己就算防御是不是能防下来。

  “你是灭龙道的传人?”

  我捂着胸口问道,试着呼吸了两口,还好痛感渐渐消失了,证明没有被打断肋骨,我的身体也随着道行增加而变的比普通人坚韧。

  “哦?看不出你还认识我所学的流派,没错,我用的是灭龙道的功夫。”

  他倒是大方的承认了,我点点头后问道:“李岩你认识吗?”

  我这话刚问出口,他猛地一皱眉头,颇为吃惊地看着我,片刻后才说道:“你说的李岩,可是日后通天三魔之一的李岩?”

  我点了点头,他脸上却露出了一片奇怪之色,随后轻轻一叹道:“我是他的师弟,在我被炼制成巫卫之前,我们曾在一起学艺。如今回想起来,那段时光真是历历在目,如今他可好?”

  我却摇摇头,回答道:“他死了很久了。”

  对面的巫卫双眼一睁,脸上涌起难过的表情,数秒之后才微微摇头,长叹道:“他和我不同,我已经没有了武者的尊严,是别人手下奴仆,生死由不得自己,或许师兄他比我更幸福吧。”

  语毕,我正以为他还会伤感的时候,却没想到他竟然身子一晃,直冲我而来,左脚往前一迈,落在了我的面前,右手往前一推,手上有白气环绕,直接推在了我的下巴上,巫卫一声低喝:“龙气,冲!”

  我一愣,接着整个脑袋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撞飞了一般,一下子就从地上弹了起来,被这白气给打上了天,落地之后,还没来得及站稳,巫卫又紧紧跟了上来,一巴掌拍在了我的背后,我再一次被打飞了出去,重重地落在了地面上。

  这一次我受的伤,比前一次正面吃了一个龙吟要来的厉害的多,甚至连下巴都有一些脱节,站起来的时候有一些不稳,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后,我才开口说道:“下手挺快的啊。”

  对面的巫卫却冷冷一笑,活动了一下手腕后说道:“你是不是以为,我很怀念李岩,很怀念和他一起学艺的日子?哈哈,真是好骗的家伙,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变成巫卫吗?是因为我想要变成巫卫,只要变成了巫卫,我就能够长生不死,何乐而不为呢?当年主人看中的其实是李岩,但是这个家伙太笨了,竟然拒绝成为巫卫,所以最后成为巫卫的人是我,如今他已经死了,而我还可以活着。刚刚说的那些话,都是为了迷惑你,而且看来你还真相信了我!”

  这种家伙的行为,我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找死!

  本来我还真没想弄死他,毕竟和李岩老头有关系,怎么说也是半个自己人,身不由己成了巫卫也不是他的错,不过如今看来,不弄死他我还对不起李岩老头了。

  “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就不客气了,金级巫卫,灭龙道传人,你以为你很强?有一件事,我需要认真地告诉你!”

  正说话间,他忽然间抬头,看见星君之眼已经对准了他,他还没反应过来,一道粗大的星光狠狠地射在了他的身上,将他按倒在地,金级巫卫身体力量比常人强很多,此时被按倒在地,竟然还想站起来,不过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一招手,破魔长剑落在手心里,我快步走过去,一剑刺穿了他的脑袋,将他钉在了地上。

  “你的实力不如李岩老头,差的太远了!”

  我低声说道,同时,打了个响指,星君之眼瞬间化作无数的星光,落在地面上,整个地面刹那间抖动个不停,接着我听见巫卫的惨叫声,不过没有持续太久,等星光全部砸完,地面上剩下的只有一双完好的手,而巫卫其他的部分,已经烂的看不出个形状了。

  又是一片鸦雀无声,我则抬起头看着新月女巫和魔勋,接着眼睛扫过整个血台四周所有的巫族,大声喊道:“我知道你们都想让我死,但是,血台上有血台的规则,你们要让我死,就要有比我厉害的家伙出场,还有两个金级巫卫,那就来吧,看看是我将这些金级巫卫给废掉,还是我身首异处,死在你们这片巫族大陆上。我是个外族人,但是今天,我这个外族人就是要挑战你们引以为傲的金级巫卫!”

  我的喊话让所有巫族都变的异常激动和狂暴,甚至还有几个站起来冲我怒吼,大有想要冲上血台来的冲动。

  我心里却在腹诽:越乱越好,最好全都冲下来打我,这样的话,我就能趁乱逃走了。不过这种事情说到底不会发生,第三个金级巫卫慢慢走上了血台,不出我的所料,这第三个要和我对决的,赫然就是不死人。

  他没有被新月女巫唤醒,还是那副呆板的样子,慢慢地走上擂台后,低着头眼睛一片黯淡。新月女巫动了动手指,不死人猛地抬起了头,眼神里渐渐的有光彩放出,我以为他会认出我,但是,现实却让我失望。

  不死人不记得我了,从他看我的眼神里我就明白这一点,很陌生,就像是我们从来不认识一般,我望着他,轻声说道:“你还记得你的名字吗?”

  不死人摇了摇头,即便是恢复了灵智,但是依然有些呆板,我猜想可能是新月女巫对他动了手脚,抹去了他的记忆,或者将其重新炼制过了,我叹了口气,低声说道:“你叫不死人,你我在北京八达岭长城相遇,你已经400多岁了,我们一起对付过巫族。不管你记不记得,我只想说,你曾经是我的朋友。为了这份友谊,我会彻底了断你的生命,让你彻底长眠。这是我给你最好也是最后的礼物了。”

  说完之后,对面的不死人微微歪着头,接着双手垂下,下一刻冲我狂奔而来,他的速度比之前在北京的时候更快了,很显然的确是被新月女巫重新炼制过了。

  他这边一动,我跟着就动了,往后连续小跳三步,但是转瞬间还是被他追了上来,一拳打向了我,我左手挥出,阴阳双鱼图浮现出来,但是很显然没能挡住他这一拳,仅仅一张阴阳双鱼图被他一拳就给打碎了,随后拳头趁势落在了我的左边肩膀上,我吃痛,往后一滚,爬起来后才发现,左边肩膀整个脱臼。

  打碎了阴阳双鱼图余势还能见我的肩膀打的脱臼,力量看来也有所成长,这才是真正的金级巫卫,前面两个很显然比不上不死人。

  不死人却没有继续进攻,而是如同野兽一般在我身边游荡,我看着他左手却撑在地上,狠狠一按,只听见“咔嚓”一声,我自己将肩膀给按了回去。

  “疼死我了,还以为陈真每一次自己接骨很轻松呢,原来这么痛。”

  我喃喃自语,活动了一下左臂,没什么大碍。对面的不死人却在此时发动第二波进攻,而且来势更凶,双脚在血台上猜出一个个大窟窿,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如同妖兽一般的气息,近了我身后,他没有任何的动作,更没有太多的花招,一拳打出!

  而我则身体一偏,顺势长剑一挑,将不死人的手臂给整个切了下来,手臂掉在地上,他竟然连哼都没哼,而且,几秒钟后就再生出了一条新的手臂。

  “喂喂喂,这再生能力是不是太过分了啊!”

  我苦笑地说道。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