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三章 车轮战(1)

  三天牢狱生活,我以为我已经做好了最充足的准备,逃生计划已经设定的很完美,甚至连方方面面可能发生的问题也全都准备好了。

  但是,依然没想到魔勋竟然将我逼到了这个份上,一个人挑战四个金级的巫卫,无论是一起上还是车轮战,我心里也明白,别说是胜利,能不能扛下来都还不知道。

  随着新月女巫的出现,跟着魔勋竟然也出现了,这倒是一个好消息,因为魔勋不在是没办法进行祭刀仪式的,也就是说寒星还不会有事,而且只要我打赢了,祭刀仪式就不会发生,我绝对有机会逃走!

  甚至我都可以不进行战斗,直接跑路,当然目前看来,魔勋和新月女巫都在,我能跑掉的机会不大。此时,巫族之内一群人全都欢呼雀跃,来观战的除了九黎部落的巫族还有其他部落的巫族,一时间盛况空前,但是我这里的氛围却很紧张,祷祝对我说道:“你们人类历史上有一种战士,被称为角斗士,他们没有自由,只有不断地战斗才能生存下去。端木森,你有没有感觉此时的你就像是角斗士一样,可能永远都无法逃出这片巫族大陆呢?”

  我没回他的话,此时一声高亢的号角声响彻整个巫族内部,然后我听见有巫族之人大声宣读了一些关于这一次血台战斗的事宜。

  之后,在祷祝的带领下,我身边的巫族一个接着一个走上了血台,接受最残酷的考验。我身边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了我和祷祝。

  紧接着祷祝也上场比试去了,离开的时候,他阴仄仄地对我一笑,低声说道:“端木森,你的时间马上到了。”

  一炷香后,祷祝获胜,轮到我上场了,几个巫族的守卫押着我走到了血台之上,望着身边这群巫族的观众,这么多的人,全都希望我死,没有一个希望我活下去。

  海水般滚动的巫族天空中,阳光都变的异常柔和,但是这血台之上,却是一片肃杀之气,地面上还残留着不少巫卫洒下来的肉块,以及一些血迹,刚刚的战斗我没有看到,不过由这些画面可见一斑。

  我深深呼吸,一个守卫站在我身后,为我解开灵觉枷锁,他的动作不快,而对面新月女巫手下第一个金级巫卫已经走上了擂台,皮装,黑色的妆容,加上一双无神的眼睛,就是昨天我观察到的那个奇形怪状的巫卫,对于他的能力我一概不知,不过按照上场的优先顺序来看,肯定是弱者先上,强者晚上,这么说来,他的本事应该在不死人之下,我能对付不死人,对付这个巫卫,应该不在话下!

  而且,我压根就没想打,我的目的是,逃走!

  灵觉枷锁在这一刻打开,我的头往后狠狠一顶,背后的巫族猝不及防下,被我顶开,接着我转身一掌将其拍飞,转身向着血台边缘的方向狂奔。

  这一幕,在场的人都没料到,一下子就引起了轩然大波,耳边无数的声音充斥着,但是我却充耳不闻,一心只想逃出去!

  距离血台边缘越来越近,有两个巫族的守卫跳上来阻止我,却被我以天机眼的烈焰击退,就在我已经到达血台边缘,想要跳下去的一刻,我的脚下竟然莫名其妙地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时间重心不稳,我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

  正想爬起来,却发现脚踝的部分被一片黑影覆盖着,根本就动弹不了!这是什么怪东西!我回头一看,这一片黑影延伸的很长,最后连通的人竟然是对面的那个金级巫卫。

  黑影在他面前化作了黑色的薄纱缠绕在他的双手上,他依然眼神无光,不过双手缓缓往后拉,我的脚踝竟然被这看似没有重量的薄纱给拉了回去,这让我都大吃一惊!

  这黑色的薄纱是什么鬼东西?难道是巫器?我果断地拔出破魔长剑,对着这黑色的薄纱狠狠一砍,只听见“铛”的一声,我的破魔长剑直接劈裂了地面,可是缠住我脚踝,如同黑影一般的薄纱,竟然一点都没有断!

  我被拉了好长一段剧烈,重新拖回了血台中央后,黑色的薄纱才从我的脚踝上消失,我爬了起来,看了新月女巫一眼,只见她微微弹了弹手指,我面前的这个古怪巫卫就全身一抖,眼睛里渐渐有了神采,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后,脸上扬起了笑意。

  “真是的,让我这么长时间都没办法活动,太累了,感觉骨头都松了!”

  他这话是在抱怨,不过很快就看见站在面前的我,脸上立刻露出了一种让人恶心的笑容,吐了吐舌头,对我比了个中指,笑着说道:“我的任务看来是宰了你,你最好挺的时间长一些,不然我太容易杀掉你,又要被封印了。”

  我握着破魔长剑,这家伙刚刚手上的黑色薄纱很古怪,长剑都斩不破,可能是高级的巫器,我不敢怠慢,现在逃跑肯定是不成了,不过好在魔勋还在,至少寒星不会被祭刀!

  微微调整了一下呼吸,这才是四大金级巫卫其中之一,我要速战速决,保留体力,后面的几个金级巫卫只会越来越强,脑子一边想着,右脚已经迈了出去,大踏步地落在地上,我整个人一跃而起,破魔长剑狠狠地往前一刺。

  却看见这家伙躲也不躲,破魔长剑直接刺穿了他的身体,没有鲜血留下来,我往后一退拔出了长剑的同时,他的身上也露出了一个大洞。

  不过这家伙脸上令人讨厌的笑容却一点都没消失,只看见他点了点自己身上的洞,笑着说道:“真是厉害啊,不过,你杀不死我啊!”

  说话间,这个被我刺穿的洞,竟然分出了几根黑色的丝线,如同缝补一般,将这个洞给补上了!

  “不过我的身体被你这么一刺变的不漂亮了,所以你要死来补偿我!”

  话音刚落,他双手一弹,手臂上那些黑色的薄纱有纷纷涌了出来,不过比起刚刚来说,这一次的黑色薄纱更多了,密密麻麻铺天盖地一般落在了我的身上,我的手臂,双腿,四肢,甚至是头部都被团团包裹了起来,就好像是包粽子般,很快,我的脖颈开始被压迫,呼吸也变的困难起来。

  耳朵里隐约间能够听到外面这个家伙的笑声,我的手腕被团团裹住,发动不了鬼纹,竟然一上来就如此被动,这还是我没想到的!

  危急关头,右手手心烈焰狠狠喷出,天机眼的烈焰烧在了这些黑色的薄纱上,一开始没什么效果,但是久而久之,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焦臭味,接着四周开始变热,我听见外面这家伙发出一声惊叹,而我身上的黑色薄纱一下子就松开了,如同潮水一般向巫卫回缩。

  “哼,原来还是有办法治你的!”

  我冷哼一声,不给他任何反抗的机会,直接冲到了这个巫卫的面前,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同时,右手已经按在了他的脸上,手心中火焰怒放,一个眨眼的时间,这个巫卫已经被烧成了一滩黑色的灰烬。

  四周的人一片哗然,我看着地上被烧焦的巫卫,狠狠踹了一脚,将他踢下了血台。随后看着新月女巫和魔勋,冷漠地说道:“你们都想弄死我吧,不过我的命是我自己的,你们要杀我,没那么容易,下一个巫卫,可以上来了!”

  此时,新月女巫的脸色依然平静,根本就没有因为一个金级巫卫被我破坏而动怒,之前我也知道,这些巫卫都是过去她随手炼制出来的,不算珍贵。

  下一个出场的,是昨天看见那个中发的男子,今天穿着的是黑色的练功服,木讷地走上台来,片刻后恢复了神智,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活动了一下筋骨后,看着我。

  “刚刚这个家伙是我们金级巫卫里最弱的,你如果把我和他混为一潭,那就大错特错了,不需要太长时间,只需要三十招,我一定要了你的命!”

  他双手从背后抬起,摆出了一个古怪的攻守造型,果然是有功夫在身的!此时他向着我这边踏出一步,脚尖落地的同时,双拳冲出,暴喝道:“灭龙道,龙吼!”

  这一声怒吼让我大吃一惊,因为对于这个招式我并不陌生,这不是李岩老头当年用过的招式吗?难道眼前这个巫卫还是李岩老头这一脉的不成?

  可是,眼前的情形并不允许我多想,我还来不及多想,就正面挨了他这快速的一击,耳边传来一声龙吟,整个人横飞了出去……

1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三十三章 车轮战(1)”

  1. 回复 2015/10/28

    Anonymous

    猪脚死 剧终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