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九章 魔刀的蛊惑!

  撤掉了散仙印后,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在破魔长剑上贴了一张道符,为的是压制住其内的剑灵和杀气,等于是一种让有灵的兵器昏睡的灵符。

  之后,我让黑蛋拿着破魔长剑,自己趁着楼下只有两个人在扔尸体的时候,猛冲下去,将两个人全部放倒在地。

  工坊内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我低下头看着面前的鸣泣刀。

  这是只存在于神话中的魔刀,传闻中它曾经是蚩尤最喜爱的武器之一,传说它和轩辕神剑是出自一炉,用的甚至都是一样的材料,但是鸣泣刀代表魔性,而轩辕神剑代表正义。

  我对这把魔刀有着非常大的好奇心,站在它的边上,双眼看着鸣泣刀如今墨绿色的刀身,没有一点点魔刀应该有的霸道,但是刚刚那种散发出来的魔气和魔威,却一点都不弱。

  “这就是鸣泣刀……”

  我喃喃地说道,鸣泣刀内却缓缓飘出了一片墨绿色的光芒,映射在我的脸上,我本想躲避,但是当这墨绿色的光芒落在我脸上的一刻,我竟然看见了一些震撼我心灵的画面。

  我看见我握着鸣泣刀,站在高山之上,所有抵挡我的人,无论是许佛还是十殿阎罗,甚至是天空中封印的那一个黑色的怪物全部都被我一刀抹杀,有了鸣泣刀,就会变成最强者!

  不过这样的魅惑并不强烈,我往后退了一步,离开了墨绿色光芒的映照,就立刻恢复了神智,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背后的衣服都被冷汗浸湿了。

  “该死的,这怎么和指环王里的魔戒似的,这么强的蛊惑能力,差一点就中招了。”

  我缓过劲来之后,正想返回楼上,和黑蛋一起开溜,却看见鸣泣刀又一次从火中悬浮了起来,深深地盯着我,渐渐的一个残弱的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响了起来,非常轻,非常虚弱,但是我能听见,好像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对我说:“将我……释放……出来,我乃魔尊……”

  我还想继续听下去,可是外面传来了人声,我赶忙冲上楼,拉着黑蛋一起冲了出去,我们一落地后立刻用散仙印伪装自己,等到四周的守卫走开之后,才逃出了九黎部落,连夜赶回了苦封部落。

  第二天,查图一早就来找我,这老家伙现在对我是恨之入骨,横不得早点弄死我,不过见到我之后,心知现在苦封部落实力不足以威胁我,所以还算客气地说道:“今天一早有九黎部落的守卫过来询问,昨晚有没有可疑的人来过。我将你和你身边这群家伙的事情说出去了,九黎部落马上派人过来!”

  我一愣,不过反而笑了,点点头说道:“正好,我们在你这个小部落也住不惯,要是你们大祭司愿意接纳我们的话,我们倒是可以去九黎部落住一住,毕竟那里才是真正的大部落。”

  我嘴上说的很轻松,但是心里却一点都不轻松,毕竟昨晚真正进入九黎部落的人的确是我和黑蛋,要是被发现了,可不好办。

  临近中午的时候,我们到了九黎部落,接待我的是昨天我躲在暗处看见的叫做祷祝,今天我则要装出不认识的样子,走过去之后一个劲地和他握手,他也是一个精明的家伙,不过没有表露出对我们的疑惑,至于他心里怎么想的,我可猜不出来,又是一个阴仄仄的家伙!

  “端木森,上一次我们大祭司请你来我们九黎部落作客的时候,我正好外出办事了。这一次我们大祭司闭关,正好给了我和你多亲近的机会。哈哈!”

  祷祝倒是没提我身后这一群人的事情,反而让其他巫族守卫带着众人去了客房,自己则拉着我到处逛了逛,还一个劲地给我介绍九黎部落的人文历史,我心里越来越觉得这家伙肯定是有什么目的,不然平白无故,让我们来九黎部落干什么?难道是为了方便监视我们不成?

  我一路也跟着附和,等走到了工坊门口的时候,祷祝指着工坊大门说道:“端木家主啊,你可能对这种东西不了解,我们九黎部落历来就非常善于制造兵器,在上古时候我们可是靠制造兵器赢得过好名声的。当然,到了现代,我们和外界接触比较少,以后有机会还是想和外界有所关联,到时候还需要仰仗您和轩辕家族了呢。”

  我笑着点点头,都说巫族特别讲究血脉,特别是这种上古种族,对于不是自己血脉的外人不可能这么客气,而且,如果是仇人的部落肯定是想着怎么弄死的。当年逐鹿之战,轩辕氏和九黎部落打的那么惨,直接导致了人族大兴,巫族彻底陨落。

  这里面的仇恨,可不是几千年时间就会降低的,所以这个祷祝,一定不怀好意。就在此时,工坊大门忽然打开了,走出来一个巫族的工匠,门开的一瞬间,我往里面看了一眼,顿时吃了一惊,昨天晚上我看见的鸣泣刀还是一副非常粗糙的样子,但是今天再看的时候,已经变的非常精致,虽然只是扫了一眼,但是那漂亮的刀身,还有杀气腾腾的锋芒,都让我心中为之一振,要是撞上刀柄,再举行正式的祭刀仪式后,说不定真能将鸣泣刀之威给带到现代,那时候我真不敢想象,一把在上古时代所向披靡的魔刀,到了如今的年代,会是怎样的强悍表现!

  “咳咳,端木家主,看起来您很吃惊啊。”

  听到身边的祷祝说话的声音,我才反应过来,刚刚因为吃惊所以有些失态,顿时笑了笑说道:“那是因为被你们打造的兵器给惊呆了,真是太厉害了,有个不情之请,可否将我刚刚看见的那把长刀送给我呢?我真是太喜欢了。”

  我此话一出,祷祝微微一变色,不过很快就开口拒绝道:“真是抱歉,我们如今锻造的兵器都已经被预定了,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亲自为您打造一把。您这边请,我们下面去……”

  果然是不肯啊,我一边跟着祷祝往前走,一边回头看了一眼工匠房,明天新月女巫就要来了,难道大祭司想以这把鸣泣刀对抗新月女巫吗?

  我对新月女巫的实力没有一个具体的了解,但是有一种直觉告诉我,就算大祭司加上这把魔刀,也不一定是新月女巫的对手,当然兵器也要看放在谁的手里,就像是好枪也要看枪手的射击水平是一个道理。

  和祷祝转悠了一天后,实在是不明白这家伙带着我瞎晃是什么意思,回到了客房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众人围过来,李迅汇报说:“我们完全被监视起来了,门口有五个巫族守卫,而且每十分钟就换班一次,是想要严密地封死我们。而且我们客房所在的位置也是整个九黎部落的最深处,很显然是对我们的不信任啊。”

  我点点头,说道:“既来之则安之,大家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明天新月女巫一来,有机会我们就逃出去,我感觉这一次巫族会打的天崩地裂,我们不要淌这一次的浑水!”

  众人点了点头,等到入夜后,我正想睡觉却听见外面传来了一些吵杂的声音,一开始我没在意,明天新月女巫就来了,九黎部落连夜做一些准备也是情理之中的,但是随着一声熟悉的女声响起,我才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

  刚刚那一声女人的叫声,分明就是玉罕的,很显然玉罕他们有危险了!我立刻穿上衣服,正想冲出去,却在门口被几个巫族守卫给挡住了!

  “端木家主,请你回到自己的房间去,没有祷祝大人的命令,你不能离开房间!”

  门口的守卫对我说道,但是我心中焦急,刚刚那一声尖叫来的太突然,玉罕她们武力不低,这里一般的巫族守卫不可能对她们构成威胁,所以,显然是有高手偷袭了她们,我必须要保护她们!

  就在这时候,隔壁房间里忽然传出来孩子的喊声,我一听就是小骗子的!难道小骗子也出事了吗?我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

  “让我出去,滚开!”

  我对着门口的守卫吼道,就在我准备动手的时候,却看见祷祝带着几个巫族缓缓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露出了一丝冷笑,说道:“端木家主,这是怎么了?晚上不睡觉,还想要和我一起参观这里的风景吗?”

  一看见祷祝,我立刻吼道:“你是不是派人抓了我的朋友?”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