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五章 我只是在救我的兄弟!

  鲜血从我的身上往下流,半边的衣服一瞬间就湿了,黏糊糊地耷拉着,剧痛冲击着我的大脑,就好像是一瞬间受到了震荡一般!

  莫良猛地将鬼爪收了回去,脸上满是惊惧的神色,一挥手将已经被刺穿的阴阳双鱼图打成了碎片,往前踏了一步,一把拉住我的衣领,愤怒地吼道:“你小子,干什么?找死吗?”

  我却虚弱地转过头,看着已经在地上精疲力竭不能动弹的白起,它还没清醒,但是已经不能动了,我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笑着说道:“我怎么可能看着它死呢?它可是我的兄弟啊。”

  这一刻,阿鼻地狱内有大风吹过我们的脸,我看见莫良狰狞地脸上,在这一瞬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双眼慢慢睁大,眼神里闪烁着从未有过的难以置信的表情。

  平等王微微皱了皱眉头,鬼帝则微微一笑,似乎又一次预料到了这个结局,而其他人,全都怔怔地看着我。

  “小子,这是我和白起的对决,谁允许你这样来搅局的?”

  莫良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紧紧抓着我衣领的手却缓缓松开了。我双脚踩在地上,身子不稳一下子靠在了莫良的肩膀上,不过却轻声说道:“如果哪一天你也被人控制了,我也一样会拼命救你的,因为你们的生命不是和我的生命连在一起了吗?我们不是兄弟吗?”

  大风吹乱了莫良的长发,遮住了它的眼睛,却真真切切震撼了莫良的心,让这位夏朝的中兴之主,微微低下了头,在我的耳边轻声说道:“下次,你再搅局,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就算杀了你,我也有方法保住我自己。”

  我缓缓站直了身子,一转身,看着倒在地上的白起,大声问道:“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莫良却一把按住了我的肩膀,重压之下,我原本就受伤的肩膀顿时有鲜血飙出来,我吃痛,却说不出话来,却看见有那一黑一白两条游鱼又一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接着,我听见莫良冷冷地说道:“契约本就是道法之中的一种,你竟然有机会掌握道法本源,就用道法来加强你和白起之间的契约,让它回来。不过,有一点你要记住,如果失败了,你的灵魂也会被幽暗之眼控制,只是方重的幽暗之眼已经到极限了,所以,只要失败了,你的灵魂就会彻底消失!这也是我为什么说没有其他办法的原因。因为,你不能死!”

  我哈哈一笑,虽然肩膀上疼的要命,但是我还是笑了,豪迈的,带着深深的喜悦的笑容,传遍了整个黑红两色的阿鼻地狱内,大声说道:“你看,这不是还有办法的吗?哈哈!”

  莫良白了我一眼,黑白双鱼木讷地在我身边游荡,他挥了挥手,将黑白双鱼收拢了过来,然后举起了我的手臂,黑白双鱼一下子就游向了我的手臂,环绕着我的手臂,不断地转动,我开始感受到我和白起之间的契约强度正在提高。

  但是,我同样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开始慢慢地迷失,首先是我的记忆开始变的有些不清楚,我开始忘记这里是什么地方,开始忘记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最后,我甚至忘记了我是谁!

  然后,我开始犯困,就好像是一闭眼就会睡着一般,眼皮子不断地往下沉,四周的声音开始听不清楚。

  “这是哪里,我,好困啊……”

  我打着哈欠,身子有一点飘,好像快要倒下去了一般。却听见“啪”的一声,有大手狠狠捏了我的肩膀一下,我感觉到肩膀上传来的痛感,脑子顿时一片清明。

  “别睡着了,小子!睡着了就救不了白起了!”

  我听见有人叫我,转过头看见一个脸色冰冷但是却有一点着急的家伙望着我,我皱着眉头,问道:“我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却听见面前的人冷冷地开口说道:“你叫端木森,记住了!集中注意力,到达契约最关键时刻了!”

  我一愣,就在这时候,手臂上有漆黑的光芒闪烁,我看见黑白双鱼原本顺时针游动着,此时却撞击在了一起,散开了黑白两色的光芒,我猛地抬起头,看见地上的白起缓缓飘了起来,它额头上的眼睛正在慢慢消失,一闪一烁,方重脸色大变,吃惊地看着这一幕,喃喃道:“这怎么可能?幽暗之眼不可能被契约打破的!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从来没发生过被我控制的厉鬼会苏醒的事情,这不可能!”

  方重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但是背上的星光压着他的身体,让他连一丝一豪都动不了,他只能看着白起额头上的眼睛渐渐消失了。

  而我这里契约的约束力渐渐地恢复了过来,最后当黑白双鱼消失的一刻,我脑子猛地一震,接着那些消失的记忆全都涌入了我的脑海中,我深深呼吸,大声地说道:“回来了,我回来了!”

  这时候地上的白起变成了鬼纹回到了我的手臂上,在它回到我手臂上的一刻,我的耳边仿佛听见了一声轻轻的话。

  “谢谢,主人。”

  我扬起了笑容,正想向莫良道谢,却看见莫良已经落在了方重的面前,一挥手,鬼爪狠狠地刺穿了莫良的手臂,将他从地面上拉了起来,我听见莫良狂吼道:“敢害我家主人,你万死难辞其咎!给我彻底烟消云散了!”

  我看见方重的魂体被鬼爪狠狠撕成了碎片,甚至这家伙连痛苦惨叫一声的时间都没有。

  莫良转身,长发在风中翻飞,阿鼻火晶碎裂后变成了漂亮火晶在他的身边飘荡,他一步步走到我的面前,看着我,低声地问:“我们难道不是厉鬼吗?我们是你的鬼纹,是你的工具,为什么要为了我们这么拼命?”

  我轻声说道:“我救我的兄弟,需要理由吗?”

  莫良一挥手,大声吼道:“我们是厉鬼,不是你的兄弟,我们不是活人。难道没有人告诉你不要相信厉鬼吗?端木森,你是傻了还是疯了?我们俩只是鬼纹,我们只是鬼纹!”

  我却哈哈大笑,走到莫良身边,勾住了他的脖子,说道:“你救我,我救你,何必分厉鬼和活人?对我好的人,我必百倍偿还。想阴我的人,我同样百倍奉还。就是这么简单!我是个简单的人,不是吗?”

  莫良一怔,最后自嘲地笑了笑,呢喃着:“我真是跟了一个大笨蛋主人!”

  话音刚落,他缓缓化作鬼纹落在了我的手上,这一刻,我抬起头看着站在黑云之中的平等王,喊道:“方重已经败了,可以放了我的朋友吗?”

  平等王双眼深深地看着我,眼睛里带着一种奇怪的神采,过了片刻之后才开口说道:“你知道吗?这不是我要的结局,我原本想看的结局是,你死,方重活。但是你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意外。”

  我心中一沉,我知道这是平等王的作风,过程无所谓,但是结局必须是他想要的,难道他要出手对付我吗?

  我往后撤了半步,却听见平等王说道:“不过,这个结局也不错。只是,有一件事情你没有告诉我,端木森,是许佛让你来杀我的,这个事情是真的吧?”

  我一愣,双眼慢慢睁开,平等王这个问题,其实并没有带一丝丝的疑问,因为他这么问的时候,就代表了他已经知道了答案。

  所以,我索性点了点头,高声说道:“是的,就是许佛让我来杀你的,这是对我的考验,不过我也知道你们十殿阎罗同气连枝,是曾经一位强者的三魂七魄,我一直没下手,因为我知道靠我自己是杀不了你的!”

  平等王没有说话,而是瞄了鬼帝一眼,鬼帝立刻吓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连忙说道:“我不是他的帮凶,我不是!”

  我同样喊道:“鬼帝不知道这件事情。我也没有带其他的帮手来,因为,我知道你知道这个事情后,最恨的人不是我而是许佛,没错吧?”

  平等王这个老家伙忽然笑了,竟然慢慢从空中落了下来,站在了我的面前,看着我说道:“你说我恨许佛?你错了,我不恨他,因为许佛比我们十个家伙加起来都要强。在这个灵异圈里,弱肉强食,我们被强者干掉只能怪自己本事不够。我也没有恨你,因为,你是整件事情里层次最低的。不过,被一个弱者欺骗,这一点,让我非常非常非常不爽!”

  许佛连续说了三个“非常”我知道,肯定要出事了!

2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二十五章 我只是在救我的兄弟!”

  1. 回复 2015/03/31

    妈的

    怎么那些人名一直写错

  2. 回复 2015/10/28

    Anonymous

    保卫兄弟的桥段。。狗血啊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