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一章 好戏开演了!

  鬼兵从远处飘来,黑压压的如同一大片乌云一般,深邃而可怕。散发出来的鬼气化作巨大的鬼雾弥散开来,方重比这些鬼兵更快一步,飘浮在了我的头顶上。

  “端木森,我让你去问鬼帝拿的东西,你拿到了吗?”

  它伸出手问我索要那一页古神的法术,这家伙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让我非常不爽。

  “你怎么不自己去问鬼帝要呢?当然,也没这个必要了,因为很快你们就会见面的!”

  听到我的话,方重的脸色微微一变,露出了一副凝重的表情,眉头紧锁,正要说话,我却看见整个阿鼻地狱外有剧烈的鬼气涌动,我和方重同时转头,远处一个身穿黑色寿衣,脸部表情如同僵硬一般的男人缓缓走了过来,身边有黑色的气旋散开,他就这么一步步走在阿鼻地狱的地面上,恍如霸主亲临这一块黑红两色的世界。

  “鬼帝,逆世!”

  我听见方重吃惊地说道,它根本就没想到鬼帝会出现在这里,更没想到逆世竟然这么强势,在阿鼻地狱之中竟然还敢散出自己的鬼气,当着方重的面向他叫板。

  “方重,我来亲自面见平等王大人,呈上失踪的那一页古神法术!”

  鬼帝走到了我的身边,仰起头对着方重喊道,方重看着我们俩肩并肩站着,这一刻,竟然有了几分胆怯,当然我知道方重的胆怯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我身边的鬼帝,面对鬼帝,它没有一丝取胜的信心!深深地看着我们,开口说道:“你们两个竟然联手了!”

  鬼帝却一挥手,我竟然看见他的身边有一些红色,绿色,白色的鬼影飘浮着,他的语气并了那个,开口说道:“我说过了,我是来面见平等王的,难道我要见平等王大人也不行吗?”

  方重眼角微微抽动,过了一会儿才微微点了点头,让开了一条路,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这边请,还需要劳动您的大驾,是我们这些鬼将的失职,我为您带路。”

  方重也不是一个死硬派,在这种情况下,它自然选择了退避,鬼帝微微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走吧,我相信你也很希望和平等大人见一见。”

  鬼帝当然不知道,我已经在之前见过平等王了,我却在此时装了装傻,笑着招呼其他人慢慢跟了上去。方重本来就铁青的脸,此时看起来更多了一分狰狞。

  “阿鼻地狱一共有四层,第一层乃是阿鼻火晶封印的厉鬼,这些厉鬼多是生前喜欢滥用暴力的家伙,死后被封印在阿鼻火晶内,魂体在火焰的灼烧下,受尽痛苦,同时它的魂体也被吸收干净。”

  鬼帝一路走来,都在为我介绍阿鼻地狱的内部构造,一点都没理会天空中的方重,走到这一层尽头后,我们坐着一个简易的升降工具缓缓往下沉,第二层是一片光明世界,在这一层我看见很多的阴魂,厉鬼在光明之中到处狂奔,非常的害怕,到了这一层我才听见厉鬼的尖叫声和哭泣声,鬼帝告诉我,这一层叫做光明地狱,有很多厉鬼他们生前总是躲在人们的背后,做一些不为人知的小动作,这些见不得人的家伙,如今都会在光明地狱之中,被光明包围,直到崩溃而亡。

  接着是第三层,一片灰色的世界,所有的厉鬼全都被无数的铁柱子刺穿了魂体,无声无息,这一层叫做,钉刺地狱,是折磨那些生前制造或者是贩卖武器给杀人凶手的家伙们。

  而最后一层,便是整个阿鼻地狱的核心部分,也就是平等王的所在,看起来阿鼻地狱并没有活大地狱大,实际上,阿鼻地狱比活大地狱更加严苛,因为在这里所有的厉鬼,都会被折磨的筋疲力竭,根本逃不出去。

  到了第四层,落下之后,我看见远处地面上竖着一张铁质的巨大的雕像,看着就好像是一张想要吃人的怪物,第四层遍地都是鬼兵,和上一次我在幽冥府看见的鬼兵一样,这里的鬼兵虽然也是厉鬼,但是一个个散发出来的凌厉程度绝对比普通战魂还要强!

  我们落在地上后,四周的鬼兵很快就围了上来,鬼帝微微皱了皱眉头,低声对我说道:“平时第四层是不会布置这么多鬼兵的。”

  我明白鬼帝的言外之意,这是马上要造反的节奏啊,方重控制了兵权,还真想在阿鼻地狱就动手。我微微一怔,面无表情地说道:“怎么?不让我们进去?”

  方重摇摇头,到了第四层四周的鬼兵一多起来,我感觉方重好像自信了不少。方重一挥手,鬼兵们让开了一条路,我们慢慢向着前方那张巨大的,如同怪物一般的建筑走了过去,站在面具下的一刻,怪物的嘴巴是闭合着的,鬼帝走上前去,拱了拱手,高声说道:“在下逆世,特来拜见平等王大人。”

  话音刚落,怪物的嘴巴就慢慢张开了,我往里面瞅了一眼,本来是一片漆黑的,不过渐渐地有绿色的鬼火亮了起来,鬼帝熟门熟路地带着我走了进去,就在我们进门的一刻,我看见方重转身对背后的鬼将说了几句后,这几个鬼将听后全都急急忙忙地走开了。

  我也没有多在意,这家伙肯定是布置了新的任务,不过今天有平等王为我撑腰,别说是区区一个方重,就算是这些鬼兵一起上,也轮不到我来害怕。

  走进了怪物巨大的嘴巴里后,我慢慢地向前走了过去,穿过一扇扇绿色的鬼火之后,我们站在了一个不算是非常大的寺庙外面,整个寺庙的墙壁上甚至都没有任何的装饰,光秃秃的,空气里飘浮着一股阴森森感觉的气息,鬼帝没有走进去,而是隔着寺庙的大门,又是深深一拜说道:“平等王大人,我有些事情想要进庙回报。”

  鬼帝这话说出去后,竟然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任何反应,鬼帝微微皱了皱眉头,好像也有些奇怪,就在此时,黑色的寺庙大门猛地被打开了,我看见一团黑影坐在寺庙中央,眼睛里飘浮着淡淡的绿光,但是却看不清脸。

  “端木森,你和几个小家伙先进来。”

  听到这话,我身边的鬼帝顿时一愣,吃惊地看了看我,似乎没想到平等王竟然认识我,结果他同样没有在我的脸上发现哪怕一丝惊讶的表情,他轻声问道:“你们是不是和平等王早就认识了?”

  我却裂开嘴笑了笑说道:“我不认识平等王,不过我认识一个平爷爷。”

  带着人走进了黑色的寺庙后,黑影之中,平爷爷飘了出来落在了我们的面前,模样倒是没有改变,只是身上穿的衣服变成了一件红色的官府,看着倒是和电视上的冥王有了那么几分神似。

  “方重在外面已经布置了大军,鬼帝是一个人前来的,您不出手的话,我怕鬼帝斗不过方重。”

  我急忙开口说道,平等王却摇摇头,说道:“逆世可没这么简单,他的手段多着呢,你们今天只管和我一起看戏就好了。”

  说完之后,他身子一飘落在了寺庙之外,也不知道和鬼帝说了几句什么话,鬼帝面色微微一变,然后点了点头,快步走了出去。

  等平等王再一次走回来后,我不禁疑惑地问道:“您和他说了什么?我看他有些惊慌的样子。”

  平等王却没细说,只是开口道:“你们看着就好了,这寺庙后面有一个暗房,你们躲进去。”

  说完后,他手一拍,一阵黑风卷着我们几个的身体往前送,最后将我们推进了黑色的暗房里。等我们刚走进暗房,外面立刻就有了动静,很快鬼帝竟然拉着方重快步走了进来,看样子似乎方重很不乐意的样子。

  一看见平等王,两个人同时下跪,平等王苍老的脸色慢慢往下沉,弯下腰望着方重,冷冰冰地说道:“刚刚鬼帝告诉我,你想造反?方重,可有此事?”

  竟然直截了当地就问方重了,方重也是大吃一惊,猛地摇头很是胆怯地喊道:“不是的,我,我怎么会造反?我是忠心于您的啊!”

  然而,方重表忠心的话还没说完,鬼帝就一下子喊道:“平等王大人,这方重口蜜腹剑,之前我进贡给您的好几次贡品都被他偷偷扣下,现在外面已经集结了数万鬼兵,肯定是意图不轨,而且,我这里还有最大的证据,证明方重想要造反!”

  说话间,鬼帝竟然从衣服袖子里拿出了一张画有图案的纸张,这纸张我很熟悉,再一想,顿时反应了过来,这不就是月息所画的吗?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