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章 吃白食的老头子!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日本的百鬼夜行首领,滑头鬼,是一种长相如同小老头,善于隐身,常常溜到别人家里偷吃东西,或者是吃白食的妖怪。

  不过那是日本,在中国,堂堂的十殿阎罗之一,冥王大人,阿鼻地狱的主宰,平等王居然化身成一个糟老头,还在我们所住的宾馆附近徘徊,蹭了我们这里好几天的白食,甚至没人看出来他的伪装。

  不得不说,这一刻,我的人生观差一点就崩溃了!

  我没敢拆穿他,天知道我要是当着大家的面喊一句:“这家伙是平等王,是阴曹冥王!”会是什么样的后果,说不定他恼羞成怒,立刻对我们下杀手。

  因此,我们还是坐在一起吃饭,这个老家伙吃饭的时候甚至不用筷子,而且根本不怎么说话,就真的和小孩子似的,抓住好吃的直接用手捞,还硬往嘴里塞,其他人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原本饥肠辘辘的我,此刻和堂堂的十殿阎罗坐在一起吃饭,这感觉,直接让我心里发虚,根本不敢动筷子啊。

  结果,这老头胡吃海喝一顿后,抹了抹嘴巴,却看着我说道:“小子,过来,陪我出去散散步。”

  我一愣,找我散步?这是要干掉我吗?我嘴巴往下挂,其他人想跟出来,结果被我给推回了餐桌上,冷声地说道:“你们几个,全都在餐桌上给我呆着,不许乱动!”

  众人一愣,而我则苦哈哈地走出了饭馆,站在了平等王的身边,虽然他没有故意外放出什么气场,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到那种若有似无地气息牵扯,特别是我的灵魂,就好像在不断地被他牵引过去,这感觉,就像他是磁石,我是铁块一样,能吸着我不放!

  “你小子知道我是谁吧?”

  平等王背着手,一边迈着小步子散步,一边开口问我。我顿时一紧张,然后点点头说道:“知道,这,肯定知道啊。您怎么从地下跑上来了呢?”

  平等王瞟了我一眼后说道:“我做什么需要你来管吗?”

  我一愣,果然十殿阎罗没有一个脾气是能让人揣度的,摸了摸脑袋,尴尬地笑了笑,我是彻底没话了!这不能怪我啊,就好比在公司里,一个下属和一个上司坐在一起,你要么热着脸故意献媚搞气氛,不然的话,那肯定是要冷场的节奏!

  我们来平排走在一起,拐进了个路边的小花坛后,他忽然开口问道:“听说你小子想杀我?”

  我去!这是队伍里那个家伙嘴巴这么大给说出去的啊,这不是妥妥地要弄死我的节奏啊!我立马摇了摇手,义正言辞地说道:“我靠,我哪敢杀您啊?我要是有那心思,那肯定是谣言,您别听那些灵异圈的家伙胡咧咧,我是正儿八经地阴阳代理人,靠着您吃饭的,怎么敢杀您呢!”

  平等王却停下了脚步,一转头看着我,眼睛在一瞬间变成了漆黑一片,街心花园里猛地起了一阵风,从远处吹来,拂过树梢和花坛,最后掠过我的头顶,我浑身都僵硬了,手心一片冰凉,这是要动手杀我的节奏啊!

  不过,十来秒后,平等王眼睛里的黑色渐渐消散,四周的风也缓和了下来,他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很随意的样子,开口说道:“你想知道这事情是谁告诉我的吗?”

  我心中猛地往下一沉,听他的口气好像还不是队伍里的人大嘴巴说漏嘴的,我点了点头,平等王却嘴角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轻声说道:“是我手下的方重,听了这消息后,我也很好奇,怎么凡间居然还有人敢来杀我。也正好我很久没来阳间了,所以就借着这个机会,上来玩玩,没想到就看见了你的几个部下,不过都是一群好孩子,魂魄都很纯洁。”

  他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依然背着手晃晃悠悠地往前走,我则快步跟了上去,心中那叫一个不痛快啊。好你个方重,老子没来阴你,你居然先坑我!既然你出卖了我,那我也不用等晚上了,不管平等王信不信,我先给他来一下预防针,让他知道了你方重的阴谋,等晚上鬼帝再帮帮腔,不将你方重置之死地,我端木森就不姓端木!

  心里这么一发狠,我立刻开口说道:“平等王大人,您对您手下的方重鬼将怎么看?听说是您的老部下了啊。”

  平等王点了点头,很平静地回答道:“它呀,本事还可以,野心挺大。怎么了?你是不是想说这家伙对我有阴谋,想要封印我个几百年然后趁机占据阿鼻地狱?”

  我顿时愣住了,平等王居然都知道了,那我这预防针打不打根本就无所谓啊!

  “您知道了?那您还不收拾了它?当然,我只是感觉您身边跟着这么一个不忠心的家伙,实在是太可怕了。万一哪天真有人对您不利,您连个挡刀的都没有。”

  我立刻发挥了我与生俱来的扯淡功夫,这一通明刀子暗枪地使坏,平等王却没什么大反应,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它是不太忠心。所以逆世这家伙这一次和你联手来对付它,你看我有什么反应吗?我是平等王,阴间发生的大小事情,你以为我真不知道?若我是个瞎子,聋子的话,又怎么能做冥界之王呢?有些事情,我不爱管,因为注定会发生。但是注定的结局不是我所需要的结局时,我就会将结局改变。这一次你和我一起坐山观虎斗就行了,逆世和方重,那边更厉害一些,我也很好奇。”

  这个时刻,我看着平等王如同一位普通老人一般在花坛里散步,微微弯着腰,双手背在身后,穿着破旧的衣服,看起来衰老而年迈。但是我却深深地明白,这位强悍的阴间主宰刚刚那番话里的意思,他将所有发生在阴间的事情看做是一场大戏,他不会参与到戏的演出之中,但是如果结局他不喜欢,他就会强硬地将结局改变,这就是平等王,没有人会质疑他是否有能力改变解决,因为他是十殿阎罗!

  接下来的散步中话题就一下子变的无比轻松,平等王指着附近走过的年轻人,说现代社会的发展,说电子科技的变迁,甚至还问了我一句:“端木森,听说中国和附近几个小国家关系不太好,是真的吗?”

  我点了点头,他却摇了摇头,轻声说道:“真是的,他们死了还是要来阴间的,你们阳间搞外交,等到了阴间,我把几个小国的领导人,诸如越南之类的领导人魂魄都拉进阿鼻地狱,还真翻了天了,欺负到我们中华民族头上来了。”

  我满头冒汗,这报复的方法,简直是太牛了!

  傍晚如期而至,晚饭的餐桌上,平等王吃饱喝足,打了个响指,除了我和阿呆,所有人都是浑身发抖,几秒钟后全都清醒了过来,看向了平等王的瞬间,每个人的脸色都是大变。玉罕更是惊讶地问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好像我身体内有什么东西被解封了。”

  平等王则优哉游哉地开口道:“为了让你们不探究我的身份,我将你们的灵觉的敏感程度进行了压制,不过刚刚给你们解封了。好了,谢谢诸位这几天的款待,果然还是阳间的食物好吃啊。端木森,今晚晚些时候再见,你应该明白我要的是什么结局了吧?”

  此时,我点头笑了笑,恭敬地说道:“我明白了,那么,平等王大人,晚上再见。”

  老头从餐桌上凭空消失,所有人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过了好半天周易才傻呵呵地说道:“刚刚那个就是平等王?中国的十殿阎罗之一?阴间的最高主宰?”

  我点了点头,耸耸肩后说道:“是啊,而且,你们还和他生活了好几天。好了,都回去准备一下吧,今天计划有变,全员一起去阿鼻地狱,他吃了你们几天的饭,不会不照顾你们的,今晚,大家跟着我一起看大戏!”

  九点的时候,我们准时进入了阿鼻地狱,不过这一次进入阿鼻地狱后我发现了很大的不对劲,所有的阿鼻火晶都有了一定程度的破损,甚至我放眼望去,至少有三成左右的阿鼻火晶都彻底碎裂了,里面被封印的厉鬼都不见了。

  “老大,看起来好像不太对劲啊。”

  周易在我耳边低声说道,我点点头,正要开口说话,远处,一片乌压压的黑影压了过来,等到它们飞到近前我才看清,竟然全都是鬼兵!而带头的鬼将,就是方重!

3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二十章 吃白食的老头子!”

  1. 回复 2016/05/02

    平等王都不可能是中國人,才不會管甚麼中華民族吧?作者還真是個民族主義者

  2. 回复 2016/07/19

    我去

    越南的主要民族是京族,是中国56个民族中的一族,所以也是中华民族。。。中华民族欺负中华民族,呵呵

  3. 回复 2016/07/20

    暗修兰

    再哔哔干你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