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五章 我若不死,一定带你离开阴间!

  我所在的时代,我所在的世界,是为强者准备的,谁的拳头硬,谁的脑子好,谁就有话语权。

  鬼帝站在石阶的尽头,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是我不是傻子,他散发出来的气场之强,隔着这么远,依然能够将我击退十多步,但是他依然被十殿阎罗压着出不了头!

  我隔空拱了拱手,大声喊道:“鬼帝前辈,在下端木森,有事相求,特来拜见!”

  然而,我正想走过去的时候,鬼帝的声音在天空中传递,霸道地说道:“要见我,走过一百个台阶。只有我认可的强者,才有资格和我说话。”

  这一刻,黑色的狂风再次吹来,我双手护住脸,看了一眼前方的石阶,从我这里到鬼帝那里至少有上千个石阶,而他说只要走过一百个台阶才见我,也就是他认定我只能走过这一百个台阶,看来,我也被小看了呢。

  双手慢慢放下,之前方重也来这一套,不过方重用的是幻术,不算强压。但是鬼帝比方重直接的多,他乃是阴间霸主,身份超然有些脾气我可以理解,但是这么看不起我,让我心中的火气蹭蹭地往上冒!

  我低着头,迎着风缓缓向黑色大门走去,果然,每走一步狂风带给我的压力就越来越大,等我走出十几步,再一次站在黑色大门前的时候,却看见巨大的鬼山之上,无数的厉鬼都已经飘了出来,有的厉鬼道行极深,有的鬼神看起来杀气腾腾,一个个都用森冷的目光盯着我。

  此时黑袍厉鬼站在黑色大门的边上,低声说道:“端木森,我可以告诉你一点,上一次有一头3000年道行的鬼神来求见鬼帝大人,但是它只在这石阶上走出了20步,最后魂体就被撕成了碎片。你若是撑不住,可不要勉强,不然会死的很难看的。”

  我回头看了它一眼,这黑袍厉鬼的嘴角上露出一丝嘲弄的笑意,这一刻,四周天空中飘浮着的厉鬼和鬼神们全都笑了,一声声可怖的笑容,在我身边环绕,厉鬼们都对着我大喊道:“人类小子,你的本事看起来不怎么高啊,还是滚回阳间去找妈妈吧!”

  “哈哈,想见鬼帝大人!你做梦呢吧!这一千级石阶,也只有当年的狴犴大人也只是走到了800级而已,它可是真龙之子死后所化的妖魂,你一个人类,我猜能走个10级就到极限了!”

  “哈哈,我们来开赌局吧,我赌这个人类只能走5级!”

  一时间纷乱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皱紧了眉头,这些厉鬼和鬼神都是桀骜之辈,说话更是嚣张跋扈,竟然拿我当下注的对象!

  黑袍厉鬼脸上笑意更浓了,轻声说道:“请吧,端木大人。”

  我深深呼吸,看着长长的石阶,迈出了第一步,当我的脚落在第一级石阶上的时候,正面吹来的大风立马一变,如果说原本的大风我还能够依靠自己的身体抵抗的话,此时的我面对的就不是大风,而是狂暴的飓风,非常剧烈,我的皮肤,我的头发,我的衣服,都在一瞬间被倒吹出去,我的脸皮贴在脸上,我甚至还没准备好,就被这一阵狂暴的飓风给倒吹了回去,跌落在了黑色大门外!

  四周的厉鬼们全都是一片安静,接着这群鬼魅之物全都放声大笑起来,呼喊道:“哈哈,一级!我有没有看错,这人类小子就走了一级就被倒吹回来了!”

  “比我们这里最弱的家伙还要弱上无数倍,我听说他在阴间的名号还挺大的呢,如今看来,真是浪得虚名!”

  “是啊,弱的和蝼蚁一样!”

  我跌坐在地上,刚刚的飓风冲击力真不是盖的,但是我应该能抵抗住,因为没有心理准备的缘故所以才会被倒吹出去。

  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抬起头看见鬼帝还站在石阶的尽头,此时一个红色的身影慢慢走到了鬼帝的身边,虽然看不清脸,但是我还是立刻判断出来,这个红色的身影就是之前见过的月息。

  此时,月息站在鬼帝身边,他们交谈的声音竟然慢慢地在整个鬼山之巅上传了出来,我听见月息声音里带着恐惧,颤抖着说道:“鬼帝大人,我就是月息。”

  鬼帝没说话,此时月息朝我这边看了看,又开口说道:“鬼帝大人,端木森是我在阳间的朋友,他为人正直,还希望你不要为难他。”

  她话音刚落,我却听见鬼帝的冷笑声在整个鬼山上传开,接着他冷冷地说道:“端木森,你竟然需要一个女人来为你求情,真是太丢人了。我以为你会是一个有本事有性情的汉子,看来不过也是一个弱者而已,弱者,是没有资格见我的,我已经对你没兴趣了,趁我还不想杀你,滚!”

  这一刻,所有天空中的厉鬼们都放声大笑起来,一个个模仿着鬼帝的话,我看见远处的天空中站着一个浑身碧蓝,生有虎头的妖魂眼睛盯着我,冷冷地说道:“我就是狴犴,听说你是很有天赋的人类强者,就来看看。没想到,你这么弱,我们和鬼帝大人一样,对你很失望,快滚吧!”

  这一刻,黑袍厉鬼飘到我面前,冷笑着说道:“端木森,还请离开……”

  然而它还没说完,却看见我紧紧握住双拳,其实我不在乎自己被说成是弱者,因为和鬼帝相比,我的的确确是个弱者,其实我也不介意被这一群厉鬼嘲笑,但是,我很介意自己被一个女孩子求情!

  虽然我和月息只是刚刚认识,没什么太多的交集,但是之前我还在白色的轿子里答应她,如果我不死,就一定要带着她离开阴间,离开鬼山。

  对一个男人来说,对一个大丈夫来说,对一个有责任的汉子来说,最重要的不是自己的脸,而是兑现自己许下的承诺!

  我抬起头,看着石阶尽头已经转身准备离去的鬼帝,看着天空中的厉鬼们,高声说道:“鬼帝,我想和你赌一把,你可敢?”

  此话一出,又引起了所有厉鬼和鬼神们的一阵安静,接着厉鬼和鬼神们又是发疯一般地嘲笑起来,狴犴妖魂更是冷冷地说道:“你有什么资格和鬼帝大人赌!”

  而我却将背后的破魔长剑一拔,直接插在了地面上,然后高声说道:“今天,我以我这把破魔长剑为赌注,鬼帝,你可敢和我一赌?”

  这一刻,所有的厉鬼和鬼神们全都愣住了,因为这群家伙看出来我是来真的,鬼帝缓缓转身高声说道:“你想赌什么?”

  我指着破魔长剑,喊道:“我这把破魔长剑,本体乃是中华赤霄宝剑和魔剑桎梏相结合之后的宝物,价值非凡!今日,我要以自己一己之力走过这千级石阶,站在你的面前!只要我退后一步,或是身死人亡,此剑就归你所有!但是,如果我走过了这千级石阶,那你要放了月息姑娘!鬼帝,你敢赌吗?”

  我第三次问鬼帝,你敢赌吗这句话!厉鬼们爆发出激烈的笑容,因为刚刚的我一级石阶都没走过去,而此时却又口出狂言要走过千级石阶,在它们看来,简直就是不自量力到了极点!

  但是,这一刻,鬼帝却严肃地开口说道:“安静!”

  刹那间所有的厉鬼都闭上了嘴,鬼山上一片平静,鸦雀无声,鬼帝冷冷地说道:“可以,我接受你的挑战和赌注。”

  我能感受到月息的眼睛在看着我,这个红发的姑娘我并不相熟,然而,在关键的时候她会为我求情,这已经算是对我的恩情了。

  “月息,我说过若我不死,今日一定将你带出阴间!我端木森,堂堂男子汉大丈夫,说出来的话,许出去的承诺,绝对不会食言。你在上面等我!我本事不大,但是我言出必行,今日,一定带你离开这里!”

  月息怔怔地一句话都没说出来,鬼帝同样一言不发!

  我对着鬼帝遥遥一拱手,双手紧握,慢慢地走向了黑色的大门,狂风吹在我的身上,吹乱了我的碎发,每一头厉鬼都看着我,鬼帝和月息全都看着我,这一刻,我顶着大风站在了石阶之前,抬起脚,重重地踏在了第一级石阶之上,大风立刻变成了狂猛的飓风,我左脚发力,一声低喝,整个人一跃,稳稳地站在了第一级石阶之上,所有的厉鬼都紧紧地盯着我,而我站在第一级石阶之上,低着头,默默地说道:“可别小看了我,一群厉鬼杂碎!”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