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二章 一页纸引发的争端!

  凌晨五点的时候,我就背起了破魔长剑,收拾好了腰包,带着阿呆离开了住所,没有和任何一个人告别。

  进入阴间之后,要找鬼帝的地盘,有两个方法,第一是通过梵天找到鬼帝,当然这位酆都的统治者可不会待见我,所以我选择了第二个方法,找了一位我在阴间的老朋友。

  机灵鬼被我找到的时候,它正躲在一个鬼市的小帐篷里和其他鬼魂赌钱呢,两年没见,这小家伙当然还是老样子,不过看起来过的并不如意。

  “端木大哥,你咋有空来找我呢?”

  它笑着问我,我看了看它一副穷困的样子,反问道:“你怎么不在酆都?”

  它哈哈一笑说道:“梵天公子找了个由头把我给轰出来了,他没杀我就不错了。如今阴间似乎很动荡,生意也不好做,所以最近一阵比较穷。”

  我拍了拍它的肩膀说道:“你知道鬼帝的地盘在哪里吗?”

  机灵鬼一愣,然后狐疑地看着我说道:“端木大哥,你不会是想去找鬼帝吧?”

  见到我点了点头,机灵鬼露出了惊骇的表情,赶忙将我拉到了鬼市的角落里,低声说道:‘最近一阵也不知道是谁得罪了鬼帝,鬼帝大发雷霆,整个阴间都闹的很大。你最好是不要去找它,它可不是好惹的,你听过一句阴间的口头禅吗?十殿阎罗大过天,若是鬼帝来发狂,阎罗见了抖三抖啊!”

  我微微一笑,阴间居然还有这样的传言,我摸了摸机灵鬼的小脑袋,摇摇头说道:“没事的,我能自保,这样你告诉我哪里能找到鬼帝,我也不亏待你。”

  机灵鬼却挥了挥手说道:“哪里的话,你要是非要去的话,鬼帝的老巢在梅心鬼王的后方,也就是绕过梅心鬼王和之前的陀罗木,后面你看见一座巨大的山峰,山峰之上有无数的洞穴,四周有数以万计的厉鬼和鬼神徘徊,那里就是鬼帝的老巢了。”

  我点了点头,既然是靠近梅心鬼王的地方,我和梅心还有一点交情,也许能够通过它的引荐见到鬼帝。一边想着,我一边从腰包里摸出了几刀冥币,手上烈焰一烧,将冥币都少给了机灵鬼。它一看见手上的钱,顿时一愣,然后冲我笑了笑说道:“多谢端木大哥,鬼帝这个人喜怒无常的,你上一次得罪了梵天,估计它会护子,你要当心哦。”

  我笑着点点头,和机灵鬼挥手告别,一路前行,等进了梅心鬼王的地界后,果然看见了几个穿着被长衣,装束奇特的厉鬼在巡逻,远远地看见我后立马狂奔了过来,走到我面前后,喝问道:“你是谁?此处开始乃是梅心鬼王的领地,若是不想找事,速速滚开。”

  我也没动气,平静地说道:“我是端木森。”

  几个厉鬼立刻一愣,互相看了一眼后,让开了路,一个厉鬼引着我进了梅心鬼王如今建在陀罗木之上的大殿内,再见到梅心鬼王的时候,它正在和老太太的魂魄下棋呢,两个都是聪明绝顶,且非常能干的女中豪杰,老太太死了之后,魂魄我托付给了梅心鬼王,如今看来终究没有发生所托非人的情况。

  “小子啊,家族如今管理的怎么样啊?”

  老太太看见我的第一句话就问了家族的事情,我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我把吕家也给灭掉了,如今还算是比较稳定。”

  老太太顿时露出了笑颜,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还不错嘛,以后要再接再厉啊,不然的话,我天天晚上来阳间找你,哼!”

  我苦笑了一下,老太太居然忘了我是阴阳代理人,它来找我也没用,我最不怕的就是鬼魂了。老太太知道我来找梅心有事,聪明如它,自然缓缓退了出去,让我们先说正事。

  “端木森,难得来我的这一亩三分地坐坐,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来的啊?”

  梅心鬼王脸上笑意不减,看起来还是一样的精明大方。我想了想后说道:“我来找鬼帝,我知道你肯定和鬼帝之间有联络,所以还想请你引荐一下,让我能够见到这位阴间的霸主。”

  梅心鬼王听见我的话后一愣,正在整理棋盘的手也停了下来,慢慢地转过头来,脸色也变的非常严肃,看了看我后说道:“哪怕你早来半个月,或许这件事情都没问题。你猜得没错,我和逆世的关系很好,它没做鬼帝之前,我没成鬼王之前我们就认识了。当年大家还一起打拼过,所以如果我来引荐你的话,他一定会接见的。可是,如今这个时候你来见它,恐怕不成。你应该也听说了吧,最近它那边出了一点事情,正在大发雷霆呢。”

  我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说了之前机灵鬼就说给我听了,此时我顺口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鬼帝这样的人物也如此愤怒?”

  梅心鬼王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这样吧,你也帮过我的大忙,这件事情按理来说是不能告诉给你听的。但是既然你问了,那就让你知道一下吧。你应该清楚,逆世如今在阴间的地位比较尴尬,之所以用尴尬这个词来形容,是因为它被夹在中间。你应该知道,阴间最大的还是十殿阎罗,这十个冥王就算十万年不出现,阴间也无人胆敢挑战它们的权威。而阴间普及最广的势力是幽冥府,虽然幽冥府那个老家伙本事不算很大,也就比我们这些鬼王要强上一些,但是在阴间的号召力和人脉却不少,加上这么多年来的苦心经营,它的幽冥府可以说是阴间的中流砥柱。而鬼帝现在就处于比幽冥府强,但是人脉没有幽冥府这么广,比不上十殿阎罗的这么一个尴尬境地内。每一年鬼帝都需要进贡一些礼品给十殿阎罗,虽然很多都直接被下面的鬼将给黑掉了,可是这个规矩不能打破。但是今年的进贡出了点问题!”

  说到这里,我忽然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难道方重让我来问鬼帝要的是所谓的贡品?

  梅心此时才开口说道:“今年鬼帝进贡给平等王的礼品中夹杂了一页纸,这一页纸据说拓印了一位古神曾经使用过的法术,很是了不得。但是收到了礼品后,平等王那边却传来话,说少了这一页纸,让鬼帝补上。如果是别的礼品,比如生魂或者是法器之类的,能弄到的还好说,可是这种拓印了古神法术的纸张怎么可能还有副本,我问过鬼帝,它说自己根本就没有留底。这一下,双方都闹的很不开心,鬼帝为此大发雷霆,而平等王那边说近期会派人来收取这张纸。在我看来,就算鬼帝不交出这一页纸,平等王也最多责备几句,但是总需要一个人来背黑锅,这个背黑锅的人就是这个来问鬼帝收取那页纸的人,到时候鬼帝就说自己交了,但是被这个收纸张的人弄丢了。而平等王那边也不可能派自己的鬼将来办这件事,肯定会找另一个外人来办理此事,双方都将黑锅扔给这个外人,大家都没责任,但是这个外人……”

  说到这里,梅心鬼王忽然看着我,眼睛里露出了一丝震惊,而我无奈地耸了耸肩,尴尬地说道:“恐怕你已经猜到了,我就是这个被方重鬼将选出来背黑锅的外人,这件事情我之前并不知道的这么细,如今听来,比我想象的要困难多了。”

  梅心鬼王此刻急忙问道:“你怎么会和平等王的人搭上关系?它们这群鬼将是十殿阎罗里所有鬼将中最坏的,因为它们管理的是阿鼻地狱,乃是最可怕的地狱,因此它们的魂魄也受到污染,没有一个好东西,平等王也不管事,诶……”

  我只能苦笑了一下,总不见得告诉梅心,我要杀平等王而方重能够提供给我一个机会吧,那样的话,梅心估计害怕的会将我直接扫地出门。

  “这样的话,回头哈是我自己想办法吧,也不拖累你了,不过我有点累,能在你这里住一天吗?”

  我这个要求,梅心没有反对,背着行囊,我走出了大厅,在厉鬼的带路下,进了一间黑漆漆的房间,一夜未睡,如今处境如此艰难,我顿时感觉身心疲惫!

  然而,古诗说的好,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在我认为自己真的陷入绝境的时候,老太太却提供给了我一个非常好的建议,而且让我整个人一瞬间豁然开朗起来!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