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九章 造反!

  “活人,居然有活人!”

  我面前的鬼将只来得及喊了这么一声,我已经用白光扫过它的脸,它被天机眼的圣光照射,全身冒出黑烟,然后抱头蹲了下来,痛苦的嚎叫起来!

  它这边一蹲下,身后的鬼兵立刻就变的惊慌起来,而周易和李迅已经绕到了这十来个鬼兵的身后,三下五除二将鬼兵全部该灭的灭掉,该封印的封印了。

  鬼将捂着脸一阵哀嚎之后,才缓缓地站了起来,果然不愧是能在阿鼻地狱里当上鬼将的厉鬼,看起来还是有点本事的,被天机眼的圣光扫过竟然只是魂体有一些烧伤罢了。

  “看来还是大意了,以为控制了那头妖怪就能够挡住人类的探索,没想到还是被你们活人进来了。不过,这里可是阿鼻地狱,只要进来了,无论是活人还是死人全都出不去!”

  这家伙现在孤家寡人一个,竟然还敢口出狂言,显然是还有什么底牌的。此时它往后退了几步,从腰间摸出来一个小小的黑色哨子,很小巧也就大拇指这么大,此时鬼将猛地一吹,一声刺耳的鸣响回荡在整个阿鼻地狱内,比刚刚怪鸟的叫声听着还要响亮。

  我一皱眉头,这肯定某种类似警报的措施,猛地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它的手,将它狠狠地按在了地上,然后右手手心里白光再次爆发,当着这个鬼将的脸狠狠一轰,它惨叫连连,这一次我足足照射了它十多秒,直到这货魂体不稳定,彻底昏死过去后,才将它收入了流火葫芦内。

  黑蛋站在一大块阿鼻火晶的顶端,放眼望去,此时面色一沉,高声说道:“远处有大动静,鬼气铺天盖地而来,速度往后撤,再不撤的话估计会遭遇大批鬼兵和鬼将的围杀!”

  我点了点头,带着人朝着洞穴深处走了过去,一路狂奔,我的灵觉很强,能够感受到背后的强大鬼气之中,有一股鬼气特别强,而且特别的阴冷,已经盯上了我们。

  “快走,我来挡它们一下,你们往后退!”

  我高声喊道,停下了脚步,用身上不算太多的材料连续布置下了三个困阵,困阵之中有困阵,三重困局,莫说是普通厉鬼,就算是有些道行的厉鬼也应该会在这困阵中迷失。

  布置好了困阵之后,我一转身,左手南火权杖,右手天机眼烈焰对着两边的墙壁狠狠一喷,两边的墙壁上不断地出现裂缝和焦痕,最后我用破魔长剑将整个通道上端切开,大块大块的碎石落下来,封住了洞穴的来路。

  做完这些之后,我转身朝着后面狂奔,走进来的时候用了数个小时,现在我一口气跑出去2个多小时,累的气喘吁吁,才看见了站在洞口的诸人。放出真龙之泪,一群人踏着水波升上了水面,最后回到了陆地上。

  我们这边才一上岸,身后就传来一声巨吼,接着我转过头,看见水面上露出了一个黑色的鬼脸,很是可怕,整个海水都变成了黑色,这鬼脸带着深深的威慑,一双鬼眼似乎在盯着我。

  我眉头紧锁,看来这一群鬼将真不简单,我的三重困阵和挡路的碎石全都被破了,望着面前的鬼脸,我知道这就是之前我感觉到的那个特别阴冷的鬼将。

  不过它却没有追上来,在和我们对视了几分钟后,鬼脸渐渐消失在了海面上,海水重新变成了蓝色,我松了一口气,挥了挥手臂,带着人们往回走。

  这一次踩点被发现是我没想到的,不过我们的收货很不孝,至少抓住了这么一个鬼将,我们绝对能够从它嘴里套出不少情报来。

  回到了住处后,我将窗帘拉上,房门关进,然后将流火葫芦的盖子打开,将昏死过去的那个鬼将放了出来,一道灰色的气流慢慢从葫芦里飘出来,最后落在了我们的面前,这个鬼将还没恢复意识,我在它面前拍了拍手,它浑身一激灵,醒了过来一看见我立刻就想出手反抗,不过我当然早有准备,阴阳双鱼图落下,稳稳地压在了它的身上。

  鬼将趴在地上,全身挣扎个不停,大喊道:“该死的,快放了我,你可知道我是什么身份?我是阿鼻地狱的看守鬼将,是平等王认命的,你敢动我一下,就是冒犯了平等王!”

  这货被我抓了还不忘摆谱,我冷冷一笑,走到窗帘边上缓缓撩开窗帘的一角,外面的阳光落在了这个鬼将的魂体上,它顿时痛的惨叫连连,浑身黑烟直冒,魂体都很不稳定的样子。我将窗帘放了下来,走到它的面前,拍了拍它的头,冷冷地说道:“你可以告诉我一下,如果鬼将造反,在阴间或者说在你们阿鼻地狱是什么罪名吗?”

  听到我的这话,鬼将一下子愣住了,呆呆地望着我,我则耸了耸肩坐在了椅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它说道:“你所说的那个方重,应该也是个鬼将吧,之前我听到你说这个洞穴是他要求挖的,阿鼻地狱和人间是绝对不允许连通的,他这么做就算是犯上忤逆了,而且之前盯上我的那个阴冷鬼将应该也是它把,感觉像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家伙啊。这种事情,稍稍推理了一下就知道,方重鬼将肯定带着你们一群家伙,想要犯上作乱吧。”

  地上的鬼将被我说的一愣,根本就插不上话,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是又怎么样?你难道还能见到平等王吗?告诉你,你根本就穿越不了阿鼻地狱就会被方重大人灭杀,你没机会将我们伟大的大业报告给平等王!就算你用死亡来威胁我,就算我魂体破灭,也无所谓,我已经做好了彻底消失的心里准备!”

  我的个乖乖,这货说话的时候还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说的好听点这叫不怕牺牲,说的难听点,这叫被洗脑了,我狠狠地对它踢了一脚,喊道:“你还以为自己是烈士啊,你们是造反,白痴!”

  它被我踢了一脚却毫不在意,哈哈大笑起来,倒是显得我有一些气急败坏。我重新坐回了椅子上,想了想后开口说道:“或许我的意思你误会了,我没有想过要举报你们,因为平等王和我没有关系,我是活人,而它是阴曹冥王。不过,最近我遇到一件很棘手的事情,本来没有什么希望可以完成,但是如今遇见了你和你的方重大人,或许就有解决的可能性!”

  地上的鬼将疑惑地望着我,我脸上露出了一丝坏笑,开口说道:“我要杀平等王,你们要造反,我们两方其实可以联手。”

  此话一出,地上的鬼将吃惊的说不出话来,一个活人竟然开口说要杀平等王,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或者说这个念头都不应该出现,在鬼将看来,它们一群鬼将想要造反已经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了,但是它们也从来没想过可以杀死平等王,只是想着用什么方法将平等王封印起来。但是眼前这个男人,这个看起来也就20出头的年轻男子,竟然扬言要杀平等王。

  “你,你真是疯子,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它的反应和我想的一样,因为无论是厉鬼还是活人,包括我自己面对这件事情的态度都是一样的。我耸了耸肩,点点头说道:“当然,不过我一个人肯定不行,所以需要和人联手。你们是阿鼻地狱的鬼将,对阿鼻地狱最为了解,而且看起来你们已经开始执行某种计划了吧。那么,如果我能够和你们联手,你们的成功率不是更高了一筹吗?”

  鬼将还是没反应过来,我摇了摇头,站起身来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给你一点时间考虑,我需要你引荐,让我和方重鬼将见面,如果你不愿意,等一下我就灭掉你。”

  我慢慢往外走,刚刚走到门口,它忽然开口喊道:“你等一下,我问你,是是认真的吗?平等王乃是引荐自古以来便存在的十位冥王之一,它们的寿命按照理论上来说是应该和阴间大地一样漫长。也就是说,阴间不灭,它们就不会消失。你要杀平等王也就等于是要毁掉一个阴间大地。”

  我点了点头,坚定地说道:“我一定要杀了它,因为不是它死就是我亡!”

  鬼将看着我,过了片刻之后,它慢慢开口说道:“放开我,我去找方重鬼将,今晚三更时分我们在海边相见,方重大人性子比较怪异,你自己想好了,如果它要杀你,你肯定活不了。”

  我抬起左手,将阴阳双鱼图收了起来,然后微笑着说道:“那么,我们三更时分见。”

1条评论 to“第二卷 第九章 造反!”

  1. 回复 2017/02/08

    .

    为什么要三更时分见?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