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百四十一章 十四个人

  我没有急着进去,此时正好是下雨天,光线不好而且阴沉,我将黒木放了出来,让它从先飘到空中,接着好视力鸟瞰了一下四周的黑森林,然后飞了回来,低声对我说道:“没有发现其他可以的怪物或者是亡魂,古堡外围应该是安全的。”

  我点了点头收回了黒木之后,慢慢地爬下了山坡,古堡的地势比较低,四周的水流有些已经汇聚了过来,所以在古堡的外围地面上已经湿漉漉的了,我走到古堡门口,看了周易和李迅一眼,两个人同时向着左右两翼跑了过去,而我则站在大门口,这古堡属于典型的欧式古堡,外围的铁栅栏很矮,古堡不大,只有一个前花园,一幢单体的尖顶房子以及一个后花园,我面前的大铁门都已经破破烂烂的了,在雨水的冲刷之下露出其上一块块的锈斑。

  我让阿呆缓缓推开门,然后走了进去,刚刚踏进古堡大门的一瞬间,忽然远处传来几声乌鸦的叫声,大雨天还有乌鸦吗?我微微抬起头,却看见远处的天空中竟然有一排排黑色的乌鸦飞了过来,最后竟然落在了古堡的尖顶之上。

  黑色的羽翼,血红色的眼睛,至少上百只乌鸦落在了古堡尖顶上,看着很渗人,而且发出的这一声声“呱呱”的叫声,更是让人听了心里发毛。

  我用手背擦掉了脸上的雨水,心中不安的感觉更加浓烈了,带着阿呆走到了古堡的正门口,伸出手拍了拍大门,冲着里面喊道:“师傅,师傅!我是端木森,你在里面吗?”

  没有回答,就好像古堡中是空的,我没有急着破门而入,而是绕过正门,走到了边上的玻璃窗前,抬头往里面看,还好玻璃窗不是彩绘的,上面有一些雨水,不过擦掉之后应该能看清里面的情况!我伸出手,在玻璃窗上重重一抹,然后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当我的手擦掉了玻璃窗上的雨水时,我竟然看见漆黑的古堡站着一个高大的人影,看身材应该和师傅是相似的!只是为什么我刚刚敲门喊话的时候,他没有过来开门呢?难道是因为警惕心比较重吗?

  我敲了敲玻璃,可是站在黑暗中的人影却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连身体都没有晃动一下,我皱了皱眉头,心知其中可能有诈,立刻拿出了对讲机喊道:“李迅,周易,听到我的声音吗?听到请回话。”

  很快两个人的声音都从对讲机里传了出来,我急忙说道:“先不要进入古堡,在外围等一等,我先进去看一看,如果发现不对劲,你们在外围防守,千万不要冲进来,明白吗?”

  两个人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后,我立刻走回了古堡正门前,然后让阿呆直接将正门给推开了,这木质的大门看着结实,不过门背后的锁却已经锈掉了,大门打开的一瞬间,我还没走进去,里面就有剧烈的大动静传来,接着是一大群乌鸦直冲我而来,我吓了一跳,这群乌鸦比房顶上的还要多,全都扑腾着翅膀,怪叫着,冲出了古堡,应该是被阿呆开门的声音给惊动的。我用手捂住了脸,心中却很奇怪,这么多的乌鸦,哪里来的?我刚刚在外面站着的时候怎么没有听见里面有乌鸦的声音,还有这些异常的状况为什么勘察的人员都没有汇报给周易呢?

  此时此刻,我心中对于这个古堡更加的怀疑了,八成就是一个陷阱,只是明知道是陷阱我还是要闯一闯,我对威尔斯的手段一无所知,对于他手下的干将更是不了解,这一次,说不定能够抓住一个他手底下的人,那样的话,对我们潜入威尔斯的黑暗议会救人还是有很大帮助的。

  乌鸦飞走之后,我放下手,古堡内一片黑暗,黑森林本来就没什么阳光,再加上下雨,里面的能见度更加低了!

  我打开了手电筒,往里面晃了晃,什么活物都没有发现,这是古堡的大厅,还算是比较宽敞,有一个大壁炉,长桌,几把倒在地上的椅子,墙壁上似乎还有一些黄框,但是里面的画都不翼而飞了,地面上还有一些酒瓶子,只是这样废弃多年的古堡竟然连老鼠和蝙蝠都没有,就让我有一些奇怪了。

  我借着手电筒的光芒扫视了一圈整个古堡内部,果然看见正对着玻璃窗的角落里站着一个人影的样子,只是我进门到现在,他还是没有反应,我缓步走过去,靴子在地面上踏出一些比较清脆的声音,脚步声在空荡的古堡内回荡,我缓缓向着对面黑暗角落里的走去,高声地问道:“阁下是谁?听的见我说话吗?”

  然而对方就是不开口也不动弹,然而,当我走到他面前的一刻,当我看清他的真面目的时候,我整个人大吃一惊,甚至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半步,震惊的表情溢于言表。

  这个一直站在角落里的人,根本就是一具尸体,身上被一根木桩贯穿,插在地上鲜血流在地上都已经变成了红色的粘稠物,这尸体全身的衣服都被扒光了,从他的双眼我还能看出来,他死的时候带着巨大的恐惧!

  一个死人,一具尸体,而且是以这种令人发指的死状出现在我面前,这让我这个见过不少死人的阴阳代理人,都有一些心中发寒。

  然而,怪异的事情还没结束,就在这一刻,房子本来应该被阿呆推开的大门竟然自己关上了,只听见“嘭”的一声,关的严严实实,我急忙往后跑了几步,冲到了大门前,伸出手想要将大门给拉开,但是大门明明没有上锁,可是就是拉不开!

  我正要让阿呆将大门给打碎的时候,第三件怪异的事情发生了,原本漆黑的古堡内一下子亮堂了起来,明明没有烛台,没有火星,没有灯油的吊灯,一盏接着一盏亮了起来,将整个古堡大厅照的通亮,我皱紧了眉头,看着一下子明亮的古堡,腰间别着的对讲机里传来李迅和周易的声音。

  “老大,老大!你里面怎么一下子亮起来了?”

  两个人同时喊道,我正要回话,阿呆却拍了拍我的肩膀,指了指四周的墙壁,我一愣,抬起头看了过去,这一看,我双眼顿时发直!

  古堡大厅的墙壁上,挂满了赤裸裸的尸体,他们的胸口都被一根铁钉刺穿,地上的鲜血也全都干了,尸体也都有些支离破碎,看起来像是被啃食过了一般,我数了数,一共挂着十三具尸体,算上角落里那一具应该是十四具尸体!

  这一下,我才明白过来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乌鸦聚集在这里,一定是被这些腐烂的尸体给吸引来的,但是为什么乌鸦没有发出声音,这一点我还不知道。

  十四具尸体,十四个死人,这古堡里没有大叔的踪影,但是却有这么多的死尸!我忽然想到了刚刚和我擦肩而过的勘察队员,因为雨下的太大,我看不清他们的脸,没有和我打招呼,我也没有在意,此时我拿起对讲机喊道:“周易,这一次你一共安排了多少人参加这座古堡的勘察?”

  周易立刻回答道:“十四人!”

  我心中猛震,十四个人,应该就是这十四个死在古堡里的赤裸尸体,而之前遇到的那个撤离的勘察队员一定是假扮的,我眉头紧皱,虽然猜到了是陷阱,但是没想到威尔斯这么快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

  “老大怎么了?里面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和李迅立刻进来,哎呀,这是什么!”

  周易的语调一般,我疑惑地抬起头,却看见古堡的四周,窗户外飘出来一层紫色的光网,李迅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了出来,不过很模糊,好像对讲机的信号变的很差!

  “老大,好像,是某种,阵法……”

  接着对讲机彻底没了声音,我转身想往外走,阿呆一拳将木门给打碎了,但是外面的紫色光网却已经将古堡整个覆盖住了,我伸出手碰了碰这紫色的光网,手上立刻有一种被电击的感觉,微微一痛,接着浑身一麻,我立刻将手给缩了回来。

  然而,就在我身处大门口之际,背后却忽然传来了一声声低沉的吼声,像是僵尸的嘶吼,紧接着是一些血肉,骨头撕碎的声响,最后,是一连串重物落地的“砰砰”声,我一转头,竟然看见挂在墙壁上的十三具尸体,一具接着一具自己落了下来,嘴里发出悲鸣,如同尸变了一般苏醒了过来!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