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百三十九章 浑身是刀的男人!

  圣焰古堡内依然有很多秘密,当然林动被徐福杀死后,我也没有再回过圣焰古堡,这个地方对我来说没有太多的牵扯,林动就算是藏了惊天秘密,如今他已经死了,和我没什么关系了。

  妖姬的意思是想要我帮帮忙,但是被我一口就拒绝了,国字号第五组上一次藏着赵云倾的事情没告诉我,已经让我非常火大了,此时还想要让我帮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妖姬败兴而归,我继续过我平静的生活,只是,圣焰古堡注定和我还有缘分。就在两天后,国字号第五组又来人了,这一次来的不是妖姬,而是牛老。

  “圣焰古堡内有一个神秘的手骨,你知道吗?”

  牛老坐在我的办公室里,一开口就提到了那个神秘手骨的事情,当时我也试着想要将这个手骨给拿出来,可惜却被无形之力给推了出来。

  “恩,我记得,怎么了?”

  我不待见牛万古,所以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说话,他也是人老成精,自然看的出我不愿意搭理他,不过还是开口说道:“就在昨天,黑暗议会派了上百个狼人来冲击圣焰古堡,那个神秘手骨被偷了!”

  此时正在看文件的我一愣,抬起头看着对面牛万古,疑惑地反问道:“被偷了?你们不是在那里派了重兵吗?怎么可能被偷?还有,上百个狼人袭击圣焰古堡,事先你们都没有察觉吗?这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除非你们的情报部门都瘫痪了。”

  我的问题提的很尖锐,牛老却没有否认,而是开口说道:“你说的问题的确不假,我们的情报部门的确是出了一些问题,出了一个叛徒,而且似乎已经投靠了威尔斯。而且还是你认识的老朋友!”

  我一愣,皱着眉头问道:“谁啊?”

  我在国字号第五组内认识的人不多,但是我认识的人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怎么可能会叛变?

  “肖鹏!”

  牛老此话一出,我顿时一愣,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地表情问道:“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他当年在模拟游戏里被杀了,现在应该还处于植物人的状态,难道醒了?”

  牛老点了点头说道:“他醒了,当然怎么会醒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清醒之后的他被我委派担任国字号第五组在非洲圣焰古堡附近情报网络的最高专员,然而我没想到,他当时就和威尔斯拉上了关系,出卖了我们国字号第五组很多消息,其中包括圣焰古堡内神秘手骨的事情。昨天手骨被偷了以后,彻底彻查才发现,肖鹏不见了,之后查出来,他已经出发前往罗马尼亚了。”

  牛老这么一说,我皱着眉头摊开手问道:“那和我有什么关系?肖鹏要是来报复我,我自然有办法能够对付他,难道你以为我会帮你们国字号第五组去追杀肖鹏?我可没这个时间。”

  我干脆地拒绝了,又想拿我当枪使,我才没这个空呢。

  “当然,我已经猜到了你可能是这个反应,不过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徐福似乎也在罗马尼亚,他的动向我们国字号第五组也掌握了一个大概,你觉得肖鹏会不知道吗?要是肖鹏将这个事情告诉给了威尔斯,你觉得徐福还会安全吗?虽然徐福实力惊人,不过我不认为他有能力躲过威尔斯的追杀!我就说这么多,你是不是帮我们,就看你自己了,不过,我想你就算不帮我们国字号第五组,也会为了徐福出发的吧。”

  牛老说完之后直接走出了我的办公室,我将黑色的钢笔放在了桌子上,脸色冰冷,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大叔,说了这事情,大叔说他会处理的,让我不要妄动。

  挂了电话之后,我将李迅和周易叫了进来,让他们利用轩辕家族的情报网络,一定要找到徐福,这位老前辈,对我有恩,牛老肯定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又摸着我的脉下了套。

  我虽然担心,不过有大叔答应了这一件事,我多少还是相信大叔的,谁想到,人无完人,大叔也有失手的事情。

  一周之后,深夜里,大叔在罗马尼亚给我打来了国际长途,他那边应该是白天,语气疲惫地说道:“小森,徐福没救成,我被威尔斯缠住了,徐福被百里长风抓走了!你留在北京不要动,我继续在这里想办法,你……”

  他还没说完电话就断了,我再打过去的时候,大叔的电话显示关机提示。我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接着走出了房间,李迅正好赶过来,将一份报告交到了我的手上,里面夹着一张照片,是一辆车上拍到的一个侧面,里面又一具白骨,我眉头一皱,该死,这事情我不想插手现在也要插手了!

  “这照片就是两天前拍到的,而且,我们还查到今天就有威尔斯的一个得力手下,叫做辛奇到我们北京了,国字号第五组那边也盯上他了,不过他本事不小,我们的人只发现了他离开机场,之后就再也没有找到他的踪迹。”

  我点了点头,这个辛奇我是知道的,威尔斯手下的干将之一,实力还是未知,据说是个浑身都是刀子的男人,关于他的情报不多,但是据说早些时候是一个职业雇佣兵,后来成了杀手,之后执行任务的时候被一个邪教抓住了,将其改造成了怪物,平常看起来和普通人无异,但是一旦进入战斗,可以不断地从身体内幻化出刀子来,是个非常嗜杀,而且对威尔斯忠心耿耿的家伙。

  “你们将盯梢他的人都撤回来,快一点,这家伙的反跟踪能力极强,你们不要被他盯上了!不然这些盯上的人很可能全要死!”

  我正说话呢,外面忽然吵吵嚷嚷起来,我立马跑了出去,看见四合院的大门前,竟然放着一口黑色棺材,黑色的棺材挡在四合院的门口,一个男人坐在黑色的棺材上。

  光头,黑人,戴着墨镜,左耳上挂着一个银色的十字架耳坠,穿着黑色的背心,一条牛仔裤和球鞋,双手上在玩两把蝴蝶刀,而且玩的很炫!

  我刚刚看过这个男人的照片,正是威尔斯的得力干将辛奇!

  周易带着人将他给围了起来,一个个全都露出了警惕的表情,周易显然是认识他的,过去据说还交过手,此时冷冰冰地说道:”辛奇,你敢在这里撒野,我分分钟撕碎了你!“

  辛奇摸了摸自己的光头,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用口音很重的英文说道:“过去,总是我追着你的屁股跑,难道你忘记了吗?我可是还惦记着把你砍成肉片的过程,真是太舒服了,哈哈!”

  这家伙果然不是什么正常人,过去看来还追杀过周易。我走了过去,拍了拍周易的肩膀,辛奇看见我后刚要说话,我眼睛一睁,一挥手阴阳双鱼图从空中落下,辛奇猛地一闪退到了一边,阴阳双鱼图砸落在棺材上,直接将棺材盖给杂碎了,接着从里面滑落出来三具尸体,李迅一看立刻喊道:“这,这是我派去盯梢辛奇的三个人啊!”

  果然不出我所料,都被辛奇杀掉了,我摇了摇头,眼睛满含杀意地看着杀气,他刚刚躲闪的很快,此时拍了拍胸说道:“太危险了,被你砸中了,可是很痛的哦。”

  然而他还没说完,身子就猛地又一跳,地上有毒蛇爬了过来,他人在空中,猛地转身,以不可思议的柔软度挥动手上的蝴蝶刀和隐没在阳光中的恋心儿对拼了一下,之后借力落地,刚刚站稳,周易就已经以最快地速度杀了过去,双爪横出,辛奇来回躲闪,却不出招,看起来还是游刃有余的样子。

  不过随着李迅移动了四周的石头将他封住,索尔出手蓝光将其罩住后,他才真真动弹不得,并且直接将手上的蝴蝶刀扔在了地上,似乎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好好战斗的意思!

  “你不能杀我!”

  辛奇对我喊道,我一皱眉说道:“是不是因为徐福在你们手上的原因?”

  他哈哈一笑,点了点头,接着一边摇晃身子一边说道:“所以伟大的威尔斯大人请我来给你发一封请柬,下周就是伟大的威尔斯大人的生日,想请你一起来赴宴,到时候,会有非常盛大的派对,会有非常多的美女,当然也会有那具特别的骷髅哦!”

  说完之后,他一挥手臂,竟然在蓝光之上撕开了一个口子,接着飞出来一张黑色的请柬,落在了我的面前!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