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百三十七章 库尔干生死之谜!

  我现在可是直到眼前这位新月女巫的身份,大巫啊!

  什么是大巫,你别看就是巫字前面多了一个大字,这就是天然之别。蚩尤是什么?蚩尤也只是大巫,虽然是大巫之中顶尖的存在,都传说,当年的逐鹿之战要是蚩尤已经达到祖巫级别,那黄帝也未必挡的住,如今的天下可能就不是人族的天下了。

  当然这是神话传说,然而过去我还以为巫族只是传说呢,自从遇到了堕纳千之后,我才知道,巫族是真实存在的,之后这么多年,我虽然身上未流着巫族之血,但却是修习巫术的天才,也正因为如此,我也接触到了巫族这个虚幻之中的存在。

  新月女巫是我唯一知道实力的大巫,而且到目前为止,她应该是我认识的最强大的巫族了。难怪身边的人见到她都会如此紧张。

  “你怎么有兴致来我这里坐坐啊?”

  我脸上带着笑意,缓缓走了过去,右手一把将小骗子给拽到了身后。新月女巫也没有什么异动,只是瞄了我一眼,然后说道:“最近感觉到了当初我好玩的时候炼制的巫卫的气息,所以来看了看,也听说你抓了一个巫族关着。”

  难怪不死人会跪在地上,我挥了挥手,李迅立刻将捆着的库尔干给带到了会客厅里,库尔干此时也是迷迷糊糊的,一看见新月女巫还没反应过来,等过了好一会儿才大叫一声“哎呀”之后直接跪倒在地,对着新月女巫一个劲地磕头。

  “大巫在上,我乃是苦封部落的少族长,库尔干,中级巫卫!”

  他很紧张,甚至比我们都要紧张,而新月女巫却没有搭理他,而是对我说道:“这个巫卫我要带走,他不能留在你身边,对我有用。至于这个库尔干,我劝你还是放了他,现在当家的还是九黎部落,虽然没有了大巫,不过似乎这群家伙想要复活一个大巫的亡魂。你惹不起的,昨天算你走运,这个大巫的亡魂只有一丝力量在雕像里,要是他被复活的话,你肯定会死。”

  接着她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落地之后缓缓向着门外走,我却追问道:“他们想要用不死人来祭祀他们的巫神,您不管管吗?不死人可是您炼制出来的!”

  新月女巫却冷冷一笑回答道:“巫卫对我来说不过是玩具而已,你觉得我会在乎一个玩具吗?不过你说的也不错,他们敢将主意打到我的头上来,不付出点代价是不行的。”

  新月女巫就这么走出了四合院,而不死人就跟在她的身后,虽然我们和他的交往时间不长,但是也是一起战斗过的朋友,此时看着他被带走,生死未知,心里也不好受。

  之后,我再见到不死人的时候,我的对手便是已经统一巫族的新月女巫,当然这是后话,此处先不表。

  新月女巫走后,小骗子走到我身边,从手心里拿出了一块黑色的玉佩,然后轻声说道:“大叔,这是那个怪婆婆送给我的,她说她觉得我很可爱,以后用这黑色玉佩可以保我一条命。”

  我一愣,疑惑地问道:“你怎么知道她是怪婆婆的?”

  小骗子露出甜甜一笑回答道:“师傅,我又不傻,大哥哥大姐姐们都害怕成这个样子,难道她会是一个孩子吗?而且,她喝茶的手势很讲究,一看就是有身份的人,所以我猜她应该是个老婆婆,但是为什么会变成小女孩的模样我说不上来。”

  这小子还真够聪明的,我让他将黑色玉佩收好,第二天,巫族的人就来了,苦封部落的一位高级巫师出马,直接到了我家,来的很快,不过带的人不多,一进门倒是很客气,对我拱了拱手而且表现出来的样子很尊敬。

  “端木家主,可否将我们部落的少族长交给我们。当然,我们会付出相应的代价,您可以开价,我们绝对不会还价的。”

  和这些部落的家伙谈生意倒是很爽快,我微微一笑说道:“其他东西倒是不用,不过以后希望你们不要和我们端木家族为难,库尔干还给你们也无妨。”

  本来我以为这件事情就应该这么了解了,谁想到,事情的发展远远超过了我的所料,就在我让人去将库尔干带出来的时候,却看见一个轩辕家族的家伙慌慌忙忙地跑了过来,在大堂内喊道:“家主,大,大事不好了,您关在南边房子里的那个男人,死,死了!”

  一听见这个消息,我首先是一片震惊,接着我立马看向了苦封部落的人,这些巫族之人却很淡定的样子,看起来没有什么反应,这一幕落在我的眼睛里,显得有些诡异。

  我立刻带着人走了过去,新月女巫走后,我们将库尔干押回了房间中,那时候他还是好好的,这才过去一天,怎么就死了呢?

  房间里什么都没有被破坏,库尔干躺在床上,浑身已经僵硬了,而且还保持着睡觉的姿势,呼吸已经停止了,脉搏,心跳,脑子全部停止!我急急忙忙地走到床边,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发现别说是一处伤口,就连一丝划痕都没有,他不是因为外伤而死亡的!

  此时再将手放在他的身上,正准备检查他的身体内部,手臂却被背后的人给拉开了,我一愣转过头来,看着背后的人,却是苦封部落来的巫族。

  “端木家主,我们少族长已经死了,请你不要乱动他的尸体。现在,还请给我们一个交代。之前我们苦封部落的巫师可能得罪了你,被你杀死,这都无关紧要。但是这一次我们的少族长被杀,这事情非常严重!”

  这家伙说这话的时候就好像是排练好的一般,我一时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库尔干是怎么死的?

  四周苦封部落的人都围了过来,周易比较激动一见到苦封部落的人咄咄逼人,立刻喊道:“怎么了?找死吗?在我们轩辕家族这么挑衅?”

  他这一嗓子吼的很到位,两边苦封部落的巫族全都看向了他,周易也不示弱,他和李迅一对好哥们都顶了上去,一时间火药味很浓。

  索尔此时站出来开口说道:“这样,我们现在还是要调查一下库尔干的死因。因为我们的确也是刚刚才知道他死亡的。现在我们和你们一样什么都不清楚,需要时间。”

  苦封部落的巫族冷哼一声,挥了挥手抬起了库尔干的尸体,瞟了周易一眼后说道:“我们巫族虽然隐世了,但是实力还在,你们轩辕家族虽然在人间家大业大,不过真要打起来,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给你们三天时间,如果调查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们绝对会和你们轩辕家族好好理论一番!”

  这家伙说“理论”的时候,声音特别加重,看起来似乎是要动武的意思,此时玉罕走到我身边低声说道:“要不要将他们几个给留下来?”

  她说的“留下来”意思就是杀了,现在只有我们和苦封部落的这几个巫族知道库尔干死亡的消息,只要宰了他们,绝对能够毁尸灭迹。

  不过我却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他是高级巫师,不好对付,我们之前遇到的都是一般的巫族,这个家伙应该有两把刷子。这里面可能还有一些阴谋,先让他们走,我要好好调查一下。”

  玉罕点了点头,所有人放行,让这几个苦封部落的巫师缓缓走了出去。

  他们走后,恋心儿从库尔干睡过的床边上走了过来,在我耳边轻声说道:“我发现了一些问题,这个库尔干可能不是真的?”

  她抬起手,我看见她的手指上有一些细小的粉末,就好像是石头的渣渣,我微微皱了皱眉头,再结合刚刚看家你的几个巫师镇定的表情,我更加确定,这里面有事儿!

  苦封部落给了我三天的时间,不过我现在还不能确定库尔干是不是真的死了。巫族的事情,我本来以为已经落下了帷幕,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我派了周易和李迅盯着这个几个苦封部落的人居住的地方,一天下来,什么发现都没有,他们基本不出门,吃饭都是叫外卖的。

  “这样,我们找个人假扮送外卖的,然后去找他们,看一看房子里的情况,不过他们见过我们所有人了,这事情必须找个生面孔……”

  我提了个建议,却没想到,恋心儿竟然冲我笑了笑说道:“我可以来个女扮男装哦!”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