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百三十五章 最尊贵的血脉!

  背后的金色巨人,我看不清脸,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霸道气场确确实实能够感受到,而且,还有一股子特别浓郁的皇者气息,就好像我身后站着一位伟大的君王!

  天空中的黑色光圈慢慢照向了我背后的金色巨人,而金色的巨人虽然还未彻底凝聚,但是那种压迫感却一点都不弱,身上的金光竟然和天上的黑色光圈互相对抗在了一起。

  “你怎么会在这里?怪不得这个人类小子没有被我压死,原来是你在保他!”

  巫神显得有一些气愤,还透出一股子震惊。

  我抬头看着这个模糊的金色巨人,一个威严至极的声音仿佛从远空之中传来,飘渺极了!

  “我没有保他,他没跪下,是因为罗焱留给他的精神支撑。我存在于他的血脉之中,如今出来,只是来会一会你!你我皆不是真身,下来比一比吗?”

  他指着天空中的黑色光圈说道,声音很是霸道,天空竟然在这声音之下,都微微振动了起来。

  巫神久久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一道黑色乌光猛然间落下,直冲我而来,我背后的金色巨人冷冷一笑,手一挥,声音威严地说道:“一个小小的远古大巫而已,也敢在我的面前放肆,找死!我为人族之祖,你也敢在我的面前放肆!”

  背后的金色光芒猛地一闪,我看见乌光快速散开,最后更是传来了巫神的一声惨叫,天空中的黑色光圈,在金光的照耀下,瞬间碎裂!

  片刻之后,北京的天空,一切恢复如常,我身边的狂风也停止了下来,我转过身,看着背后的金色巨人,竟然没有一丝陌生的感觉,仿佛还有一种看着自己的错觉。

  “你是谁?”

  我轻声问道,金色巨人仿佛也在凝望着我,却没有说话,而是重新化作了一片金光,落进了我的身体之中,我全身闪烁的金光渐渐消失,最后重新汇聚到了我的心口,金光慢慢消散,来无影去无踪!

  不死人站在我身边,他刚刚目睹了整个过程,但是此刻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愣愣地望着我。我手臂上的莫良自己飘了出来,然后一转身盯着我,轻轻开口说道:“端木森,刚刚那个金色巨人是谁?”

  我摇摇头,竟然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而他盯着我看了半天后才默默地说道:“你是知道的,我原名姒少康,乃是夏朝中兴之主,我距离那个神话时代并不远。我知道,曾经有一个人,早在我们夏朝之前就已经消失了,他号称人类之祖,不是圣人,但是却以一己之力将人族带上了巅峰。传说中,他浑身金光,所过之处,百族皆要跪拜,无一种族敢在他面前放肆。你可知他叫什么名字?”

  我原本想说黄帝这两个字,但是我终究摇了摇头,莫良却好似看穿了我的心思一般,抬起头望着夜空,这一刻,又有大风吹来,却不是巫神放出来的大风,而是北京特有的凌冽之风,刮过我们的身边,莫良眼中有神采闪烁,最后默默地说道:“他叫少典,乃是伏羲与女娲之子。有熊部落之首领,更是黄帝之父。”

  这一刻,我脑中一愣,想起当初我在天坛接受轩辕家族血脉测试的时候,所有的水全都打翻了,但是却留下了一滴金色的血液,没人知道为什么,只是认为我的血脉很接近黄帝,传承的很好。

  但是我心中知道,我的身体内流着罗焱赠予的血脉,而罗焱的血脉似乎非常奇特。

  这一刻,我猛地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打给了师傅,师傅似乎还在睡觉,片刻后接了电话,迷迷糊糊地问道:“小子,我在睡觉呢,你干嘛啊?”

  我却迫不及待地问道:“师傅,罗焱的血脉是不是很特殊?他的血脉到底哪里特殊了?你快一点告诉我!”

  大叔一愣,声音里充满了疑问道:“你怎么这么问?”

  我将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后,师傅沉默了很久,我一直捏着电话,等着他开口,站在这黑色的巷子里,我等待着揭晓我身体内血脉的一个谜题,大叔终于了,他平静地说道:“罗焱乃是少典后人,在我们的那个世界里,他乃是末代古皇,乃是最后一位百族之主。他的血脉比黄帝更高,所以这也是造就他造天者身份的一个原因……”

  大叔的话在风中流转,我愣住了,这一刻,我竟然说不出一句话,过了片刻之后,大叔已经将电话挂了,而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胸口,看着自己的双手。我记得当年第一次见孟婆的时候,罗焱救了我之后,对我说过:“如果我告诉你,我用自己的命换了你的命,你会不会心里好受一点呢?”

  过去我不懂这句话的意思,如今是真的知道了,越是高贵的血脉传承的时候越是严格,罗焱身上若是有人祖少典的直系血脉,那么他说他用命换了我的命,意思就是他将所有的血脉都留给了我,也就是说,我是他高贵血统的延续,不仅仅是血脉,我更是他生命的延续。

  过去,在我的心里,只记得大叔曾经用三十年寿命换了我的一条命,如今,我的师祖竟然真的用他的命,换了我的命。

  虽然这样的血脉传承我之前只是利用其梦境空间的力量,但是如果不是这样的血脉,我或许根本就过不了轩辕家族的血统测试,今天也可能死在了巫神的巫法之下。

  我竟然刚刚反应过来,也许我能走到今天,亏欠了罗焱太多太多!

  不死人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手臂,我这才回过神来,他的表情依然平静,只是轻声说道:“走吧,别发呆了,你背后的伤可是不轻……”

  他一转头,看见我的背后,此时竟然已经开始慢慢复原了,他微微皱了皱眉头,疑惑地问道:“你也有什么特殊的体质吗?我不记得你有这么夸张的自愈能力啊!”

  我自己也伸手摸了摸背后,竟然只有几道伤口还没愈合,其他部分都是完好无损的,我从腰包里掏出了匕首,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了一下,接着鲜血流了出来,不过却没有马上复原,伤口很快停止了流血,但是并没有自己愈合,刚刚我的背部皮肉都已经一片模糊了,虽然靠着坚强的意志支撑住了,但是也不至于伤势能够自己愈合吧。

  难道也是因为我身体内罗焱留下的血脉的原因?我自己都有一些迷糊了,身上出现的怪事越是多,我就越是感觉自己的身世成谜,我到底是谁的孩子?师傅对我说过,罗焱还没和女人干过那个事情,我肯定不是罗焱也不是大叔的儿子,那谁生了我呢?难道我还是女娲捏出来的泥人所化不成?这不是扯淡吗?

  心中谜团越来越多,我感觉随着我渐渐长大,自己身上的谜团总是被揭开一部分然后立刻就又多出了一部分,也许真的应该到那个世界去看看,但是怎么过去呢?难道还要再去闯一次鬼魔窟?我可不干,末代的鬼族帝皇肯定非常强势,我这一去就是找死。

  默默地和不死人往回来的路上走,打了电话给国字号第五组,让他们过来处理一下后续事物,回到了四合院里后,一进院子就看见刚刚那个没什么气节的苦封部落少族长此时被绑在椅子上,满脸的惊恐,看起来这家伙的胆子还真是小啊。

  “你们,你们放了我,我父亲派来保护我的人就快要来了,到时候你们都要死的!”

  他对着我们大喊,但是色厉内荏,根本就听不出一点底气。

  “保护你的巫族都已经被我们杀了。”

  我冷冷地说道,一边说一边走了过去,听到我这话,对面的少族长立刻脸色大变。我还让不死人将两个巫族的人头丢在了地上。

  他看见之后,脸色煞白,久久说不出话来!我则走到他的面前,低声说道:“我叫端木森,轩辕家族的家主,也修习过你们的巫术,不过不是你们巫族之人,原本我对你们巫族没什么坏印象,只是想帮我身后这个不死的朋友一把。但是如今,你们苦封部落算是惹的我不开心了。我现在要去拜会一下你们的巫族部落,你看看你能不能给引个路呢?”

  他听见后表情更是难看起来,接着吃惊地喊道:“你,你们想干什么?我们的部落是禁止外人进入的,就算是我也不能出卖部落!”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九百三十五章 最尊贵的血脉!”

  1. 回复 2016/08/18

    诶嘿嘿

    原来罗焱是处男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