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百三十四章 华夏大地,岂容你夷族之神撒野!

  一般来说,一些大门大派,或者是大的灵异组织的精英弟子或者是传人出门,那身边肯定带着足够多的保镖,而且这些保镖肯定手上有些家族长辈赠予的宝物。

  巫族我不了解,但是作为曾经上古的大族,这一支巫族部落若是还在延续,那手上肯定是有些宝贝的,这种黑色的雕像,在我一眼看去,便心知不安。

  雕塑,如今的社会里,可能仅仅是表示艺术品这么简单,但是在上古时代,任何雕像都是有作用的,这个黑色的小雕像刻画的是谁我不知道,不过我心里那种没来由的危机感,真真切切地告诉我,这个雕像有古怪!

  拿着这个雕像的巫族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双手抬起来,对着天空,缓缓开口说道:“伟大的巫神,您的子民正在饱受痛苦和煎熬,您是否能够赐下慈悲,只需要您展现一丝伟大的力量!”

  他将雕像放在面前,然后深深跪拜了下去,我心知不好,自然不会等这雕像发难,立刻就想冲过去,但是此时他第一个响头已经磕了下去,忽然间这条小巷子内有大风吹来,一下子扑向我们,对面的巫族却一点事都没有,仿佛没有感觉到这大风的感觉!

  我的对面,白起和莫良竟然也被这莫名其妙扑来的大风给吹飞了出去,身子在空中倒转,最后停在了我的身边。

  “这风来的奇异,像是法术但是我没见过这样施展的法术,大家小心,可能是某种厉害的巫术!”

  我高声喊道,不死人想要从另一边冲过去,可是也被大风给倒吹了回来,这风就好像是有意识一般,专门和我们这边作对。

  就在此时,对面的巫族第二拜也拜了下去,他的头落在地上的一刻,这风竟然渐渐地小了,我紧皱眉头,不过却不愿意放弃这一次进攻机会,正要冲过去,但是一抬脚,却感觉压力从头顶上落了下来,一开始这压力还不大,只是莫名其妙地落在我的背上,我还能走两步,但是当对面的巫族拜下了第三个响头的一刻,压力猛然间剧增!

  我缓缓抬起头,竟然看见在北京黑色的天空中,隐隐有一片黑色的圆形光圈,原本天空就是黑暗的,但是这黑色的光圈竟然比四周的夜空还要深沉,而且这黑色的光圈居然正正好好地落在了我的头顶上!

  我的压力,就来自于这看不见的黑色光圈!

  对面的巫族还在磕头,他每一次磕头,黑色的雕像就会裂开一条小小的裂缝,此时已经连续磕了六个头,黑色的雕像上已经满是裂缝,然而,我背上的压力,已经重到仿佛一座山!

  我的双腿打颤,用破魔长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满头都是大汗,整张脸面对着地面,背部已经开始往外冒血迹,就连呼吸都在变的困难!

  “哼,人类,感受到了吗?这就是我们伟大巫神的一丝力量,这是巫神的力量,是你们人类不可能拥有的,这雕像乃是我们巫族的宝贝,今日,就要你毙命于此!当然,今日若是你跪下,诚心接受巫神的洗礼,废去你的灵觉,或许还能侥幸换得一条狗命!”

  这巫族一边对着我大喊,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

  而我背后的不死人想要冲过来帮忙,但是却被我呵斥道:“别过来!”

  然而他的手已经伸进了黑色的光圈照射之内,仅仅是一瞬间,不死人的手臂就被压力碾压成了碎片,鲜血直流,他急忙往后退了几步,手臂离开了黑色的光圈后才慢慢地恢复重生。

  “端木森,你身上的压力居然这么大……”

  我明白他的意思,对面的雕像还没碎,这说明压力还没到极点,这个巫族还会跪拜,而即便是现在,我已经快要受不了了,浑身上下,全是鲜血,皮肤开裂的声音我自己都能听见!

  不死人急冲向对面的巫族,想要替我解围,但是他刚刚冲过去,就又被狂烈的大风给挡了回来,我低着头,这是我遇到过最扯淡的事情,也是最大的压迫!

  “哼,不肯屈服吗?那就去死吧!”

  对面的巫族此时占尽优势,又对着雕像猛地拜了下去,这一下,我的压力成倍的增加,不仅是皮肤,血肉,甚至是骨头都在吱嘎吱嘎地作响,我压着呀,满脸都汗水,甚至连说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的双膝颤抖,但是这一次,我不能跪下去,不仅仅是为了我的脸面,更是因为对面的是巫族,他们不是人类,是上古异族。我虽然修习巫法,我虽然身体里并不仅仅只有人类的血液,但是我一直把自己当做是人类。

  男儿膝下有黄金,我可以为了要救人而跪下,但是我绝对不会向强权下跪!更何况,这个强权还是什么狗屁的巫神!

  “让我跪?”

  我艰难地说道,此时的压力已经打到我连说话都说不清楚了!对面的巫族吃惊地看着我,看着我的汗水和血水混合在一起,流了一地,可是我就是没有屈服!

  “端木森,你居然还能说话,我就不信,弄不死你!”

  他猛地又是一拜,我背部的压力,再一次增加,现在我有一种自己是孙猴子,被压在了五行山下的错觉,脸上反而露出了一片笑容。

  “端木森,保命要紧啊!”

  不死人大声喊道,在他活的这400多年里,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也就是一跪,也就是背后的灵觉消失,在他看来,人类不都是贪生怕死的吗?他不明白,为何眼前这个人,就是不跪呢?

  我脸上带着笑容,猛地抬起头,看着对面的巫族,狂吼道:“我师祖和我师傅都告诉我,就算死,也不能对异族强权下跪!今天,有本事你弄死我,要是今天你弄不死我,我一定杀入你们巫族,灭了你们这一支巫族,砍死你们的巫神!”

  对面的巫族脸色大变,满脸都是震惊,他又对着地上的雕像磕头,这一次磕头,雕像上的裂缝已经密密麻麻,已经到了要破碎的边缘,我双膝已经弯曲了,但是却硬生生就是没跪下去,双脚上的鞋子都裂开了,地面上裂出了一道道裂缝,我整个背部的血肉应该已经全部破碎了,甚至我已经听见了背部的骨头有了细小的断裂声。

  我说不出话来,一开口就会喷出鲜血,巫术果然了得,这若是巫神的一丝力量的话,真是很恐怖的家伙,但是今日,就算是天塌下来,我也绝对不会屈服!

  心口的金色光芒从我的衣服里透出来,这一刻,我感觉到身子开始变的温暖起来,甚至我感觉背上的压力也在减轻,我竟然在渐渐地直起腰来,对面的巫族大吃一惊,满脸都吃震惊的表情!

  “这怎么可能,你的实力不到高级巫族,在巫神的气场压迫下,为什么还能直起身子来?不可能的,除非,除非你身体内流淌的血脉,比巫神还要高贵……”

  说到这里,对面的巫族自己都吃惊了,竟然久久没有说出话来,看着我一点点直起腰来,身上的血水顺着衣服流下来,落在地上,整个背部的皮肤肌肉全部都碎裂了,但是却没有喊一声痛!

  我站直了身子,看着从自己身上透出来的金色光芒,压力消失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身上的压力就这么消失了,不过,这是我现在的机会!

  我一伸手,握住了地上的破魔长剑,面色一正,剑指天空中的黑色光圈,喝道:“这是华夏土地,岂容你等夷族放肆!”

  我往前踏出一步,金色的光芒猛地王外一冲,就在这一刻,对面的黑色雕塑,瞬间破裂,只听见“嘭”的一声,巫神的雕像碎成了粉末!

  这个磕头的巫族,顿时面如死灰!竟然拔腿就想跑,不死人直接冲了上去,双手插入他的脑袋中,狠狠一撕,将这个落荒而逃的家伙,撕成了两半,他连痛哼一声的机会都没有!

  而天空中的黑色光圈却没有消失,我竟然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来,带着深深的沧桑之感,说道:“轩辕的后裔,你们人类的神明,在我的面前也不过是小娃娃罢了,今日有你身上的血脉保护,我的力量伤不了你,但你以为你下一次有这么好的运气吗?”

  我知道这个声音可能就是所谓的巫神!但是我还没开口,就听见他忽然轻声“咦”了一声,接着我的背后金光闪烁,我一转头,却看见一个巨大的金色巨人缓缓凝聚出来,器宇轩昂,威武霸道!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