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百三十一章 幻想很美好……

  赶回四合院后,我看见男性巫卫跪在地上,整个四合院里多处都已经被这个暴力的家伙给破坏了,还砸烂了我好几个古董花瓶,气的我是牙痒痒。

  要不是老法师用梅林法杖将他制住了,估计这家伙是要把我的房子都给拆了,放眼看去梅林法杖虽然还是那根木棍的样子,不过一头释放出来的蓝色光芒倒是很耀眼,照在这个金级巫卫的身上,让这家伙浑身无力,似乎是有劲使不出来的样子。

  “老大,你可回来了,你们走后没过一会儿,他就从房间里冲了出来,很不对劲地对着空气说话,还将大门都给打烂了。”

  玉罕急切地说道,我点了点头,走到这家伙的面前,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异常,就是情绪很不稳定,似乎是受到了什么严重的刺激。

  “索尔,你这法杖倒是真好用啊。”

  我笑着说道,索尔却嘴角轻轻一笑,不张扬,很绅士的样子。

  我蹲下来,看着面前的金级巫卫问道:“是什么让你变成了这样?告诉我。”

  他抬起头来,眼神里充满了一种很可怕的目光,咬着牙说道:“我,我看到她了,就在刚刚,我看见她出现在我的房间门口,然后一闪而过没有停留,我追出去的时候,看见她慢慢地走出了房门,我想要追上去,但是你的人将我给拦住了!”

  我当然知道他嘴里说的她是谁,一个特殊的,竟然能够轮回三世的女人,而且每一世都会和他见面,每一世都会和他发生刻骨铭心的爱情,甚至每一世最后都会从长城上跳下去,在我看来这样的情节应该只在言情小说里才会出现。

  我转过头问身后的人道:“你们有看见一个陌生的女人吗?”

  所有的人都摇头,竟然无一人看见这个女子,我转过头来轻叹一声说道:“你是不是看错了?我们这里普通人是进不来的,而且就算能进来也不可能只被你一个人看见。”

  他却一个劲地摇头说道:“不可能,我明明看见就是她,你快点让这外国佬放开我,我要去追她,快点放开我!我要追上她,我不希望她死!”

  这家伙的精神状态绝对不正常,而且越说越激动,最后甚至咬着牙想要冲破梅林法杖射出来的蓝色光芒,我急忙往前跨了一步,在他的背后贴了一张昏睡符,他这才身子微微一怔,倒在地上昏睡了过去。

  “怎么办?这家伙这样的精神状态,根本就没办法查关于巫族的事情。”

  木梁纯子担心地说道,我却看着躺在地上的这个男性巫卫,心里多少有一些疑惑,难道他真的说谎了?还是他真的看见幻觉了?

  “这样,你们在这里看着他,只要昏睡符的时间快到了就立刻换新的,不能让他醒过来。我却一次阴间,找孟婆聊一聊。”

  我一边说着,一边让阿呆将这个家伙扛进了房间里。

  其实我是万分不愿意去见孟婆的,过去我和她有过节,罗焱曾经教训过她,听说孟婆是个很记仇,很任性的女人,如今我得罪了她,她没来找我的麻烦就不错了,我还去自投罗网。

  不过也没办法,天下是不是有三世投胎,甚至是这种三世重复一般的情缘故事,我心里不能确定,能够确定的只有孟婆一人。

  到了阴间之后,我一路朝着奈何桥的位置走去,并不难找,只用了半天时间,我就看见了长长的等投胎的队伍,我顺着这群阴魂慢慢向前,一路上倒是遇到了好几波阴司,不过大多认识我,有几个还见到过我在幽冥府内的样子,此时都对我很客气,又是点头又是微笑的,几个黑无常最尴尬,本来就长了一张不会笑的脸,此时还非要对我微笑,这笑容简直比哭还难看。

  我一路往前走,过了个把小时后,终于看见了奈何桥,也看见了坐在奈何桥边上,正在分发孟婆汤的孟婆,穿着一身红衣,看着挺喜庆的,不过她那张脸上今天似乎不怎么开心。

  孟婆不开心的时候,最好不要去惹她,不然肯定倒霉。我本来就和她有过节,此时见她不高兴,正想掉头就走,谁想到孟婆竟然看见了我,一下子飞了过来,落在了我的面前,双眼满是怒意地望着我,冷哼道:“好呀,你这臭小子上一次来我这里,弄出个什么师祖搅的我这里天翻地覆,今天还来?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我脸色顿时一变,这孟婆竟然见了面就喊打喊杀的,我顿时皱着眉头,拱了拱手说道:“您大人有大量,当时也没办法,您不是要收我吗?我的师祖也是为了保护我,今天您要是灭了我,说不得他还会来找您的,那样的话对我们双方都不好,您看呢?”

  我这是诚心吓一吓这位生活在阴间的孟婆大人,她可不知道我身体里的罗焱已经消失了,此时听见我说罗焱还会来找她,顿时脸色微变,然后将手背在了身后,语气冰冷,但是却没有再提要收拾我地说道:“你来阴间干什么?”

  我嘿嘿一笑,凑过去低声说道:“我就是想来查一查,最近几百年,是不是有女子转世了三次的?”

  孟婆微微一愣,然后一挥手,一片红光覆盖在她的身上,接着闭上眼睛,片刻之后睁开了眼睛,点了点头说道:“有三个女人最近几百年里转世了三次的,不过如今她们的魂魄都在阴间,她们三个是因为命中注定的缘分未到,或者是得罪了判官,才会被判轮回受罪。怎么了?你要查这几个女鬼的背景?”

  我摇了摇头,接着问道:“那是不是有一个女子,连续三年都是从长城烽火台上跳下来的?”

  孟婆微微一挑眉毛,然后又闭上了眼睛,过了几分钟后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怎么可能会有?你要知道就算是命数里注定要死,也不可能投胎几次都是一样的死法,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存在。好了,还有其他事情吗?没事情的话,就快点滚,看到你就来气!”

  她一挥手,飞了回去,而我则心中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回到了四合院后,我走进了男性巫卫的房间,这家伙还在沉睡,我先放下阴阳双鱼图压在他的身上,接着将他背后的昏睡符给揭了下来,他猛然间惊醒,就想从地上站起来,但是却被阴阳双鱼图给死死压着,动弹不得,于是立刻对我咆哮道:“你快点放开我,我要去找她,快一点!”

  我冷冷一笑说道:“你个刚刚昏睡的时候,我去了一次阴间,找了一次孟婆,她告诉我,最近几百年里,只有三个女人投胎转世三次,但是这三个女人如今都是阴魂在阴间飘荡。而且,没有一个人是三次轮回转世都同一个死法,所以,我现在认定,你认为你见到的那个女子,很可能根本就不是活人,甚至完全是你产生幻觉之后的产物!”

  他愣住了,趴在地上的他满脸震惊,过了片刻之后却坚定地说道:“不可能,我见到她的三次她都穿着不同的衣服,还说记得我,还微笑!怎么可能会是假的!”

  我脸上的冷笑更盛了,抬起手一把按住了他的脑袋,低吼道:“那我问你,你三次见到她,身边可有别人也见到她了?你三次见到她,你可曾触碰过她?人人过奈何桥都要喝下孟婆汤,都会丧失前世记忆,她为什么会记得你?如果你不信,我可以带你去阴间,再见一次孟婆,让你心服口服!你甚至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听了我的低吼,男性巫卫彻底愣住了,最后整张脸趴在了地上,久久没有说出话来,我低声说道:“虽然不知道你记忆里的这个女人是什么来头,但是我想她一定是不存在的,或者就是个女鬼。然而,你刚刚见到了她,出现在了我们的四合院里,那就说明她连鬼都不是,因为我们的四合院里有很强的防御法阵。我觉得,或许是因为你寂寞了太久,所以在脑子里构建出了一个女人的模样。她陪伴你,给你希望,每一次当你对生存绝望的时候,她都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也许仅仅是你自己内心的幻觉吧。是与不是,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最后,巫族那边似乎要祭司什么巫神,要将你变成祭品,如果你还愿意去死,我就让你离开四合院。如果你想像个男人一样堂堂正正地活下去,我可以帮你。言尽于此,你自己考虑吧。”

  我慢慢站起身来,收走了阴阳双鱼图后缓缓走出了房间,关门的一刻,我忽然听见里面传出来深沉的哭声,我没去打扰他,默默地走开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