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百三十章 来组巫族的威胁!

  这可是在中国,敢公然破坏看守所的,还敢打进来的,绝对不可能是普通人!墙面越来越大,渐渐地破开了一个大洞,果然,我看见的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个妖兽!

  这妖兽从头到尾皆是一片乌黑,尾巴光秃秃的像是老鼠,身子细长但是却长了一张猫科动物的脸,浑身上有黑色的钢毛,身长应该有2米左右,嘴里露出一对巨大的门牙,四足上的利爪闪烁着非常亮的光芒,这个洞应该就是这个妖兽掘开的!

  我和巫卫同时一惊,后方有警员奔跑和呼喊的声音,但是就是过不来,我往后面跑了几步,探头一望在走廊的两边有黑色的风沙扬了起来,这些警员穿不过黑色的风沙,有几个一冲进黑色的风沙中,身上就立刻多出了数道伤口,吓的他们惊慌失措地对着黑色的风沙开枪,我了个去,开枪有毛用啊!

  就在我看外面的时候,房间里却有了大动静,只听见一声低吼,那头妖兽竟然一下子扑向了巫卫!

  这妖兽看着很凶猛,直接将巫卫给扑倒在了地上,巫卫竟然没有抵抗,我了个去,这货还真是一心求死啊!

  我赶忙跑了过去,拔出破魔长剑对着这妖兽狠狠劈出了一剑,妖兽浑身钢毛炸立,看起来防御力惊人,但还是挡不住破魔长剑的剑气,被三道剑气狠狠地砍中之后,浑身巨震,懒腰砍断,身体被劈成了四份,然而,让我意外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个妖兽竟然和巫卫一样,被劈成了四段之后,没有死,而且只留下了几滴血液,身体渐渐扭曲,最后断裂的部分慢慢地扭合在了一起,但是这妖兽恢复的速度明显别我身边的男性巫卫要慢很多,而且我看见它身体里有一根银色的细线露了出来,银级巫卫!

  这个妖兽也是巫卫,是不是新月女巫炼制出来的我暂时不知道,但是它的实力明显不足,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了我身边的男性巫卫,最后一溜烟钻出了大洞,跑掉了!

  男性巫卫一看见这妖兽溜走了,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满脸愤怒地转过身,双手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身子一晃,将我按在了墙壁上,他速度太快,我被他这么一撞,浑身立刻就好像要散架了一般,连手上的破魔长剑都掉在了地上,他冷酷地吼道:“你为什么不让它杀了我?为什么要救我!”

  我一愣,这货是不是发疯了啊,我救了他反而过来要杀我,想自杀想疯了吧!我右手放出烈焰,对着他的脑袋狠狠一烧,他怪叫一声往后退了好几步,用手拍掉了脸上的火焰,我则趁势落在了地上,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阴阳双鱼图出手,将他按在了地上,让他没办法动弹。

  之后,我干咳了几声,这家伙之前看起来唯唯诺诺的样子,一旦发起飙来竟然这么凶狠!我摸了摸被他按的发疼的肩膀,走到他的面前低声说道:“告诉你,刚刚那个巫卫是银级巫卫没有你厉害,它杀不了你,你死心吧。”

  他听了我的话,微微一愣,之后重重地叹了口气,我则开口说道:“这样,你不就是想结束这没有意思的人生吗?我也许可以帮你,不过前提是你要想帮助我找到新月女巫,或者是帮我具体回忆起你到底是在哪里被圈养过!”

  他听到我的话后,一个劲地点头,我微微摇了摇头一抬手将阴阳双鱼图给升了起来,他从地上爬起来后,刚刚被我的天机眼烈焰烧着的地方已经彻底恢复了,这速度,看的我直发愣。

  整个看守所内现在乱成一片,黑风沙已经消失了,但是好几个警员都受了伤,我将这个男性巫卫转移到了我的四合院里,当他和阿呆见面的时候,竟然不自觉地一愣,随后低声说道:“它也是巫卫吧,而且是入门级的金级巫卫,你炼制的吗?”

  我点了点头,阿呆开始我的骄傲,算是我修习巫术后的杰作之一,正等着这个男性巫卫夸奖我的时候,他竟然摇了摇头叹气道:“诶,一看就很山寨啊,还是我炼制的比较好,幸好我的主人不是你!”

  我靠,这货不仅身子不是人,脑子不是人,现在连说话都不是人了!要不是我现在没办法灭了他,我肯定当场就烧了这家伙。

  在四合院里给他安排了一个房间,住下后,我第二天就让他回忆当时发生的事情。特别是圈养的时候的事情,听了他的陈抒,在结合之前我知道的龙三角有巫族幸存部落的事情,两件事情结合在一起,我觉得可能有所关联。

  不过我还是忍不住吐槽一下,这家伙活了400多年了,逃出来也有几百年了,你就算一心求死,但是发现死不成了之后,那就应该好好混,外国的吸血鬼活个数百年,上千年的,那不都成了巨富吗?住着古堡,带着美女,穿着华服,还收藏古董字画,怎么我们中国的巫卫,也活了数百年了,最后就只剩下了一件破旧的黑大衣,还有半截车票和几角钱呢!

  不过这家伙回忆的也是真慢,在我家三天了愣是没憋出一个字来,他说他是真不记得了,不过他想不出来,袭击我们的巫卫却又卷土重来。

  这个妖兽模样的银级巫卫在第四天的晚上直接冲击我们的四合院,不过还没进门就被外围的防御阵法给打了回去,逃跑的路上还被周易给顶上了,周易让一只蝙蝠一直跟着它,直到发现它的藏身之处。

  回来报告之后,我毫不迟疑,立刻带着阿呆就杀了出去。这个银级巫卫放任不管肯定不是个事儿,我抓住它之后也许还能查出到底是谁在背后下手!

  我感觉肯定不是新月女巫,新月女巫要是想杀这个男性巫卫的话,根本不需要通过这种强攻的手段,我在周易的指引下,很快就在一片公园的树林里发现了这个妖兽巫卫的下落!

  蝙蝠倒挂在一棵树上,双眼血红似乎在给我们指路,而在它身边的树下面,泥土似乎有翻新过的痕迹,而且肯定就是刚刚,似乎是为了掩饰什么!

  我慢慢走过去,并没有靠近,这个银级巫卫也不简单,肯定也是出自巫族高手之手,我先是召唤出阴阳双鱼图,接着轰然落下,直接砸在了那棵树的边上,巨大的震动果然引起了地下的一丝动静,很快树林的地面下就凸起了一个小土包,在泥土之中来回穿梭,我冷冷一笑,挥了挥手阿呆快步走了过来,接着看准时机,就在这个小土包移动到它面前的瞬间,它猛地举起手臂,狠狠砸了下去,阿呆虽然仅仅还是入门级的金级巫卫,但是它毕竟本体是僵尸真祖的后裔,而且还吸过我的血觉醒了部分力量,这一拳打的势大力沉,而且正好命中银级巫卫。

  没有惨叫声,但是我却看见一个两米长的细长身影从泥土中蹿了出来,落在了远处的地面上,虎视眈眈地望着我们。

  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正要动手,却卡那件对面那头银级巫卫的眼睛猛地放出白光,然后浑身剧烈颤抖,这种状态就好像是被魂魄附身了一般,不过在巫族之中,进入了中级巫师的行列,就能够通过某种神秘的巫族仪式,来和自己的巫卫沟通,甚至附身在这个巫卫的身上。

  很显然,这个炼制出妖兽巫卫的巫师,正在附身!

  片刻之后,对面的这头妖兽慢慢安静了下来,缓缓张开嘴巴,竟然口出人言,这声音是个女性的声音,但是很苍老,说话的时候带着颤音。

  “端木森,你最好少管闲事,那头金级巫卫是我们献给巫神的祭品,你若是还要保护它,那我们只能将你一起杀死了!”

  这个老巫师一开口就是赤裸裸地威胁啊,我却嘴角露出冷笑,高声问道:“你们也是巫师?你们在哪里?为什么知道这里有一头大巫炼制的金级巫卫?”

  对面的老巫师却不回答,只是发出了一连串可怕刺耳的笑声,随后,对面这头银级巫卫瞬间爆炸,浑身被炸成了无数块,鲜血这一次是真真实实地喷洒了出来,溅了我们一身!

  对方还真是够狠的,只是用这样一头难道的银级巫卫来传话,不过看来新月女巫似乎和这个巫族的部落关系很仇视,对方祭拜巫神竟然要用她炼制的巫卫。

  就在我们准备打道回府之时,去接到了家里来的电话,说那个男性巫卫忽然发疯一般冲了出去,被索尔给拦住了,现在正在家里大发脾气,情绪失控!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