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百二十九章 原来是巫卫!

  这样的恍惚很快就过去了,我耳边的声音渐渐消失了,脑海中奇怪的画面也渐渐散去,我缓缓睁开眼睛,看见右手手臂上的伤口渐渐愈合起来了,我没有这么强的自愈能力,在我看来可能是梅林法杖起了效果,的确是传奇法杖,妙用倒是挺多的。

  我抬起头看着天空,心中忽然满是悲伤,这份悲伤不是来自我自己的,而是来自那个奇怪的男人的,画面太杂乱,我看见了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岁月,不同的人,他们的脸上带着各种各样的表情,站在我的面前。

  我知道,我看见的世界不是属于我的,这不是梦境空间打开之后的世界,而是属于那个奇怪男人的世界。

  我缓缓走出家门,然后坐上轿车,直奔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见到了一个人惊慌失措坐在漆黑房间中的男人,他躲在角落里,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也像是一个受惊吓过度的普通人。

  但是我知道,他是不死的,这件事情,或许已经困扰他数百年了。

  警员为我打开了门,我走进去后,没有关门,而是让这间房子的大门敞开着,任由外面的阳光照进来,落在我的身上,而他为了躲避日光则坐在漆黑的角落里。

  我们一个坐在光明之中,一个坐在黑暗里,泾渭分明……

  我轻声开口道:“我看见了一些画面,一些不属于我记忆的画面。我看见了北京长城上的雪,我看见一个姑娘撑着伞在雪上走,她穿着宫装,一身红色很漂亮。”

  角落里的男子浑身颤抖,猛地抬起头,看着我,我知道他听见了我的话,我也知道他肯定明白我话里的意思。

  我却继续说道:“我还看见,还是长城之上,一个女人穿着浅绿色的军服,英姿飒爽,如同木兰一般气势逼人,却又美丽如同蔷薇一般带刺绽放。”

  角落里的男子猛地站起身来,浑身颤抖,眼睛里不住地落下眼泪来,哭泣的样子就好像是失去了最珍爱的人和最珍爱的事物,但是他依然没有从角落里走出来。

  我继续说道:“最后,我看见了一个女人,穿着红色的旗袍,满脸笑意地走来,最后却一跃而下,从那高高的烽火台上,就好像是一只折了翼的蝴蝶一般。只是,让我奇怪的是,这三个画面里的女人,都长着同一张脸,都带着同样的笑容。她们是谁?”

  这就是我刚刚看见的画面,而且我坚信,这些画面都是这个男子眼中所见,现在我已经可以完全确认他是个不死人,而且活了至少数百年了。

  男子慢慢地走了过来,最后站在了黑暗的边缘却始终没有踏过那一条白色的光线,没有走到我的身边,但是这一刻的他,满脸悲伤,泪水已经覆盖了他整张脸,他说话的时候,嘴巴微微颤抖,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这个女人,转世了两次,每一次我都会在长城之上遇见她。我很奇怪为什么她能转世两次,一般人只能喝一次孟婆汤,有两世人生,但是她却有三世人生,而且每一次我都会在长城上遇见她,都会爱上她,最后她们都会从长城上一跃而下,在我心里留下了三个无法抹去的坑。”

  他的声音很轻,在诉说他悲伤的情史,而我更关心的则是他为什么会不死的原因。他停顿了好一会儿后才说道:“其实我一直在装疯卖傻,因为我渐渐无法适应这个可怕的世界,世界变太快了,三十年前还没有几家装电话,二十年前还没有几家人家装电脑,十年前还没有几个人有手机,如今的天下,真的变的太快了。我跟不上这样的速度,只是想死,但是却死不了。我在长城上开枪,装疯卖傻,只是想要让警察开枪射杀我,但是我还是死不了,那么,就让我在监狱里住一辈子吧,不再和外界沟通,就这么在黑暗之中住一辈子!”

  他的话说的很沧桑,我微微皱眉头,干脆地问道:“你为什么会不死?”

  这个奇怪的男人却笑了,眼睛看着我,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你难道看不出来吗?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害怕你吗?因为你身上有巫族的气息,你修炼过巫术,而我,是一个被炼制出来数百年的巫卫,我不会流血,因为我是金级的巫卫,我身体内的血管被刺破后会以超快的速度自我愈合。我不会死,因为将我炼制出来的巫族还没死。我可以将这牢房打碎,但是我不会这么做。因为与其让我离开这里,不如就在这里活着吧。”

  他的话让我大吃一惊,巫卫,他竟然是个巫卫,而且还是金级的巫卫!我竟然一点都没看出来,立马站起来,走到他的面前,将他脖子上的衣服给拉开了,果然我看见在他的脖子下方,慢慢地延伸出了一条长长的金色线,很淡,但是我看的很清楚。

  “谁把你炼出来的?”

  我冷冷地问道,对面的巫卫微微一笑说道:“你一定不愿意见到她,这是一个很可怕的女人,或者说是一个很可怕的小女孩,她自称新月女巫,她炼制我们完全是凭自己的喜好,她对我们说,她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的巫族,是最后的大巫!她赐予了我们不朽的生命,可是我一点都不想要这样的人生,我希望死去,陪伴我亲爱的人一起死去!”

  新月女巫,这四个字蹦进我耳朵里的刹那,我浑身一怔,之前我遇到的妖兽也是她炼制的,如今这个自称金级的巫卫竟然也是她炼制的。

  “看你的样子好像还认识她啊,那真是你的不信,她比魔鬼还要可怕,比恶魔还要残酷!”

  巫卫哈哈大笑起来,一挥手,竟然将手上的手铐给崩断了,我双眼一睁,还以为他要发疯,所以立刻做出了准备战斗的姿势。

  他惨然地笑了笑说道:“别紧张,我不会伤害你的,而且我也不一定打的过你。只是这手铐太碍事了而已。对了,对了,你也是巫族,你有没有办法结束我的生命,有没有!”

  他拉住我的手,我眉头紧皱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她是大巫的话,我不可能帮你,巫卫和主人之间的联系是单向的,你没办法自己解除。”

  他一听这话,颓然地坐倒在了地上,我却疑惑地开口地问道:“你说,你是她制造出来的,还说她炼制你们就是为了好玩!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新月女巫,你详细和我说一说,说不定我有办法帮你。”

  他听到这话,双眼之中立刻放出光来,紧张地说道:“我,我应该是400多年前被炼制出来的,具体的年份我记不住了,当时我原本已经死了,而且我本身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是被炼制成了巫卫后,我的记忆也恢复了,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原始的大地上,整天被关着似乎不让我们出去。被炼制出来的巫卫不止我一个,还有很多妖怪,甚至还有一些看起来像是外星人的怪物。每一天都会有一两个巫族的人来给我们送吃的,就好像是在圈养我们一般。之后,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发生了巨大的冲突,锁着我们的地方被打开了,所有的巫卫都跑了出来。奇怪的是,新月女巫并没有将我们召回去。反而组织了我们几个一起登船,接着我记忆就比较混乱了,只记得好像是穿过了一片大海,这一片海域非常的汹涌,船被打翻了,我在海里飘了很久,冲上岸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日本,再接着我混上去中国的船只,返回了中国。当时还是古代,不像现在查的这么严格。”

  听见这些话,我微微皱眉头,大海?很多的巫卫,还有日本,古代,这些线索一时间我根本就串不起来,心里反而更加的疑惑。

  “那么你到了中国以后,新月女巫来找过你吗?”

  我追问道。

  他迟疑了一下之后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她来找过我,但是没有将我带走,我也不知道原因。只是记得当时她走的时候说了一句,‘现在还用不到’这样的话。”

  新月女巫对我来说一直太神秘了,一个活着的大巫,而且还不知道她有什么计划,甚至不知道她站在哪一边上。

  就在我们俩说话的时候,看守所的墙壁忽然猛地震动了一下,接着我看见整个墙体开始扭曲变形,片刻整个墙面都被打出了一个大窟窿,这还是大白天,竟然有人敢攻击看守所,这不是找死吗?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