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百二十八章 不死人

  他没有说一句疼痛,甚至连哼都没有哼,缓缓抬起手,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上,将插在自己额头上的钢笔慢慢地给拔了出来,这个过程我看着都感觉很痛,但是这个奇怪的男人却似乎一点痛觉都没有,钢笔被拔出来的同时,也再没有一滴鲜血流下来,我眼尖,看见被钢笔戳出来的那个洞里有鲜血填充,但是就是不流出那个伤口,这样奇怪的景象,说实话,我的确是第一次见到。

  妖怪就算能够自愈但是血还是会流的,僵尸虽然伤口不会流血,那是一般的僵尸都没有血,这个家伙身上魂魄还在,我之前就查探过,也明明不是妖怪,甚至我都没有感觉到他身上有灵觉的反应,换句话说,他应该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是为什么会出现不流血,不会死,没有痛觉的奇怪现象!

  我表情慢慢凝重起来,对面的怪男人将钢笔整个拔出来后一把摔在了地上,然后用手按了按自己额头上的伤口,我看见他的皮肤,血肉,开始扭曲,拉伸,最后长在了一起,一个刚刚还出现在我面前的伤口,此时竟然就这么恢复了,完好如此!

  不死人吗?

  这是我脑子里蹦出来的一个名词,在世界历史上出现过不少不死人的例子,其中最著名的一个便是一名独居英国的男子,叫做保利士,当时警察因为一桩谋杀案找到了他,但是他人已经不在了,之后找到了他的日志,这本日志竟然是从200多年前开始记录的,警察不信邪,还找来了附近的邻居询问,一个老太太说,她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注意保利士了,这个男人一直是老样子,深居简出,不过如今这个老太太都已经80多岁了,保利士还活着,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奇迹。

  我身边也有不少不死人,大叔的年龄成谜,但是至少也有几百岁了,司马天活了500多岁了,徐福更加不用提了,至少上千岁了,而活着最长的如今看来就是神秘的许佛了,有可能是从蛮荒的上古时代就一直活到了现在。

  然而,无论是大叔还是司马天,他们战斗的时候也会受伤,也会喊痛,而且他们是有高深的道行在身上,本事极大。

  但是我面前的这个奇怪男人,我不知道他的姓名,不知道他的来历,甚至最奇葩的是,李大山告诉我,用这个男人的指纹进行扫描,竟然没有登记记录,想要抽他的血,结果针管刺进去抽了半天,一滴血都抽不出来,最后伤口都愈合了肌肉直接将针管上的针头给挤断了,还是这个怪男人自己将针头给拔出来的。

  一连串非自然的现象都说明了一点,这个在长城上痛哭,莫名其妙开枪的男人,一定身上有大秘密!

  他额头上的伤口愈合之后,依然是老样子,眼睛一直看着四周,一言不发,就是不断地看着四周,眼神还是很飘忽,我皱紧了眉头,走到他的面前,伸出右手,天机眼的圣洁白光照在了他的身上,我猜测这个男人身上可能被鬼魂缠身,但是这个我现在还不能肯定,看天机眼的白光照射过后的反应了。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在天机眼的白光照射下却没有一点点的鬼气冒出来,也就是说,他没有被厉鬼或者是阴魂缠绕,然而,在白光的照射下,他却同样不再东张西望,而是抬起头傻乎乎地盯着我手上的白光发呆,接着露出了一丝丝傻笑,也终于开口说话了!

  “天堂吗?还是极乐?我终于死了吗?我终于能够死了,太好了,带我走吧……”

  他的话让我更加浮现连篇起来,听这男人的意思,就好像他死不了一般!之前我猜测他可能是不死人,这个想法如今算是落实了。

  我将白光收了起来,当白光消失的一刹那,他的脸上猛然间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抓着我的手不放,一个劲地大喊道:“不要,不要带走我的白光,求你了,不要将白光带走,赐予我死亡吧,我要死去!”

  他抓住我的手很紧,这家伙的手上还是有把子力气的,我一甩手臂,将手给抽了回来,呵斥道:“被发疯,你到底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

  他听见我的骂声,忽然表现的非常激动,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喝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想死,可是为什么我死不了,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死不了啊!”

  接着这家伙用自己的脑袋对着墙壁猛砸,我只能快步走上去,在他背后贴了一张昏睡符,还好昏睡符对他有用,他身子一晃,跌倒在了地上,不一会儿打起了呼噜。

  我甩了甩手臂,看见自己刚刚被他抓着的右手手臂上有几道抓痕,倒不是很深。我走出了房间,看着外面的李大山等人,问道:“这家伙的衣服和那把枪呢?拿过来给我看看。”

  他们立刻将这男人穿的衣服还有枪放在了我的面前,我翻了翻,这件黑色的破旧大衣款式很老,似乎根本就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物件,我翻了翻口袋,除了几毛钱以外,什么都没有,接着我翻了翻内插袋,从里面掏出来半张公交车的车票。大衣是没什么问题的。接着我举起了这把土枪,一看就是自己改造的,枪管很长,而且膛线也不是很平,做工很粗糙的样子。

  “他这么穷,哪里来的钱买这土枪?自己改造的?”

  阿寇在旁边看着,轻声说道。

  我点了点头,看着几个警员将昏睡的奇怪男人给抬出了监控室转移到了看守所,我转头问李大山道:“对了,有做基因匹配吗?还有最好给他做一个全身检查,这家伙的身体绝对有问题。”

  李大山点了点头,这件案子暂时搁置了下来,要做完这一系列的匹配和检查要花上不少的时间。拉着小骗子和阿寇回了家,刚到四合院里,就看见索尔已经回来了,老法师一回来就露出了笑意,对着我咧了咧嘴说道:“我回来了,而且还带回来了不少好东西哦。”

  这一次老法师的英国之行,可以用有惊无险四个字来形容,初到伦敦,就发现整个地下法师世界里有不少的人变成了黑暗议会的成员,当然在欧洲,你加入什么组织,进行什么活动,那都是自己的自由。

  老法师的身份大家都明白,一回到被盯上之后,当天晚上就遭到了黑暗议会的袭击,还好老法师本事不弱,还有几个英国的老朋友帮忙,没出什么大事。

  之后参加英国的地下法师拍卖会,也见到了梅林的法杖,不过原本被定为非卖品的梅林法杖,却失窃了,这件事情惊动了整个英国,之后老法师临危受命追回梅林法杖,经过一系列曲折的故事之后,算是成功追回了这根满含传奇的法杖,却没想到也因此受到了地下法师组织的肯定,竟然将梅林法杖赠予了老法师。

  当索尔将梅林法杖从背后的黑色包裹里拿出来的时候,我原本以为这根法杖会是如何的华丽,不镶嵌个把宝石或者是不刻上个数十个法阵都说不过去,结果,展现在我面前的梅林法杖简直就是一根细棍子,当然比较长,两边都打磨过了,可是怎么看都不像是传奇法师用的法杖。

  “这,这就是那件传奇法杖吗?我了个去,这也能叫传奇法杖?”

  我直愣愣地说道,在中国这样大有来头的法杖怎么说都是金雕细琢的,哪里会像这玩意儿一样看着就像是从淘宝上买来的玩具货啊!

  “你可别小看了这法杖,它的外在或许朴素,但是其强大之处却在里面。我来给你演示看看!”

  索尔连带微笑,举起了法杖微微一挥,接着念动咒语,果然法杖有了异动,随后从法杖内爆发出了一阵蓝色的光芒,四周有一些特殊的波动,我还没反应过来,蓝色的光芒却已经落在了我的身上,而且正好对准了我的右手手臂!

  “这是法杖内自带的净化类的法术,对于遭受邪灵或者是怪物缠身的人有很大用处!”

  索尔一边演示一边说道,我正要搭话,却感觉右手手臂上微微一痛,接着我的脑子里闪烁出一些画面,耳边还有一个男人彷徨地哭喊声,冲击着我的大脑,我眉头紧皱,手臂上越来越痛,原本我不太在意这些小伤,但是这一次,似乎这几道被那个男人抓伤的伤口很特殊!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