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百二十七章 机灵的小骗子!

  警察在疏导人群,一边申请总队的支援,来八达岭旅游的中外游客还真不少,如今连续听到枪声,一开始还是比较好奇的,一看见死了人,立马就有人好事者冲过来拍照片,现场一下子就变的更加混乱起来,我一直站着没动,陪着我们的文化局领导此时也吓的不清,但是我不想走,他也没办法,只能陪着。

  地上还是没有鲜血溢出来,感觉上这个人死状太奇怪了,为什么没有鲜血呢?难道他不是人?我心中很疑惑,不过没有走过去,现在围观的人太多了。

  过了十来分钟后警车来了,警察急急忙忙地封锁了现场,还将这个人的尸体给抬走了,他被抬走的时候经过了我的身边,我速度极快地抬起手和这具尸体的手微微这么一搭,心中顿时大惊!

  魂魄还在!这个人的魂魄还在,一个人死后魂魄离体是惯例,难道是因为此地是长城,所以魂魄无法顺利出窍?我转过头看着这几个警察抬着尸体远处,转念一想,这和我也没关系,就算他是僵尸也好,是妖怪也罢,自然不需要我去担心。

  尸体一走,人群过了几分钟后就散开了,我拍了拍小骗子的手说道:“先去吃饭吧。”

  小骗子也见惯了生死,此刻更是没什么大反应,脸上带着一丝笑容点了点头。吃过了中饭,下午本来想去逛一逛几个中国名校的,清华北大都想进一进,不过因为家族里的一些事情,只能打道回府。

  回到了四合院后,却见到了一位老朋友,李大山!

  自从两年前他调离了上海,来了北京后我们还没见过面呢,李大山如今看来比之前还要胖了一些,站在四合院里满头大汗,身上的警服后背都被汗水浸湿了,身边还站着两个年轻的警员,看着似乎有些焦急的样子。

  “李叔叔,好久不见了。”

  我笑着打了个招呼,走进了四合院内,李大山一看见我眼睛里顿时放出光来,笑着说道:“你可回来了,我等你半天了呢。”

  我一愣,看来家里说出了事让我回来一次就是李大山来找我啊。按照原本在上海时候的惯例,他找我肯定没什么好事,多半不是有案子解决不了了,就是发生怪事了需要我来调查一下。

  “先进会客厅吧,你们也别干站着了。泡两杯茶!”

  我对着身边的人喊道,接着带着李大山进了会客厅,一进会客厅坐下来后,李大山就迫不及待地开口说道:“小森啊,这一次我有大案子要找你啊,你可要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帮帮忙啊。”

  我一愣,果然是有案子解决不了想到我了,我没说话,身边的小骗子就很机灵地说道:“伯伯,为什么我家大叔要帮你的忙啊?你们是警察,我家大叔又不是呀。”

  小骗子还是很聪明的,这小子瞄到我看见李大山的时候一脸不待见的表情就猜出了我心里的想法,以一个小朋友的口气调侃李大山,李大山一下子就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哈哈,我和端木森是老朋友了,过去在上海也常合作的,这也是相求老朋友帮帮忙来着。”

  他笑着说道,还拱了拱手旁边的两个年轻警员,我依然不说话,而小骗子则对着李大山甜甜一笑,轻声说道:“伯伯,这里可是轩辕家族哦,我家大叔可是轩辕家族的家主哦,我觉得你的等级不够高诶,而且来请我家大叔帮忙,你空着手来我觉得也太不应该了。嘿嘿,不过我童言无忌,你别当真哦。”

  我心里简直乐开了花,小骗子可比我小时候强多了,不过我十岁之前就一个人孤零零地活在孤儿院里,但是小骗子虽然才9岁,可是已经在灵异圈子里摸爬滚打过几年了,最后加一句童言无忌,说的李大山脸色刹那间不好看起来。

  李大山过去找我帮忙,其实给的钱也很少,我完全是看在他和师傅的关系上帮忙的。如今我是轩辕家族的家主了,按理说帮忙也是可以的,但是李大山还是一副我应该帮他的样子,空着手来倒是无所谓,毕竟我不图他那点礼,但是一进门就嚷嚷着要我帮忙,而不问问我是不是乐意,但是小骗子这一下子点给他听了之后,李大山顿时明白了过来,如今的我身份也今非昔比了,他这么说话,的确不合适。

  “这个,小森啊,你现在身份确实高了,不过还是看在天心的面子上帮帮忙呗,我们都是老朋友了,对吧!”

  他又将师傅抬了出来,我只好摸了摸小骗子的头说道:“诶,我家的小子不怎么会说话。您来找我肯定要帮忙的,只是我也比较忙,如果太复杂的话,我恐怕没时间,你先说说案情吧。”

  李大山立刻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给我递了过来,我翻开一看,赫然就是今天上午在八达岭长城上发生的枪击事件,怎么这么快就被定性为灵异案件了呢?

  接着李大山身边的年轻警员开口说道:“这个人,现在已经被我们控制起来了,他拿着的枪是一把自己改造的土枪,看不出出处。而且我们审问了他半天,他一个字都没说……”

  听到这话,我一愣,打断了年轻警员的叙述,奇怪地问道:“你先等一等,你说你们审问他了?我亲眼看见他今天早上被警察击毙的,手腕和头上各种了一枪,怎么可能还活着?”

  此时年轻警员猛地点头激动地说道:“就是因为他又死而复生了,所以才会被定义为灵异案件的。一般来说,这几年我们接手的灵异案件有一部分是骗人的,很大一部分都被国字号第五组给解决了,真正落到我们手上的灵异案件不多,我们的经验也不足。所以这一次这案子落在了我们手上,我们才会急急忙忙地来找你。”

  难怪啊,李大山升到了这个位置上,其实也不是什么好差事,这些年来没做出什么成绩,位子也是岌岌可危,所以遇到了一件灵异案件就迫不及待地想要表现一下给上头看。

  “他怎么会复活的?他现在人呢?”

  我疑惑地问道,年轻警员立刻回答道:“现在被我控制起来了,他是自己从太平间走出来的,当时还把值班的老大爷以及医生护士们吓了一大跳。”

  我点了点头,正在考虑是不是要接这个任务的时候,阿寇笑眯眯地走了出来,然后轻声说道:“既然这件事情之前我们是亲身经历的,那看来也是有缘,既然有缘,我们处理一下又何妨,何况这几年我多数时间都在山上修炼,如今碰到这等怪事,也想管上一管。”

  好家伙,既然阿寇开口了,我只能点点头,喊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管一管吧,你们带路,我们尽快解决了这件离奇的案件。”

  我们在李大山的部门监管室里见到了这个男人,坐在房间中的他,看起来很惊慌的样子,对面两个警员在问他问题,他一句话都不回答,甚至眼睛也一直在看四周,神色迷茫。

  我打开门走了进去,他看了我一眼,显然是一惊,接着露出了恐惧的表情,我没说话,让小骗子和阿寇在外面等我,自己则搬了个椅子坐在了这个怪人的对面,先是看了一眼他的手腕和额头处,没有任何的伤痕,甚至连疤痕都没有,完好如初,根本就没有一点受伤的痕迹。

  “你叫什么名字?”

  我轻声问道,拿起桌子上的钢笔,把玩了起来,也不再看他。

  他不回答我,而是身子想要往后退,但是他坐的椅子是固定死的,身上还被铐着手铐,所以根本就移动不了。

  这一刻,我猛地将钢笔帽拔掉,然后将钢笔飞了过去,钢笔尖锐的头直接刺进了这个怪人的额头上,他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外面的人全都看傻了,一滴暗红色的鲜血混合着钢笔的蓝色墨水慢慢流了下来,滴落在他的裤子上。

  他整个人头往后仰,这幅样子就像是死去了一般,我却拿出手机看着时间,一分钟,两分钟……我没有任何的动作,就是看着手机,看着上面的时间慢慢跳动,一个半小时过去了,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突然下手杀这个男人。

  但是,当一个半小时之后,对面被钢笔插着额头的男人,忽然怪叫了一声,接着就像是回过气来了一般,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彻底复活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