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百二十六章 长城上的枪声!

  阿寇在吕家的事情了结之后,才来了北京,比我预想的要慢了几天,只是他这一次来北京,却带给了我一片更加遮蔽的迷雾。

  他是一个人来的,当然我的初衷是想要了解小骗子的真实身份,但是如今也不需要了。

  带他见了小骗子之后,小骗子还给他道了歉,毕竟是冒充了他的徒弟这个身份,我还顺口问了一句:“最近听说酒中仙前辈去了一次洛阳和空净大师见了见面?”

  阿寇听后点了点头笑道:“是的,家师难得下山,这一次下山想必也不会太快回来,细想起来,他应该也已经下山一个月了,前些天我还听齐丞师叔说起家师呢,他下山的时候带走了不少烈火山,足足两,三人份的。烈火山酿造也不易,真不明白家师为什么带这么多的酒下山呢。”

  阿寇此话却让我心中不免升起一丝丝的疑惑,回想起来,他是去见空净大师的,空净大师可是佛门中人又不喝酒,那酒中仙为什么带这么多的烈火山呢?

  此时又听见阿寇低声说道:“对了,师傅下山的时候还让下面一个弟子通知了北京这边的分部弟子,似乎是有意要来北京一次,不知道你有没有见到呢?”

  他的这句话更加让我吃惊,难道我在北京见到的酒中仙是本人?可是为什么他要将我灌醉呢?虽然确确实实我第一次见到酒中仙的时候感觉到的灵觉很强,和后来遇见的王钢完全不同,而且我中间也昏迷了两天时间,难道是我昏迷的这两天时间内出了什么事情吗?

  又是一大堆迷雾浮现了出来,环绕在我的脑海之中!为什么空净大师没有告诉我实情?这佛门大师和道门宗师到底在谋划什么,又是一次对我的考验还是有其他的谋算?

  看见我想事情想出了神,对面的阿寇却微微一愣,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问道:“咋啦?不过我也难得下山,师傅都偷偷跑下山来了,那我自然也要好好在北京多玩几天。你这个轩辕家族的东道主可要好好陪陪我。”

  阿寇这么说,我自然是答应了下来,正好我学的比较驳杂,有很多本事都不是我自己修习得来的,要教我身边这个小骗子,还真是不容易,阿寇这一来,倒是可以系统的给小骗子上上课。

  简单的来说,我是社会大学毕业的,阿寇是哈佛大学毕业的而且还是博士生,就是这差别,真的打起来,我俩谁胜谁负都说不准,但是要是说到理论,阿寇明显比我高上一截。

  暂时放下了工作之后,第二天我们俩带着小骗子和阿呆就去了八达岭,总是听见有人喊着:不到长城非好汉。

  到了北京这么久,我还真没有好好去过一次长城,于是今天四人行,我一直以为小骗子应该是一个挺活泼的孩子,但是这几天接触下来,我才发现,也许我真小看了这个小子,阿寇给他讲解道术的时候,他听的很认真,甚至我每天晚上经过他的房间,都看见他是盘膝打坐,睡眠时间不超过6个小时,就像是一块海绵如饥似渴般吸收着一切知识。

  在车子里的时候也一样,阿寇演示了几个道教正统的上清一脉手印,道教手印很有讲究,可不是你模仿的像就有效果的,手印讲究的不是外形,而是内里的经脉流通,是运用气的过程,比如手诀,普通人看一眼就能做出来,但是普通人就算是有灵觉的灵异人士也不一定能够释放出最正确的手印。

  还是对于看不见的身体内的气的运用,阿寇笑着说道:“首先,你必须感受到自己身体内的气,不一定很强烈,原理和施展法术或者是气功之类的很像,但是上清一脉讲究的不是将气一下子发出去,而是让气在你的身体上形成一个明显的回路,回路和回路之间相扣,才会形成最正统的道术,当初我感受自己的气时,用了整整三天时间。你试试看,要是一开始不行的话,也没关系。”

  小骗子坐在我身边,表情凝重,捏了一个莲花手印,过了半天,我看见他的手腕处有一点点的蓝色气流在穿梭,当然是很淡的,我皱了皱眉头说道:“还不错嘛,我看见你手腕里的气了。”

  我此话一出,小骗子疑惑地睁大了眼睛说道:“我怎么看不见?我也没感觉到啊,就是手腕处有一丝丝微微泛凉。”

  阿寇则更是吃惊地望着我说道:“你看的见吗?我现在都不怎么能看的见,师傅说只有灵觉很高强,如他们这一批的老家伙才能很清晰地看见气的流动,小家伙的气很微弱,我是看不见的。小骗子,你师傅果然厉害啊,一般人的灵觉成年以后就不会成长了,但是他就像是怪物一样,灵觉一直在成长,如今看来快赶上我师傅了哦。”

  小骗子一听这话,顿时眼中冒小星星盯着我看了半天,而我则撇了撇嘴说道:“你才是怪物呢!”

  车子到了八达岭,当然,我们是不用买票的,有文化管理局的人陪着一起游玩八达岭,登这长城的时候,小骗子坐在阿呆的肩头上,等我们爬到最高处,举目远眺,青山一座一座层层叠叠,整个华夏大地的波澜壮阔就这么展现在了我们的眼前,过去常听人说长城就像是一条横跨在中国大地上的巨龙,虽然从明朝开始便饱受战火的冲击,然而,这么多年来,长城已然变成了中国大地的象征,象征的是华夏大地的宏伟,象征着我们这个民族终要腾飞,即便外强再蛮狠,即便我们遭受多少风霜雪雨,但是长城已然还在,中华民族永不沉沦!

  我站在烽火台上,望着前方的大地,心中满是震撼,就好像是心胸一下子就扩大了无数倍!

  深深呼吸,转头看着阿呆肩膀上的小骗子,小家伙的眼睛睁的老大,嘴巴微微张开,轻声说道:“大叔,真是太美了!”

  我笑着点了点头,转过身,却看见在另一边站着一个穿着破旧衬衫的男子,身上满是污垢,甚至连头发都是乱糟糟的,眼睛里满是泪水,更是没看见附近的游客们露出怪异的表情,他就这么看着大好河山,满脸的泪水,小骗子也注意到了他,奇怪地说道:“大叔,那个怪人怎么哭了?”

  我没说话,径直走了过去,站在了他的身边,他一愣,回头看着我想要往后退,竟然是有些怕我,我开口问道:“兄弟,这大好河山虽然震撼,但是你也不用哭吧,一个大男人怎么哭的这么伤心啊?”

  他没多说话,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泪水,一言不发地转身要走,他身上穿着的外套是很破旧的黑色大衣,这个季节虽然北京已经开始渐渐转冷了,但是还不至于穿大衣这么夸张吧。而且,他转身的一刻,我看见他的手插在口袋里,好像是握着什么东西,神色也很紧张,匆匆离开了我的视线内。

  “怪人一个,不用在意他,我们继续四处逛逛……”

  我正提议走开的时候,却忽然听见远处传来了一声尖叫声,接着我听见有枪声,一共两声,很突兀的传来,我一转头急急忙忙地跑了过去,抬头一看,竟然就是那个刚刚被我称为怪人的男子,此时他手中握着手枪,四周的游客全都吓坏了,纷纷尖叫着往外跑,远处有执勤的警察掏出了手枪,对准了我们这边,大声喊道:“别动,别动,把手枪放下!”

  这个男子很惊慌,似乎他开枪是不小心的一般,一边挥手一边喊道:“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控制不了,这该死的手,这该死的身体!”

  他说的话很奇怪,接着我看见他满脸泪水,但是嘴里却喊叫着奇怪的话,可是他握着手枪的手,竟然渐渐对准了身边的一个女游客,这个女游客因为距离他很近,吓的蹲在地上不敢动弹。

  “放下枪,快点!”

  警察大喊道,但是这个奇怪的男子却一边痛哭一边竟然有扣动扳机的冲动,就在这时候,对面的警察果断地开枪了,一枪打中他的手腕,他一痛,手枪掉在了地上,第二天打中了这个男子的头部,一串鲜血飙飞出来,他双眼一愣,倒在了地上。

  警察见他倒下后,立刻跑上来疏散附近的群众,然而我却盯着这个地上的男子,因为他被打中了两枪,虽然飙出了一些鲜血,可是倒地之后,却再没有流出一丝鲜血,而且我能感觉到,他的身体有问题,很奇怪的问题……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