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百二十章 逃出鬼魔窟!

  这个身穿白色长衣,气度非凡的男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绝对就是鬼族末代的帝皇,这么看来我遇到的这个女性怪物,应该只是一个鬼族的普通皇室成员而已。

  然而,转念一想,他刚刚对这个平凡的男子说,给他的孩子取名叫梵天!也就是说,这个被称作逆世的平凡男子,莫非就是如今名震整个阴间,乃至整个灵异圈都听到他的名字会抖三抖的鬼帝吗?

  我是完完全全被震惊了,我没有生活在鬼族称霸天下的时代,虽然我知道当年的鬼族一定非常强盛,但是鬼帝这样的大人物仅仅是鬼族的一个家臣,十殿阎罗也只是鬼族的臣子。

  我越来越觉得不可思议,越来越觉得这个称霸阴间的强大种族,是不可能彻底灭绝的!

  这一刻,我的眼前渐渐变回了黑色,接着我的眼前光芒重新出现,随后石床“轰隆”一声碎裂了,我竟然看见有一条满是灰尘的石阶通向下方,现在我又离不开这个山洞,也许这是一条离开这里的地下通道,或者是藏着秘宝的地方。

  我大着胆子踏着石阶往下走,这段石阶倒是不长,估计也就一百来个台阶,等我到了底部之后,发现底部是一条走廊,地面上还有一些已经腐烂的地毯,现在却已经发出腐烂的臭味了。

  在走廊的尽头,是一扇大门,大门紧紧地关着,不过应该没上锁,我一落地两边墙壁上的灯台忽然间亮了起来,里面的都是绿色的鬼火,绿色的鬼火,黑色的走廊,腐烂的地毯,如今看来这里可不像是什么藏宝的地方啊。

  我踏着地毯向前走,一路上小心翼翼,四周也没什么声音,不过一直走到了大门前,都没有什么怪事发生,如果唯一要说奇怪的话,那就是这里也没有鬼气,而且当我走到大门口后,似乎能够从里面感受到一丝丝的微风,吹在我的脸上,难道这扇大门的外面,真的就是阴间?

  我缓缓呼吸,将手按在了黑色大门上,然而借着微弱的鬼火光芒,我却看清了这门把手,让我吃惊的是,这门把手,我可一点都不陌生,两个门把手分别是不同的造型,一边是个可爱的孩子,另一边则是一个恐怖的小鬼!

  我遇到过两次这样的门把手,如今在这鬼族宫殿的地下居然又遇到了,难道这是鬼族的标志不成?可是鬼族的标志为什么会出现在仙人的墓地之中呢?

  一时想不通,我强压下心中的疑惑,用力一推,将大门给推开了,让我震惊的一幕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的前方是一个升降台,而往上看,我却能看见阴间那浑浊的天空,我真的出来了,这条路还真是离开这个鬼魔窟的正确道路!

  从里面走了出来,一步步走到升降台边上,我没敢直接站上去,而是伸出手拉了拉升降台的绳子,踩了踩升降台的底部,看起来虽然年代很久远了,但是依然很结实的样子。

  站上升降台,我拉动了绳子,升降台缓缓地往上升,我心中多少松了口气,终于离开了鬼魔窟这个鬼地方,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身处在阴间的什么地方,不过能够逃出鬼魔窟,回到阴间之后我总能找出离开这里的路。

  升降台缓缓升到了顶部,正好对着阴间大地,这两边是一个巨大的豁口,我从升降台上跳了下来,稍稍辨认了一下方向后,朝着前方走去。

  然而,我刚走出近百米,背后忽然传来惊天的巨响,我吓了一大跳,更是被背后吹来的气浪狠狠吹倒在了地上,阴间遇到这样巨大的气浪风暴,只可能是因为有惊人的鬼怪出世了!但是,说实话,若是有惊人的鬼怪出世,我应该早就预感到了才对,现在这风暴来的太突然,我趴在地上,用手抱着头,就算如此我还是被风暴给吹出去数十米,过了好一会儿后风暴消失了,我从地上站起来拍掉了尘土,抬头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刚刚升降台所在的巨大豁口,现在竟然完全不见了,这还不算,地面上甚至连一丝一合破开的痕迹都没有,我赶忙跑了过去,站在原本应该是个大缺口的地方,此时地面厚重,我甚至拔出破魔长剑连捅了好几剑,都没能发现任何的问题!

  这个豁口呢?刚刚明明还在这里的裂缝呢?怎么说没有就没有了呢?联想到之前在鬼魔窟内,我们背后莫名其妙出现的巨大深渊和裂缝,我感觉这鬼魔窟的秘密,我远远没有弄清楚。可以肯定的是,那个被空净大师的伏魔金刚经弄死的女怪物肯定不是鬼族的末代帝皇,那么又为什么我会看见当年鬼族的影像呢?

  这还不算,最让我吃惊的是这个鬼魔窟的范围,如果这个鬼魔窟真的是当年鬼族沉落在阴间地下的宫殿,那该有多大啊!现在我放眼望去,在一望无际的阴间大地上我完全就没有看见龙虎山或者是茅山的驻地,当然也不排除他们已经撤退了。

  回到阳间已经是两天之后了,我又累又饿,身上虽然没有伤,但是在阴间留了这么久,可是一点都没吃东西,体力也消耗的惊人。

  被轩辕家族里的人接走后,安排我在附近的医院里疗养,第二天我醒过来后,反而没什么胃口,只是喝了一点白粥,脑子里还在想鬼魔窟的事情,空净大师不会骗我,他说酒中仙和茅山根本就不知道鬼魔窟的事情,那么那个给我烈火山的酒中仙是谁呢?还有就算我和酒中仙不相熟,会认错人,但是龙虎山的黑白双虎为什么也会认错?

  难道这个酒中仙的易容术已经如此了不得吗?将我们几个都骗的团团转?还有茅山的驻地内我遇到的那个小道士,难道也是假的吗?

  为了验证这些事情,我就在医院里休息了两天,就立刻出了院赶回了北京,一回到北京其他工作还没处理,就立刻将所有人都找了过来,索尔已经回了英国去参加那个欧洲法师的地下拍卖会,其他人倒是到齐了。

  “你们的意思是,当时我在酒中仙住的地方醉倒后,是他亲自来向你们说明的?你们因为他是茅山五老之一,所以相信了他的话,是吗?”

  我听了周易的陈述之后,心里就更加奇怪了,这个冒牌的酒中仙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敢骗到我们超级家族的头上来。

  “是的,而且你走后,他还留下了一些烈火山,我们找人检验过,的确是酒中仙酿制的烈火山没错。这个酒很难被仿冒,酒中仙也不拿出来卖,如果要造假的话,这个骗子肯定也是茅山的人,或者是酒中仙很亲近的人。”

  木梁纯子分析的很对,我想了想后打了个电话给家族里的外交部门,然后让他们联系了龙虎山,龙虎山和我们是联盟,我联系了虎威真人之后,他告诉我,龙虎山这一次只有黑白双虎逃了出来,那三个精英弟子全都死在了鬼魔窟内。我们进去探险之后第二天,黑白双虎就逃了出来,而且还非常狼狈,说在里面遇到了鬼神的大暴动。

  刚听到这话,我冷冷一笑,这俩货肯定是想保住前辈的面子才吹什么鬼神大暴动的,我们一路走来这么小心,他们难道一路返回去还会遇到什么危险吗?

  然而虎威真人却告诉我,在黑白双虎逃出来后没多久,鬼魔窟的入口内的确涌出来数百个鬼神,且都很厉害,龙虎山没办法只能暂时撤退,等第二天去查看的时候,发现鬼魔窟的入口已经彻底封闭了,也就是说黑白双虎根本就没撒谎,他们真的遇到了鬼神大暴动。

  我眉头紧锁,挂了虎威真人的电话后,又打给了阿寇,开口就问道:“阿寇,你是不是收徒弟了?”

  阿寇在电话那头一愣,过了一会儿很腼腆地说道:“是收了一个,已经好几年了,也是茅山附近的一个村子里的,家里遭了难,我看他灵觉不错就帮了他一把,改名字叫乾清,前些天下山历练去了,怎么了?”

  听到这话,我顿时又一惊,看来这小道士也是真的存在啊!那我见到的那个小道士是不是有人仿冒的呢?

  “你有空来北京一次,最近,有些事情需要你帮忙。”

  我说完之后挂了电话,却看见自己的秘术走了进来,说是大门口来了一个穿着道袍的小男孩,大概也就是十来岁的样子,指名道姓要见我。

  我一愣,让他们把人带进来,等小道士走进我办公室后,我顿时一愣,还真是在阴间碰到的那个小家伙,他见到我后一开口就说道:“怪大叔,我的手办呢?”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