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百一十九章 伏魔金刚经

  紫色宝石碎了!

  怪只能怪我自己不注意,竟然将这么重要,也是现在唯一能够控制这个怪物的宝石放在了它的身边,紫色的光芒在空中消失的一刻,我脸色微微一变,往后跳了一步,但是紧握在手里的菩提子却一直没有松开,空净的声音还在这个山洞之中回荡,我面前的怪物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似乎还没有完全苏醒的样子,双臂微微摆动,神色之中也不那么清明。

  我眉毛紧皱,此时伏魔金刚经才念到第35遍,还有十四遍,念经可不能乱念,语速,经文的清晰度,若是念错一个字那就前功尽弃了,所以我根本就没有催空净大师。

  对面的这个怪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站在原地,背对着我,两个肩膀上渐渐的有两个看着像是鬼头的怪物缓缓飘了出来,不过不是实体,看着比较虚幻,鬼脸慢慢地转过来,一左一右,猛然间对我冷笑,咧开的嘴巴是黑洞洞的,这两个鬼头同时张开嘴,喷出了一股子黑气,黑气在地上缓缓旋转,最后形成两道小小的黑色旋风,向我吹了过来。

  虽然这怪物本体可能还没有苏醒,不过这两个鬼脸就已经对我发动攻击了,我眉头紧锁,躲避这黑色的旋风并不是什么难事,我转过身在地面上狂奔起来,贴着山洞的墙壁跑出上百步之后,黑色旋风自然在我的身后消散了。

  就在此时,怪物的本体终于有了反应,慢慢地转过身来,身体内的骨架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就好像是被人扭动了身体一般,身子缓缓转动,露出了一张可怕的女人的脸,比起刚刚来这个鬼族女人的脸要更加丰满了,但是还是一样的丑陋,现在给我一种看着外星人的感觉!

  “血,我要血,更多的血……”

  它张开嘴,嘴巴里的牙齿还是黑黑的,说出来的话也是含糊不清,但是我多少能够听懂一些。她竟然问我要血,猛然间我一抬手看见了自己手臂上绑着的外套,随后骂了自己一句:“我真是笨蛋!”其实这个怪物会苏醒,其实还是因为我之前不当心,被它的鬼爪抓伤之后,流下了鲜血的缘故,我自己也知道我的血脉有一些特殊,肯定是因为这个原因,这怪物吸允了我的鲜血后有了复活的希望。

  我眉头微微一皱,看来还是自己闯出来的祸事,因果报应,来的竟然是这么快!

  “血,快给我血!”

  它似乎很愤怒,急着要血,我也注意到它已经恢复了不少的身体渐渐停止了复原,很显然,是因为刚刚它吸收我的血液不够多的缘故。

  我对着它劈出了几剑,这几剑不是为了攻击怪物,而是落在了它脚下的地面上,地面上微微一震,接着被破魔长剑发出的强力剑气劈出了数道大裂缝,这些大裂缝有2米左右宽,现在这个怪物虽然身体恢复了一些,但是想要和正常人一样行动,显然还做不到。

  此时,空净大师已经将伏魔金刚经念到了第40遍,还有九遍,对面的怪物身上那两枚菩提子也开始释放出金灿灿的光芒,这些金光很明显是因为佛力加持之后显露出来的。

  原本就已经嵌入了怪物身体之中的菩提子,现在杀伤力明显更大了,怪物胸口的地方冒出来的黑烟越来越多了,这些黑烟闻起来有一股焦臭味,更是让这个本来就说话不清行动不便的怪物,疼的浑身抽搐,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用头点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胸口,一个劲地发出呜咽之声。

  菩提子里传出来空净大师的声音,已经渐渐在这怪物的头顶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金色“卍”字,很快,更多的金色“卍”字浮现了出来,一个个顺时针旋转了起来,面对地面上的怪物,落下了一道道金色的光芒。

  怪物已经动不了了,在这金光之中,越来越痛苦,最后它甚至想要将自己的胸口挖开,将两颗已经嵌入很深的菩提子给掏出来,但是我却看见它的手臂已经渐渐被烧成了黑炭,随后腐烂掉了。

  我眉毛微微皱起,伏魔金刚经已经念到最后一遍了,整个山洞内被金色的佛光照的亮堂堂的,连原本在我身边充斥的鬼气都已经全部化掉了,看起来这怪物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了,我却不敢松懈,不管怎么说这个怪物还是鬼族的皇室一脉,到底还有没有其他的本事,我暂时还不知道,万一还有后手,我说不定就会因为大意而惹来杀身之祸。

  “诛魔降服,天轮永转,金刚之威,灭!”

  空净大师一声低吼传来,随着第四十九遍伏魔金刚经念完,整个山洞内所有的金色“卍”字全部齐齐一爆,金色的佛力化作狂野的佛法海洋刺痛了我的眼睛,扩散在了整个山洞之内,我连忙用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却感觉自己身上暖洋洋的,又听见前方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这声音很显然就是那个鬼族怪物的。

  “啊!”

  怪物悲凉怒吼,声音却越来越小,金色佛光足足照耀了5,6分钟,整个山洞之内,莫说是怪物了,就连一丝一毫的鬼气,甚至是阴风都不再存在,来了个彻彻底底的大清洗。

  我就算是遮住了眼睛,还是感觉迎面照亮的金色佛光之威,甚至连我的心灵似乎都得到了金色佛光的冲击,双臂微微犯疼,很显然就是因为金色佛光的冲击!

  数分钟后,我微微睁开眼睛,却看见整个山洞内重新变回了黑暗,我跳过被我劈开的裂缝,站在了已经只剩下了一滩黑色灰烬的怪物面前,连它的心脏,脑子,都已经彻底焚毁了!

  我叹了口气,重新走回了石床边上,在寻找了近半个时辰后,我不得不叹息了一句,真的没有发现开门的机关,菩提子内也已经没了声音,整个一串菩提子全都暗淡了下来。

  我在山洞内转悠了一圈,又在黑色的大门前找了半天,可是就是没有发现出去的大门,然而,也不知道是否是命中注定的,我重新回到石床边上后,却发现了一丝丝不对劲的地方。

  我看见这石床的一头,也就是刚刚怪物头睡着的一边,虽然没有枕头,可是这石头表面好像往下凹下去一点,难道是因为常年睡在石床上,所以一边凹下去了,但是看起来也不对啊。

  我伸出手放在了这个凹下去的部位,手指刚刚触碰到的一刻,眼前忽然一黑,我赶忙将手给缩了回来,手指一离开凹下去的部分,我眼前的漆黑就消失了,重新恢复了过来。

  我皱着眉头,这个发现倒是有些玄妙,这石床的材质我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四周的刻文我也不认识,更不敢冒冒然地再去尝试。

  研究了半天,看不明白中间的奥妙后,我才将自己的手指重新点在了这凹下去的地方,这一点,果然眼前又是一片漆黑,不过我没有马上将手缩回来,停留了一会儿之后,耳边缓缓传来一些淡淡的说话的声音,又好像是歌唱的声音,就是之前那个怪物和那个女鬼所唱的鬼谣,我的眼前渐渐地出现了画面。

  这是我第一次不是因为使用梦境空间而看见这么奇怪的画面,我看见了一个巨大的城堡,建立在这一片阴间的大地上,看着非常宏伟,竟然是比幽冥府还要磅礴的多。

  四周的厉鬼,阴魂,全都不敢靠经,飘浮在空中安安静静的,更没有一个厉鬼和阴魂在哭泣,地面上很多矮小的鬼族怪物跪着,中间空出来一条通向巨大宫殿的大路,在大路上,有几个人慢慢地走了出来,似乎也都不是人类的模样。

  最后一个身穿黑衣,长相平凡,不过却比四周这些鬼族要好看一些的男人走了出来,大喊道:“恭迎,帝皇回宫!”

  然后,我听见沉重的脚步声,四个巨大无比,浑身漆黑和我在酆都看见过的巨大鬼怪相似的鬼怪抬着一个巨大的白色轿子,慢慢地向着城堡走来,而有一个人站在轿子之前的围栏边上。

  我原本以为会是这个躺在石床上的女怪物,但是我却想错了,这是一个男人,穿着白色的长衣,头戴黑色的宝冠,手中提着一壶酒,脸上带着几分笑意,但是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绝对能够算的上是英俊了!

  巨人们在城门前停了下来,缓缓地将轿子放在了地上,然后这个男人缓缓走下轿子来,背后跟着无数鬼族的随从,他一边走一边喊道:“哈哈,逆世啊,我听说你的孩子出生了,怎么样取名字了吗?”

  站在城门口的那个平凡男人低着头,恭敬地说道:“没有取。”

  英俊男子哈哈一笑,想了想后说道:“我赐个名字给你的孩子吧,从今以后,你的孩子就叫梵天。梵字表示撑天之意,我便是天,你的孩子以后一定能成为我最好的臣子,和你一样。”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