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百一十七章 复苏的怪物!

  我这一次走过去,速度不快,甚至可以说是很慢很慢,而且为了不发出声音,我还将自己脚上的鞋子给脱掉了,光着脚踩在粗糙的地面上,脚底很凉,但是我却咬着牙没发出声音来。

  距离石床越来越近了,也就是距离那个女性怪物越来越近了,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自己吓自己,我总感觉这个石床上的怪物会随时随地跳起来。

  我已经距离这怪物只有十来步距离了,甚至一些在空中旋转的紫色光芒都能触碰到我的脸和手臂,这些紫色的光芒看着炫目,但是似乎没有太多的用处。

  我干咽了一口口水,还是很口渴,我将手臂上的袖子撸了上去,悄无声息地走到了女性怪物的身边,这一次我是真正看清了它的面目。

  比起我刚刚远远的观察还要可怕,双眼内的确是没有眼睛的,眼眶的部分都裂开了,而且浑身上下都没有鲜血,配上一头的白发,我都以为这是白发魔女死后所变的!

  眼睛从这女性怪物的身上缓缓移开,看向了石床的四周,机关一定就在石床上,可是,我眼睛扫了一圈之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整个石床除了那些刻纹很奇怪以外,几乎找不出一丝一毫的特点。

  我皱紧了眉头,难道自己还真出不去了吗?就在这时候,我注意到,这些四周环绕的紫色光源似乎是从一个什么东西里散发出来的,我悄悄走过去,到了石床另一边的地上,竟然意外地发现了紫色光源的源头,是一枚紫色的宝石,确切点说应该是一枚紫色宝石的吊坠,不过做工很粗糙,项链上的紫色宝石看起来倒是很精致,而且隐隐透出一种不凡的灵性来。

  我伸手将宝石给捡了起来,这紫色的宝石入手的时候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然而,我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这紫色的宝石放进了我的腰包里,有时候,手贱也是一种大罪啊!

  我将这块紫色的宝石塞进了我的腰包里后,空中旋转的紫色光芒渐渐地消失了,我正奇怪呢,却看见石床上的那个女性怪物一下子就从石床上坐了起来!

  和之前一样的情景,我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不敢多说话,这女性怪物和刚刚一样开始唱起歌来,我还以为它可能是发生了和刚刚一样的情况,正想悄悄往后退,忽然间,歌声停了!它猛地抬起头,脸反而转向了我,我顿时吓了一大跳,这是发现我了吗?

  可是这怪物不是没眼睛的吗?没有眼睛怎么能看见我呢?我不敢吭声,右手紧握着破魔长剑,一有异动,我立马一剑招呼上去!

  它一直盯着我,也不唱歌,也不动弹,就这么看着我,看的我心里发毛!这算什么意思,不动弹算怎么回事?

  我试着往后退了一小步,没想到,这怪物猛地仰起头对着空中,头左右摇晃,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过了片刻后,她张开嘴巴竟然发出了一声尖利的吼声,我被吓了一跳,又往后退了一步,结果这一退,怪物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这一幕是我最最不愿意看见的,更是最最不希望发生的!

  怪物猛地跳下床,向着我跑了过来,这回看来是真的逃不了了,然而,怪物跳下床后,却一个没站稳,摔倒在了地上,我一愣,从小打游戏的我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BOSS,一出场就自己先摔一跤,这算什么情况,难道这怪物不是鬼族帝皇,只是一个没了力量的鬼族小怪物?

  不过我心知不能大意,没有靠近它,而是远远地劈出了一剑,三道剑气全部都精准地打中了怪物的身体,它甚至连躲都没躲一下,或者说她连躲避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看见三道剑气将这怪物的四肢全部都砍断了,就留下了一个中间的主躯干,它也不惨叫,更没有任何的反应,被砍断的手脚还在地上翻来覆去地滚动,而她自己的身体上也没有鲜血流出来,整个场景怪异到了极点!

  我慢慢走了过去,准备结果了它的性命,等我走到它身边的时候,它已经奄奄一息,其实这样形容也不正确,因为它根本就没有表露出一丝一毫的痛苦来,这种无知无觉的感觉反而让我感到更加吃惊和恐惧!

  我一剑刺中了它的脑袋,剑尖贯穿了它的嘴巴,将她的整个脑袋给钉在了地面上,就在我准备将破魔长剑横着劈出去的一刻,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刚刚被我切下来的怪物的手臂,忽然间从地上弹了起来,这怪物的手臂虽然纤弱细长,但是其上黑色的指甲还是又尖又利的,两条手臂弹起来后,一下子就刺进了我握剑的右手手臂上,十根干枯的手指加上黑色的指甲,在我的右手手臂上拉出了数道长长的伤口,鲜血当场就流了出来,我吃痛,一皱眉头,右手缩了回来,一挥手,将这两条手臂给扔了出去,却没注意到,我手臂上流下来的不少血液此时已经洒落在了怪物的身体上,还有几滴更是顺着破魔长剑的剑身落进了怪物的嘴里。

  我看着手臂上的伤口,将外套脱了下来,包裹住了手臂,这种方法算不上是包扎,只是简单地止一下血,我好歹有点道行在身上,被抓两下过一会儿就没事了。

  整个过程也就几十秒的时间,当我重新抬起头,准备劈烂怪物头颅的时候,却发现,地上被破魔长剑钉住的怪物竟然有了明显的变化!

  具体的变化就是它的脸和身体,竟然渐渐丰满起来,刚刚还是干瘪的皮包骨头模样,现在竟然渐渐地鼓胀起来,就好像是气球被充气了一般,甚至我还看见她的脸色也变的好看了!

  而最大的变化,却是它的眼睛,刚刚我看见它的时候,它的眼睛是没有的,而且位于眼睛的部分连眼眶都裂开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眼眶边缘竟然变的润滑起来,而且这还不算,我甚至看见一些细小的红色血丝长了出来,竟然就在我的面前,开始自我修复,一个眼球的初步轮廓竟然就这么一点点构建了起来。

  “我了个去!”

  我骂了一句,这也就是几十秒,几次眨眼的功夫,怎么这怪物就变化这么大了!我心知它这是在自我恢复,必须要速战速决,结果了它的小命!

  握住破魔长剑,我狠狠地往后一拉,用破魔长剑将这个怪物的头颅整个给切开了,我还看见了她脑子里干瘪的脑垂体,简直就是恶心到了极点!

  然而,又一次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它的脑袋被我切开了,甚至连脑垂体都漏了出来,此时竟然也在慢慢地恢复,被切开的地方也一点点地长齐了!

  我大吃一惊,一般来说,就算是大妖,它们的恢复能力已经称得上是逆天了,然而即便如此,大妖的脑子被切开后一样活不成,但是我面前这个怪物的脑子都被我切开了,竟然还安然无恙!

  我不信邪,趁着它还没恢复,又是用剑劈砍,又是用烈火焚烧,结果方法都用尽了,竟然一点用都没有,它被我切成了碎片,一样慢慢地复原了过来。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了在喝醉之前,也就是我和酒中仙在门外遇见那三个鬼族的怪物时,酒中仙曾经说过,鬼族的皇室一脉是很难灭杀的,就算身体被砍烂了,魂魄被割裂了也没事,因为鬼族是游走于阴阳之间的生物,只有用真火才能消灭!

  可是我到哪里去找真火呢?甚至我连什么是真火都不知道!我用南火权杖和天机眼的烈焰全都试过了,但是一点用都没有,根本就杀不了地上的这具怪物!

  我心中焦急,将莫良和白起放了出来,莫良看了一眼地上正在急速恢复的怪物,也是吃了一惊,表情严肃地说道:“毫无疑问,鬼族皇室一脉,就算不是鬼族的帝皇也是极难对付的。你这里有没有真火,快点烧一下!”

  我一愣,立刻追问道:“我不知道什么是真火啊?什么是真火啊!”

  莫良白了我一眼说道:“你小子真火都不知道啊,看来还是知识欠缺,所谓真火分成两种,第一种是魔火,第二种是仙火。这三种烈焰是对抗鬼物的利器,鬼族自然也害怕,特别是鬼族皇室一脉更是害怕真火!你这葫芦里应该有仙火吧,快用出来啊!”

  被莫良这么一说,我好像是看见了一丝希望,然而,望着流火葫芦,这可是要用仙气才能释放的啊,可是这种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我到哪里去搞仙气啊!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