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百一十六章 黑布下的怪物!

  伸手敲了敲黑色的大门,纹丝不动,本来就因为喝了烈火山后脑子糊里糊涂,现在更是一片茫然,脑海中蹦出来无数个念头,难道我被酒中仙抛弃了?我醉了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而,无论如何,现在的我根本就没有离开鬼魔窟,而且非但没离开鬼魔窟,自己还陷在了这奇怪的山洞内,虽然没有感觉到有特殊的生物存在,但是不难想象,这房间里多半就躺着沉睡的鬼族末代帝皇,现在的安全也只是一时的,万一这怪物苏醒了,不还是先拿我塞牙缝吗?

  我用手拍了拍脑袋,先将自己脑子里胡思乱想的事情给停下来,左手伸出手来,因为强行释放了23层阴阳双鱼图,现在我身体空虚的不行,左手勉强放出几张阴阳双鱼图,按在了黑色的大门上,然而,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黑色的大门根本就没有动,甚至连摇晃都没有!

  我满脸震惊地再次将阴阳双鱼图压了上去,黑色大门依然纹丝不动,这下子我是真急了,右手烈焰直接喷出,可是面对这巨大的黑色大门,烈焰一点用处都没有,我还不信邪,从背后拔出了破魔长剑,结果这一次发出来的三道剑气,倒是在黑色大门上划出了长长的三道划痕,作用只有这么一点点那不是和没用一样吗?

  我眉头紧锁,遇到这种困境虽然在我的预料之外,不过当时我喝烈火山的时候心态也是如同赌徒一般,我也想到过被酒中仙抛下或者是遇到突发状况逃不掉的情形,现在我需要的不是病急乱投医,而是要冷静下来,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

  这山洞看起来很大,如果真的有鬼族的末代帝皇沉睡在里面,肯定有机关能够打开黑色大门,现在山洞内没有一丝声响,可以初步确定这个鬼族的末代帝皇还没醒过来,我还有机会找到开门的机关!

  先放出了莫良和白起,有两大鬼纹在身边守着,我心里多少有了一丝丝安全感,莫良看了看四周,低声说道:“小森,你这一次的麻烦可不小啊。”

  我点了点头,开口布置任务,说道:“你们在附近找找,是不是能够找到打开黑色大门的机关,还有,这里可能是鬼族末代帝皇的沉睡之处,现在我还没感觉到它的存在,不过你们小心一些,不要将其给惊动了,那样的话免不了又是一场恶战。”

  两大鬼纹点了点头散了出去,莫良朝左边探索,白起朝着右边探索,而我则提着破魔长剑,一步步小心翼翼地向着中央区域走去。

  此时腹中还是很难过,依然火辣辣的烧着,但是脑子多少清醒了一些,烈火山的酒劲很强,现在我握着破魔长剑的手还有一些发抖,喉咙里还很干涩,想要喝水。

  走了十来步,我的心眼之中渐渐地感觉到了一些奇怪的气流,这是肉眼看不见的,但是心眼却能发现,散开的一些紫色的气流,凝聚在一个地方。

  我皱了皱眉头,朝着紫色气流凝聚的地方走了过去,等我走到紫色气流凝聚的地方,远远地就看见有一个类似巨大的石床的东西平放着,这石床四周果然有紫色的光芒闪烁,我虽然没有靠近,但是还是估算了一下,这市场至少有十来米长,五六米宽,上面好像躺着一个什么东西,看样子像是一个人,不过盖着黑布我看不清它的面容。

  只是在这疑似鬼族末代帝皇沉睡的山洞内,发现了一张这么大这么霸道的石床,上面还躺着一个看不清脸的人,联想一下,我顿时吓了一跳,难道我运气真的这么背,这石床上的莫非就是鬼族的末代帝皇?

  我心中虽然充满了疑问和好奇,但是我就是没敢走过去,万一将它惊动了,那还了得?

  此时莫良和白起飘了回来,都表示什么都没发现,整个巨大的山洞内好像就只有这一张石床,其他什么都没发现。

  “难道这机关就在石床上?”

  我自言自语道,这不就代表了我必须要走过去了吗?真是背到家了,先是莫名其妙被酒中仙给灌醉后带到了阴间来,接着是被酒中仙强行邀请进了鬼魔窟的探索队伍,随后相信了酒中仙的话,喝了烈火山打开了黑色大门后,自己反而被困在了里面,现在更加背的发现自己还真发现了所谓的鬼族末代帝皇,而且开门的机关还可能就在它的石床边上,不过去看一看还真不成。

  “我觉得你是被茅山五老里的这个老家伙给骗了,他的名头太大,你会上当也难怪,而且他还是阿寇的师傅,你太相信他了。”

  莫良低声说道,我只能点了点头,不过还顺便白了这货一眼,这家伙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样,你们飘到空中侧应我,我过去看一看,记住一旦发现不对劲的地方,立刻出手,怎么说也是鬼族的帝皇,我们务必要将其在第一波攻击中轰杀。对了,莫良你度过鬼典,有没有记述鬼族帝皇的内容?”

  我开口问道,莫良一愣,却反问我道:“你真的要听?听了你可别后悔。每个鬼族的帝皇,根据鬼典记载,那都是动一动手指就天崩地裂的厉害角色,当然,这只是鬼典里的记载,做不做数我也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我当年考证之后发现是真的,十殿阎罗现在是阴间的最高统治者,但是在鬼族还存在的时候,十殿阎罗是初代鬼族帝皇的家臣,也就是说……”

  莫良还没说完,就看见我的脸色煞白煞白的,喃喃道:“也就是说,鬼族曾经是这片阴间真正的统治者,连十殿阎罗都俯首臣称?这也太扯了吧,要是它们能够统治阴间,那为什么还会灭绝?到了如今,我只知道现在有一个自称鬼帝的狠角色和它儿子梵天是鬼族的,不过似乎也没有十殿阎罗这么牛啊。”

  我知道,我后面半句话实际上是在给自己打气,这要是对上一个比十殿阎罗还牛逼的鬼族真正帝皇,那也只有一个字“死”了!

  我们正说话呢,我紧了紧腰包的搭扣,准备走过去的一刻,对面的石床上,那个被黑布蒙着的怪物一下子坐起来了!

  这一下我吓的直往后退了好几步,不说是“抖似筛糠”也差不多了,乖乖了,我还没过去查看,它怎么就自己坐起来了?

  紧握这破魔长剑,莫良和白起同时飘到了我的身前,两大鬼纹是我目前最大的助力!

  对面的石床上,黑布还蒙着怪物的脸,我看不清楚它长什么样子,但是四周的紫色气流已经开始混乱起来,就好像是受了这个怪物的影响,竟然慢慢地绕着怪物旋转起来。

  随后,我听见黑布的背后,传来一个声音,是一个女声,听着还是挺动听的,这声音不像是在说话,有些飘渺传到我耳朵里后,我才发现,这怪物竟然在唱歌,唱的还是那首之前酒中仙说过的鬼谣,不过歌词不是汉语,我听不懂,但是调调我还是记得的。

  说实话,要不是四周的氛围实在是太阴森,我自己心里压力太大,仔细听一听,这歌声还是不错的,算的上是动听了,不过,这怪物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好相处的,我还是和两大鬼纹慢慢向后退,退到墙角里后,我急急地在自己面前铺开一片散仙印,然后默不作声,看着对面紫色光芒之中的怪物。

  黑色的布开始缓缓滑落,我在心里想着:听声音应该是个女性,唱歌这么好听,应该长的不差吧,应该是这样的……

  然而,就在黑布彻底滑落下来的一刻,我看见了这怪物的脸,的确是个女性,但是,这模样就是活脱脱一具女性干尸啊!而且头上还有几搓白色的头发,浑身上下不是骷髅,外面还抱着一层干瘪干瘪且发黑的皮肤,它低着头,我只能依稀看见它的脸,没有眼睛,鼻子上缺了一块,整个脸都在往下憋,非常的可怕!

  它一直没有动,嘴巴微微开合,还在唱歌,我皱紧了眉头,等着它下一步的行动。却没想到,它忽然间一下子躺了回去,重新躺倒在了石床上,歌声也在此时停止了,它也没有了任何的动静,我自言自语道:“搞什么飞机?怎么又躺回去了呢?”

  我没敢撤掉散仙印,谁知道它是不是故意骗我,等了十来分钟后,我看见它一直没动静,这才缓缓将散仙印给撤掉了,大着胆子,向这怪物走了过去!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