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百零六章 天师道袍

  又是十万把桃木剑的订单,而且还是茅山自身就是桃木剑的门派订下的,让我更加奇怪了。

  而且,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和鬼魔窟有关系。

  我笑着问道:“前辈能否告知一下,为什么茅山也到我们轩辕家族来订这么多的桃木剑?据我所知,茅山本身就是桃木剑的生产大户。”

  对于我的问题,对面的酒中仙却微微一笑回答道:“我想昨天你应该见过龙虎山的人了吧,这一次龙虎山发现的鬼魔窟我们茅山本无意争夺,不过我们怕龙虎山无法拿下这座千年鬼魔窟,所以订制这一批桃木剑,也算是储备,如果到时候龙虎山败下阵来,我们茅山也好方便救人。”

  酒中仙这话说的并不实在,我笑了笑,正想将话题岔开,却看见门外有几个保镖大呼小叫起来,接着我看见虎威真人带着龙虎山的弟子冲进了我这小小的四合院内,我的眉头皱了起来,挥了挥手,让保镖们都退了出去,虎威真人带着人走进了主厅,一屁股坐在了茅山的对面,冲我拱了拱手后说道:“我以为茅山会派谁来,原来是酒中仙前辈,失礼失礼,我一听说您来了北京,就知道您肯定也是来轩辕家族了,所以赶忙过来见一见您,我这个当后辈的可不能失了礼数。”

  别看外貌上虎威真人明显比酒中仙要老上一圈,但其实茅山五老出道之时,虎威真人估计还没出生呢,茅山这五个老家伙,身上玄谜太多,有很多都关系到茅山不能对外宣布的秘密。

  “哼,龙虎山居然还有懂礼数的后辈,倒是难得,我记得上一次争夺鬼魔窟的时候,你们现任掌教还对我口出狂言,被我掌掴了一个巴掌呢,我一直以为龙虎山内都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这话说的真难听,但是酒中仙在圈子里的地位很高倒是真的,就算他这么说话,虎威真人气的脸都泛白,但是依然不敢还嘴。

  道家之中,即便不是一个门派内的,但还是很讲究辈分的,虎威真人的辈分比酒中仙低了太多,本事上更是没的比,所以他听了这话,也只是没好气地说道:“不需要前辈提醒,这件事情虽然过去了40多年,但是我们全教上下都记的很清楚。”

  酒中仙嘴角微微冷笑,站了起来,对着我拱了拱手后说道:“那么有劳端木家主了,明天合同应该就能拟定好了吧,价格不是问题,另外,明天签完合同,你可要陪我好好喝几杯。”

  说完之后,他一挥手臂,大摇大摆地从虎威真人面前走了出去,这态度真是目中无人,传闻中,茅山五老,五个老家伙,老大最为神秘,从不现身,以至于到了当代,大家都认为这个老大实际上已经死了,所以都习惯性地将诸葛飞当做是茅山五老的头头。

  这几个老家伙里,诸葛飞实力最强,却最少下山,酒中仙最是性情中人脾气也是最暴躁的,齐丞乃是老四,据说最为稳妥,对道法最有天赋。最小的道机子,最有心机,情商最高。

  正是因为有他们几个老家伙在,所以才能将茅山推上了如今正道巅峰的位置!

  酒中仙走后,我本以为虎威真人也会离开,却没想到,这位龙虎山负责外事的老前辈,却走了过来,低声说道:“端木森,换个地方,我们私聊两句。”

  我一愣,笑着点了点头,安排了一间雅间,泡了壶茶,两个人坐了进去,刚坐下来,虎威真人果然发脾气了,轻轻一拍桌子不满地说道:“就他们茅山横!不就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多了点吗?还真以为我们龙虎山怕他们不成?你看看酒中仙这老匹夫的模样,当年仗着自己辈分高,道行深,掌掴了我们现任掌教,这是我们龙虎山的禁忌,他居然还敢当着我的面提出来,这老家伙真是太不知道规矩了。”

  这种事情,我插不上话,只能干笑了一声,劝他喝茶,虎威真人牛饮了一杯之后,擦了擦嘴角的茶水后说道:“端木森,既然茅山也来找你了,那看来有些事情我还需要你的帮忙,你能不能早几天给我们交货?”

  原来他找我私聊就是为了这个事情啊,我带着笑脸地说道:“我尽量,关键是你们的桃木剑做出来都是要灵觉开光的,这道工序少不了,不是单纯的做木剑这么简单。不过,你们要这么多的桃木剑干什么?”

  我变相问道,也算是旁敲侧击了,虎威真人看了我一眼,停顿了一会儿后说道:“这可是我们道门的大事,我本来也没想告诉你,不过如今茅山插手进来了,那我也没办法,不过你可得保证,这事情知道了后,一定不能说出去,要是真的说出去了,消息一散开,那这鬼魔窟可就不仅仅是我们两派人马盯着了。”

  我立刻点了点头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吧,我嘴巴最严了。”

  虎威真人这才放心地说道:“你知道这一次我们在鬼魔窟内发现了什么东西吗?”

  他说的神秘兮兮的,我顺着他的语气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他看了看四周,又是一副很小心的样子,接着压低了声音说道:“你知道天师道袍吗?”

  我一愣,立刻点了点头,此时心中也是一惊,所谓天师,便是指古代一些本事高强,道行非常深厚的强者,一般来说,道门中人,能够被称为天师的,都是堪比真仙的存在,这就好像释迦摩尼穿过的袈裟,那也是传奇般的宝物,这天师道袍,无论是哪个天师的,可都是真正的宝贝,要是放在通灵坊市去卖,肯定是天价。

  “这一次,我们有几个低级弟子去阴间游历,结果遇上了一小伙刚刚从阳间造孽回来的厉鬼,几个低级弟子也是比较易怒,当时就冲上去厮杀,结果不是这一伙厉鬼的对手,被杀了好几个人后有几个逃向了阴间的深处,结果在逃亡了将近2天后,鬼使神差般进入了一出阴间盆地,在阴间盆地内发现了一个小山洞,他们一进入山洞,就看见里面却没有一丝一毫鬼气,追击阿门的厉鬼也不敢靠近这个山洞,全都吓跑了。他们当时很好奇,在地上捡到了一条黄色的衣带,拿回来之后,我们一看这才发现,这赫然就是天师道袍的束腰带,当时就确定,这山洞肯定内有天师道袍,接着我们就派高手去查探,这一查,发现这居然是一处露出地面的鬼魔窟入口!”

  听到这里,连我都不得不暗叹一声,有时候运气这东西真是讲不清楚,谁能想到,几个低级弟子,就能撞见这么一个宝库的入口呢?

  “那和定制桃木剑有什么关系呢?”

  我接着问道,虎威真人此时又喝了口茶说道:“你有所不知,鬼魔窟虽然内部情况大多不同,但是根据记载,也根据过去三次的经验,其内一定有一处火魂法阵,所谓的火魂法阵,其实和魂魄无关,而是一种神兽的吐息形成的火海,很神奇的是,这火魂法阵不会扩散,更不会越烧越旺,但是却永远不会熄灭,且温度惊人,要破这火魂法阵,要么就用极寒法宝,但是我们人多,哪里有那么多的极寒法宝?所以我们就要想办法从火魂法阵上方飞过去。”

  说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脱口而出地说了一个名词:“木剑飞天!”

  虎威真人一愣,随后点了点头说道:“正是木剑飞天,十把桃木剑并排,以灵气催动,再以翔跃符贴在其上,可驮200斤之物飞行大约20米左右,虽然只有20米,不过也足够了,这火魂法阵也就只有15米宽左右,这算是一门通用的道家法术,只是不太实用,施放这法术的时候很麻烦,不过在我看来,茅山已经和我们想到一块儿去了。”

  我点了点头,难怪要定制这么多的桃木剑,而且还是这么短的时间了。

  “那茅山若是和你们相争,怎么办?恕我直言,茅山毕竟势力比你们大一些,这争斗起来还是你们吃亏比较多。”

  我说的是实话,也不怕虎威真人生气,全灵异圈都知道龙虎山这些年被茅山压着,虎威真人微微摇头道:“我们找了个由头,因为首先是我们先发现了这鬼魔窟,另一方面,里面先表露出来的是天师道袍,茅山也有天师,不过我们找到的这条天师道袍的束腰带,却肯定是我们龙虎山一脉的。”

  听到他这么肯定的语气,我疑惑地问道:“怎么这么肯定呢?”

  虎威真人微微一笑,从内插袋里拿出了一条金色的束腰带,一片金光在我的房间内散开,然后他点着束腰带的一端说道:“你看,上面纹着龙虎之纹,且散开的这金光也是我们龙虎山的法门,茅山这一次不得不让着我们。”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