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百零四章 每个男人都会遇见一个特别的她!

  对我来说,赵云倾代表了我曾经最阳光灿烂的日子!

  我还记得那时候她住进我那个小小的家,我以为她这样的富家大小姐会嫌弃我家很破很小。

  但是那时候她却对我说:“你的床睡着好舒服啊。”

  我还记得她将自己交给我的那一夜,如今22岁,我也只碰过她一个女人。

  或许每一个和我一样的男人,一生中总有一个如同赵云倾一样的姑娘吧,她们不一定很富有,不一定很美丽,但是她们是第一个带给我们心动感觉的女孩子,也是第一个教会我们什么是爱的女孩子。

  过去我常听很多朋友说:“初恋都成功不了,因为那时候不懂爱。”

  只是,当我决定让赵云倾忘记我的一刻,我明白了,其实初恋才是真正的爱,因为那时候我们还不懂什么是责任,我们不用背负对方的未来,不用承担社会生活的压力,我们只是单纯地爱对方,单纯地爱这个人,就像我单纯地爱着赵云倾一样。

  北京的街头今天在我看来很混乱,我的头有些痛,眼睛很酸,我知道自己在哭,我也知道自己一边哭一边在路上走很奇怪。

  可是就是没办法控制自己,就是没办法忍住眼泪,我用手背抹自己的眼泪,可是当我两个手背都湿淋淋之后,我知道,眼泪已经没有办法擦掉了。

  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我将手机摸了出来,看着屏幕上显示是妖姬发来的消息,上面写着:记忆删除成功,预计一个月后赵云倾将苏醒。

  这一刻,我知道我应该高兴的,这一刻我知道自己应该笑的,可是最后,我还是用手捂着脸,蹲在北京的路上,哭了起来,像个没出息的娘炮,像个可怜虫……

  深夜,我回到四合院里的时候,看着恋心儿,周易,李迅,索尔,玉罕,木梁纯子,阿呆全都站在院子里看着我,我眼睛很酸,低着头,轻声说道:“都站着干嘛?不早了,休息吧。”

  这一刻,玉罕心直口快地说道:“老大,妖姬打电话来了,你要是难过,就喊出来,这里都是自己人,我们陪你。”

  恋心儿缓缓走到我的身边,拉着我的手,轻声说道:“爱情本来就不公平,或许对你对她,这样的结局都是最好的结局。”

  我转头看着恋心儿,笑了笑,将手抽了回来放在了她的头上,揉了揉她的头发后说道:“好了,我没事,这点事情打不倒我的,都早点休息吧。”

  然后我又低下了头,朝着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拉开房门,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关上了门,没有开灯,抱着膝盖躲在角落里,已经没了泪水,脑子里只有一些散乱的画面,一些我原本已经记不清的画面,此时此刻忽然蹦出了我的脑子里。

  我靠着墙壁,忽然听见房门被敲响了,接着我看见一个人慢慢走进房间里,黑暗之中,我看见了一个模糊的轮廓,听见他说道:“小森,我刚好回北京,听说了云倾的事情,所以赶来看看你。”

  我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大叔,你回来了啊,我去开灯……”

  大叔却说道:“不用开灯了,我知道你不会被感情的事情击倒,我看着你长大知道你其实是个坚强的孩子,但是你心里一定很苦。”

  我勉强笑了笑,虽然我知道黑暗中大叔不一定看的见。

  “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大叔忽然开口说道,然后我看见大叔丢了一根烟给我,自己也难得点燃了一根香烟,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大叔抽烟,也是第一次听见他用这样惆怅的语气对我说话。

  “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叼着烟却不抽吗?”

  师傅吐出了长长的青烟,我摇了摇头,师傅却已经开口说道:“其实我比你知道的要活的更长,我是从林动嘴里那个真实的世界来的,到了这个世界后,我也一直认为这里是虚假的,直到我遇到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人是你,另一个人,是个很平凡的女孩子,很平凡,长相也不好看,唱歌还经常跑调,也不爱打扮,不爱化妆,那时候她住在我的隔壁。对我来说,这样的一个姑娘,只是邻居而已。却没想到,之后一次她被厉鬼盯上了,我保护了她,从此她就走进了我的生命之中。我们之间没有太多的绚烂,她总是抱怨我抽烟,说我不好,总是学罗焱,我一直不听,还说抽烟有男人味。哈哈……”

  师傅说到这里忽然笑了,笑的那么灿烂,我低声问道:“那后来呢?”

  大叔在这一刻,忽然沉默了,他沉默了很久,黑暗之中我只能看见他手上闪光的烟头,那么漂亮,但是却持续不了多久,终要熄灭。

  “之后我带她去旅游,遇到一个富豪要招帝皇之魂,我不肯,因为那时候我的修为被压制的很厉害,连自己现在的一成实力也没有,但是后来那个富豪绑架了她,说一定要我帮忙。我招了帝皇之魂,没想到那个富豪被帝皇之魂所化的鬼神杀死了,而她,则被那个富豪请的绑匪撕票了,就死在我的面前……”

  听到大叔这样的话,我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大叔的身边,大叔却挥了挥手说道:“我没事,都过去很久了,怪只能怪那时候我的修为被压制了。从那时候起,我就不抽烟了,再也不抽了,之后就遇上了你,哈哈,也坚定了我留在这个世界的决心。”

  大叔忽然笑了,但是这一次他的笑声里没有了任何快乐的意思。

  “我们的生活里,都有一个她,不能陪我们走到最后,但是她们教会了我们很多东西,让我们知道了什么是爱情。这就足够了,别忘了她们,但是也别背着这样的包袱过一生,不然,会很辛苦。好了,我去睡了,明天还要飞欧洲,威尔斯那里好像又有动作了。”

  大叔说完之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走了出去。

  我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开口问道:“大叔,为什么你要和救亡者战斗?”

  大叔已经走到了门口,忽然身子一晃,拉开了房门,缓缓说道:“救亡者设计了一个诅咒,我们这些从那个世界来的人,除非加入他们,否则都会被这个强大的诅咒压制修为。我和这诅咒斗争了很多年,才恢复了现在的道行,好了,我去睡了……”

  大叔离开了我的房间,大叔说不要背着这样的包袱过一生,然而,或许大叔自己却背着这样的包袱,如果他当年没有被压制修为,或许那个女人就不会死。

  这一夜,很漫长,漫长到我靠着墙壁迷糊地睡着了,直到有阳光照在了我的脸上,我才慢慢睁开了眼睛,走出了房间,看见门外有女仆对我微微鞠躬说道:“家主,今天有几个门派的特使来拜会您,还请您洗漱更衣。”

  我看着北京的天空,今天居然格外的蓝,真是很少见,还有白云飘过,我深深呼吸,伸了个懒腰,对着阳光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天还是会放晴的,真是好天气。”

  今天的访客里来了一位很特殊的存在,龙虎山的虎威真人,是一位在龙虎山上很有名望的人物,本事并不高,但是一直负责处理龙虎山的外交事宜,而且只要他一出马,就表示有重要的事情发生了。

  “端木家主。”

  虎威真人对我拱了拱手很客气地说道,我笑了笑,同样对他拱了拱手说道:“虎威真人大驾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

  虎威真人微微一笑,捋了捋白色的胡子,然后说道:“这一次来,是为了下一批订单,我们需要十万把桃木剑,要一周内做出来,价格可以是普通桃木剑的1.5倍,不过质量必须保证。”

  我一愣,桃木剑到了现代社会用的并不多,因为驱鬼的灵符都量产化了,你不会画可以买,但是龙虎山怎么还需要十万把桃木剑呢?

  我疑惑地问道:“怎么需要这么大的量?而且要的这么急呢?”

  虎威真人看了看四周,我立刻会意地挥了挥手,让附近的仆从和保镖都走了出去,就留下了我和虎威真人两个人,他才轻声开口道:“这一次我们龙虎山发现了一个鬼魔窟,所以掌门下令要我们将这鬼魔窟给毁了,但是普通的刀剑怕是辟邪功效不够,所以想定做桃木剑,将这些桃木剑当做是储备武器,不过因为这个鬼魔窟茅山那边也盯上了,所以我们准备一周后就动手!”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