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百零二章 回不去的时光

  当我们终于赶到王大锤子家,冲击已经空无一人的大宅子内,看见李霸一个人站着,背对着我,低着头,似乎没听见我们的脚步声,他没有说话,也没有转身,甚至连一丝动静都没有。

  “霸哥,你看,王大锤子没有来,不是吗?你这方法行不通的!”

  我笑着说道,走了过去,伸手一拉李霸的胳膊,然而,他的身体却倒了下来,这一刻,我终于看见了李霸的脸,一道长长的红色的血线贯穿了他整张脸,从头顶一直延伸到了下巴上,鲜血顺着他的脸滑到耳根的地方,接着落在了地上。

  “霸哥,霸哥!”

  我大喊道,伸手一探,去发现他早已没有了脉搏,也没有了呼吸,竟然已经死了!

  也许我应该遵循他的计划,也许我应该看好他的,他就是这样的男人,我十五岁那年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的男人,李霸,米娜,这些东北的猎妖人,这些我认识了十多年的老朋友,在这短短的数天内,一死一伤。

  所有人走了过来,没有一个人说话,我抬着头,咬着牙没有说话,只是伸出颤抖的手,闭上了李霸的眼睛。

  这就是李霸的归宿吗?这就是他的命吗?

  一个这么正直,这么豪爽仗义的兄弟,就这么死了,被自己尊敬了几十年的师傅杀了,我心里堵得慌,很闷,脑子很乱。

  此时有人冲进来喊道:“家主,我们发现了半个骷髅妖怪在东边出现,距离我们并不远,已经有兄弟在围困了,您是不是要过去一下?”

  这一刻,我缓缓放下李霸的尸体,站了起来,低着头慢慢向着大门的地方走去,低声说道:“带路!”

  今夜的长春,注定是不平凡的,我慢慢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烟,叼在了嘴上,慢慢地往外走,一路上都有我的人带路,我没有说一句话,背后跟着阿呆,恋心儿,玉罕和李迅,所有人都没有说话,这件事情已经不仅仅是猎妖人联盟内部的事情,而是变成了我和王大锤子之间的私人恩怨!

  一路上不断地有人在报告关于围困王大锤子的情况,我没有说一句话,当我终于看见王大锤子的时候,他那半具骷髅身体飘浮在空中,骨架上的蓝色妖兽精华已经消失了大半,妖气也恢复了一些,不过实力还是没恢复过来,我站在街道的尽头,看着黑暗的街道那头,和数人打斗的王大锤子,我咬着牙,一把从背后拔出了破魔长剑,对着王大锤子放声大吼道:“王大锤子,你该死!”

  踏着黑色的地面,我提着三色的长剑,冲向了王大锤子,剑尖在地上划出了一连串的火星,王大锤子惊恐地转过头来,看见我的一刻,他正要释放骨妖秘法,可是结印还没结束,我已经将手上的破魔长剑整个扔了过去,一下子刺在了他的骷髅头骨上,将他这半具身体给击飞了出去,钉在了墙壁上,也阻止了他结到一半的手印。

  “端木森!”

  王大锤子被破魔长剑钉在墙壁上,伸出手想要将破魔长剑给拔出来,但是我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带着天机眼烈焰的右拳,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头骨上,只听见“嘭”的一声闷响,王大锤子的头骨被烈焰硬生生地打碎了一小块,不过,这家伙毕竟已经基本恢复了血骨妖的身体,所以现在我的攻击,还伤不了他的根本。

  我一把拔出了破魔长剑,接着用右手按住了他的头骨,接着一发狠,用破魔长剑狠狠地从王大锤子的头顶上给插了下去,这家伙整个头骨被破魔长剑给贯穿了!

  “端木森,你灭不掉我,我是血骨妖,我是不灭的!”

  王大锤子对着我大吼道,看的出来,这家伙也知道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我蹲了下来,眼睛盯着王大锤子,冷冷地说道:“不灭?你居然说你是不灭的?王大锤子,你别太自信了,今天,我一定能灭掉你,不灭掉你,我对不起李霸在天之灵!”

  下一刻,我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将鲜血按在了额头上,冷冷地说道:“我以主人之名,开启天机眼鲜血法阵,燃烧我身体内精血,化作恐怖的鲜血诅咒,吞噬一切强敌,鲜血法阵,出!”

  我的额头上,之前在对付星武的时候出现过一次的鲜血法阵慢慢地出现在了我的额头上,这些鲜血滴落在王大锤子的骨架上,竟然开始融化他身为血骨妖的骨架,王大锤子吓了一大跳,对着我狂喊道:“端木森,你都干了什么?这是怎么回事?这鲜血,为什么这么怪异?不,不,我还不想灭亡,端木森,我还不想……”

  此时的我,整个脑子就像是被人打了一棍子,昏沉沉的,鲜血大量地涌出我的身体,让我的精神状态非常的不好,甚至有些站立不稳,数分钟之后,我听见王大锤子一声巨大的惨叫,片刻之后,我看见自己身体内的骨架散发出钻石一般的光芒,透过皮肤散发出灿烂的光芒,虽然这只是一段时间,但是至少证明,我已经将王大锤子给吞噬了。

  我低下头,看见地面上只留下了一块小小的白色骨头碎片,其他什么都没有剩下,冷冷一笑,然后身体一软,晕倒在了地上。

  半个月之后,王大锤子的大宅子被改建成了东北猎妖人联盟的暂时总部,而今天,在这总部内,正在举行葬礼,一共要安置两个人的灵位,第一个是李霸,第二个自然是王大锤子。

  本来王大锤子的灵位是不能放在东北猎妖人联盟内的,但是因为米娜的坚持,所以几个暂时管理猎妖人联盟的老家伙才同意。

  米娜穿着黑色的裙子,站在第一排,她还是不能说话,低着头,我看不清她的脸,天空中有乌鸦在盘旋,这一次东北猎妖人联盟遭遇了巨大的打击,三个老猎妖人对我很客气,因为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东北猎妖人联盟或许就要依附在我们轩辕家族之下了。

  有人在读悼词,我听见悼词里有这样一段:东北猎妖人联盟,受到了重大的打击。很多人离开了我们永远不会回来,很多人背叛了我们,但是我们还是会给予他们原谅。很多人为了守护我们,而舍生忘死。然而,联盟不会倒,今天在场的各位,都必须铭记这一刻,都必须铭记我们是猎妖人,我们是和妖怪战斗的铁骨汉子!

  追悼仪式结束之后,我带着众人走出联盟总部的时候,前方有几个还是孩子的猎妖人走了进来,在一个老猎妖人的带领下走进了房子内,跪在了各代猎妖人大师的灵位前。

  老猎妖人对他们说:“刚刚交给你们的誓言,都背熟了吗?现在,当着各位祖师爷的面,大大方方地宣誓!”

  这一刻,米娜停下了脚步,我们也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看着这几个刚刚加入东北猎妖人联盟的孩子们,他们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些稚嫩,而且宣誓的时候还在嬉笑,老猎妖人发怒了,轻轻打了他们的头几下,他们才正正经经地开口宣誓!

  “我选择成为猎妖人,我将放弃安逸的生活,不求花环,不求赞美,不求富贵,不求名利。每当妖怪横行之时,每当猛兽发狂之日,我们猎妖人便会出击,不是孤身一人,我将我的后背,我的身侧,我的安全交给我的兄弟。我们是猎妖人,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团结的异姓兄弟!”

  这一刻,我看见米娜嘴巴微微开合,似乎在轻轻背诵这猎妖人的誓言,而她的脸上,却有泪水划过,悲伤,如同天空中的乌鸦,盘旋着鸣叫着却赶也赶不走。

  也许很多年前,王大锤子带着米娜和李霸走进这间房子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情景吧,那一年的李霸还没有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大丈夫,那一年的米娜还没有变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那一年的王大锤子还没有走上不归路。

  他们只是相亲相爱的师徒而已……

  我们在停留了一个月后,帮着处理了一下东北猎妖人联盟后面的事务,确定了合作关系后,才离开东北。

  走的时候,我还去祭拜了一下李霸的墓,之后回了北京,没有直接回四合院,而是去了国字号第五组的总部,我要去见赵云倾,这一次牛老若是再推脱,我绝对会翻脸!

  走进国字号第五组的总部,却没想到妖姬已经站在门口迎接我了,她看见我后,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说道:“你做好准备见她了吗?”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