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百零一章 命运多舛的师徒

  米娜站在王大锤子的面前,伸出双手,阳光洒在她金色的头发上,我曾经笑着问过她,为什么她的头发是金色的?是不是染过了?

  她笑着告诉我,她生来就是金色的头发,和普通的孩子不一样,可能是因为染发的缘故,曾经她也想过,要将头发给染成黑色,这样会正常一些。然而王大锤子收她为徒的时候,却说了这样的一句话:“娜儿,你的头发很好看,和阳光是一样的颜色,以后就不要染发了,金色的头发才漂亮。”

  从那以后,东北的猎妖人都知道,王大锤子最宠爱的徒弟,是一个满头金发的小女孩,她名叫米娜。

  今天的阳光特别的耀眼,米娜满脸哀伤地站在我的面前,或许她一早就想好了,当王大锤子落败的一刻,她会像现在这样,站在王大锤子的面前,求我饶他一命。

  “端木森,你饶他一命吧,我师傅不会害人了,我会让他改过的……”

  米娜就这样坚定地说道,虽然话语里充满了幼稚和天真。

  “你拿什么来保证,他现在不过是一时被妖兽精华打乱了身体内的平衡,不出一天,他就能恢复过来,到时候我们谁是他的对手?米娜,他已经不是你的师傅了,他是血骨妖,你理智一点!”

  我走上去,想要推开米娜,但是她忽然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匕首对准了自己的喉咙,我看见有一丝殷红的鲜血顺着匕首滑落,这个女人竟然如此倔强!

  我不敢再靠近她,生怕这个性子刚硬的姑娘做出一些可怕的事情来,米娜大喊道:“端木森,你放过我师傅,不然的话我就刺穿自己的喉咙!”

  果然是以自己为筹码来要挟我,我冷冷地望着她,问道:“放过他可以,让他废了灵觉,我可以留他一条命。这条要求不过分吧,米娜。”

  米娜缓缓转过头,看着趴在地上,浑身颤抖的王大锤子,开口说道:“师傅,自废灵觉吧,别再争了,你已经走错路了,虽然回不了头,那就重新开始吧,师傅……”

  米娜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明显的哭腔,而王大锤子则趴在地上,咬着牙一句话都不说,浑身被两种光芒包裹,一种是血红色的妖气,另一种则是蓝色的妖兽精华,我知道他不愿意放弃,还想来和我们拼死一搏。

  我皱紧了眉头,正想偷偷走过去抓住米娜的手,将她手上的匕首给夺下来,然而就在这时候,一件突发的事件,让我大吃一惊!

  王大锤子从地上猛地跳了起来,抓住了站在他面前的米娜,然后张大了嘴巴,露出了尖利的牙齿,一口咬住了米娜的脖子,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风音也没有想到,米娜自己也同样没想到。

  王大锤子狠狠一扯米娜的脖子,几乎咬穿了米娜的半个脖颈,鲜血喷溅出来,落在王大锤子的脸上,王大锤子的半边身体被米娜的鲜血淋成了红色,这红色似乎能够助长他身上的妖气,片刻之后,竟然暂时将他身上的蓝色妖兽精华给压了下去,也暂时调理了他上半身的妖气,他毫不犹豫,一挥手打碎了自己的下半身,接着只剩下下半身的他,大吼道:“骨妖秘法,骨风!”

  接着在他的身边吹起了一片白色的风暴,卷着他仅剩下来的半边身体,飘上了天空,最后消失在了李霸的家中,我没有拦他,风音也没有,此时对我抱住米娜,将她抬进了房间内,并且立刻打电话叫了所有人回来。

  医疗队很快就到位了,先是简单的处理,之后立刻送去医院,此时真正的增援部队才姗姗来迟,我只来得及发布了一条让他们追击王大锤子的命令,自己则坐上了救护车,陪着米娜一起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后,推进手术室抢救的路上,她已经彻底昏迷了,而我一直握着她的手,直到她被送进了手术室后,我站在手术室的门口,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我做了我能做的一切,也在刚刚看见了米娜梦境空间里的记忆。

  那是一片金色的记忆,每一个画面之中都有两个人的身影,一个是照顾她的李霸,另一个是宠爱她的王大锤子。

  这个女孩子的一生,被这两个如兄如父的男人保护着,即便是猎妖人,即便是和妖怪打交道,但是她的生命中其实充满了阳光,充满了幸福。

  只是这些幸福,终究还是没有留住,在今天这样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被夺走了。

  我的背后有脚步声和慌乱的喊叫声传来,我一转头,看见李霸坐在轮椅上,被玉罕推着赶了过来,到我面前的时候,他拉着我激动地问道:“怎么会这样?米娜怎么会受重伤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愣愣地将整件事情告诉了他,李霸彻底呆住了,接着他面色赤红,竟然想从轮椅上站起来,不过因为身体还没恢复,所以根本就站不去来,嘴里大喊道:“我要去宰了这个老匹夫,我要去宰了他,他怎么能,怎么能这样做?”

  阿呆的双手按着李霸的肩膀,不让他乱动,但是所有人却没有一个出言安慰,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每个人其实都想杀了王大锤子。

  “风音呢?”

  恋心儿忽然问道,其实从米娜被偷袭,王大锤子逃走开始,她就消失了。这头狐狸还是很聪明的,王大锤子已经不足为虑,她自然能去过逍遥自在的生活,不需要再继续和我们纠缠不清。

  抢救进行了5个多小时,等医生出来的时候,李霸围了上去,紧张地问道:“医生,医生,我师妹怎么样了?”

  主刀医生叹了口气说道:“命是保住了,不过整个脖子都被咬穿了,伤到了声带,以后可能发不出声音来了,当然这还需要后面继续治疗,不过回复的可能比较渺小。另外,你们也需要联系专业的整容医院,这个女孩子的脸似乎被什么坚硬的物质给戳穿了,这么漂亮,不过整容应该能够恢复过来。”

  听了主刀医生的话,李霸连声道谢道:“谢谢医生了,没生命危险就好,没生命危险就好。”

  米娜推进了重症监护室,继续留院观察,而整个东北猎妖人联盟彻底乱成了一锅粥,关键时候三个在我家故意放水的老猎妖人站了出来,一方面是主持工作,另一方面是配合我,对王大锤子进行追捕。

  可是长春这么大,王大锤子虽然身受重伤,但是只需要一天时间,他就能恢复过来,即便只剩下了半边身子,然而只要他恢复了骨妖秘法,自然变的无法消灭,站在了不败境地,我们要灭掉他的难度很大啊!

  一方面发动所有人全城搜捕王大锤子,另一方面我们也在想着如果王大锤子恢复了骨妖秘法,我们该怎么对付他。

  “首先,我感觉,我们还是不能和他硬拼,只要是妖怪,就有被消灭的方法。实在不行,我找洛星一次,他肯定知道,只是这中间需要一点时间,就怕他逃出长春,那天南海北这么大的地界,要找他就困难了。”

  我一边在房子里走来走去,一边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其他人却都没有说话,李霸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我有一个想法,以我为诱饵,我将王大锤子给钓出来。这一次的事件,说起来还是因为我知道了他的秘密才引出来的。所以,与其说他恨你对付他,实际上他更恨我揭露了他的真面目。血骨妖很记仇,这一次他走之前肯定会想办法来杀我,与其等着他来偷袭,不如我主动引他出洞!”

  不得不说,李霸的计划还是有一定的可行性的,只是这里面的危险性非常高,他本身就受了重伤,王大锤子也不是傻子,哪里会那么容易中计?

  “不行,这方法不保险,而且,今天之内他绝对不会现身。”

  我开口否决了李霸的提议,李霸却奇怪地没有和我争执,沉默了下来。眼中有复杂的光芒闪烁,我们一直讨论到了晚上,都没有拿出一个像样的主意来,到了夜里11点多钟,玉罕忽然说道:“刚刚霸哥说去休息,怎么睡到现在还没出来?”

  玉罕这么一说,我们顿时大惊,我赶忙冲进了他的房间,却看见房间里是没人的,轮椅也被扔在了一边,医生说,李霸有道行在身,所以恢复能力很快,一般是三天时间下床走路,如今看到轮椅在房子里,又看到一些丢弃在垃圾桶里的旧纱布和绷带,我心里有另一个不好的预感。

  “快,李霸肯定是去王大锤子家想引王大锤子出现,我们必须阻止他!”

  我大喊了一声,立刻带着众人冲出了家门。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