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九十二章 这才是猎妖人!

  李霸和兕只是互相对望着,谁都没有动手,这一点倒是让我很奇怪,过去我也和妖怪,妖兽交手不止一次了,特别是妖兽,每一回都是直接冲上来,对着我一通乱击,从来就没像现在这样对视过。

  王大锤子站在铁笼子外,冷冷地看着李霸,眼神微微露出寒芒,我很怀疑,这个老家伙会在李霸的背后开枪,将李霸给灭了。

  “师傅,您来了。”

  米娜从远处走了过来,换回了一身黑色皮衣的米娜,看起来比她穿黑色的礼物好看多了。

  “李霸为什么会在这里?”

  王大锤子余光扫了米娜一眼,米娜立刻低下了头,歉疚地说道:“是,是我叫霸哥来的,因为您当时不在场,我又控制不住局面,这里又距离霸哥的房子比较近,他的本事应该足以对付这妖兽兕了。”

  米娜明显就是为了想要让李霸好好表现,然后让这对看起来是闹别扭的师徒和好,不过我却知道,这里面还有别的事情,可不是米娜想的那么简单。

  “哼,胡闹,我已经和他断绝了师徒关系,李霸如今已经不是我们东北猎妖人联盟的人了,你找他来,难道是想给我难堪吗?”

  王大锤子这么一说,米娜立刻吓的跪倒在了地上,接着王大锤子握着两把银色的灵枪,缓缓走进了铁笼里,他一走进去,李霸顿时一愣,慢慢往后退了几步,而兕望着王大锤子,双眼之中更是露出了一丝惊恐的神色,竟然不自觉地露出了胆怯。

  “这头兕应该是妖兽吧,灵智显然不会很高,为什么它不攻击王大锤子和李霸?特别是刚刚,还和李霸对视,难道你们有什么特殊的方法能够让妖兽镇静下来吗?”

  我开口问道,身边的米娜走了过来,轻声说道:“我们猎妖人一旦遇到厉害的妖兽,就会先在身上洒一些强大妖兽的肉体粉末,以此来掩盖我们人类的气味。而且,我们猎妖人,特别是师傅和霸哥,据说都修习过妖族秘法,身上不自然地会流露出一丝丝的妖气,在这头兕的眼睛里,无论是师傅还是霸哥,现在都变成厉害的妖兽了。”

  我点了点头,又问道:“这妖族秘法应该和修妖人差不多吧?”

  米娜却摇了摇头,回答道:“这我也不知道,师傅根本就没有教我妖族秘法,所以我说不上来,不过应该是不同的,因为我从未看见过师傅或者是霸哥变身成半人半妖的怪样子,只是单纯的散发出妖气,速度,力量的提升都不是很明显。”

  听了这话,我点了点头,看来王大锤子果然不简单,这妖族秘法,还是个谜啊。

  铁笼里,王大锤子没有去看兕,而是盯着李霸,缓缓举起手来,两把银色灵枪,一把对着李霸,一把对着巨大的兕,声音冰冷地说道:“李霸,我这里的事情,好像不需要你来插手吧。”

  王大锤子一出口就带有浓浓的敌意,李霸也不敢怠慢,身子走到了靠近角落的时候,手上黑色的猎妖弩,对着前方,一会儿左一会儿右的晃动,声音同样不善地说道:“我就是来了,而且还是你的爱徒请我来的,不过好像少了我,你身边就无人可用了吧,连这头兕都对付不了,真是可悲啊。”

  这对师徒,你一句,我一句,倒是打起了嘴仗,却在此时,兕忍受不住被无视的状况,双手捶胸,仰起头大喊,露出一对尖利地牙齿,冲着两个人狂奔了过去,双手猛挥,它本就身强体壮,速度也一点都不慢,砸在铁笼子上的时候,巨大的铁笼子猛震,竟然还露出了两个凹槽,地上更是被它踏出了好几个深坑,这兕的血脉应该还没觉醒,竟然已经有了这么强大的力量,倒是让我开了眼界。

  王大锤子和霸哥同时后退,两个猎妖人大师,同时将手上的武器对准了夹在它们中间的兕,枪声响起,黑色的弩箭冲了出来,一瞬间刺进了兕的身体内,只看见兕的身上带出了一连串的血花,痛呼一声,往后猛退,这一退,在地上更是拉出了长长的血痕。

  这两位顶级的猎妖人的身法让我开了眼界,从遭到突然攻击,到出手,再到落地,王大锤子和李霸的动作几乎是一样的,落地之后,甚至都没有多余的动作,双手依然举着,连呼吸都没有乱!

  “端木森,你知道我们猎妖人的誓言吗?”

  米娜望着铁笼子里的王大锤子和李霸,眼神里满是哀伤,忽然开口说道。

  “我选择成为猎妖人,我将放弃安逸的生活,不求花环,不求赞美,不求富贵,不求名利。每当妖怪横行之时,每当猛兽发狂之日,我们猎妖人便会出击,不是孤身一人,我将我的后背,我的身侧,我的安全交给我的兄弟。我们是猎妖人,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团结的异姓兄弟!”

  米娜一边说着一边眼泪夺眶而出,我不知道这条誓言是谁定下的,但是我相信,定下这条誓言的人,一定是真正的猎妖英雄。

  而在铁笼中的这对师徒,此时竟然默契地同时转身,两个人脚下小跑起来,冲着兕跑了过去,而此时受了伤的兕,想要用手捂住身上的伤口,然而,被灵枪和猎妖弩打穿的伤口,却根本愈合不了,这让它更加疯狂,更加失去理智。

  看着面前的李霸和王大锤子,它终于彻底被血性引导,挥动双臂,发出狂野地怒吼,毫无规律性地横扫地面,然而这样强悍的攻击,即便是将铁笼子打的都快要破碎了,即便是震荡着整个封妖大阵,却就是无法伤到面前的两个顶级猎妖人。

  李霸一跃跳到了兕的手臂上,接着兕狠狠挥动手臂,李霸借力一跃,跳到了兕的头顶上,手上动作极快,收起了猎妖弩后,他的手按在了兕的头顶上,冷冷地喝道:“妖族秘法,碎骨之术,我要你全身骨头,变成粉碎!”

  此时,我看见李霸的手心里有一阵绿色的光芒闪烁,接着兕发出一声哀嚎,摔倒在了地上,浑身有大量的鲜血涌出来,李霸微微一愣,说道:“只是碎骨而已,为何死的这么快?”

  却看见王大锤子从兕的身边走了过来,在顷刻间,兕的身体断裂成了两半,这一幕让我们大吃一惊,刚刚李霸的动作已经够快了,但是没想到王大锤子的手法更加速度,在我们完全没注意到的情况下,已经将这头兕的身体砍成了两半。

  “你师父说,当年他降服这头兕的时候费了很大的劲儿,如今我却没看出来。”

  我疑惑地问道。

  “当然,师傅降服这头兕的时候,才15岁而已。”

  米娜说完之后,走到了铁笼子边上,撤去了封妖大阵,正要打开铁笼子,却看见王大锤子转过头对着米娜厉喝道:“别开铁门!”

  然后他慢慢转过头来,看着对面的李霸,面色如同寒冰一般,声音入冷冽之风,慢慢地说道:“李霸,今日你我之间也应该有个了结了,毕竟如果再这么闹下去,伤害的还是我们猎妖人联盟的元气。你这个叛出师门,和九尾妖狐胡搞的家伙,今日,也该付出代价了,你丢了猎妖人的脸面,要以死来偿还!”

  王大锤子居然要在这里对李霸出手,我吃了一惊,李霸忽然用手捂住了脸,发出一声声狂躁的笑容,指着对面的王大锤子喊道:“你终于还是要对我出手了,我本以为,你应该还残留着一丝丝的人性。是否我知道了你的秘密,你就要杀我?难道你就这么见不得光吗?难道你就这么害怕别人知道你为什么一直这么年轻吗?难道就这么害怕别人知道你的真面目吗?王大锤子!全东北,全中国,全世界最顶级的猎妖人,其实是……”

  就在李霸大喊的这一刻,王大锤子面色一变,猛地冲了过去,速度快到了极点,如同妖怪一般,一拳打在了李霸的脸上,将他砸飞了出去。

  李霸撞在铁笼子上,铁笼子竟然往后凹下去一大块,刚刚这一击的速度,力量,打击的准确度,根本就不应该是人类会拥有的,王大锤子,在刚刚那一刻,更像是可怕的妖怪,而不是一名人类。

  “哈哈,恼羞成怒了吗?还是觉得如果我说出来了,你会很难办?哈哈!”

  李霸一边大笑,嘴角却已经有鲜血流了下来。

  这一刻,看着他们师徒相残的米娜,再也忍不住了,抓住铁笼子狂喊道:“师傅,师傅,饶了霸哥吧,饶了他吧……”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