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九十章 狐媚!

  这九尾妖狐的表情也变的太快了吧,刚刚我看见她还是那么哀伤,怎么一转眼就变的这么风情万种了?

  而且她介绍自己叫风音,这名字一听就很有风尘的味道。

  我表情的僵硬,加上刚刚我那明显是在偷窥的动作,再配上此时此刻,除了我和王大锤子以外,所有男人那些痴迷的脸,让气氛一下子就掉到了冰点。

  关键时刻,还是恋心儿最会随机应变,她缓缓走了过来,一把勾住了风音这妖狐的手臂,露出满脸的天真烂漫,说道:“姐姐的皮肤好好哦,气质好安静哦,陪我们一起逛逛吧,不然呆在房间里多没劲啊。而且,姐姐真是太漂亮了,你看看他们一个个臭男人,全都看的眼睛发直呢。”

  这时候,我瞅了一眼身边的李迅,这货太不争气了,脸口水都留下来了,我一抬手,拍了他屁股一下,他浑身一激灵,接着喊道:“咋啦,咋啦,我这是怎么了?”

  他这么一喊,四周被迷昏的男人全都清醒了过来,风音微微一笑,什么都没说,只是眼睛一直看着王大锤子。

  王大锤子的眼睛则在恋心儿的身上扫了一下,看的出来,他已经开始对恋心儿有戒心了。不过此时此刻,双方都没有挑明,因此王大锤子还是满脸带笑地说道:“如果风音姑娘不介意的话,还请陪一陪我这些朋友,他们都是南方来的,对于我们北方的建筑还有风俗都不太熟悉。”

  风音就像是得到了特赦一般,点了点头,此时恋心儿拉着风音往树林的方向走了过去,玉罕赶忙跟了上去,两个妹子一左一右将妖狐包围在中间,像是在聊天的样子,越走越远。

  王大锤子想跟上去,不过我却快了一步拉住了他,笑着说道:“王前辈,我好不容易来一次,听说你这边有不少猎妖的武器,我想开开眼界,她们女孩子说话,没什么好看的,我们归我们来玩。”

  一天下来,我们两边分开逛了一圈王大锤子的家,这个老家伙几次想离开,都被我和李迅给拦住了,我们客客气气,就连上厕所都拉着王大锤子,身后那么多的猎妖人弟子看着,王大锤子也不好翻脸,只能一直好言好语地陪着。

  到了晚上,一群人围着一起吃饭的时候,我才和恋心儿见了面,还真是三个女人一台戏,恋心儿落座的时候,对我眨了眨眼睛,应该是套到了不少的情报。

  我微微一笑,开始酒宴,酒过三循菜过五味之后,我想假借不胜酒力,赶快离开,只是刚刚起身,就听见王大锤子这老家伙大笑道:“端木兄弟,今天也不早了,就住在我的宅子里吧,喝醉了也没关系,这是我们的规矩,你是第一次来我家,肯定得趴下才行!”

  我皱了皱眉头,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拼酒,最后实在是醉的昏天晕地,什么都想不起来了,直到半夜,我才因为口渴,清醒了过来,脑子疼的发胀,感觉就像是要裂开了一般,浑身一阵燥热,脑袋上往外冒汗,浑身的衣服也不知道是谁帮我脱掉的,丹田的地方更是如同烈焰在燃烧一般。

  我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手一撑正想站起来,却摸到了一个圆柱形的东西,软软的,好像是人的胳膊或者是腿,此时屋子里漆黑一片,我揉了揉眼睛,一转头借着月光我竟然看见这风音这妖狐睡在我的床上,浑身赤裸,什么都没穿,黑色长发劈在背上,整个背部线条非常美妙。

  但是这时候却不是我欣赏她美丽身材的时候,我吓了一大跳从床上站了起来,就想往外走,却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说话的声音,有一些吵闹,好像是在争执。

  走到近处之后,我才听清楚,居然是王大锤子和恋心儿他们的声音,而且越来越近,应该就是朝着我这边走过来的。

  “王前辈,我们家主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他也许是有事先离开了您的府上,还是请回去吧。”

  恋心儿大声喊道,这声音很响,应该是在提醒我,我现在所在的房间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房间,而是风音的厢房。

  王大锤子却冷冷地说道:“风音乃是我的贵客,端木老弟也是贵客,我也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不过若是端木老弟一时没忍住,对风音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我肯定也是要管一管的!”

  听到这话,我心里顿时明白了过来,老匹夫竟然想要用对付李霸的手段来对付我,这种“仙人跳”栽赃嫁祸的手段居然使到了我的手上。

  我立马躲到了角落里,在他们冲过来开门的一刻,我已经将散仙印铺开在了我的面前,虽然目前还不知道为什么风音明明是只妖狐,但是却能够彻底收敛妖气,而且也不明白为什么王大锤子要栽赃我,但是还是先自保要紧。

  厢房的门被打开了,王大锤子一步跨了进来,风音也睡迷糊了,缓缓从床上爬了起来,接着看见她的身边是空的,顿时也吃了一惊,王大锤子的脸色也一下子难看起来,恋心儿此时开口说道:“你看,我说的吧,我们家主不会做出这种有伤风化的事情的。”

  王大锤子却没说话,快步走到了床边,捡起了我掉在床边的皮鞋说道:“我记得端木兄弟就是穿这种皮鞋的吧。”

  恋心儿脸上表情微微一变,不过立刻回答道:“您真是说笑了,皮鞋人人都能买,也许是您的手下贪恋风音姐姐的美貌呢?您也是大有身份的人物,怎么一直抓着我们家主不放呢?我们是轩辕家族,您不过是一个猎妖人联盟的盟主。就算您在东北有些势力,可是我们和茅山,洛阳妖族,龙虎山,通天会,白马寺全都有结盟协议,您若是还要继续胡搅蛮缠下去,那我可以代表我们家主终止和你们东北猎妖人联盟的合作,我相信,这是您不愿意看见的吧?”

  恋心儿果然是恋心儿,这一张小嘴说出来的短短几句后,不卑不亢,甚至还小小地威胁了一把王大锤子,王大锤子的脸色很难看,他虽然是个传奇猎人,且在东北很有威望,不过和超级家族比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了。

  “恋心儿姑娘不要这么激动,我也是病急乱投医,还请多多见谅,那我们去别处看看。”

  王大锤子立刻换上了一张笑脸,正要往外走,忽然朝着我躲藏的角落看了一眼,不过他到底是没有发现我,皱了皱眉头,跟着恋心儿等人离开了房间。

  他们一走,过了片刻后,床上的风音妖狐忽然开口说道:“你出来吧,王大锤子没发现你。”

  我一愣,这妖狐竟然看出了我的散仙印!我慢慢将散仙印给撤去,然后走了出来,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道:“你看的穿我的障眼法?”

  九尾妖狐摇了摇头说道:“我看不穿,不过你的身上有我的体味,所以我能闻到,不过王大锤子不行,他说到底还是人类,嗅觉没有这么灵敏。”

  我穿戴整齐后,正要离开,风音忽然叫住了我,说道:“其实我刚刚可以点穿你,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吗?”

  我一愣,摇了摇头,等着这个千年老狐狸开口。她微微一笑,从床上坐了起来,火爆的身材暴露无遗,我立刻别过身去没敢看,她却轻轻一笑说道:“你看来那方面的经验不多吧,我之所以没点穿你。是因为我想和你合作,你帮我逃出王大锤子的手心,我可以做你的女人,如何?”

  我了个去,这就是典型的桃色交易吗?我过去还真没遇到过有这样赤裸裸地和我做桃色交易的人或者是妖怪啊,虽然这九尾妖狐已经至少2700岁了,但是的确是个超级美人,谁看了都心动。

  我深深呼吸,虽然有点上头,不过还是准备果断地拒绝,就在此时,我的后背一下子被搂住了,接着我就感觉到了热乎乎的身体贴上来的感觉。

  之前我喝醉了,就算发生了什么,我也没记忆了,但是现在不同,这可是赤裸裸地刺激我的神经啊,我也是22岁的男人了,这怎么能受得了?我的手缓缓伸进了腰包里,摸出了一把匕首,九尾妖狐天生魅惑,任何男人都把持不住,我决定,必要时刻,用匕首刺自己一下,已痛觉来对抗她的诱惑!

  她在我耳边低声吹气道:“如何?我喜欢做强者的伴侣哦。要不要,试试看人家的本领啊?”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