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八十二章 一入江湖,再无回头路!

  慧仁的电话就这么挂断了,这个之前陪着我来教堂的和尚,之后因为我暂时住在教堂附近就回到了苦行寺,我也是一路追杀莱特和怪物,根本就没顾及上苦行寺,难道是苦行寺里出了事情?

  我心中隐隐不安,也没有继续留宿,而是连夜赶回了苦行寺,快到苦行寺的时候天都开始有一些放亮了,凌晨3点左右,站在苦行寺外面,里面没有什么动静,屋子都是黑漆漆的,也没有僧人走来走去的声音。

  只是,我一看到整个苦行寺内一片漆黑就知道肯定坏事了,因为寺庙内的供奉灯一般是不会熄灭的,此时竟然连供奉的灯也灭了,肯定有古怪。

  我冲到门口,推开了苦行寺的大门,大门一开,从门口倒下来两具尸体,都是苦行寺内的僧人,浑身是血,大门的木栓也被打断了,我大吃一惊,果然是出了大事了!

  走进寺内,我抱住两个僧人的尸体,却发现两个僧人背后的脊椎骨整个被拔掉了,也就是说两个僧人的灵觉彻底被拔掉了,胸口和肚子上都被开了大洞,墙壁上还有爪子刮出来的痕迹!

  我眼角微微跳动,和阿寇分成两路,将整个苦行寺全部转了一圈,所有的僧人全都死了,虽然苦行寺是座小庙,僧人不多,但是加起来也有十来个僧人,死状悲凉,而且这些僧人背后的灵觉全都被拔掉了,看的我心里直发慌!

  “端木森,没有一个活口,如此看来肯定是那个怪物干的。”

  阿寇叹了口气走了过来,我坐在苦行寺的石阶上,叹了口气说道:“是的,我知道,而且这些僧人身上的灵觉也不够它恢复所用,它肯定会杀更多的人。”

  阿寇点了点头,问道:“那下面怎么办?先报警吗?毕竟死了这么多的人,如果不报警,很可能会引起警察机关的注意。”

  我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先将这些师傅的尸体烧了吧,那个家伙是从仙墓中逃出来的,本身就是一种毒物,如果这些僧人师傅被感染了,就麻烦了。”

  我们两个人将整个苦行寺内所有的僧人全都聚集在了一起,在附近挖了一大圈浅坑,在这些浅坑里倒上了水,是为了防止等一下火势蔓延,烧了整个苦行寺。

  我放出天机眼的烈焰,将这些死去僧人的尸体给点燃了,当火光越来越旺,阿寇从寺庙背后背出了一些柴火,扔了进去,我们俩站在火光面前,火红色的光芒映照在我的眼睛中。

  “各位师傅,安息吧。我虽非佛门中人,然而,我们毕竟有一场缘分,我绝对会为你们报仇的。虽然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但是,今天这场杀戮的债,我会帮你们讨回来的。”

  我轻轻说道,声音在这黑夜里传开,又轻又柔,阿寇站在我的身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问道:“端木大哥,你有想过退出灵异圈吗?退出这一片江湖,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

  我看着在火中燃烧着的这些和尚,长长叹气,看着黑烟冲上天空,消失在这黑夜之中,摇了摇头说道:“说的容易,又怎么退出呢?一入江湖深似海,哪里会有回头路?其实从你我出生的一刻开始,就注定了我们的命运,我们比那些电视里的江湖大侠,更悲哀,不是吗?”

  阿寇听着我的话,目光中流露出了丝丝哀伤,轻声叹息道:“是啊,那些大侠若是不习武,也便不会入江湖。然而我们都是天生便有了灵觉,也就是从出生开始便注定了我们是这圈子里的人。即便是躲进了这空门之中,却也躲不开这灵异圈内的杀戮,何处有安宁呢?”

  这一刻,我慢慢转身,拍了拍阿寇的肩膀说道:“哪里有安宁,活一年是一年,问心无愧,活的坦荡荡也便是了。”

  说完之后,我双手背在身后,缓缓走出了苦行寺,这一刻,明亮的火光成了我的背影,阿寇迷茫的脸上涌现出一丝决绝,而我,则背着手,就这么走出了苦行寺的山门。

  回到旅馆之后的第二天,一个人就找到了我们,不过也是在我们的意料之中,这人便是空净大师,对于他的来去无踪,以及通天本事,我也已经习以为常。

  “苦行寺的事情,我知道了,这群弟子的死,我没有算到。”

  空净大师脸上依然平静,但是却没了之前的笑容,天机难测,无论是道佛哪一家的高人,都不可能每一次都算准天机。

  “之后怎么办?你来帮我对付那个怪物?”

  我问道,但是空净大师却摇了摇头,反而说道:“这怪物不会和我交手,势必躲着我,但是你可以找到它,因为你身上有它要的东西。而我,来泉州只是为了会一会老朋友。”

  说完之后,他伸出手一弹,两点佛光落在了我和阿寇的头顶上,我们两个额头上竟然多出了一个金色的“卍”字,我伸手摸了摸,竟然还擦不了,双眼之中也有淡淡的金光闪烁。

  “这怪物肯定还会害人,不过如果我之前没算错的话,你和它交手的时候,它已经有了完全的身体,届时你的本事虽大,但是它的本事也不小,不过有了我这佛印,关键时刻,能够打穿它的仙体,助你一臂之力。”

  空净大师说完之后,身子微微一转,消失在了我的面前。他走之后,我却将扳指拿了出来,戴上这扳指后,我对着前面试了试,既没有发光,也没有任何的异状,感觉就完全没什么特殊的。接着我又对着阿寇试了试,也没用,可是我之前看莱特使用这戒指,也没有念什么咒文,更没有做什么手诀,难道这扳指只听莱特的不成?

  我不信邪,甚至还滴了一滴血在扳指上面,结果屁用也没有,试了很多方法后,我只能放弃了,将扳指装回了腰包中,却没想到此时老高的电话终于来了。

  “小森啊,这个咒文我查到了一些资料,不过并不一定准确,这应该是一段仙咒,可能是用来将普通人的身体变成仙体的咒文。不过因为仙法,仙咒如今提及的古籍太少了,所以我也不确定。使用这段仙咒的前提有两个,第一是有一个充满灵性的身体,必须是自己的,不能使借尸还魂。第二,必须有足够的仙气作为基础,也就是说,这其实是一个成仙的速成方法,先不修魂,先修仙体,身体成仙之后,寿命,本事都会增长一大截。”

  老高这消息来的很及时,而且和空净大师所说的还是很吻合的。

  挂了电话之后,我脑子开始盘算起来,第一个条件这个怪物肯定能完成,但是第二个条件就很危险了,如今的天下,根本就没有仙气,仙晶之类的,也掌握在百里长风的手上,就算它和大叔一样,会自行修炼出仙气,那没有几十年的苦练肯定不成,这怪物也没这么多的时间啊。如今看来,它和弑君子交易的真正目的,很可能是让弑君子给它足够的仙气,助它身体成仙。不过要和弑君子做交易,就需要我手上的扳指了。

  我嘴角冷冷一笑,想通这一层,我心里便有了主意。

  当天晚上,我以轩辕家族家主的身份,通过北京像泉州施压,很快就有大批的军警过来将光神教给肃清了,老百姓中也有受了蛊惑,来闹事的,统统交给阿寇对付,茅山的醒神咒可不是白练的,这种醒神咒能够让受了蛊惑的人,昏睡一个时辰,醒过来之后,立刻就会脑子一片清明,是一种破迷惑,破幻境的法术,如今用在这些老百姓的身上,正好合适。

  而我则坐在教堂的中央,看着欧式建筑的这个大教堂,彩绘的玻璃窗,华丽的天顶壁画,精致的雕塑和刻纹,和中国的寺庙不同,一个奢华高雅,一个简单朴实。

  当然对于我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我跟喜欢寺庙,或许是受中国文化的熏陶,对于太绚烂的东西,多少有一些排斥吧。

  我就这么等在教堂内,等到了晚上,我撤去了所有的警卫,一个人等着怪物来。果然,不出我所料,到了晚上11点,一个黑影一闪之后,落在了教堂的门前。

  已经有了完整男人的样子,穿着灰色的外套,一张平凡男人的脸,以及差不多1.8米的身高,如果不是这家伙脸上一脸的邪笑,以及它双手之间散开的仙气,我或许还真认不出来他就是那个怪物。

  “端木森,你胆子倒是很大,故意引我来!”

  他一边阴笑一边说道。

  我却摇了摇手指,冷冷地说道:“又杀了不少人吧,你胆子真是不小,还真敢来见我,你可知道,我现在有多想杀你吗?”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