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七十九章 追捕莱特!

  不过无论空净大师是什么打算,身边有一个同伴总是好的。

  此时光神教的晨会开始了,一个传教士在教堂的前方高声宣扬光神的教义,我没再说话,眼睛在前方搜索,果然,虽然光神教的晨会照样开启,但是莱特这家伙却不见了。

  等教义宣读完毕之后,按照惯例应该到了降下神迹的时候,但是因为莱特不在,所以传教士宣布今天的晨会结束了。

  人群都愣住了,我看见四周的人脸上露出了一丝丝失望的表情,不过还是比较理智没有引起骚乱,就在这时候,阿寇却在我耳边低声说道:“端木大哥,一会儿我会引起骚乱,你冲进去找莱特,最好能够逮住他,我也调查了一些事情,等你抓到莱特之后在教堂后面的小巷子里碰面,这案子,似乎有更深的背景。”

  我还没回过劲来,阿寇却一下子站了起来,高举右手大喊道:“我来这里参加晨会就是为了看神迹的,今天若是没有神迹,我不会离开的,如果光神慈悲,如果光神真的会显灵,就降下神迹,我是最虔诚的信徒,我一定要看到神迹。”

  阿寇这么一喊,大家先是一愣,几个传教士也愣住了,带头的传教士正要说话,却没想到从另外两边也有人站起来大喊着要看神迹,这下子原本想要离开的人们,一下子就不走了,全都吵着要看神迹,教堂内变的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阿寇对我眨了眨眼睛,我则微微一笑,接着一挥手,飞出一把匕首打中了天花板上的吊灯,吊灯一下子掉了下来,砸在了地面上,这一下子原本只是吵着要看神迹的人们,都被惊呆了,人们乱成一团,数百个人朝着出口的方向涌了过去,我则隐没在人群之中,逆流而上,在传教士慌乱阻止人们的时候,我顺势冲到了教堂后方的小门内,然后蹿了进去,打昏了一个正好看见我的传教士后,换上了他的衣服,这些光神教的传教士都穿着白黄两色的斗篷,我将斗篷的帽子戴在头上,低着头,快步朝前方走去。

  走到了教堂深处之后,我上了二楼,果然看见走廊的尽头就是主教房间,也就是莱特这家伙的房间。虽然不确定他一定在房间内,不过我还是要过去看一看。

  正想抬脚,却没想到跑过来一个秃头的传教士,拍了拍我后急切地说道:“你在这里干什么?教堂内都一片混乱了,你快点过来帮忙啊,快跟我走。”

  他拽了我一把,没拽动,疑惑地看了我一眼,我则笑了笑说道:“主教大人让我去他的房间。”

  我自认为自己撒谎的技巧还是不错的,不过这家伙听见我的话后停顿了片刻,一下子往后跳了一步,指着我喊道:“你不是我们光神教的人,我们光神教的人都称莱特大人是光之子,你是入侵者,来人啊,有外人闯进来了,来人啊!”

  这一喊,我没招了,一下子跳过去,一掌将他给拍晕了过去,却看见走廊尽头莱特的房间被打开了,莱特那一张猥琐的脸从大门后面伸了出来,还问道:“什么事啊?怎么这么吵啊?”

  等他看清我的脸后,顿时大吃一惊,一下子将头缩了回去,我心知坏事了,狂奔了过去,等我跑到大门口的时候,我推了推莱特的大门,大门被锁上了,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用烈焰将大门给烧出了一个大洞,不过有了前一次的教训,我没有直接冲进去,而是一把握住了大门的边缘,冲进去后,莱特果然对着我就放出了白光,我的眼睛又是一阵刺痛,然后脑子一晕,等我清醒过来之后,却发现这一回,我却没有被传送走,还站在原地,而对面的莱特满脸吃惊地看着我,有一些不敢相信,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为什么没有被传送走?”

  我冷冷一笑,刚刚双手拉住大门果然没错,此时我松开了左手,放出了阴阳双鱼图,莱特还想放出白光,但是却没来得及,被阴阳双鱼图给按在了地上,这家伙大喊一声,趴在地上后,吃痛大叫道:“端木森,饶命啊,饶命啊!”

  这一次总算是抓住这个家伙了,快步走了过去,站在了他的面前,一眼就看见了他手上戴着一枚白色的扳指,这扳指上还有白光环绕,应该就是因为这枚扳指的缘故,我才会多次被莫名其妙地传送走。一伸手摘掉了这枚扳指,放进了自己的腰包里,正想抓走莱特,却没想到教堂对面的窗户忽然破了一个大洞,然后一个披着黑衣的矮小家伙跳了进来,一伸手打碎了压在莱特身上的阴阳双鱼图,抓住了莱特后没有任何停留,朝着窗户外一跳,想要逃走!

  看着家伙的身影,肯定就是那个身上有仙气的怪物,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本来还想先抓住莱特后,慢慢地将这个神秘的怪物给找出来,如今它来救莱特,我正好给包圆了!

  一声厉喝,我立马追了出去,顺着窗户往外跳,落地之时,我用真龙之泪减了一下速,之后追着前方这怪物狂奔不止,它跑的也快,而且看来力气还不小,扛着莱特在大街上狂奔,一路上还撞倒了不少行人,引起了不小的骚乱。

  现在是白天,若是晚上,我放出莫良,早就将这怪物给打趴下了,现在可好,我一路狂奔虽然体力不错,不过还是不如这怪物跑的快,它转了个圈,等我追过去后,已经不见了它的踪影,而在我的面前,却是一间寺庙,匾牌上写着:灵惠寺。

  也是一间不大的寺庙,四周也有别的路,不过看来最有可能的就是这怪物带着莱特躲进了这寺庙内,门口站着两个小沙弥,不说话,在扫地的样子。

  我眼睛微微眯起来,若是有怪物经过,两个小沙弥怎么会这么镇定?虽然还不确定这怪物进了这灵惠寺,但是我依然跑了过去,拍了拍一个小沙弥,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冷冰冰地问道:“施主有事吗?今日闭寺,施主请回吧。”

  哼,我还没说话呢,他就让我请回了,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我没继续说话,走到了另一个小沙弥的面前,他却一直低着头,但是我却发现他握着扫帚柄的小手一直抖个不停,看来是很害怕我的样子。

  “请问,有没有看见一个黑衣的怪人抱着一个外国人经过?”

  我开口问道,面前这个小沙弥不说话,也不看我,低着头一个劲地摇头,这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

  我皱了皱眉头,一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将他给拉了起来,然后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他大吃一惊,我却看见有一个吊坠从他的脖子上露了出来,这是一个白色的十字架,我心中顿时明白,这灵惠寺怕是怪物的另一个据点!

  正要开口盘问,背后的小沙弥忽然大叫一声,从宽大的僧袍袖子里拔出了一把匕首,对着我捅了过来,不过已经被我察觉了,我抬起脚往后一踹,这小沙弥显然是不会功夫的,被我一脚踹在地上,匕首也脱手而出,我左手一挥,阴阳双鱼图压在了他的身上,他趴在地上,对着被我抓住的小沙弥喊道:“光神于我们同在,就算是死,也不能告诉他莱特大人的下落。”

  我冷笑连连,这货倒是个忠诚的信徒啊,只是脑子笨的很,被人忽悠了还傻乎乎的不知道,而被我掐住脖子的这个小沙弥,则浑身打颤,豆大的汗水顺着他的脸颊落下来,我看着他,冰冷地开口道:“你只有一个机会,告诉我,那个怪物和莱特去哪里了?如果你和他一样不开口,那你就看不见今晚的月亮了。”

  我当然没想着真杀了他,只是看他害怕,吓唬吓唬他而已,不过这小沙弥倒是真的不经吓,吃了一惊后立刻坦白了,大声说道:“他们进了寺里,在寺里中央的大殿佛像背后有一条暗道,可以通往泉州外的一幢别墅,当时开挖的时候我也帮忙来着,你放了我吧,我还不想死!”

  他正说话呢,没想到他身上的十字架竟然立刻有仙火冒了出来,点燃了他的衣服,他大吃一惊,我没多说什么,将他扔在了地上,然后用流火葫芦收了这仙火之后,快步冲进了寺庙中!

  灵惠寺内没有人,空空荡荡的,我向着中央的大殿狂奔了过去,就在我穿过中央的空地之时,忽然有一根长矛从对面的大殿内射了过来,我吃了一惊,一闪身避过了长矛,却听见一声声沉重的脚步声从大殿中传了出来,随后我看见一个大汉走出了大殿,站在了我的面前,身披金色铠甲,背后背着两根长矛,面色赤红,只是动作比较僵硬,不过身高至少3米,体型相当魁梧,身上更有丝丝仙气环绕。

  我心中一惊,脱口喊道:“黄巾力士!”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