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七十八章 奇怪的十字架

  这白光肯定有问题,这种莫名其妙的传送,弄的我晕头转向,拍了拍脑子,稍微清醒了一些后,我放出黒木,让黒木用鬼手将我甩进了教堂之内,重新回到教堂之后,我快步朝着小黑屋的方向跑去,然而,和我预料的一样,到了小黑屋的时候,别说是莱特和那个怪物了,就连四口棺材都不见了,小黑屋内彻底没了人。

  正想着在教堂内好好找一找,却没想到,有几个教堂内的传教士,带着警察就冲了进来,这下我可尴尬了,说到底我也算是非法进入私人地方。

  “别动,手举起来,背后背着的是什么?别乱动!”

  两个民警对着我大喊,我叹了口气,摇摇头,这时候不逃那才奇怪呢,给了飘在空中的黒木一个眼神,黒木立刻放出了鬼手,将两个民警打倒在地,我则朝着教堂围墙的方向狂奔,到了围墙边缘,黒木的鬼手将我重新抛了出去,我落在教堂外面,冲进了对面的人群之中,然后逃入了一家小网吧内。

  本来教堂就没开灯,这两个警察肯定看不见我的脸,我在小网吧坐了十来分钟,没有人来追我,我才从里面走了出来,叫了个出租车,开了三条街后下了车,确定自己没有被盯上后,我才算松了口气。

  站在泉州的街道上,我皱着眉头,这怪物到底是谁?我接触的仙人不多,难道是百里长风的手下吗?和之前的陆长陵一样会使用仙气?

  但是这也说不通啊,陆长陵是因为仙晶才能使用仙气的,这个怪物我见到它的时候,浑身赤裸,根本就没有那种仙晶之类的玩意儿啊。

  再说雪山神教的这件法宝,这法宝也太邪门了吧,不是缩地成寸,也不是幻觉,我怎么会在一瞬间就被移动这么长的距离?

  肚子在此时“咕咕”叫了起来,说起来,我到现在为止还什么都没吃呢,往前看了一眼,有一家干净的馄饨店,便顺势走了过去,走进店里,看见因为是晚上,生意不好,吃东西的人不多,点了一份馄饨后,我一边想事情,一边等吃的。

  就在此时,外面走进来两个年轻人,应该是在附近玩的男孩子,染了黄毛,两个人一边说一边还哈哈大笑,身上有一些酒气,也是点了馄饨后便在我前方聊开了。

  “昨天我去那个光神教的教堂了,你还别说,还挺神的,当时我哭的稀里哗啦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感觉真是挺怪的。”

  其中一个男人说道,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并不相信所谓的光神。

  “哼,这不是我瞎说哦,我有一个朋友有点通灵,他让我别去那个光神教,说是邪教,我劝你也别去了,别到时候和法轮功一样被蛊惑了,你也来个自焚啊。”

  另一个男人倒是说了几句实话,我笑了笑摇摇头,正好,我的馄饨也来了,放下之后,我刚吃了一口,忽然听见前面出来一声惨叫声!

  我立刻抬起头,竟然看见刚刚劝说的那个男人,此时浑身有白色的火焰烧了起来,他吓的放声大叫,身上的皮肉竟然在顷刻间就被烧成了黑色的灰烬,见到这一幕,另一个男人也吓的不清,手一甩,一枚闪闪亮亮的小东西掉在了地上,他自己则吓的往后跑,慌忙打起了电话。

  馄饨店里的店员也都吓傻了,几个女服务员吓的惊叫不止,而地上的这个男人,满地打滚,却无济于事,一个劲地喊疼。

  我快步走了过去,看了一眼这火焰,分明就是仙火,白火虽然不凶猛,但是却很妖异,而且这附近也没有会仙法的高人,他怎么就自己自燃了呢?

  我一抬手,打开了流火葫芦,接着念了一个流火葫芦的咒文,流火葫芦内立刻有白气往外涌,这些白气覆盖在这男人的身上,仙火缓缓地被白起给吸了上来,脱离了这男人的身体。

  “收!”

  我手指往后一挥,接着白气裹挟着仙火,往后撤,慢慢地收回了葫芦中,等白色的仙火彻底被吸入了葫芦中后,这男人的一条手臂已经彻底被烧成了灰烬,昏死了过去。

  警察,救护车,火警很快就都赶到了,将伤员带走之后,警察给我做了笔录,做笔录的时候,这警察还多看了我几眼,然后问道:“你是不是之前去过附近的教堂?”

  我那叫一个尴尬,这不是冤家路窄吗?这么巧还能遇上尴尬追我的警察啊,我笑着摇摇头,拿出了自己的特殊警员证件给这警察一看,他顿时一惊,立刻给我敬了个礼。

  “你知道就好了,这事情你们低调处理一下,还有整个现场给我十分钟时间先看一看,这件案子不简单。”

  我说完之后,他立刻点了点头。

  我返身走回了馄饨店,之前我分明看见了另一个男人因为惊慌而将一枚善闪亮的小东西给扔出去了,我在馄饨店里转悠了半天,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这枚小东西,拿起来一看,赫然是一枚白色的十字架,和莱特的光神教的十字架是一样的。

  我皱了皱眉头,这东西难道是法器吗?我试着用天机眼的火焰烧了烧,但是十字架的底部很快就出现了黑色的焦痕,我赶忙将火焰给收了起来,看来这十字架很普通,可是为什么那个男人会自燃呢?最关键的是,我现在找不到莱特和那个怪物,如果说那些白色的骨粉是他们杀了僧人之后磨出来的,这一点还是讲得通的,可是在中国得罪显宗,那不是找死吗?

  他们俩的本事这么弱,怎么会惊动空净大师呢?空净大师要是想灭了他们,根本就不会声张,以空净大师的本事,就算是毁了整个教堂,我觉得都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他来找我帮忙,让我来插手这件事情,这背后肯定还有更深层次的含义。

  不过这下子可好,我是案子没调查清楚,而且也没吃到东西,在便利店随便买了个面包,一边啃着一边走进了附近的一家小酒店,入住了一下后,准备第二天再去这光神教的教堂好好看一看。

  第二天,天刚亮,我就起来了,在我看来光神教昨天被我光顾过,今天这教堂应该关闭才对,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这光神教的教堂照样开着,而且信徒依然不少。

  我一早就到了,往里面走的时候,看见两个传教士站在门口给每个信徒发十字架,和昨天我捡到的一模一样,传教士递给了我一个,我顺手接了过来,这一接,我顿时感觉不对劲!

  这个新拿到的十字架和我昨天捡到的那个十字架完全不同,当然,我不是指十字架的外部,而是指其内,虽然外形一模一样,但是这个新拿到手上的十字架里竟然有一丝仙气,很淡,被封在了这十字架内,但是昨天我捡到的那枚却没有。

  我皱着眉头,却听见背后的传教士喊道:“第二批的100枚光神十字架已经派发完了,大家如果想要的话,三周后我们还会继续派发光神十字架,大家记得早一些来。”

  原来这东西还是限量订制的,这就说的通了,这十字架虽然不是法器,但是其内的那一缕仙气也不是很强,可以说非常淡,应该是通过某种我不知道的特殊法术进行远程控制,或者是有一些奇怪的咒文控制了这些十字架,一旦有人说光神教的坏话,估计这十字架就会启动,然后对这些人进行攻击。

  昨天那个男孩子多半就是因为说了光神教的坏话,才会遭到仙气攻击,所以他身上的仙火并不凶猛,因为这十字架内的仙气很弱,仙火被我收走之后,十字架自然就空了,所以和我现在新拿到的这枚不同。

  就在我思索的时候,胳膊却被人推了推,我一愣,抬起头一看,身边坐着一个长相清秀的大男生,年纪和我相仿,脸上带着笑意,看起来还有几分奶油之相。

  “端木大哥,认不出我了吗?”

  他开口说道,冲我连连微笑,我愣了一下,然后一下子想了起来,惊喜地说道:“阿寇啊!”

  阿寇见我认出了他,连忙点了点头,接着轻声说道:“好几年没见了,端木大哥认不出我也是应该的,嘿嘿。”

  说起来,自从我上了茅山之后,就没见到这小子,听说是跟着酒中仙修行茅山最核心的道术,如今怎么下山来了呢?

  “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我奇怪地问道,当然说话声音是很轻的。

  “前些天空净大师来了我们茅山,说是要找我帮忙,让我下山来调查这光神教的事情,师傅不想驳了空净大师的面子,所以就放我下山来了。”

  他笑着回答道,我一愣,他也是空净大师找来的,这显宗领袖到底想干什么呢?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